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隽,苏知虞《离谱!霸总的娇软前妻忒能打架》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离谱!霸总的娇软前妻忒能打架

小说:萌宝

作者:止浮

角色:苏隽,苏知虞

简介:【古穿今+萌娃+强强+甜宠+豪门总裁】苏知虞前世是将门之后,亦是皇后,为救国救民身死。一朝穿越到“憋气”而亡的总裁夫人身上,她可不像原主怯弱自闭,自然是要离婚复仇,在这个自由时代快活造作。不料,离婚后酒后乱性又恰逢苏氏破产,只能收拾包袱带球逃跑。本来在Y氏混的风生水起,顺便当个首富,偶尔带娃闲逛却被前夫发现了。既然这样那就回去脚踩白莲手撕绿茶吧,顺便帮老姐清一下鸠占鹊巢的假圣母。本想一心搞钱养娃的苏知虞发现那个原本比她更专注打造商业帝国的霸总成了专业奶爸,好像还想攻略她?“哎,时总你干嘛,放开那小孩让我来!”“大可不必,你还是想想怎么跟解释一下其实你生的是双胞胎!”时岱一手一个男娃娃,笑意渗人的说。苏知虞讪笑,这肯定没法解释的,毕竟她生的是三胞胎。小女娥:呜呜,我是个没人疼的小可爱,我要回山里修行了…苏知虞飞身去抱住,我滴乖乖,咱还是在凡间当小公主吧!〖前世将帅皇后英姿飒爽一心搞钱女主&世族霸总可狼可奶持身特正男主〗

离谱!霸总的娇软前妻忒能打架

《离谱!霸总的娇软前妻忒能打架》免费阅读

2019年7月,Y市离舟古城。

晚风习习,古城中心最高档的度假客栈。

一个背着小书包的小团子灵巧的从三楼翻窗出来,在几个窗台上借力后腾空而下,眨眼间就平安落地。

他得意的扬起嘴角,自言自语:“湿湿碎啦,以为锁个门就能困住小爷我吗?”

再一跃身就飞过了后院的墙头,正想回头像电影那样摆个造型耍酷,结果见鬼似的大喊:“妈耶!”

苏知虞靠在围墙上,伸手就抓住他的后衣领,笑得灿烂:“乖儿子,叫妈妈有事吗?”

“没事没事,妈妈这么巧呀,您也出门呢。”苏隽卖乖道。

她就知道这个儿子不会乖乖听话呆在房间里。特别是最近迷上了香港以前的武打片和古惑仔电影,整个人开始变得流里流气的。

好几次都趁着她不注意就利用学了一年多的轻功跑到街头去乱逛,看那鼓鼓囊囊的小书包,还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奇奇怪怪的武器!

儿子还这么年幼,但她这颗老母亲的心都快操碎了,只能陪着到街头瞎逛。

逛着逛着,乐不思蜀的人就成苏知虞了,这边买一串炸年糕,那里来一盒炸洋芋,旁边拿一碗冰稀饭……

苏隽一边拿着妈妈吃不完的小吃,一边追着妈妈跑,还要一边从小书包里掏出零花钱来买单,忙得不可开交。

心里顿时后悔了溜出来玩的决定,毕竟现在玩得开心的人只有他老妈。

于是扫荡完一条小吃街后,苏知虞畅快的摸摸肚皮,随后赶来的小苏隽被小山高的小吃淹没,走得摇摇摆摆的。

“啪”的一声,零食山被撞得七零八散的落了一地,苏大娃累了,被压着也不急着起来,躺着先歇会。

撞到人的男人发现撞倒一个小孩后,连声抱歉,正想伸手去拉小朋友起来。

后面正悠闲的吃着章鱼小丸子穿着一身白色运动服的男人见状,就把手里的盒子塞他手里,伸手去将小孩子抱起来。

被抱立起来的苏隽也歇够了,抬头乖巧的道:“谢谢叔叔。”

而那双还放在苏隽腋下的大手一顿,迟迟不放开。

四目相对,男人眼里尽是惊愕,大娃懵懂的眼睛里则好奇满满。

正快步走过来却看到这一幕的苏知虞脚步一顿停了下来,于是两双眼睛又齐齐盯着她。

一旁拎着一堆小吃,怀里还捧着章鱼丸子盒子的助理周延看着缩小版的自家老板也是一脸懵。

苏知虞是最先反应过来的,立刻上前拉上苏隽说了一声对不起就打算跑。

她本想着凭借他们母子俩的轻功,一准能将人甩下几条街。

无奈队友太不给力,傻傻愣愣的不跟上她的脚步。

苏隽压根就不想跑,他还在好奇那个男人为什么跟他长那么像呢,丝毫没注意到老妈的眼色。

时岱也不是吃素的,除了睡觉永远处于高速运行的大脑迅速给出了答案,于是长腿迈上两步拉住苏隽的另一只手。

沉声道:“苏小姐怎么这么急着走?不打算聊聊,怎么说也算好久不见了。”

略带磁性的声音响起,苏知虞硬着头皮扯出一点笑意道:“他乡遇故人,是要好好聊聊,不过现在天色不早了,要不改天再约?改天…?”

