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修仙符咒师小说阅读

小说:修仙符咒师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何紫霄

角色:[db:角色]

简介:【修仙+天师+符咒+剑道+无后宫+无系统】林飞:“徒儿快点起来去摆摊了。”大徒弟:“师父,摆摊没出息我不去。”林飞:“那你想干嘛?”二徒弟:“我要学仙法,迎娶武道第一天才。”“额!仙法师父也不会呀!”大徒弟、二徒弟:“你骗人,怎么大家说你会点石成金、招魂驱鬼、斩妖除魔?”林飞很无奈,自己只是个小道士啥也不会却捡了两个混吃混喝的徒弟,多了两张嘴吃饭,让原本不富裕的他雪上加霜。

修仙符咒师

《修仙符咒师》免费阅读

江口县、武帝山,送仙峰。

仙峰袅袅,游客往来,坐落山腰古庙香客不绝。

古庙外,摆了不少地摊,吃喝玩乐尽有,摊主们忙得不亦乐乎。

其中却有一个摊子无人光顾,往来游客只看了一眼就走了,嘴角露出一抹鄙视不屑。

摊子上,摆满了符纸,平安符、开运符、镇宅符、护身符、姻缘符、求财符等等。

一个小道士坐在马扎上左手托着脑袋看着人来人往,有气无力的挥动右手中的符纸喊道:“卖灵符了。”

喊了半天却没有生意。

“年纪轻轻的卖啥不好,扮道士卖灵符,连毛都没长齐,不敬鬼神当心短命!”

不少游客都斥责嘲笑,叫小道士赶快收摊,没人会买。

林飞叹了口气,既然大家都不相信干脆闭目养神。

旁边卖糖葫芦的摊主老汉瞧了半天看林飞没生意边用围裙擦手边笑道:“都是些外地来的别理他们。小道士,今天怎么就你来了?你师父甄老道人呢?”

林飞没有睁开眼睛,淡淡道:“前几天老道被妖族抓去抽了血,摘了腰子,逃回来不到半炷香人就死了。”

话语平淡,没有一丝波动,好似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

“该死的妖族!”

老汉骂骂咧咧接着叹息道,“没想到连你师父这样的半仙也难以幸免,我们这些平凡百姓在它们眼里连草芥刍狗都不如了,这世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这片大陆名为暗黑大陆,被妖族、魔族、鬼族、上古异族占据,时常对人族发起战争,每年至少有百万人族死于屠杀沦为奴役,千万年来人类只能夹缝求生。

最近时常妖兽出没,很多人被抓去抽血、摘器官供妖族修炼或制作傀儡以供驱使。

特别是武者和修仙者,更是是妖族的猎物。

搞的人心惶惶的,谈妖色变。

林飞的师父甄老道是位有道行的老道士,驱邪镇宅不在话下,师徒两人过得很充实,开了家天灵灵堂接红白喜事,替人家做做法事开开光,每周都会到武帝山来摆摊卖灵符。

生意好得不得了,平常不到半个时辰符纸就卖光了。

老道人虽不靠谱经常忽悠人,还偷偷娶了媳妇生了个儿子,日子过得倒是不错不愁吃喝。

连带着林飞也过得很惬意。

他跟随甄老道有四年多了,也学了一些本事。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甄老道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一部修仙秘籍的残卷,修炼了几个月有所成就,即将踏入修仙者的行列。

却没想到招来祸端半个月前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被妖族抓了去。

当时甄老道没有死绝,拼着一口气逃了回来,嘱咐徒弟要好好照顾他的妻儿才咽气。

林飞看着被抽成人干的师父吓得面无血色,久久难以平复,匆忙处理了后事。

现在师父走了,留下了妻儿,生活的重担落在了林飞的身上。

这还不是最糟的,前两天师父偷偷给师娘租的房子到期了,没钱交房租被赶了出来。

只能安顿在天灵灵堂,林飞只好将自己房间让了出来去睡储物间。

然而天灵灵堂的租期也到了,如果不交钱续租的话,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这可把林飞愁死了。

没有了师父,天灵灵堂也没有生意,卖灵符吧,根本没有人相信一个小道士的符会灵验。

“唉!要吃土睡大街了。”

……

艳阳高照,如日中天,送仙峰山下一行三人沿着山道徐徐而上,路过的游客都纷纷避让,唯恐被其中一人撞到。

头前是一位青衣少女,模样标致,淡雅绝俗,气质出尘。

后面跟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步履沉重。

怪异的是,他背着一块黝黑巨石,上面插着九把长剑。

来往路人都投来惊奇的目光,对大胡子指指点点。

“奇了,居然有人背着一块大石头走路。”

“我看大胡子不是简单人物,瞧见上面九把长剑了吗,估计是大有来历的剑侠。”

大胡子却不习惯大家的目光,狠狠的盯着走在前面的青衣少女,紧握拳头,嘀咕道:“呀呀呸的,老子好歹也是剑道高手,即将踏入后天武者现在却成了背剑童子。迟早能打赢你洗刷耻辱。”

