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一只鬼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小说:人间一只鬼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宁青衫

角色:[db:角色]

简介:[鬼怪玄幻[无系统][不狗血]我是一头来自阴间的厉鬼!我要到阳间去,我要去沐人血水,噬人骨肉,炼人魂魄!是啊,我癫狂,我残忍,我嗜血,我暴虐!可汝等只看到了这些!汝等没有看到的是,我当初也是意气风发少年郎!可我却在人生最快意时成了阴间厉鬼!此间痛,谁可知?!今我便要到阳间去勾魂索命!汝等不经吾之苦,切莫劝吾善!

人间一只鬼

《人间一只鬼》免费阅读

山水之间,两人驾一叶扁舟,缓缓而行。

吴铮斜倚在小舟之上,酒壶轻晃,说道:“韩兄,咱俩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待咱俩都跻身元婴境之际,咱俩再切磋一场,可好?”

“好!”另一个青年男子应了一声,然后举起酒壶与吴铮碰了一下,微笑着说道:“不过那些都是后事了,今天你还是先饮尽壶中清酒再说吧,我可不跟酒量不好的人打架。”

两人相视一笑,各自举起手中的酒壶豪饮起来。

山水相接,知己共饮,人生快意,莫过于此。

……

时光匆匆,吴铮这位修道天才不过四十多岁的道龄,便已是元婴期的修士了,整座亦道山,都视其为宗门未来的扛旗之人。

这日,亦道山上百里红妆,彩绫遍地,各大势力的飞舟呼啸而至。

今日,便是吴铮这位少山主的大婚之日!

这天,许多修真界的老前辈都来到了亦道山,全都是来给这对年轻道侣贺喜的。

宴席之上,吴铮带着他那位小美人挨桌敬酒,一副宾主尽欢的景象。

可就在亦道山上洋溢着欢声笑语之际,却突然有一道嘹亮的声音响彻整座亦道山!

“蜀州韩温,前来问剑亦道山!”

这一句话以雄浑灵力激荡出声,浩浩若雷鸣,响彻整座亦道山!

随即,便有一道剑光自亦道山山脚处冲天而起,转瞬即至九天之巅。

下一刻,剑光又如流星般下坠,直落在亦道山大殿之前。

待光华散尽,却见一名青年男子仗剑独立,自是颇有风范。

一时间,亦道山上,满山皆震!

一众宾客皆是一惊,这韩温偏偏挑这个时间点来问剑,难不成是来挑衅的?要不然谁会在别人大婚之日打打杀杀的?就算只是切磋,怕也不美。

可作为新郎官的吴铮,却一听到韩温的声音,脸上瞬间笑容洋溢。

他连忙跑到大殿之外,抬头看向那空中之人,开朗笑道:“韩兄,你可让我好找呀。我突破元婴期之后,都差点把东胜神洲翻个底朝天了都没找到你人在哪。”

吴铮嬉笑着说道:“怎么?一听说要喝喜酒就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了?我可告诉你,咱俩关系虽好,可这份子钱还是少不了的,你要不随点礼的话,这酒一滴都别想喝!”

话虽这么说,但吴铮却手一抛,将酒壶扔给了韩温。

可韩温却并未伸手去接那酒壶,而是任由酒壶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然后“啪叽”一声,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一时间,酒水四溅,一滩酒渍缓缓蔓延开来。

吴铮一愣,疑惑的看向韩温。

而韩温却是眼神冰冷,又重复了一遍:“蜀州韩温,前来问剑亦道山!”

此时的吴铮,分明感受到一股冰冷的杀意!

他神情复杂,愣愣的看向韩温,一时有些难以置信,他如何也不能将眼前之人与当初那个与一同游山访川,共饮美酒的韩温联系到一起来。

“竖子安敢放肆!”可就在这时,亦道山的一名长老暴喝一声,身形快若流星般暴掠而出,转瞬即至大殿之外。

那长老冷哼一声,说道:“欺我亦道山无人不成?真当我亦道山是你能来随便撒野的地方吗!?”

说着,那长老手腕轻抖,便有一柄法宝长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长剑剑锋之上涌出无数雷霆,瞬间就弥漫至那长老的全身,此时他的眼睛之中雷光闪动,衬托的他整个人活似一尊雷部正神!

可韩温却是冷笑一声,充满不屑的说道:“我来亦道山问剑,就凭你,还不配接剑!”

那长老也没多说什么,可是他周身的雷芒却更盛了几分,待到气势攀至巅峰,他身形一闪,便向韩温冲了过去。

可令众人没有想到的是,一招,仅仅是一招,韩温不仅打散了那长老周身的雷芒,更是如同拎小鸡般把他拎了起来!

