小说《秦爷家的小野王:夫人今天也在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秦爷家的小野王:夫人今天也在苟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太史流光

角色:[db:角色]

简介:叶子安考上了菁大,山里的娃来到寸土寸金的菁城,肯定很不适应……吧?“听说那个叶子安是个孤儿,山里和尚捡来养大的。”叶子安看了看打算整点药剂“消灭谣言”的研究员爹,“啊对对对。”“一个孤儿有什么背景,还能反了天不成?”叶子安伸手拉住气得要给她开发布会的菁城首富之子,“啊对对对。”“啊?那她除了一张脸什么都没有啊,在菁城肯定没人要吧?”叶子安瞄了一眼身边传说中的菁城霸主,在男人威胁的目光中瞬间改口,“啊对对……啊呸呸呸!”“秦霸主你冷静一点,你不脱衣服我们还是好朋友!”

秦爷家的小野王:夫人今天也在苟

《秦爷家的小野王:夫人今天也在苟》免费阅读

菁城。

友海高速。

大大小小各种车中间一个快速穿行的纤细身影尤为显眼。

女孩的长发在夜色中肆意飞扬,她回头看了眼身后,随即又蹬了一脚地面,滑板再次加速。

跟在女孩身后的是十数辆配备精良的摩托车,骑手显然都受过专门训练,动作专业,技术过关。

眼看距离越来越近,女孩动作不见丝毫慌乱,大半面容隐藏在口罩之下,仅露出一双眼睛,在夜色中流光溢彩。

黑色T恤配卡其短裤,脚上一双运动鞋,除了一块改装动力滑板再没有其他装备,就是这个一身轻便的女孩,四十分钟前轻松潜入了夜间的天禄书画社,并将宫家寄存在此的一本笔记顺利带出,整个过程,视沐溪大厦安保于无物。

宫家的保镖后知后觉,骑上摩托紧追不舍,女孩的身影忽近忽远,在夜色与灯光的辉映之下,宛若一只恣意飞舞的精灵。

距离已经近在咫尺,身后骑手的声音在呼啸的风声中略显模糊。

“该死的臭丫头,你跑不掉了,快点停下,把笔记交出来饶你不死!”

叶子安嘴角一勾,清冷的声音似乎裹挟着无尽的谆谆教诲,“少看电视,多训练。”

说完又蹬了一脚地面,滑板一个晃动,恰好绕过前面一辆车的轮子,强行漂移速度却丝毫未减。

仗着这一下角度刁钻,再加上滑板的轻巧灵活,叶子安再次甩开身后摩托两米。

这样的操作已经不知是第几次,但好歹是人类的身子,叶子安不知道自己剩余的体力是否能与摩托车剩余的机油一较高下。

说实话,她也并不是很想知道。

正在这时,左耳的蓝牙耳机突然一阵响动,叶子安眸光一闪,迅速接通,“喂,芳芳,你再不来就见不到活的我了。”

那头传来摩托车发动机的声音,外加干脆利落的两个字,“路上。”

叶子安笑道:“真巧,我也在路上,快看到黄泉路的路牌了。”

距离再次缩减到触手可及,叶子安猛地发力,脚下的滑板骤然竖起,借着前面黑车的后车身弧度一跃而起,在夜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

与此同时。

一辆低调的宾利内。

握着方向盘的人瞪大了眼睛,“卧槽什么东西?有流星?”

廖博文身子一歪探出头去,目光追随之处女孩飘扬的长发最是显眼,随着稳稳落地滑板继续穿梭在车流之中,这会儿已经要消失在视线尽头。

唉?原来不是有人被撞飞了?

廖博文坐回车内,小声嘟囔,“见鬼了,大半夜的上高速练滑板,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狂野吗?”

“好看?”

低沉的声音从后座传来,廖博文汗毛倒立。

要了命了,忘了这位爷还在。

要是说好看会被扔出去吧?

