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李牧,徐佳岩超术禁域小说阅读

小说:超术禁域

小说:都市

作者:九九归依

角色:李牧,徐佳岩

简介:天穹之下,世界崩塌,武道崛起,超能横出,超术纵横。他们说,当环境最昏暗时,火焰燃烧的光芒才最夺目。如果你生活的地方只是一方遗迹,真正的世界灿烂盛大,你当如何抉择?在未被察觉的角落,神话中的异族从深渊降临。世界之巅,少年立于众人之上,黄金的双眸俯瞰世间。“欢迎来到,我的禁域!”

超术禁域

《超术禁域》免费阅读

4月5日 南城。

南城高中。

淅淅沥沥的雨水随着细风噼里啪啦打在窗户上,远方的乌云就像是失去了方向的黑鸟朝这座尘封许久的城市侵袭而来。

“这座城竟然也会下雨……”

十七岁的李牧言逐渐从呆滞的状态中脱离,对着空气喃喃自语。

这样的天气在这座城市里是很少见的。

南城的天气大部分时候都是晴天和阴天。

这时,死党徐佳岩湿漉漉地从教室门口走进来,一边小声嘀咕着。

“今天这雨是怎么回事啊……”

“诶?言哥,你还没走?”

见李牧言还留在课室里,徐佳岩愣了一下。

“言哥,看你这忧郁样,你是不是又在思考什么高深的问题了?还有一个星期可就是我们的毕业检测了,你的体能数值达到武者标准了吗?”徐佳岩开口问道。

李牧言回过头看了徐佳岩一眼,无奈道:“你不是知道嘛,从高中开始,我的体能数值就一直没有什么提升。”

“一周后的毕业检测我怕是很难过关了。”

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除了理论成绩之外,从高中毕业的一个大前提就是体能的数值要达到学校规定的标准。

事实上,李牧言的体能数值在高中之前还是跟别人一样,随着年龄和各种训练而提升。

但是奇怪的是,从高中开始,他的数值就仿佛被锁死了一样,任凭他怎么训练,数值都没有一点改变。

就像被人下了诅咒。

可是他又不是什么特殊人物,有谁会那么无聊给他下这样的诅咒?

徐佳岩也跟着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看向李牧言:“言哥,明明你的理论成绩一直都是班里第一,但是体能数值你怎么就提不上去了呢?”

“这体能数值可是成为武者的前提啊,要是这体能这关过不了,更别提其他了!”

对于李牧言的这种情况徐佳岩也是摸不着脑袋,曾经他也帮李牧言找人问过,可也没见有人存在这种情况的。

“行了行了,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清楚,就算当不了武者考不上大学,我靠着这些知识出去找份工作也饿不死的……”李牧言打趣道。

“不过……”

“不过什么?”

“没什么。”

李牧言没再多说,其实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远不止于此,但是他也不好告诉别人。

紧接着李牧言又颇为好奇地问道:“话说都这个点了,你怎么还没走?平常这个点可是连你的影子都见不到。”

“害,别说了。”徐佳岩无奈道:“还不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大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咱们这座城几百年没下的雨好像今天都一起下了!而且这雨还让人瘆得慌!”

“我没办法只能跑回来拿伞了。”

“对了,你怎么也还不走?”

李牧言看了看窗外,迟疑道:“我也准备走了。”

徐佳岩嘿嘿一笑:“那行吧,我先走了,你就算偷偷学习也别太晚回去,大卷王,我还不懂你?”

徐佳岩一边说着一边快速拿起桌边的一把黑伞,身形嗖得一下就闪出了课室。

李牧言懵了一下,在座位上呆滞了片刻,接着猛地站起身。

“诶?等等,你拿的好像是我的伞!”

但是徐佳岩已经不见人影了。

“你妈……”

“喊你回家吃饭啊?跑得那么快!”

李牧言在心中暗骂,他突然想追上去给徐佳岩来两拳。

就说这货怎么会过来套近乎,原来是在找机会拿走他的伞。

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欠揍啊!