“可以,那我先带这孩子回去住几天,看样子我需要跟他联络一下感情。”

“小孩子怕生,下次,下次吧。”

“呵,苏小姐,难道你觉得孩子会对我的长相陌生吗?”

时岱冷笑,弯腰直接抱起苏隽,温和的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

苏大娃看着这两人的一来一往算是懂了,敢情这是他那个传说中跟妈妈感情不和而离婚的生物学上的父亲呀?

他对爸爸这个人多少是有点好奇的,乖巧的回答:“我叫苏隽,今年四岁六个月了。”

苏知虞看着和谐的父子俩,估计她现在大喊“抢孩子啦”也会被当成贼喊捉贼。

只能妥协:“时总,我们去前面咖啡店坐一下。”

两人面对面坐着,苏隽被周延带着在不远处的桌子上吃这对前夫妻一个小时前搜罗的各色小吃。

但苏隽好奇的很,眼珠子滴溜溜的往那边看,被苏知虞狠狠瞪了一眼才老实。

“苏隽是你的孩子,可以跟你相认,但孩子的抚养权我希望你不会感兴趣。”苏知虞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时岱没想到她会先开口,还这么直接,他其实还有点飘着,毕竟忽然冒出了一个这么大的儿子。

于是干脆不回答,直接端起咖啡慢悠悠的喝起来,给自己一点时间缓冲,也顺便刺激一下她的心态。

见他这一副大爷的态度,苏知虞倒是冷静下来了,好歹她也是上过战场的人,跟她玩心理战,那不是信手拈来的东西?

心里也更加坚定,虽然事出突然,但苏家娃娃的抚养权她必须要定了!

论财力,她如今也是Y市首富了,不见得就差到哪里去了。

论才智,她前世乃熟读兵法的将门之后,曾随父亲多次征战沙场,后来也是堂堂一国的皇后,怎么也能跟他斗上千百回合。

“我是孩子的父亲,已经缺席了他近五年的童年生活,但那都是因为不知道他的存在,如今,再缺席一天我都会感到遗憾的。”他放下杯子,掷地有声道。

苏知虞轻笑,“可是作为生养孩子的母亲,我陪伴他度过快乐的童年,如果忽然在他的生活里消失的话,孩子会更加遗憾的。”

时岱眉头微皱,如果要顾及孩子的身心健康发展这确实是个麻烦的问题。

而且这么大的孩子多少也有点记忆了,忽然不见了生育自己的母亲必然会留下心理阴影。

不过她既然这么说肯定有解决的办法,抬头望去,果然她愉悦的端起咖啡慢条斯理品起来了。

她自然想到是两全其美的办法,那个计划该提前了,对于她来说更是一箭三雕的好事。

“我虽然在这边没有再婚,但也不可能两边跑,而且Y市这边除了旅游业,其他各项条件资源都比不上B市。”

这明晃晃的,时岱这时哪能看不出她的意图,他便顺着她的话也不卖关子。

直接说出她想要的答案:“真巧,我也没有,那就只能你跟我回B市,抚养权的事我会让律师和你谈。”

“好啊,我也是时候该回老家看看了,人上了年纪就是总念着故乡。”

上年纪?这是在埋汰谁,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她才27岁,他比她大三岁!

时岱用深邃的眸光认真看着她,他以前怎么没发现他的这位前妻还挺有意思的。

看在她送他这么大一个惊喜的份上,还是多“关怀”一下她,“哦,苏小姐该不会是想回去翻旧账吧?”

“既然回去了,旧账还是得翻晒一下,不灭一下那些虫子,看着多糟心。”苏知虞扬着明艳笑意道。

“如果需要,时某还是能帮点小忙的。”

“时总到时候看戏不插手便是我的荣幸了,哪敢劳您费心。”

苏知虞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笑意愈发灿烂。

他以为她回去只报苏氏破产之仇?

却不知,他的时家也有人她的清算名单里!

                           

原创文章,作者:止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1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