那名长老虽然实力不强,可好歹怎么说也是金丹巅峰的修为,竟然就这么轻易的被韩温击败了。

这韩温,定然是已经达到了元婴期!

亦道山的一众宾客都不由感慨:这么年轻的元婴修士,前途不可限量啊!只是不知……他能否熬过今日这一劫呢?毕竟亦道山,可是修真界名副其实的庞然大物啊!

可韩温显然对亦道山没什么敬畏之心,他一甩袖子,那名长老便如同垃圾般被丢了出去。

吴铮连忙身形前掠,接住了那名长老,可那名长老的脖颈却已经被五指给抓破了,此时血流如注,伤势颇重。

任吴铮脾气再好,此时也已是怒不可遏了,他抬头看向那空中之人,喝问道:“韩温!你何必下手如此之重?”

可韩温此时脸上却满是淡漠之色,他语气平淡的说道:“自己技不如人,何需别人手下留情?你若接剑,我若不敌,你照样可斩下我的项上头颅。”

韩温居高临下,以剑尖指向吴铮,高声道:“吴铮,你可敢接剑?”

“好!好!好!”吴铮怒极反笑,他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把怀中的那名长老交给了别人。随后,只见一圈圈气浪以吴铮为圆心荡漾开来!

元婴期的修士,已经算是一方强者了!

吴铮一抬手,本命飞剑“云中鹤”便瞬间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剑尖朝上,与韩温的那柄“定风波”遥遥对峙。

吴铮眼中怒火中烧,他冷声道:“手下败将又来问剑,那我便叫你再输一次!”

吴铮与韩温曾战过三次,吴铮三战三胜!

“那便要看你有没有那本事了!”韩温眼中凶芒一闪,身影自高空之中俯冲而下!

吴铮身着大红喜服,韩温身着雪白长衫,一红一白两道身影在空中纠缠不止,来回碰撞,他们身形飞掠,好似是两颗流星划过天际!

站在大殿之外观战的修真界前辈都不由是赞叹不止,眼前这两个年轻人,虽然刚跨入元婴期不久,可这战力,怕是已经不弱于一些老牌元婴修士了。

而且众人知道,他俩还没有真正用出压箱底的本事!

待吴铮与韩温酣战许久之后,两道身影分离开来,中间隔着近千丈的距离,两人各自立于高空之中。

真正决战的时刻,到了!

吴铮深吸一口气,他单手掐诀,朗声道:“我有手中三尺剑,上可斩尽日月星辰破青天,下可斩尽山川大泽竭沧海。此剑,即可破万法!”

一言既出,只见那柄云中鹤之上光芒大盛,无数道剑光自其中飞掠而出,将满天白云都斩得稀碎。

似是仙人酒疏狂,乱把浮云皆揉碎!

与此同时,吴铮身上的气势也陡然一变,他整个人都变得凌厉起来,好似出鞘的利刃一般。

此即为亦道山最强秘术——一剑破万法!

而韩温则是狞笑一声,然后说道:“我不像你吴铮,只修一柄剑,要一剑破万法。我这人呢,所学比较庞杂,剑法会点,道法会点,炼体也会点。”

随后,只听韩温高声道:“我炼登天步,肉身无敌!”

话毕,大风起兮,韩温一步一步,向高处攀升,他破开云海,直往云海之上而去!每踏出一步,天地便好似猛得一颤,登天步,步步登天!

待韩温九步踏出之际,他便已至九天之巅,天下众生,皆在脚下!

韩温身上更是泛出阵阵耀眼的琉璃光泽,这分明是传说中的肉身成圣!

随后,韩温又继续高声道:“我修白云篇,道法无双!”

一语既出,九天之云翻滚不止,好似滚水沸腾,无数白云,尽皆朝韩温身旁汇聚而去。

仅仅是眨眼功夫,便有一片云海出现在韩温身后,云海横无际涯,直直蔓延向视线最远处。

而在那云海之中,还有大如山岳的云龙腾跃,此时此景,当真宛如神迹!

就在众人还在震惊眼前之景时,韩温又是一笑,再次高声道:“我持剑道,杀力无边!”

这次开口,再没有什么天地异象发生,可众人却觉得韩温手中的定风波是此时才真正出鞘一般。

一杆定风波,仿佛便是“剑道”一般。

许多在场的剑修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直接纳头便拜,朝着韩温手中的那杆定风波叩首。

天下百万剑,此剑为首!

此时就连吴铮手中的云间鹤都颤鸣不止,吴铮极力压制,这才让云间鹤恢复了平静。

如遇君王,胆战心惊!

吴铮心头不由是一沉,此时的韩温与上次见面时相比,单实力来论,实为天壤之别!

