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末土黑棺》最新章节

小说:末土黑棺

小说:科幻

作者:解春愁

角色:[db:角色]

简介:突如其来的世界,突如其来的人,以及突如其来的棺材——“破败的世界吗?不,对我来说是全新的世界”望着天空的沉雾,沈清城如是说道

末土黑棺

《末土黑棺》免费阅读

冷风呼啸,天空中细密沙石组成的厚重尘雾代替了云的位置,仿佛时间凝固一般,任风如何吹拂都不动分毫。

阳光透过厚重的尘雾把地表映的昏黄,如同暴风雨来临时的前奏。尘雾中不时有雷电划过,不闻其声,却也让大地覆上一抹亮色。

地面上沙石草屑伴着食腐动物的身影掠过。一只鬣狗停了下来,耸动着鼻头嗅着什么,大风席卷的细沙被吸入了鼻腔,狠狠擤了两下,嘴里对呼啸的大风不满似的呜咽着,渐渐跑远。

视线远投,残垣断壁映入眼帘,边缘处只剩一角的断碑书写着曾经的辉煌,一株小草在断碑后躲避着风沙。

一个瘦小的人影出现,透过防风眼镜玻璃能看到大眼睛里的一丝狡黠,不时拿出一个扁平的酒壶在鼻下放置,然后狠狠一嗅。

人影头戴大一号的毡帽,披着满是灰尘的大衣在废墟里寻找着能用到的小玩意儿。

这里早已经被拾荒者光顾过,从瘦小人影空空的皮质背包里能看出,好像被光顾过不止一次。

“什么都没有!”

人影有些不满。

“呲!——”

不算剧烈的摩擦声音响起,在这只有风儿呼啸的环境中却显得尤为突兀。

小人一缩,右手从怀中掏出一把白色的骨质匕首,警觉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远处天空中尘雾猛的破开一个缺口,清澈明亮的阳光从缺口处映射,照耀在突兀出现的火球身上。

“我的天!”

小人惊叫着跑到一栋仅剩半面厚实墙壁的大楼处躲避。

“哄,咚!——”

火球砸落在废墟边角处,暴躁的环状气流裹挟着烟尘向四周弥漫,冲天烟尘与空中的尘雾交接,缺口慢慢消失,把唯一的明亮阳光掩盖。

残缺的建筑被烟尘覆盖,而后又向着远处奔袭。

紧皱着眉头,右手握着骨质匕首左手拽着外套大衣的衣领盖住口鼻。

“咳咳咳,真倒霉!”

小人嘟囔着。

火球坠落的太快了,仅仅几秒就完成了从天空到落地的过程。仿若被人丢进水塘的的石子。

“呼~呼!——”

风依然呼啸着,裹挟着丝丝缕缕的烟尘远去,好像找到了玩伴的天真孩童又像是带着良人私奔的落魄书生。

烟尘消散,小人谨慎的从墙后探出头来,四周并没有人,在这处荒凉的废墟里除了躲避风沙的小动物们好像就只有她。

“额……现在连小动物都被吓跑了。”

女孩收起匕首放下衣领,如同绽放的昙花露出了面目。

十四五岁的模样,不到1米5的身高相比同龄人有些矮小,小麦色的皮肤看着格外健康。

轻抿着的嘴唇似乎想喝点什么,挺巧的小鼻梁和俊俏小脸蛋被故意抹上去的黑油遮盖,反倒增添了一丝光彩,似乎是经常这样做,女孩没有一丝不适。

眼球滴溜溜一转,女孩跑向刚刚火球落地的位置。

废土第一法则——利益至上

一个大坑坐落在此。

边缘处的沙土和建筑被高温融化,演变成岩浆状的物体向下流淌。

时不时冒出白烟又被冷风凝固,其中还夹杂着一些透明发红的结晶体。

“那是个什么东西?一个黑色的大盒子?”

高温导致其附近空气变热,空间扭曲,让女孩只看了个大概。

会不会有可以打造兵器的陨石呢?

