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凤仪,谢昭《死了十年的逗比皇后重生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死了十年的逗比皇后重生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龚喜我发财

角色:谢凤仪,谢昭

简介:【重生+1V1+独宠】上辈子,谢凤仪嫁入东宫成为太子妃时,萧长宁是公主,亲自为她覆上璎珞红盖。谢凤仪成为皇后时,萧长宁是长公主,亲手为她带上九凤珠冠。终其一生,萧长宁都在护着谢凤仪,直至到她死的那天。重来一世,谢凤仪表示什么见鬼的太子妃皇后的, 想想就晦气,谁爱做谁做去。她只要做萧长宁一人的裙上之臣!

死了十年的逗比皇后重生了

《死了十年的逗比皇后重生了》免费阅读

“我一手捧你上皇位,不是为了让你祸害臣民,更不是虐待我捧在手心里的人的!既然这个皇帝你当不好,那便换个人来当!”

清冷中透着极度嚣张的话,穿透整座宫殿,也穿透谢凤仪的耳膜。

她倏然睁大眼,一下坐起来,捂着胸口急速的喘着气。

“小姐,又做噩梦了吗?”谢凤仪还未缓过气时,幔帐被一只手掀开,露出一张焦急的小脸来。

“这次不是噩梦。”谢凤仪已经从梦中脱离出来,眼中也浮现起两分笑意,只嗓子还有点暗哑,“青黛,你给我倒杯水来。”

青黛见她脸色确实不错,才转身去给她斟了杯蜜水捧来。

谢凤仪一口一口的喝着,问了句,“今日是四月初六了罢?”

青黛点点头,“是的,小姐。”

谢凤仪脸上也有了笑,满是欢欣之色,四月初六了呢。

前世,她与那人就是在这一年的四月初六相识的。

今世,她也得保证按照原本轨迹不起变化,可不能因为她的重生而出现意外。

想着,她笑容更盛了几分,重生可真是个大好事。

在最初的不可置信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极度的欢喜。

能够重来一次,就代表可以让前世那些遗憾,痛苦,悲楚在这次再不发生。

青黛见她笑得跟偷了小鸡仔的小狐狸似的,“小姐,你真的不用请人来看看吗?”

“最近你白日都很开心,夜里却总是噩梦不休,这……”

青黛眼里,是显而易见的担忧。

“不用看,我没撞邪。”谢凤仪直接拒绝了自家丫鬟的提议,她只是有些上辈子不好的回忆还没彻底摆脱。

“等过了今日,我便不会再做噩梦了。”

想到这里,她将杯子递回给青黛,开心的抱着被子在床上打了个滚。

青黛:“……”

她还是觉得她家小姐哪里都不对,这段时日里白日时不时露出的笑容,和府中那个磕破头变傻的小子不说一模一样,也是相差无几了。

若白日傻笑也就罢了,偏她夜里还总是做噩梦。

这不是撞邪是什么?

青黛觉得很该悄悄请人来,有鬼抓鬼,有邪驱邪才是。

“大姐姐,你起了吗?我来看你了。”谢凤仪正在床上扭着笑,听到这道温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笑容一下散去了大半。

得,晦气的人来了。

“小姐还未起身。”门外,谢凤仪另外一个大丫鬟茶白的声音平板响起。

“让二小姐进来。”谢凤仪坐起来,丝毫没有下床梳洗整理好仪容再待客的意思。

青黛欲言又止看了她一眼,最后还是去了。

谢凤仪刚调整好一个最舒服的坐姿,一阵幽香气便已朝她袭来,她悄然翻了个白眼。

“二妹,沉欢这个香味,不适合你,以后换了吧。”

正缓步进来的谢昭听到这话脚步便是一顿,随即轻声缓语的应下,“知道了大姐姐,我只是极爱这香的味道而已,大姐姐既不喜欢,以后我便不用了。”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谢凤仪摆了下手张口解释。

谢昭眼底轻划过一抹轻讽,她就知道她这个大姐最吃这一套。

谢凤仪只作未见,一脸真诚的看着谢昭,“我不是不喜欢这香,相反我很喜欢,我只是单纯的不喜欢你用这香而已。”

这香,只有那人用,她才会喜欢,也是最适合的。

谢昭,不配。

谢昭笑容僵住,看着谢凤仪的眼神像是在看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眼前的人是谢家长女,她的大姐姐没错啊,怎么最近变化这么大?

以往十几年的含蓄内敛,友善纯良怎么像是一下被狗叼走了一样。

谢凤仪懒得理会她的小心思,懒懒的靠在床头上,一副我不想和你多说话的态度,“二妹看完我了吧,我还有点乏,想再睡一会。”

谢昭看她连敷衍客套的意思都没有,勉强又说了两句关心的话,起身离开了。

出了门后,谢昭回头看了眼谢凤仪的闺房,眼中闪过一抹晦涩。

身边丫鬟忿忿不平,“小姐,大小姐太过分了,你来看她,她怎么能这么般对你不客气。”

谢昭垂下眼,语气没有什么什么情绪,“在谢家同辈之中,她想对谁不客气都成,谁让她是谢凤仪呢。”

“可也不能……”

谢昭已经往前走去了,“好了,走吧。”

此时的房内,说要再睡一会的谢凤仪已经下了地,正让青黛给她找衣服。

青黛一边拿,一边还在嘟囔,“小姐,你确定真的要出去?夫人上次说了,让你少往外跑几次。”

“你也说了,是少跑,又不是不能跑。快点,我今日要早点出去。”

她要去守株待兔!

小半个时辰后,谢凤仪一身月白色长衫,摇着把折扇带着同样一身男装的茶白在青黛的唉声叹气声中愉快的走了。

谢凤仪和茶白熟门熟路的自谢府中摸了出去,“茶白啊,少爷我决定今天带你去咱们陈留最贵的名扬楼去吃饭,你高不高兴啊?”

“高兴。”茶白依然是毫无情绪起伏的声音。

谢凤仪丝毫不介意,“我就知道你会高兴,我也高兴,高兴的很。”

“嗯。”

主仆两人来到名扬楼时,酒楼刚开门。

“少爷我还没用早食,做点适合早晨吃的端上来。”谢凤仪边说话,边径直往楼上走。

她早已是熟客,名扬楼的小二都认识她,不用一路引她入座。

茶白掏出了银子扔给小二,木着脸吩咐,“我家少爷早食不喜太腻的。”

“好嘞,小的知道了。”小二飞速往后厨跑去了。

谢凤仪上了楼,直冲着最靠路边的雅间走。

刚走到一半,她蓦地停住,往后倒退了两步,视线投向刚经过的隔间,人站住不动了。

此时她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在来回飘,她这么早出来,原是想守株待兔的。

但现在她还没开始守,兔子就已经送上了门,幸福是不是来得过于突然了?

突然的让她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跟上来的茶白见她停住脚步,整个人也似是愣了,便站在了她身侧,也往隔间去看去。

下一瞬,谢凤仪抬脚就迈进了隔间,“这位兄台也是早早出来吃早食的吗?巧了,在下也是。”

“更为巧的是,往日总是客满的名扬楼里,如今就咱们两桌食客,也是个难得的缘分。”

“若兄台不介意的话,咱们凑一桌吃,也多几分热闹,兄台意下如何?”

                           

原创文章,作者:龚喜我发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5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