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晰,赵暖儿《几世几双人》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几世几双人

小说:文学小说

作者:随机掉落

角色:黎晰,赵暖儿

简介:仙界无近墟里的坤大人发现凡间天佑城出现了和他一模一样的凡人,原来终始之说已经降临,他大限将至,最后的时间里他觉得自己有责任改变一下无近墟里的乌烟瘴气,遂下凡寻找和他一模一样的涂申,避免被其他仙人发现引发混乱,无意中发现宁家藏有仙界细作,顺藤摸瓜摘了无近墟里的一个小小毒瘤。  恰逢圣上亲临天佑城,龙威之下坤大人不便再细查,本想等到圣上回朝再做打算,没想到涂申被潜伏在云烟楼的公主赵暖儿拉进了皇宫……  皇宫之内龙气更甚,坤大人漏了马脚泄露了真面目,被圣上身边的大臣识破,同时坤大人也查出这大臣就是无近墟里最大反派毒瘤。  这位大臣本是无近墟的一位大神名叫辛苑,神选赛时落选心中本就对天庭,对坤大人都藏有不忿,他想起终始之说,于是计划除去坤大人和涂申,然后取代他掌管颜阅殿,进一步摧毁天庭……  坤大人约战辛苑天涯海角拼死一搏,辛苑魂飞魄散,坤大人得战神苏笙续命留下一魄替他镇守天涯海角。

几世几双人

《几世几双人》免费阅读

前天云烟楼里出了一件小事,一件为博美人一笑而做的荒唐事,半天的功夫传遍了天佑城,同时大大刺激了这几个月淡季的生意,云烟楼越发红红火火,人流络绎不绝。

前天,阳光明媚,鸟语花香,风和日丽,适合动手。

云烟楼的老板涂申孤立无援,在后院被不明高手痛殴到毫无还手之力,哑然失声……

熟悉的孤独感和绝望袭来,如梦魇纠缠不休。

等楼里护卫队被惊慌失措的丫鬟石破天惊的呐喊声吸引过来时,已经是正午该用膳的时候了,涂申虽然蓬头垢面、衣冠不整、姿态扭曲地躺在地上,却毫发无损、容颜依旧,唯有生无可恋。

据涂申所言,他被揍了近半个时辰,又在地上躺了一个多时辰了,再见黎晰时热泪盈眶、感激涕零、扒皮拆骨……

而暴力现场早已再无其他人。

看来此行凶者武功甚好,不仅来无影去无踪,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尽兴暴揍一个人,而偌大的云烟楼竟无一人察觉到他的行踪。

护卫队长黎晰鹰眼扫视房间一圈,并没有什么异常,摆设整齐如初,于是审问大嗓门丫鬟:“你进门时是什么场景?”

丫鬟吓得哆嗦:“黎,黎队长,就是现在这样的。”

黎晰瞪眼:“那你嚎什么?”

丫鬟吞口水:“其实,当,当时老板在抽抽,脸……脸都扭曲了,还在还在流眼泪……我,我觉得可惜了这么一张脸。”

涂申瞬间捂着脸大叫:“啊——闭嘴!你你你给我出去。”

大嗓门丫鬟立马跪下举手发誓:“老板,刚才那话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说第二次了!求你不要赶我出云烟楼。”

涂申嫌弃看了她一眼,笨蛋丫头,看到老板躺地上都不知道扶起来,我要你何用?不过我裁了你也没意思,“唉,我求你了,嗓门轻点,以后都请顾及一下我的耳朵。”

大嗓门丫鬟想开口感谢被身后机灵的小护卫捂住了嘴巴,“也请顾及一下我们的耳朵。”

黎晰不耐烦挥挥手,“出去!出去!唉等等,”黎晰指着大嗓门丫鬟说,“你,去把赵暖儿请过来,就请她一个人,知道吗?”

大嗓门丫鬟放低声音说:“是!”

“今天这事……”黎晰回头看一眼涂申,这事蹊跷,说不上来的怪异,于是挥挥手让其他人去门外守着,“楼里加强防卫,其他等我命令!”

“是!”护卫队们也是诧异,组队三年楼里从未出过一桩事情,今天这事必须查清楚。

房里只剩两个人的时候,黎晰蹲在涂申身边,“涂申,你这是唱的哪出?”

涂申疼得闭目龇牙,“唉,兄弟,你能别啰嗦先扶我起来吗?地上很凉的我躺了很久了!”

“别呀,你再躺会儿!”黎晰双手抱胸继续调侃,“唉,我说你想伪装被人打了这事你找我啊,你需要几分力我绝不会多少你一分,这样才显得逼真!你这幅模样谁相信你被打了!”

黎晰还有一句话不敢说出来:“你现在更像是被谁轻薄了!”

“你是不是想揍我很久了?”涂申挣扎着就要起身。

“哎呀,这暖儿姐不心疼,我为你心疼呀,啊!好了好了,别装了老板,暖儿姐还没来呢!”说着又把好不容易爬起来一点的涂申按回了地上。

“我是真的疼!”涂申缓过神来,满脸的委屈,“我都被别人打成这副丑样了,你还在这里说风凉话!”涂申小心摸着自己的脸,自怜说,“他为什么一定要对着我最值钱的脸下手,我长成这样我容易吗?”

黎晰直接坐在地上看他演戏,“啊,编,继续编!我听着看着呢!”

