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月列传之枭醒天下》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朔月列传之枭醒天下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夜郎独孤笑

角色:[db:角色]

简介:这事儿说起来,话就长了!天地混沌已开,万世尘埃落定,山川湖海,花草树木,飞禽走兽,唯人开得灵智,木石以器,耕狩启蒙,繁衍生息。百万年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人类部落逐渐形成,器具,语言,食谱不断进化丰富,人口发展,逐渐壮大,最终大部落出现,原始的大团体矛盾日益凸显,制霸,争夺,奴役,人心私念剧增,强弱区分之间,势利团体逐渐出现。山野之间,清溪深涧,却是狼部族群走过的血泪路途,祖地肥沃久遭异族觊觎,连连四战之下死伤惨重,部落疲惫不堪被迫举族南迁。一路风雨血泪,终于在一个高耸山脉与丘陵群之间寻得一方盆地,四下土地肥沃,山林茂密物产丰富,且再无外族袭扰,于是转眼之间,落地生根便已是安度数百年。直到有一天,部落智者云游归来,带回来一名来历不明的孤儿……

朔月列传之枭醒天下

《朔月列传之枭醒天下》免费阅读

据说,在一片大山的深处,有一个部落叫做“郎”,因为白天被其他部落欺压,不得不多为夜间活动,所以他们的首领被称为“夜王”。他们最擅长狩猎、驯化、制药,也和其他部落进行交易。在这片苍茫大陆上,青铜作为一般等价物被人们行使着货币职能。郎部落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了数百年。

郎部,本来是狼部的后裔,是一个相当大的部族,其部落图腾原为狼首,在不断的部落争夺中损失惨重,被迫离开祖地另寻生存之地,这一路上,大部分族人在迁徙过程中因为天灾或疾病死去。在后来的日子里,不管走到哪里,狼族也一直被周边部落视为威胁。于是历代夜王为了部落保存实力,经过漫长的血路,终于寻得一方天地。于是决心迁到此地,改部落为郎部落,更改图腾为朔月,即半月弧。

郎部落的族人在迁徙过程中,不断染上各种疾病,倒也久病成医,后来有许多人都识得不少草药。且善因东躲西藏便习惯了夜间狩猎,倒是也练就了一身了不得的本事。更为难得的是郎部落还有一位为数不多的智者,智者识得些许天文地理的规律,能教授族人识文断字,学习这片大陆上的一些基础文化,也称得上是精神领袖,深受族人尊重。

郎部落的北段有一座无名的大山,有人把他称为孤山。山上就是智者的居所,有一天,智者不知从哪里捡了个孤儿回来。没有人知道这个孤儿哪里来的,也不知道怎么捡到的,反正就是长到七八岁了才说话,却往往语出惊人。当地人称他叫“笑”,因为他总是在笑,而且,特别爱逗人笑。

智者临终前一天,只身下山来找到夜王寨子中,说服夜王保全这孤儿郎部落族人的身份,夜王听了智者的话,且为他取名“独孤笑”,并答应让他出去游历。果然,在安葬好智者以后,十五岁的独孤笑拜别了夜王,独自游历去了。

一晃十年过去了,夜王已渐渐年迈,好在周边部落之间现在已基本上都能和平相处,平等交易,因此十年来郎部落并无衰落,相反比之前兴旺了许多。

这天夜王正在孤山观猎,郎部的猎人们正在漫山遍野的抓猎物,不一会儿,只见山脚人影传动,夜王见状便马上带人埋伏了起来,等待人群靠近了,一下子包围起来,这才发现,是独孤笑回来了。

“夜王叔叔!独孤笑回来了。”独孤笑游历十年,一回来便见到夜王,显得很是激动。

“笑儿回来啦,一去十年,我还以为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哦。哈哈哈哈…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啊?”夜王见独孤笑身后跟着男男女女一群人,便严肃的问道。

“夜王,他们是我请来的,是我们郎部族的贵客,请允许我带他们上山去,他们都是游民,却身怀大本事,他们的部落都落寞了,家人族人都已经失散了或者不在了。笑儿斗胆带他们回来,我带他们上山一个月以后,定然给您一个满意的大惊喜。”

夜王:“哦,大惊喜,哈哈哈哈,笑儿,老智者临走前交代过,如果你游历回来,我尽可以放心的信任你,如果不回来,我也决不能去找你?有言在先,我便不阻你行事,你们且上山去吧。哦,对了,一个月后,我来看看我的惊喜,假如我不满意,看我不收拾你,哈哈哈哈……”