靠近了些,热气升腾又迅速被风带走,女孩觉得温暖与清凉交织,让人很是舒服。

向坑里看去,坑中间有一长方形的大盒子,一头小一些一头大一些,黑沉沉的表面上印着银白色的花纹,盖子好像因为落地时的剧烈震动脱落,斜插在不远处。

女孩站在坑的边缘踮脚向盒子里面张望。

离得太远看不真切,只看到有什么东西,随着液体的流动左起右落。

“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

“嗯……但是好像没什么危险!”

女孩眼中一亮,扫视了一圈坑壁,找到一条能通往黑盒子的道路。

“快找找有没有值钱的玩意儿,谁知道刚才的火光有没有被那群像鬣狗一样的拾荒者看到!”

一边说着女孩跳下坑灵巧的跑向盒子处,不时躲避还在散发高温的结晶体。

左手从大衣内侧掏出整体扁平被皮革包裹住的不锈钢质地小酒壶,女孩张嘴灌了一小口。

“噗!!!”

喷出嘴里酒,见大盒子没有冒出液体接触高温才会出现的水雾,女孩松了口气。

把酒壶放回大衣内侧口袋,宝贝似的隔着大衣拍了拍。

“浪费了我一口酒,一定得回本才行!”

双手扒着盒子边缘女孩向盒子里看去,盒子里一个双眼紧闭的果体人类男性沉浮着。

女孩猛的退后一大步,右手掏出骨质匕首左手撩开大衣伸向了后腰处。

“你是谁?”

女孩如此问,眯起的眼睛紧紧盯着大盒子戒备着。

“呼,呼!——”

风儿似乎有些喧嚣。

风声让女孩有点尴尬。

‘从这么高掉下来换做是谁都死透了吧?’

女孩心里想着。

脚下走近了几步。看向盒子,那男孩没有缺胳膊断腿甚至身体上连一丝淤青都没有,胸口还在起伏。

“这。还活着?!”

女孩有些惊讶。

似乎确定男孩不会醒过来,女孩掏出小酒壶喝了一口。

“哈!啧,长得还挺好看的。”

收起小酒壶,女孩看向盒子。

随液体起落的小男孩约莫十五六岁,面白如玉、眉似利剑、几丝黑发覆盖其上,嘴唇略薄微微张开,露出几瓣整齐的牙齿,1米5左右的身高,只占了黑盒子的一半。

一个手指戳在靠近嘴唇的脸蛋上,似乎觉得很有趣,女孩又戳了两下。

“嘿嘿嘿!~”

女孩怪笑一声,露出的皓齿格外动人,视线向下,女孩脸红了一瞬。

“要不要带走他,要是被鬣狗或者拾荒者看到……”

“不行不行!来历不明。”

但是一想到盒子里的男孩如果被鬣狗嗅到气味,或是被拾荒者捡肥皂……

女孩咦了一声,似乎有些难以忍受。

向四周看了看,除了冒白烟的坑底只有高温产生的结晶体和已经凝结的熔岩。

想到这一下午的辛苦只捡到了一个不知来历的小男孩,女孩撇了撇嘴。

“跟我回家做童养婿也好过被人吃干净吧,各种意义上的!”

女孩视线止不住的向下瞄了一眼。

“嗯!倒也不亏!”

脸又一红,视线移开把男孩从盒子里拽出来扛到肩上。

明明是刚从黑水里出来男孩,身上却没有沾到一丝水。

出淤泥而不染?

女孩不再理会。

扛着一个小果男跑出大坑,女孩像是一点都没觉得吃力。

颠了一下肩膀,好像是猎人在炫耀自己的战利品。

“回家吃饭喽!”

不久后。

坑中黑色盒子里液体翻涌,一只只液体凝成的黑手伸出水面,好像在挽留,抓取着什么。

最终又慢慢下沉进水面,剩下黑色液体也随之消失无踪,只剩下一个空壳子留在原地。

“嗡!——”

远处,几辆被黄沙覆盖的吉普车正向着大坑处驶来。

                           

原创文章,作者:解春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5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