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都市超级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都市超级至尊

小说:都市修真

作者:鱼飞洋

角色:[db:角色]

简介:【都市修真】【单女主】【至尊赘婿】入赘苏家,做了三年上门女婿的江寒,吃尽了苦头,受尽了侮辱。三年期满,一朝觉醒,成为九龙至尊,纵横都市,睥睨天下,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从此,这个世界少了一个赘婿,多了一位至尊。曾经在你身上受的辱,今日定当百倍偿还。曾经我所失去的一切,今日定当千倍拿回。属于我的谁也拿不走,我看上的,我看谁敢抢?本书又名【总裁大小姐的至尊男友】【护国至尊:前女友跪着求我原谅】

都市超级至尊

《都市超级至尊》免费阅读

南城,苏家。

入夜。

江寒突然被一阵阵声音吵醒。

他发现自己随意躺在家里的沙发上,那熟悉的声音令他的醉意瞬间清醒了大半。

“苏梦?”

江寒自沙发上惊坐而起,望向不远处的卧室方向。

卧室的门虚掩着,里面有灯光照亮。

声音就是从卧室内传出来的。

他站了起来,往卧室走去。

瞬间,苏梦的声音从卧室内传来,“哎哟轻点,可别把那个窝囊废吵醒了。”

苏梦的话,让站在卧室门口的江寒如遭雷击,心情瞬间跌落到了谷底。

“呵呵,就那个窝囊废,吵醒了又怎样?”一个男人的声音接着响起,传到了江寒的耳中。

听到这道声音,江寒再也忍不住了,他紧咬牙唇,双拳紧握,浑身颤抖,火冒三丈。

砰~

他飞身一脚,将这扇虚掩着的卧室门踹得重重地碰在墙壁上,空心门上出现了一个被他踹烂的大洞。

苏梦被这一声巨响,吓得发出尖叫。

她此时脸色涌过一抹慌张,正与叶天河衣衫不整地搂抱在一起。

三人六目相对,江寒愤怒之中险些崩溃,浑身愈发地颤抖厉害。

江寒身心俱颤,怒火冲天,刚要咆哮,却被苏梦抢了先。

“你这窝囊废,进来不会先敲门吗?”苏梦瞪向江寒,脸上的慌张之色瞬间消失,反而率先指着江寒的鼻子呵斥道。

“敲门?我敲你妈啊。”江寒歇斯底里地咆哮起来,像是在发泄他这三年以来,在这苏家所受的一切委屈。

不,今天,现在所遭遇的不再叫委屈。

而是叫屈辱,耻辱。

而那叶天河也在短暂的慌乱之后,镇定了下来。

“苏梦,你这个水性扬花的浪荡女人,这三年来我在你苏家当牛做马毫无怨言,哪怕你打我骂我,我都逆来顺受,我自问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为何要如此待我?为什么?”江寒浑身忍不住地颤抖,以咆哮的语气,声泪俱下地质问道。

“为什么?你还敢问为什么?”苏梦冷冷笑了笑,拿起散落在床头柜的衣服披上,走下床来。

“你这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要不是当年我爷爷把你领上门做我苏家的上门女婿,你以为我会看得上你?”

“既然现在你什么都看到了,那我也就摊牌了,你不过是一个倒插门的窝囊废。”

苏梦趾高气昂地冷笑道,双手插胸一脸尖酸刻薄地瞥着江寒。

江寒愤诉道:“难道这三年来我对你还不够好吗?你大姨妈来了肚子疼,半夜我都到外面给你买红糖回来熬茶喝,去白龙山游玩,你说脚痛走不动,我从山脚背你到山顶……”

“够了,我不想听。”苏梦大声打断了江寒的诉说,“你能做的这些苦力,任何男人都能做到,但是叶天河能做到的事,你能吗?”

“叶家是这南城最有实力的豪门,我苏家能搭上叶家这条大船,往后在南城绝对会风生水起,更有机会跻身南城十大家族行列,而你能给苏家带来什么?能给我苏梦带来什么?”

