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锦鲤文:炮灰妈的养崽日常最新章节,黄萍,安小芸小说阅读

小说:七零锦鲤文:炮灰妈的养崽日常

小说:年代

作者:六六一定发财

角色:黄萍,安小芸

简介:安小芸意外觉醒,知晓自己是锦鲤文里的炮灰,会立马难产,一尸两命,丈夫伤心过度,坠河去世,他们的四个儿子会为锦鲤女主发光发热,燃烧自己,死状凄惨。安小芸怒了。她撕极品、斗奇葩、考大学、养崽崽、护老公,远离锦鲤女主一家,誓要将生活过得多姿多彩。于是,锦鲤女主学走路时,安小芸考大学,带娃进城了。锦鲤女主随手救人救到大佬时,安小芸的大儿子练体操夺得冠军。锦鲤女主上学展露高智商时,安小芸的二儿子一路学围棋,成为围棋小天才。锦鲤女主买彩票中奖时,安小芸的三儿子成为了榕城首富!锦鲤女主家的食品厂开分厂时,安小芸的四儿子成为了千金难求的国宴大厨。锦鲤女主嫁给大佬成为贵妇时,安小芸的小女儿站在了外交天团的位置。众人:“……”现在叫妈还来得及吗!!!功成名就的安小芸心很累,所有人都想叫她妈,只有某个男人,无限需要她尽妻子的职责。

七零锦鲤文:炮灰妈的养崽日常

《七零锦鲤文:炮灰妈的养崽日常》免费阅读

1976年7月底。

午后。

青山大队。

老方家堂屋后的房内。

靠墙的木板床上躺着一个四肢纤细,肚子却高耸的女人。

她漂亮的脸苍白,额头大汗淋漓,染湿碎发。

她两只手紧紧攥住身下粗布床单,毫无血色的唇微动,在呐嚅着什么。

“不……不要……”

‘唰!’

安小芸睁开双眼,直勾勾望着天花板,一双蕴满泪光的眸底尽是惊恐和慌张。

死了!

都死了。

她、她的男人、她的孩子们……

“妈!”耳边突然传来男孩熟悉的声音。

“你是不是做噩梦了?别怕,都是假的。”

安小芸扭头,看见活生生站着关心她的四个儿子。

老大方大炮。

老二方学。

老三方农。

老四方蛋蛋。

假的吗?

她刚才这一觉,梦到她所处世界是一本70年代的锦鲤小说。

小说里的她会在今天难产,一尸两命。

她男人方刚得此噩耗,查她死因,奔走四方,意外死亡。

这让他们的四个儿子成为孤儿,被方刚的四弟和四弟媳收养,成为他们锦鲤女儿,也就是本书女主的妹控哥哥,最后为保护锦鲤女主,四个儿子死得惨不忍睹。

安小芸脑海里闪现长大后的儿子们横死的画面。

她捂住胸口,望着眼前四个男孩,泪眼朦胧,泣不成声。

“妈……妈不要你们走,妈舍不得你们……”

四个男孩松口气,妈还认得他们嘞。

老大方大炮粗粗咧咧的摆手,“放心吧妈,我们不走!一直陪着你呐!”

“对啊。”方农挠挠脑袋。

“没想到妈你还挺黏糊,怪讨人喜欢的。”

“妈,”方学蹙着小浓眉,担忧,“你有什么不舒服的要和我们说。”

几人正说着话,外面突然传来女人的尖锐叫声。

“啊!”

随即响起另一个女人更愤怒的话语。

“你摔什么?我没推你!黄萍,你别赖我!我问你鸡蛋怎么少了?你是不是偷吃了?啊?!”

屋内的安小芸瞳孔微缩。

是了。

小说中,她难产的引发点就是她两个弟媳因为鸡蛋少了两颗,吵架。

正好赶上三弟媳的娘家人过来,双方大打出手后,突然怀疑起他们大房。

之后,两方人冲进她屋里,找她理论。

结果推搡之间不知是谁重重撞到她肚子,令她难产。

“二婶和三婶竟然吵架了。”孩子里最爱看热闹的方农往门口走。

“二婶泼,三婶怂,三婶要输啦。”

不。

按照小说,这一场打架输的不是那两人,是她。

不能侥幸,不能坐以待毙,不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如小说中那样发展。

她还可以挣扎!