后面一位潇洒公子凑了过来,笑道:“大胡子你就别做梦了,司徒姑娘可是武道超天才,剑道通神,你就是再练一百年都打不过她。”

大胡子嘿嘿冷笑道:“这也不尽然,这丫头虽然天赋妖孽,不过终究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修炼的‘九劫情剑’肯定有破绽。”

潇洒公子连连点头,满是爱慕之色盯着青衣少女,“你这话不错,本少仰慕司徒姑娘久已,终会被感动,什么忘情断念都是虚妄。男欢女爱才是正道。”

一行三人上了山,直奔山顶而去。

古庙外,林飞闭着的眼睛猛然睁开,正巧看见了三人,目光瞬间被大胡子给吸引,特别是背后的大石头。

此石通体黝黑,不是普通的石头,乃是万年玄石,这么大一块起码有上千斤,然而大胡子背着却行动如风根本感觉不到一丝气喘,仿佛背上的石头犹如棉花一般。

显然大胡子不是寻常的武者。

武者分武徒、武师、后天武者、先天武者,先天人、顶先天。

达到后天武者境界拥有开山裂石般的力量,单手撕虎豹豺狼。

先天武者更是恐怖,出手翻江倒海,堪比练气期的修仙者。

“这大胡子起码是后天武者了,不知道这三人来武帝山干嘛?”

林飞心中满是疑惑,看装扮三人就不是普通人。

“啧啧。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今天老汉大开眼界了。小道士,你说这三人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不知道。”

林飞淡淡回答。

……

送仙峰山顶,一处凉亭中坐着一位白衣少女,石桌上摆放一把古琴,旁边香炉中袅袅青烟。

少女玉手芊芊容貌绝俗,充满儒雅之气。

她注视着山下像是在等人,许久瞧见青衣少女来了,面露微笑,道:“久违了,三年之约不知道司徒姐姐现今的剑道到了什么程度了,让小妹期待。”

眼角在大胡子石头上的九把长剑停留了一下。

后面的潇洒公子哈哈一笑道:“你俩真没意思,放着仙道不走,去追求什么以琴入道、以剑入道,还彼此较劲。找个良胥合修成就神仙眷侣不好吗?”

柳潇潇抿嘴一笑,没有理会。

司徒若水瞧着桌上的古琴,体内沛然的剑意浑然而动。

柳潇潇温柔如水的目光变得凌厉,纤细玉指抚琴。

大胡子背后巨石九把长剑不断颤动,似要破空而去。

铮然琴音扩散充满无尽威压,带着杀伐之音。

剑光闪烁夺目争辉。

这时整个送仙峰浓云密布,狂风呼啸。

……

“怎么搞的,好好的大晴天怎么就要下雨了。小道士快点收摊去庙里避避雨。”

老汉收拾摊子,跑进了庙里。

林飞瞧瞧天色,眉头一皱也赶紧收拾摊子。

不多时,只听山上传来了一阵急促的琴声。

林飞抬头遥望山顶心想不知道是什么人在弹琴,琴声中充满着杀伐之音。

“这琴音……”

他的心脏像是被人重击了一下,视线模糊眼前群山中浮现出一个绝美中年女子抚琴。

姿态优美,仙气飘飘,目光满是怜爱看着林飞。

“母亲!”

林飞心神颤动,眼泪泪光闪烁。

轰然,天际一道闪电划过,隆隆雷声震耳,却掩盖不了琴声。

琴声越来越急促,杀伐冲天。

山顶充满一股无形气场,将雨水冲散。

林飞擦了擦眼泪却听出了不对劲,琴声紊乱抚琴人好似要走火入魔一般,他看到庙里有一口钟,走了过去,依照父亲教给他的手法敲了起来。

悠扬钟声在整个武帝山回响直透山巅,将气场扰乱。

……

山顶上,司徒若水盘膝而坐,周身气息紊乱,脸色潮红。

九把长剑依次排开,发出剑吟之声。

而那柳潇潇脸色苍白,嘴角残留血渍,气息狂暴全身颤抖,发丝飞舞。

玉指疯狂抚琴即将陷入癫狂之态。

钟声入耳带着柔和渐渐使她平静下来,她察觉到自己差点入魔吓得额头冷汗直冒,连忙紧闭双眸调息。

大胡子在三丈外望着盘膝而坐的司徒若水,目中凶光毕现心想要不要趁她现在恢复元气的时候结果了,这样就可以恢复自由了。

“大胡子现在正是好时机,报仇的时候到了。”

潇洒公子苏辰露出狡黠之光在他耳边催促。

大胡子反而咧嘴一笑,没好气说道:“你小子损的很,我不去。”

豁然,司徒若水睁开了眼睛,对大胡子说道:“去找敲钟之人,此人不简单。”

                           

原创文章,作者:何紫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5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