独孤笑:“夜王叔叔放心,笑儿游历十载,如若不能报答部落,不能给部落带来胜利,那您直接把我也赶出去”

“好,既然如此”夜王说道:“我就视你们所有人为我族中人,此后你等当以我郎部落为母族,以我族人为亲人,相互照应,相互关爱。”

华阳走向夜王,拱手让礼,回复道:“夜王,我等皆是无族无家之人,在这黑暗森林里任人欺凌,不得不流浪求生。幸得途中结识独孤兄弟,劝说我等做郎部族人,此后我等定当竭力为部族做出贡献,报答族人和夜王对我们的接纳和认可。”

炎和羽也站出来拱手让礼:“夜王放心,此后我等便是郎部中人,定与大家同甘共苦,生死与共!”

夜王看了看众人,便问:“你们都会些什么本事?”

华阳答:“我能识得些草药,加以配合,能除些疾病,治些伤痛。”

炎说:“我擅长战斗,颇有些力气,可以保护族人,与敌人拼搏。”

羽说:“我的母族中擅长狩猎,我懂得制作和利用工具让族人们捕获更多的猎物,而且更加方便。”

孔宝说:“我是炼金术师,我懂提炼冶炼金属,就是青铜币,我也知道是怎么样做出来的。”

高大娘等人也三言两语介绍了自己的本事和出处,以及自己的母族悲惨的遭遇。夜王听了,暗暗点头,吩咐猎手们:“今日猎物先分出一些给我们的新族人,天色不早了,我等下山去吧,族人们还等着兽皮和粮食去换取食盐和青铜币呢。”众猎手皆诺,随夜王下山而去。

夜王带着猎人们离开了,孤独笑对着各位拱手道:“各位,此地名为孤山,后山是悬崖,下面是大河,我们在山阳,半山有一处平地,那便是我们的落脚点了。”

众人四下环顾,此地居高望远,眼前一片山清水秀,郎部落位于孤山和三座小山之间的盆地,两条小河在中间交汇,绕过孤山流入大河。部落里炊烟袅袅,不由得让人惊叹:“好一处风水宝地!”

独孤笑带领众人直奔落脚点而去,这一行人中,有一个孔武有力的壮汉,名叫炎。后面一名俊生,名叫羽。另外一名老者,仙风道骨,精神矍铄,名华阳,是一名制药的隐士。还有一个侏儒大叔,名叫孔宝,是个炼金术士。其余人等有高大娘和她女儿,一个叫旁山的大叔,是个精明干练的中年人。一行人走走看看,不知不觉就到了平地。

平地一角,只见残破不堪的半壁残垣,门上还挂着一副旧的蓑衣斗笠,都上了很厚很厚一层灰了。没错,这就是当年独孤笑长大的地方了。屋后有个小山岗,智者就葬在那里。休息许久,独孤笑独自祭拜过后,便开始招呼众人,开始动手布置。

炎带人去林中砍树,高大娘母女准备食物,独孤笑便带着侏儒,去了不远处的一个山洞。两人来到洞门口,开始动手扒拉杂草,搬石铺路,比比划划,也不知在说些什么。眼看天将入夜,众人也饿了,于是召集在平地集合,大家说说笑笑,甚是热闹。

饭后,众人开始搭建简易的屋子,一共搭了四间大棚,足够夜里睡觉床铺之地用了。当晚,独孤笑安顿好众人,便独自下山去了。

第二天晌午,二三十人熙熙攘攘跟着独孤笑上山来了,男女老少皆有。炎和羽正好搬木头回来,见了众人,赶紧奔了过来,与众人亲切寒暄。原来这些都是他们各自的族人,早年被其他部落攻打失去了大寨,族人被杀得差不多了,幸存的这些人跟着逃了出来四散奔命。不过这下是真的热闹了,大家开始各自分工,构筑大寨去了。

众人齐心协力,用了不到半个月,一座大寨便建好了。于是重新做了分工,一部分人跟着华阳去采药制药,另一部分跟着孔宝进了神秘的山洞。余下一小部分人,负责起了所有人的吃饭穿衣。如此再过了半个月,独孤笑又下山了。他没忘记刚回来上山的时候,答应夜王的,一个月之后要给他惊喜。

                           

原创文章,作者:夜郎独孤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57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