安小芸眸底掠过一缕坚定,她扶着后腰,艰难坐起。

“妈,你要我们做什么?”方学看眼色,立马问。

安小芸坐在床边,喘粗气,摸摸他的头。

她目光从四个儿子脸上掠过,一一安排。

“大炮,你去隔壁村把你爸叫回来,说家里出大事了。”

她男人方刚为多挣点养孩子的钱,在隔壁村帮人盖房子。

“学学,你最冷静,去找大队长。”安小芸抿唇。

“说方家打架,有人受伤,蛋蛋,你去找你奶,也这么说。”

她看向三儿子方农,“农农,你去找黄郎中和稳婆,说我要生了。”

四个儿子面面相觑。

外面还没打起来,妈也还没肚子痛要生咧,为啥安排这些?

不知是紧张还是到时候,安小芸觉得肚子隐隐作痛。

他们一家是死是活,就在今天这一博。

她勉强挤出笑。

“乖,听妈的,出去不要告诉别人,不要和人说话耽误时间,完成妈妈交代的任务,知道吗?一定要快。”

四个男孩跑出去没一会,安小芸刚把门关好,听见外面传来更大喊声。

“啊!我的萍子啊,你怎么被打得躺在地上?老方家不做人啊!萍子……”

是三弟媳黄萍的妈来了。

安小芸扶着桌,艰难坐到床上。

她微合着眼,听力异常敏锐。

门外院坝中。

自方家三媳妇黄萍的老母亲李老太来以后,双方对峙,大吵,就差动手。

方家二媳妇张大芳一向泼辣、强势,架不住李老太仗着活得久,比她更泼。

武力上还有黄萍的两个哥哥支持。

因此,身边只有十岁儿子的张大芳只能从道德上取胜。

她双手叉腰,涨红着脸叫叫咧咧。

“好啊你,黄萍,自己交代不明白鸡蛋的下落就找娘家人打嫂子,你真能啊!我告诉你,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问鸡蛋也没错!”

要知道他们老方家拢共就四只鸡,每天不一定下四颗蛋,家里却足足有八个小孩,更别提大嫂安小芸马上就要坐月子!

一个蛋五分钱,一次少两蛋,就是一毛钱!

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张大芳红着眼瞪黄萍。

黄萍瘦瘦弱弱的,缩在李老太旁边一脸委屈。

“我没偷吃鸡蛋,二嫂……”

“最近都是你做饭!”张大芳声音尖锐,咄咄逼人。

“不是你还有谁!还有谁?!”

李老太不满了,“啥意思啥意思?我闺女给你们老方家当牛做马,赚工分还做饭,结果就被你这样糟蹋?她大哥二哥,你们就看着萍子被这样欺负啊?”

两个身形壮实的男人对视一眼,走上前。

张大芳慌得后退几步,捂着领口大喊。

“救命!黄萍她哥要揍人了,流氓啊……”

她这么一叫,周围聚居的几家人闻声过来,黄家两兄弟也不敢再动手。

黄萍眼底飞快掠过一缕异色。

她连忙上前两步,着急又诚恳道。

“二嫂,我真不知道鸡蛋怎么少两颗,家里攒的鸡蛋妈都让给大嫂煮来吃,剩下攒着给她坐月子,我们……我们忙着上工的时候,都是大嫂和蛋蛋在家自己煮来吃的啊!”

屋内。

安小芸倏然睁开眼,眸中竟是愤怒和痛心。

原来是黄萍!

是一向看着老实怯懦的黄萍朝她身上惹火的。

果不其然,下一秒,李老太尖锐声响起。

“啥玩意啥玩意?哪家孕妇这么珍贵,天天吃蛋,坐月子还攒蛋!?还是大嫂!?大嫂个啥玩意?人呢!?她人呢!?”

沉重匆促的脚步声和话语声越来越逼近。

恍如催命。

安小芸攥紧床单,心一紧,底下一湿。

她羊水破了。

                           

原创文章,作者:六六一定发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57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