廖博文憨憨傻笑:“嘿嘿,不好看,小丫头片子,哪有我秉哥好看。”

他瞄了一眼后视镜,后座的男人理着很短的头发,几乎贴着头皮,鼻梁高挺,眼窝深邃,旁人难以驾驭的发型压根压不住他的颜值,一般人确实很难比他好看。

啧,廖博文心中腹诽,就是这么一张男神脸,偏偏长在阎王脑袋上,要不然,得引得多少小姑娘投怀送抱啊…

话音刚落,有什么接连从车窗外闪过,带着呼啸的风声。

廖博文身子一僵,好险把方向盘拆下来。

“秉哥,那摩托,有点眼熟啊。”

后座的男人抬了抬头,他面色淡淡,眼睛却直盯着前面全速前进的摩托车,声音低沉悦耳,“开你的车。”

也不知道叶子安的脑子怎么长的,这个时候也不忘插科打诨,“芳芳,定位是不是定错了?你别真往黄泉路定啊。”

耳中传来女人冷淡的声音,“省点儿力气,别真死了。”

叶子安闻言眯了眯眼,脚下滑板左右晃动,贴着车身穿行,靠着滑板的动力装置堪堪躲过车轮的碾压,也借此影响身后车队的判断。

她不会死!

高强的运动让叶子安浑身发热,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追逐燃尽了体力,此时的动作全凭肌肉记忆和求生意志。

叶子安做过毅力训练,远非常人可以匹敌,可世上有些事,不是有毅力就行的。

最前面的骑手与叶子安距离不足两米,反观叶子安,她一直觉得,无力是最最可恨的词,这一刻尤甚!

这次要是被抓,见到明天太阳的几率都小。

叶子安眯着眼睛,一双眸子毫无恐惧之色,逼人的寒光中隐隐闪动着热烈的疯狂,如果她不能将东西带走,那么,谁都别想!

骑手已经开始控制摩托减速,伸出右手,指尖可以触碰到叶子安后颈的衣领。

下一刻,叶子安被拦腰提起,瞬间犹如一脚踏空,心脏急速下坠。

汗水滴落模糊了视线,叶子安右手已经触到脖子上的吊坠,然而指间还未用力,她首先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抓紧。”

抬腿,跨坐,调整,抱腰,一系列动作下意识完成,熟练无比。

刚刚结束剧烈运动,叶子安浑身发热,汗很快浸透了大半边衬衫。

她抬抬头,模模糊糊看到身前的背影,挺直,纤细,黑发从头盔下蔓延出来,铺满半个上身。

来人整个过程没有减速,短短几秒把刚刚减速的摩托车队甩出二十来米!

叶子安刚刚虎口脱险,各种情绪瞬间翻涌不息,但是她轻轻一笑趴到拉芳背上,呢喃的声音几不可闻,“芳芳啊,孟婆汤都喝饱了。”

这时来人才说了第二句话,声音从头盔中传出,显得有些闷,语调几乎没有起伏。

“吐出来。”

身后的车队只能继续提速,仍然紧追不舍。

叶子安转头,坚决将作死精神发扬光大,纵使累到虚脱也要用颤抖的双手比出两根完美的中指,微微扬着的脸上就算戴着口罩也仿佛能看到“嚣张”二字。

然而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下一刻她就陷入了疯狂的后悔。

她看到了枪!

卧槽真是夭了寿了!

宫家疯了?

身后的车队也在争执,“老大,这边还是秦家的地盘。”

掏枪的人满身暴躁,集恼羞成怒和着急上火于一体,“菁城哪里不是秦家的地盘?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不能让她把东西带走!”

“砰!”

开车的廖博文打了个颤,随即眸子一禀,这声音他熟得很。

宫家追人,还动了枪?

廖博文转头看向身后的男人,“秉哥……”

男人的声音不辨喜怒,“听见了。”

                           

原创文章,作者:太史流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55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