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玄幻:我为众神编写基因》姜小半,明月公主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玄幻:我为众神编写基因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洋洋得顺

角色:姜小半,明月公主

简介:灵猴基因载入,一根猴尾自两腿之间向上蜷缩。一时间他还是难以接受,这种关键部位被另一根触碰的感觉。变回人形,他陷入沉思:刚才这算自己和自己……?算了,切换朱雀基因,红翎遮天蔽日,清啼穿云裂石,刹那间,十万敌军灰飞烟灭,这才是我真正的力量!

玄幻:我为众神编写基因

《玄幻:我为众神编写基因》免费阅读

缥缈虚空,有方乾川世界。

乾川之下,有地青阳神州。

神州中部,有山名曰苍灵。

今日苍灵山,乌云密布,氛围压抑。

山下密林中,冲出两人,都是十岁模样。

其中一个少女,像只受惊的小鹿,拼命向山上窜。

“明月,快跑!”

身后一名胖少年已没了灵力,让追上的骑兵抓住,像提只肥猫般,被一把掳上了马。

少年吓的哭了起来。

“小心点,别伤到他!”

将领冲着那名骑兵喊道。

女孩回头看到胖子被抓,急的额头冒汗,手上动作却没停。

她一把扯下颈上玉佩,放入口中,随即双手交叉,本应含糊不清的嘴中,却清晰念出八个字:“供奉昭节,神雾迷踪”。

“快打断她!”

没等将领话落,那女孩便一头扎进了凭空出现的青色迷雾中。

待骑兵冲上前来时,迷雾似涟漪般,应声而散,女孩身影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娘的,她怎么还有灵力。”

“继续追,她跑不远”

……

“轰”!远处苍灵山护山大阵似被千万吨巨力冲破,一群群黑衣兵马立刻往山门里冲。

他们像是狼群,见人就扑,这个维护着青阳大陆秩序近百年的青阳宫,此时已血光弥漫,尸横遍地。

那仅剩不多的守卫们边战边退,已撤到后山山门。

而此刻后山中,几个青阳宫女官围在藏书阁外哭喊着,疯狂拍着门。

“殿主,快开门啊。周国叛军攻进来了!”

“殿主,快开门啊,守卫快挡不住了!”

“殿主,快开门啊!”

只是喊了半天,依旧无人回应。

这时,殿外突生迷雾,一个白衣少女似离弦之箭从中冲出,稳稳扎在殿门前。

“明月公主?”有女官认出了来人。

少女没有理会众人,她将手中玉佩使劲拍向大门。

“哐”的一声,殿门竟被砸开,再看里面,除那一排排书架和几张书桌外,却空无一人。

少女焦急环顾四周,随即便冲向一张木桌。

那桌上展开一幅桃源美景图,里面有个青衣少年,正悠哉悠哉坐在树下看书。

少女见状,撇了撇嘴,匆忙将画卷起,背在身后就往外跑。

可为时已晚,大殿外,叛军像洪水一样,自不远处涌了过来。片刻,就将她和几个女官团团围住。

少女焦急万分,但却强迫自己冷静,冷静!

“是明月吗?外面出什么事了?”

一个声音窜入少女脑海。

“小半哥,是我,周国叛乱,苍灵山已破,我先想办法带你逃出去。”

“我爷爷呢?”

“大长老还没回来。”

“你先放我出来。”

“你灵力太弱,出来更危险。”

明月不再理会画轴里的声音,冷着脸,对着那几个女官道:“以我为阵”。

女官们闻令而动,分站四周,将明月围在中间,双手交叉,虔诚低头,口中默诵祝祷之词。

只见她们脚下青雾形似昙花,急速舒展,越来越浓,就要裹住几人。

“嗤”……

一支箭矢携带电光极速而来,像把鱼叉,插入迷雾。

“啊”的一声,迷雾被电光驱散,一位女官心口中箭,痛苦倒地。

其他人顿时乱作一团,明月表情依旧沉着,但手有些抖,她走出人群。

“我…我乃大丰明月公主,青阳祭祀,你们…你们冲击青阳宫,就不怕神罚吗?”

“神罚?我大周受神使指引,前来清剿叛徒,何来神罚?那姜齐背叛青阳,他要继续当大长老,才会招来神罚。”

“你胡说,为何我没有收到神旨?”

“哈哈哈,你不过一个初阶神使的丫头片子,神旨还轮不到你来感应。”

一位披着黑色斗篷的男人,从士兵中走出,像只狡猾的狐狸,嘴角挂着嘲笑。

“煦王!”明月心下一惊,这是周国王子,周明煦。

他先天灵力强大,三十多岁就已经成为青阳五大高阶神使之一,自己与这种天骄为敌完全是蜉蝣撼树,自不量力。

“那小子在你背后画轴中吧,是你自己送过来,还是我来拿?或者直接把它烧掉,看能不能将这位小殿主请出来?”

“你……你敢?”

“有何不敢?”