可吴铮此时却是斗志昂扬,他自是也有属于自己的骄傲!

我吴铮曾胜你三次,今天定要再胜一次!

吴铮体内灵力疯狂流转,奔涌似江河,随即便是一剑斩出!

吾有手中三尺剑,破尽天下万般法!

一道剑光璀璨无比,阵阵寒芒不由叫人胆寒。此剑,直朝韩温而去!

可韩温却冷笑一声,道:“你要一剑破万法,那我便以剑道胜你!”

话毕,韩温也是一剑斩出。

一剑即出,虽算不得如何气势恢宏,仅仅是普通的一斩,可却让众人明白了,到底何为万物皆斩!

天地似熟宣,而韩温的一剑却似是锋利的裁纸刀。

一剑之后,仿佛整片天地都被整齐的分割开来。

两道剑光相互碰撞,吴铮的那道剑光瞬间便如同烈日下的冰雪般消融开来。

吴铮整个人瞬间懵了,两道剑光简直没有丝毫可比性!实为天差地别,云泥之别!韩温现在怎会变得如此之强?

短暂的失神之后,吴铮低头怔怔的看向自己的胸口,只见身上的大红喜袍被割出了一条整整齐齐的口子,如今鲜血如泉涌,已经浸透了一大片衣衫!

此时观战的众人皆是惊骇不已,吴铮这位修道天才就这么输了?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众人都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咳!”吴铮咳出一大口鲜血,血液透过他的指缝从空中落下,而他本人也在一阵摇晃后,整个身子都从空中向地面直直坠下。

吴铮,真的败了!

“小铮!”

“吴兄!”

“吴铮!”

“……”

看着那道红色身影从空中直直坠下,一个个与吴铮相识的人皆是着急地大喊,可如今…吴铮已经听不真切了。

他此时的意识已经模糊了……

血洒长空,红衣染血,更显凄惨。

亦道山现任山主,也就是吴铮的师父,他一见状,便要冲过去接住吴铮。

可韩温的速度却是更快,他的身形自空中猛得下冲,可他却不是去接吴铮的,而是一脚踩在吴铮的胸口之上,带着他以速度更快的向地面冲去!

“轰!!!”

一声巨响传来,声音远超九天之雷炸响!与此同时,无处尘土冲天而起!

这一下,大地直接被砸出了一个巨坑。

吴铮躺在坑中,已经奄奄一息了,他此时满身大红衣袍尽皆破碎,嘴里,胸口,身上都在不停地涌出鲜血。

韩温嘴角轻挑,似是在嘲笑,他笑问道:“吴铮,你不是说要再胜我一次吗?可如今怎是这般凄惨的模样?”

吴铮嘴里大口咳着鲜血,他看着韩温,开口问道:“韩…温,咱俩怎么说也算…算朋友一场,你能…能不能让我死个明白?”

韩温的腿又重了几分力气,吴铮立马又咳出了一大口鲜血。

见状,韩温心满意足的笑了笑,他低头看向吴铮,说道:“还能为了什么?肯定是因为我还是忘不了你亦道山与我韩家的恩怨啊。”

吴铮的眼神之中,尽是悲愤与不解,他问道:“韩…韩温,你之前不是说…说亦道山与韩家的恩怨一笔勾销了吗?为何……为何今日还要如此?”

一听这话,韩温顿时癫狂大笑起来,他厉声道:“一笔勾销?怎么一笔勾销?你吴铮告诉我怎么才能一笔勾销!恩怨一笔勾销我妹妹玉淑就能死而复生吗!”

韩温嘶吼出声,大肆宣泄着他心底的悲伤与愤怒。

“你妹妹……”

“够了!”

吴铮刚想再说些什么,可却被韩温厉声打断了,他低着头,沉声道:“一切都结束了……”

说着,韩温就抬起了胳膊,手中的定风波对准了吴铮的脑袋。

吴铮他师父身形快若奔雷,朝那个刚被砸出的大坑而去,他目眦欲裂,暴喝道:“你敢!”

韩温抬头看向孟长空,嗤笑一声,说道:“我当然敢!”

说着,韩温直接一剑刺下,手腕一拧,直接将吴铮的脑袋搅了个稀巴烂!

吴铮看着那个剑尖在自己的瞳孔中迅速放大,他想要躲闪,可奈何……身子根本动不了分毫。

一代天骄,就此陨落!

“啊!!!”吴铮他师父眼睛通红,暴喝道:“小子,我要让你血债血偿!”

然后他整个人便宛如一头暴怒的野兽般朝着韩温冲去,待到近前,一拳直便朝韩温脑袋砸去!

而这些,吴铮注定是无法知晓了,因为…他已彻底的身死道消了……

                           

原创文章,作者:宁青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5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