涂申艰难从自己背后抠出一支硌得他背脊骨头的毛笔,泄愤地丢出老远,“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绝望,我开不了口呼救,只能任凭他不停对着我的脸下手,你说我的脸毁了,我拿什么镇压那帮不省心的姑娘姐妹?以后我怎么在云烟楼立足?云烟楼又拿什么在天佑城坐镇赚钱敛财?脸毁了银子赚不到了,我拿什么给你们发工钱……”

黎晰拍拍絮叨不停的涂申,“你适可而止啊,外面还有手下们都听着呢!你别太过分了,老板的威严还是要一点的。”

涂申住了嘴,又实在憋不住努嘴说:“可我是真的担心。”

黎晰见他不像是玩笑的样子,蹙眉认真问:“真有人闯进来打你了?”

涂申:“黎晰!我都快被打成后院那头猪了你是眼瞎了吗?”

黎晰脸色一沉,难道事情不是他所想的那样?黎晰用力掐自己的掌心,怪自己安逸生活过惯了被莫名的自信心蒙蔽了警惕,瞬间警醒起来,“那人模样还记得吗?”

说到这个涂申也纳闷,手指不停戳着自己的脑门,“我明明看到他的样子了,可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黎晰凑近瞧了又瞧,脸上无伤,衣不蔽体处也正常如初,突然觉得两人现在的姿势有点不文雅,随手帮他把衣服拉上,自己则缩回身子,槑头槑脑说:“非礼勿视!”

涂申拍开他的手,“滚你的非礼勿视!”

这时候,赵暖儿到了,那个大嗓门丫鬟语无伦次也说不清状况,只说老板被人打了好像丢了魂一般,吓得赵暖儿加快了步伐,失了她平日里窈窕淑女的模样。

房门一打开,阳光再次照射进来落在涂申明亮的桃花眼上,他安然无恙地躺在地上和黎晰打趣儿,赵暖儿顿时没了担心,倒是生出一丝被合起来戏耍的不愉快。

不愉快归不愉快,赵暖儿还是不得不承认,看到涂申没事她就放心了,也不想计较了。同时忍不住感慨,这个涂申长得确实好看,非常非常好看,完全对得起他厚脸皮屡次三番对外宣扬的盛世美颜的名号。如果他是一名女子,估计早已被招进宫当妃子了,那现在也就不存在云烟楼了,也就不存在她赵暖儿了。

涂申却煞有介事地立马捂着脸不让看,瓮声瓮气撒娇:“暖儿!别看,我现在特别丑。”

黎晰一手撑地灵活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尘,正经说:“那我先去给老板捉拿贼人去了,这儿有暖儿姐照顾我也放心。”

赵暖儿进门后第一句话是对黎晰说的:“黎大哥,如今你也跟着他这般儿戏胡闹。”

黎晰耸耸肩表示他一直是无辜的,识相地先出去了,并体贴地帮他们带上门。一出门黎晰就开始调查这事,专门叫了功夫最好的三个打手守着涂申房间的周围。

赵暖儿身上带着淡淡的玫瑰花香,她一靠近涂申便忍不住吸气闻这股芳香,眼睛从手指缝隙里偷看她,云烟楼里唯一可以和他一较高下的美貌,微蹙眉头更有风韵看着真是赏心悦目。

赵暖儿温柔哄道:“我人也到了,你的目的也达到了,起来吧地上凉。”

涂申偏过头背对着赵暖儿,指了指墙上挂着的白纱帽,“伤好之前我暂时不想见人。”

“你不想见人又专门派人喊我过来,是作甚?”赵暖儿嘴上虽是埋怨不爽快,扶人的动作却是万分小心。

“又不是我让你过来的。”这话涂申自然是不会说出来,他趁机靠在赵暖儿身上动作亲昵而不越矩,强大的求生欲让他改了口,“我就是,就是第一个想到的是你。”

赵暖儿虽然知晓这老板向来油嘴滑舌但还是心里一暖,将他扶到椅子上坐好后才帮他取了纱帽递过去,安慰说:“你一直体弱这世人皆知,如今被人打了,我想城里的人也不会笑话与你,再说伤在身子上有衣服敝体出了门也不会影响你的样貌,又何必带这纱帽?”

涂申却楞在那里,木呆呆接过纱帽抱在胸前,不可置信地看着赵暖儿,“真的看不出来?一点都看不出来?我的脸一点事都没有?”

赵暖儿真诚点头,“没有,一点瑕疵都没有!你一如既往美貌如花艳压全城不费吹灰之力。”

“暖儿,快,快去给我拿镜子!哦,不,快扶我去镜子前看看我的模样!”

赵暖儿还没搭上手他人已经跌跌撞撞跑到铜镜前了。

接下来是一段个人傻笑的持续状态,不受任何人的打扰:“啊——哈哈哈——哈啊!啊!啊!疼,呲……哈哈哈……”

赵暖儿默默地把屏风给他拉上,自己则坐在椅子上静静陪着他。

这人最在乎的就是他的脸了,这世上还有其他人其他东西能让他如此上心吗?

对,还有银子金子。

涂申被打这事本来一点风声都不会走漏,如果没有那个丫鬟石破天惊的呼救的话。好在他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任谁也不相信他被人摁在地上狂揍过,黎晰对内对外的说法都是一样的:这事不过是涂申为博红颜一关注的伎俩,涂申还特地出面不经意解释了一回。

此事一出,瞬间将赵暖儿推到风尖浪口上,城里城外慕名前来一探再探美貌的人几乎把云烟楼门口台阶踏平,连涂申都倾慕的美貌究竟是何方天仙神圣。

                           

原创文章,作者:随机掉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58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