话毕,煦王挥了挥手,明月身后画卷被牵引飞起,落进一团凭空出现的火焰中。

“哗啦”,却听画中涌出一团水汽,将那火焰浇灭。

“呵呵,青阳妙泉?小殿主再不出来,我就用青阳真火了,看你那妙泉还能浇灭不?”没等煦王说完,只见画中窜出数百只飞蛾,扑棱着翅膀,向四周乱飞。

“这是?”

没待煦王反应,他顿感一阵头晕恶心,胸中气血翻涌。

再看身边士兵,有的竟软倒在地,干呕不止。

一个少年,趁其不备,在飞蛾的掩护下,从画中跳出,顺手接住画轴,转身落在了明月身前。

煦王盯着青衣少年身影,沉默片刻,收起嘲讽的表情,神色有些复杂。

他口中默诵一段祷咒,凭空起风,将那群飞蛾吹散,那股恶心劲才平复下去。

“姜齐之孙,姜凤山之子,青阳宫书院殿殿主,果然聪慧机敏、名不虚传。不知道你除了会些雕虫小技外,还有什么能耐?”

“呵呵,我是没什么能耐,可你们为难我这个小孩,也是窝囊,有本事等我爷爷回来?”

“哈哈,你的灵力还不足寻常小孩一半,因此得名姜小半,你可不是小孩,顶多算个婴孩。”

少年面对这嘲讽,并不恼怒,表现出不属于十岁年纪的沉稳。

他爷爷是青阳宫大长老,是神明的代言人,会同座下四长老,一起维持了青阳神州近百年的秩序礼法,无论谁要杀他,都要先掂量一下后果。

“别拖时间。大长老这会自身难保,你别抱什么幻想了。要不是你还有点利用价值,我现在就能一掌劈死你。”

煦王看到这个少年,就忍不住厌烦。

“利用价值?你们要拿我胁迫爷爷?”

“我们如何做,还轮不到你这小屁孩知道。”

不知怎的,煦王面对这十岁少年,总觉得像在面对一个颇有城府的成年人,实在让人不舒服。

“除三个小孩,其余人,一个不留。”

“殿主,殿主救命!”

“殿主救救我们!”

面对女官们的慌张,姜小半将一把匕首抵住了咽喉。

“你放过他们,我老老实实跟你们走,否则,我立刻死在这里。”

“别不信,你们要拿我胁迫爷爷,我凭什么要随你们的愿?我要死了,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煦王盯着姜小半,愤怒快从眼中溢了出来,他真想杀了这小孩,但实在又杀不得,他只想赶快将这讨人厌的孩子带回大周。

一番拉扯后,煦王放掉了其他人,只把姜小半和明月,连同之前的胖少年“请”进了一架带有禁制的马车。

他们一行人,押着马车匆匆向周国奔去。

车内,姜小半看着爱哭包的胖少年,实在想笑。

“司马商舟,你是司马家的大公子,胆子放大点。这青阳大陆上,没人会与你家为敌,所以,也不会真有人敢杀你。”

“小半哥,啥时候了,你还笑的出来?你是不知道,抓我那人太凶了。”

明月看着胖小子,冷冷道:“别哭了,快想办法啊!”

胖子抹了把眼泪,吸溜了一声鼻涕,展开手掌中的一把黑豆。

“我前面丢了几颗寻风豆,现在应该发芽了,它们会指引大长老找到我们的。”

“还不错,你这聪明劲还在。”

姜小半看着胖子,又好气又好笑。

这边哭边下套的小孩,还真不多见。

他这会点担心爷爷,今天事发突然,前面来不及细想,此刻想来,就觉得今天事情实在不可思议。

在青阳神的庇护下,神州各国近年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周国为何要生事端?

他也没听过周国与青阳宫有什么恩怨,怎么好端端的就要造反呢?

还有就是,爷爷怎么会被困?他不是说自己天下无敌吗?

算了,有明月和商舟在,凭自己也能找机会逃出去。

一行人在煦王的灵力助推下,日行千里,向周国飞奔,

一路上,无论车内三人说什么、做什么,煦王都未理会,这让姜小半一时也没了主意。

只一天半,便来到了周国边境。

一位从容的黑袍老者,正在国境界碑旁的草亭内品茶休憩,三名侍从伺候在侧。

煦王看到老者,立刻下马跪拜。

“父王,人我带来了。”

老人闻言,盯着马车上走下的三个少年,当他看到姜小半时,手中茶杯停在半空,半响没有动作。

正要说话时,一阵强烈的威压自东方而来,那股气息霸道无比,速度快得带出了阵阵音爆。

“周云天,你疯了吗?敢攻打青阳宫,还要掳走我的半儿?”

“是大长老!”

“大长老来了!”胖子和明月二人兴奋起来。

姜小半则望着天边,眉头紧皱,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把孩子先带走,我来会会大长老。”

黑袍老者望着天边,语气从容,眼神却显得非常沉重。

                           

原创文章,作者:洋洋得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56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