“若不是爷爷一直从中袒护你,你以为你能在苏家待三年?便是三分钟我就会将你扫地出门。”

“正如你所见,往后我和天河便是不用再偷偷摸摸了,你若是还有脸待在苏家,你就搬到后院那个狗窝跟旺财去住,这个房子禁止你这窝囊废再踏进一步。”

苏梦冷冷笑道,还对靠在床头的叶天河抛了个媚眼。

啪嗒~

叶天河点了一根香烟,猛吸了一口。

他吐着烟圈看向江寒,轻蔑笑道:“苏梦说的很好,不过身为男人我也很同情你,既然入赘当了上门女婿,就应该要有吃软饭的觉悟。

你若是嫌弃狗窝住不习惯,我倒是不介意咱们三人同住,那样也能让你大饱眼神,看着我和苏梦哈哈哈……”

“我呸,你们这对狗男女,奸夫淫妇,你们会不得好死的。”江寒气得怒火攻心,浑身颤抖得不能自己,双眼都爬满了血丝。

“叶天河你这个狗东西,昨晚你拿来的那瓶酒是不是下了药?把我迷晕之后,好干你们这些见不得人的苟且之事?”江寒冲到餐桌上,将那仅剩下一个空瓶的红酒瓶拎了过来。

此时的江寒好似一个亡命之徒,拎着一大个酒瓶,像是要找叶天河拼命。

“怎么,你还想打我?”叶天河吸了一口香烟,蔑视地看着江寒冷笑道。

“我就打你怎么了,你们这对狗男女,我要一块打。”江寒拎着酒瓶就冲了过去。

瞬间甩着酒瓶往叶天河脑袋上抡去。

叶天河裸露的上半身全是肌肉,一看就是健身房的常客,他根本没把江寒放在眼里,他瞬间伸出手,精准地抓住了抡来的酒瓶,并且用力一抽,反而将酒瓶从江寒手中夺了过来。

“你他妈的还想打我,我打死你。”叶天河夺过酒瓶,怒骂一句,反手就将酒瓶扣在了江寒的脑门上。

砰~

酒瓶碎了,玻璃碎片散落在四处,江寒也呻吟一声,脑门上马上裂开一道小小的口子,鲜血横流。

“啊!”江寒捂住脑门,发出一道呻吟,所有带着药性的酒劲,在此时全醒了。

吧嗒吧嗒~

他的血液顺着手指滴落在地上,床上如一朵朵盛开的梅花,他抱着脑门蹲在地上蹲了好一会才缓过来。

“你这个窝囊废,倒是出息了,赶紧给我滚出去。”苏梦指着江寒厉喝起来。

江寒缓缓站了起来,他捂着脑门的手也随即松开,脸上全是血。

这一刻的江寒极其的吓人,令苏梦的身子都往后缩了缩。

江寒伸出手指着他们两人说道:“你们这对狗男女,给老子等着。”

江寒将手指定格在苏梦身上,再次说道:“把那块龙符给老子拿下来,你已经不配再拥有。”

“就这破烂玩意,还龙符?谁稀罕呢。”苏梦一把将脖子上的玉佩扯了下来,像丢垃圾一样地往江寒丢来。

玉佩撞在墙壁上发出声响,再滚落到江寒的脚下,江寒将其拾起,攥在手心中,手上的鲜血瞬间将青色玉佩染红。

这是三年前,他入赘苏家时送给苏梦的礼物。

唤为“龙符”

因为是他江家的祖传之物,所以对他而言异常宝贵。

玉符上,一条栩栩如生的龙以腾云驾雾之势盘踞其中。

好似要破符而出,飞天而去。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我一定要让你们这对奸夫淫妇为此付出代价。”江寒以滔天愤怒吼出一句,便是攥着玉佩转身走出了卧室。

“就凭你这窝囊废?也就只能无能狂怒罢了。”苏梦的声音带着鄙夷在他身后响起,同时还有叶天河讥讽的笑声掺杂其中。

                           

原创文章,作者:鱼飞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56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