李牧言无奈地叹了口气,又独自在窗前坐了一会。

对于刚才的话语他还是有些在意的,倒不是因为被拿了伞,而是武者的事情。

武者是这个世界权力和财富的通行证,一个武者的身份可以接触到普通人一辈子也接触不到的东西。

境界,武道,超能,超术……

那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和不同的人生。

李牧言有些不甘心,他不想居于一隅,浑浑噩噩地度过一生,而是想要成为武者去追求不一样的境界。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他要变得足够强,才能到那遥远的前线去找寻他的父亲。

那个早早抛下家人去参军的父亲。

李牧言心里浮起一丝怨念,但很快平复下来,再次恢复冷静。

这时一股奇异的感觉促使他看向窗外,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窗外的这场雨,他的心脏怦怦跳个不停,同时又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仿佛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样。

“有什么事要发生……应该不会,现在国泰民安的,能有什么事发生?这身体还真是越来越差了,整天担心受怕的。”李牧言在心里不停安慰着自己。

这时敲击在窗户上的雨声突然间变得激烈,天空的云也逐渐变得更加阴沉起来。

与此同时,一丝绞痛猛地从心脏的位置传来。

李牧言下意识地用双手捂住了心脏的位置,身躯因疼痛弓成了虾状。

“呼……”

心脏好痛!

“这到底是哪门子的病?折磨了老子三年还不够吗?要么就给个痛快的,时不时来几下是什么意思啊!”

李牧言疼得差点就要破口大骂,这便是他没有跟别人提起过的更严重的情况。

他有心脏病。

而且这心脏病还不是普通的心脏病,去医院检查了无数次,医生都告诉他一切正常。

可每次这病一发作,他就疼得满地打滚,那种感觉就像是有无数根针扎进了心脏之中,深入心房,无法言语。

奇怪的是,他的家族里并没有心脏病的遗传史,而且这病是三年前才开始发作的,跟他的体能数值停止增长是在同一时间。

李牧言也曾想会不会是这病阻碍了他的体能数值,但是他翻遍了所有能找的资料都没见过这种病。

几分钟后,窗外的大雨更加滂沱了,而李牧言心脏的疼痛却是仿佛跟大雨在斗争一样,愈演愈烈,丝毫没有停息的征兆。

“呼……怎么回事?”

李牧言疼得手臂上的青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他忍不住扭头看向了窗外。

是因为这雨?

但是怎么可能?自己的这病跟这雨有什么关系?

以往这病就算是发作也不会很长时间,最多一两分钟,这还在他的忍受范围之内,可现在已经过去七分钟了,心脏还在不停刺痛着,而且这疼痛感还在不停增强着,如同蚂蚁在不停啃咬。

“不行,要找人帮忙……”

随着身体的反应越演越烈,李牧言意识到再这么下去自己就要死在课室里了,顿时打起精神,咬着牙强撑着身躯走出课室,往校医室的方向赶去。

这个点校医室的老师应该还没走,现在去还能赶上!

一路小跑,但也不敢走快,而且外面下着雨,地上湿漉漉,很容易摔倒。

然而就在他即将走下楼梯时,一股强烈的眩晕感骤然涌上他的脑海,就像神圣的古钟在他的脑海里重重地敲了一下。

然而正是这么一下,让李牧言一脚踩空,颇有些瘦弱的身躯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然而接下来诡异的一刻出现了,李牧言的身体并没有直接摔下,而是停在了半空,仿佛有什么东西撑住了他。

他转身想要看看是什么,但是那东西转瞬即逝,在他转身的一瞬间就消失不见。

于是他还是摔了下去。

嘭!

李牧言的身体像失了线的风筝摔下,这一摔连带着他的脑瓜子都嗡嗡作响。

不过好在他现在的身体素质也算是半个预备武者,这点高度的伤害还能承受得住。

这要是个普通人,估计得躺个几天了。

“咦?心脏的疼痛感好像消失了。”

感受到了身体各处传来的酸痛,李牧言却是心中一颤,此时躺在地上他的心脏反而不痛了。

“什么情况?这病还真是要命啊,时不时给我来一下,生怕我死不掉是吧?有种现在就把我弄死!”李牧言捂着胸口,恨不得把心脏掏出来,换一个新的进去。

然而他刚这样想着,突然心脏又是一阵抽痛,而且这疼痛感比以往来的更加强烈。

一瞬间死亡好像真的要来临了。

不过还好这疼痛感来得快去得也快,心脏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然而还没等他缓过神,接下来却发生了更奇异的事情。

只觉得脑海中一阵动荡,接着他的脑海中突然凭空出现了一棵经脉清晰,周身闪烁着白银光芒的大树,在树的上面还蔓延着一道道白色的纹路。

这又是什么?

看着上面的图案,李牧言不禁想起以前在数学课本上见过的树状型图,不过脑海中的这个更显几分神圣和神秘感,而且还会发光。

在大树的树枝上长着数不清的银叶,但是却都光芒黯淡,似乎失去了生机。

“我脑袋里长了棵树?诶不对,这棵树的位置……”

李牧言不可思议地望向这棵树扎根的地方,血红的一片,无数血管缠绕着,血液缓缓流淌,这棵树屹立的位置……俨然就是他的心脏!

                           

原创文章,作者:九九归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58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