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诡域神君小说阅读

小说:诡域神君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兰陵蔓蔓生

角色:[db:角色]

简介:诡域四大鬼王之首江江,因为守护厄命人哥哥玄陵被卷入了一场又一场的诡域奇闻之中,与鬼状元林文钦和第一武神慕修一起披巾斩棘,层层剥茧之后才发现,背后之人的阴谋竟然是想要打破千年来诡域和仙京维护的修好画面。

诡域神君

《诡域神君》免费阅读

一位红衣少女坐在一棵枯树上遥遥望向远处,心里琢磨着:“见过衰的没见过这么衰的。”

眼瞎腿瘸举目无亲,喝水被呛吃饭被噎,赚钱被贼抢,捡钱被人打。要说这玄绫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他自己也对此问题不知该如何作答。总之,反正是靠着一根破木头拐杖也活到现在了。

朔州田园荒芜,饿殍载途,白骨盈野,旱蝗交迫之下,灾民逃亡饿死者不计其数,甚至还出现“饥则掠人食”。

沿路跟着难民逃亡到朔州这个地方,也不知道是衰还是不衰,说不衰,这个地方怕是比本来自己呆的地方还要穷酸,说衰,一路上饿死百人,他倒是也没怎么样,还是活蹦乱跳的。

“不能再往前走了,再往前走,就是诡谷了。”

一个干瘦如柴的老妇人瘫坐在地上,估计是年岁太大,饿的太瘦,皱纹如同干涸开裂的大地般布满脸颊,隐约还能看到眼角有些湿润。

“不往前走,咱们也退不回咧!走了这么远难道就要饿死在这不成?”

“饿死了也比进那诡谷被万鬼分食了好!”

“怎么就走到这种鬼地方来了,到底是谁带的路啊!”

“谁知道呀?都是顺着大部队走的嘛!”

“最后都是个死,成全一个是一个了。”

“成全饿死鬼也算是成全?”

抬眼看去,也就是剩寥寥十余人,如今杵在诡谷前面你一言我一语的,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天色也黑了,左右是不可能这个时辰进那种鬼地方,一群人也就在原地歇息了。

玄绫看着远处的雾有些睡不着,也不知怎么的,自打走到了朔州附近,自己那只瞎了的左眼就一直在跳动,就好像是活了似的恨不得现在就从自己的眼眶子里蹦出去。

见周围人都睡得踏实,思忖再三,还是将自己左眼上缠绕的破布条子轻轻扯了下来。

一只血红的眸子在黑夜中熠熠生辉,像沉在水潭之下红宝石般耀眼夺目,但却隐隐闪着一抹令人凄楚的光。

这个血瞳那些年也是让玄绫遭了不少罪,生下来就有这么一只眼睛,谁看都说是不祥征兆,爹不疼娘不爱,将他扔了不说,从小到大也是没少挨邻里街坊的打。玄绫也不是没想过,实在不成自己也不是个矫情怕疼的主,莫不如直接将这眼珠子剜了去一了百了,可每次下手的时候,这只眼睛就跟通了灵似的,凄厉异常,搞得玄绫若是下手了就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罪人似的,明明是自己的眼睛,却好像又不是自己的。

“你若是想走,尽情跳出去便是了。”

这眼睛实在是跳动得太令人难受了,玄绫是真的不怎么想留它。

可话音未落,玄绫只感觉身旁周遭一股寒气涌来,远处的林子一层黑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向自己的方向袭来,所过之处,无论是秋风落叶还是道边石子都如同风化了岁月般瞬间枯萎。

“快起来!快起来!”

玄绫见势不妙,抄起身边的拐杖一瘸一拐的跑到一同随行的难民中去,挨个儿呼叫。

“吵什么?”

“又是你这个死瘸子!”

“啊!你的眼睛!!”

玄绫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眼睛没有被蒙住,赶忙用左手捂住眼睛,但是眼下这个不是第一等大事,这雾气妖气冲天,要赶紧走才行。

众人虽然不情不愿的被吵醒,但也不是瞎的蠢的,立刻就能反应过来这诡异的扑面而来的雾气有问题,赶忙连滚带爬的就起了身跟着玄绫开始逃命。

“咯咯咯咯咯咯咯。”

笑声像一串银铃叮咚响,半入河风半入云,黑雾中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随着这令人胆寒的笑声,树木和泥土也如同皮肤溃烂一般,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味道,眼前的景物瞬间苍白,迅即漆黑,让在场每一个人的灵魂都僵硬在地。

令人更不寒而栗的,是地面上出现了众多人影。不,也不能说完全是人影。明明那个地方没有任何人,只有凛冽的风呼啸呜咽着,那凭空出现在地面上的影子将泥土拱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土包。

众人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就好像肢体随着灵魂被渐渐冷冻。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即将破土而出的诡影。

“天朗炁清,三光洞明!”

虽然无尽的黑暗笼罩在天地之间,但也随着玄绫的一声术咒,大地震颤,在那一个个鬼影顶开的土包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足有数丈的大坑。虽然身体能暂时动弹,但是根本躲避不及,玄绫也瞬间坠入那无尽深渊。

双眼一黑,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而是好好的落在了地面上。

玄绫睁开眼,眼前的景象倒是让他有些许咂舌。

玄绫所在的地方是个很大的宅院,据玄绫所知,这应当就是诡谷原来的样子,是座状元府。而那些难民并没出现在自己身边,估计着也没掉下来,全数跑了罢。

这状元府破落不堪,黑压压一片,似乎当初是着了一场大火,阴气逼人。估摸着哪怕抬起头是青天白日,这一片区域也如阳光照耀不到如同夜晚一般。大门已经掉落了半扇,阴气扑来,血脉中一股子激流袭来,左眼带动着脑袋瞬间轰鸣一声。

玄绫赶忙将食指中指并拢,指尖轻抵太阳穴,疗效可见一斑。

“咯咯咯…”

那种诡异的凉意再次涌来,状元府里传来了一阵似笑非笑的孩童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空灵飘渺,咯咯桀桀。

一团团黑色雾团遮隐视线,玄绫从破烂衣衫中摸出了一个黄色符咒夹在指尖,随着口中一阵细语,抛出黄色符咒腾空而起,顺势烧了起来,直奔院内,一团火光转瞬即逝,也就是这一瞬间玄绫看见了院内情况。

“六鬼飞针阵。”

玄绫心想着,刚才那咯咯桀桀想必就是那六只小鬼儿的声响了。

六只小鬼儿被火光这么一照,自然也被惹了怒气,现在小鬼儿未显形,咯咯咯的声音更甚。

忽然一条布满苔藓的铁链从院中窜出,在玄绫的脚腕上飞速的缠绕了几圈,直接将他霹了扑隆的拖拽了起来。

“至不至于这么欺负一个瘸子啊…”

一团黑雾从眼前散去,还没等玄绫骂街,他便发现自己已不在院中,而是一条长廊里。

长廊尽头是无尽的黑暗,根本看不清通到哪里,长廊里有一扇又一扇的木质雕花门,一般阵法都是一圈布置,而这些门却都是在一个方向排列,白凤卿有些摸不清套路。

总共八扇门,想必就是开门、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

一般来说,开、休、生三吉门,死、惊、伤三凶门,杜门、景门中平,但运用时还必须看临何宫及旺相休囚。

玄绫也很无奈,自己是个半吊子,如今进到了这里,自己能做的也不多了,会的也都用了。

窸窸窣窣…

                           

原创文章,作者:兰陵蔓蔓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58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