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顶风作案》全文阅读

小说:顶风作案

小说:现言甜宠

作者:野菩萨

角色:[db:角色]

简介:从小时候季衍风将苏问姽养的小老鼠不小心冲到马桶里开始,两人就将对方看成是自己成长道路上最大的狗屎,视彼此为最大的竞争对手和眼中钉肉中刺。如果有人觉得两人是青梅竹马、很般配,将会发生以下情况——苏问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季衍风:“呵。”苏问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在感情道路上,两人也胜负心极强。两人不知给对方灭了多少桃花,所以即使两人都是人中龙凤,长相才艺成绩样样顶尖,可初恋和暧昧对象却是两大皆空。某一天,苏问姽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无男色的生活了,去偷偷地跟自己高中的学长约会。看着看着电影,苏问姽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朝自己缓缓走来,带着极强的压迫感和寒意。三十分钟后,苏问姽和季衍风嘴唇红肿地从电影院隔间出来了。苏问姽:“流氓。”季衍风:“骂一句就亲你一次。”苏问姽眨眨眼:“流氓。”像同性相斥的磁铁,太过于相像,导致无法靠近。却凭借着一抹外力盲目推近彼此的身体。这抹外力我想称之为——蓄谋已久的爱。我们是青梅竹马,我们是爱人。

顶风作案

《顶风作案》免费阅读

晚上,整条街道灯火璀璨、人声鼎沸,大排档里更是人满为患,人们迎来送往的,空气中浮动的饭菜香味让人食欲大增。

季衍风点了个香辣炒螺和咸骨粥,晨明去隔壁买烧烤。

季衍风的头微微歪着,手随意地撑着脸,抬着眼皮看着手机,表情漠然。他套着宽松黑色大衣,里面是印着“V”的灰色卫衣,以一种慵懒而悠然的姿势坐着。

人高马大的他在人群中也极为亮眼,吸引了不少女孩子的目光。

“你好,请问可以认识一下吗?”终于,旁边传来女孩子略显羞涩的声音。

季衍风抬头,微眯起眼睛看着前面容姣好可爱的女生。

他的瞳孔慢慢聚焦,像只低饱和度的树懒。随即他闲散一笑,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划了划。

微微凸出的指骨在屏幕白光的照耀下格外性感。

女孩子脸颊微红,正想扫码时,就听到前方传来一声——

“哎呀,这不是和我刚分手两个小时就要死要活的前男友吗,这么快就找到猎物了?”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季衍风脸色骤黑。

他缓缓转过头,往声音来源处望,果然看见了正笑得千娇百媚的苏问姽。

真是要命,季衍风脸色微微一沉。

从小时候开始,苏问姽就和季衍风就是彼此的眼中钉和肉中刺。两人介绍对方时,从来不屑于用“青梅竹马”,而只是说“那个谁”。

这种关系,从六岁那年、季衍风不小心将苏问姽养的小老鼠冲进马桶里就开始了。所以苏问姽一直坚信是季衍风先挑的事,而不提其实是她的小老鼠先啃了季衍风的幼稚园作业本。

两人都是优秀至极的人才,长得好、家世好、成绩好、才艺好,各项皆拔尖,也正因如此,两人的竞争关系才愈加激烈,甚至到了永久性白热化的阶段。

季衍风考进了全国第一的清大,苏问姽也要考;长身体时期,苏问姽比季衍风高,季衍风就天天出去打篮球跳绳,终于长到了快一米九,他就迫不及待地去嘲笑一米七三的苏问姽;苏问姽掐了季衍风的初恋苗头,季衍风弄黄了苏问姽的暧昧对象……

两人处处和彼此对着干,一争就是十三年,至今没有分成胜负。

陈年堆积的怨怼和针锋相对,他们的关系已经不是“打打闹闹”了,而是“打打杀杀”,誓要分出个胜负。

面前的苏问姽穿着一身袅袅红裙,高挑靓丽,浓密及腰长发中尾部自然卷翘,像海藻一样盛开在细腰处,瓷白的肌肤恍若透着澄澈的碎光,漂亮有神的美眸,挺翘的鼻子,艳丽的大红唇。

漂亮、妩媚、张扬,让人想起尼罗河畔掠过的风,还有夕阳荡开来的鱼尾裙。

而季衍风却只觉得眼前这女的讨厌得紧,让人烦不胜烦。

他转头,向女孩子微微一笑,声音带着一股寒气:“她不是我前女友,别误会。”

“如果我不是你前女友,我怎么会知道你屁股下有一颗痣呢?”苏问姽天真地眨眨眼。

这一句话让在场两个人同时僵了脸,女孩子尴尬地看了一眼季衍风。

季衍风深呼吸了一口,目光阴鹜,“苏问姽,有病就去治。”

“想找个病友,这不我就来找你了吗?”

女孩子看了看两人,欲言又止,最后无奈而识趣地走了。

苏问姽瞄了一眼女孩子不舍的背影,随即捂住嘴,笑如风铃般清脆好听,

“哎呀,我是不是坏了季大少爷的好事了?”

听着她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季衍风不悦地皱眉,冷笑一声:“你别出现在我面前,这才是最大的好事。”

妈的,早知道会碰到苏问姽,他就应该看黄历出门。

苏问姽撩了撩海藻般的长发,女人味十足的勾起大红唇,极尽挑衅道:“我可告诉你,我已经有目标了。首先脱单的必定是我。”

季衍风冷哼道:“话别说太满,你能弄黄我的,我就不能弄黄你的?当初林渊哲……”

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他忽而轻轻笑出了声,没再继续说下去。

苏问姽却猛地脸色一变。

林渊哲是她高中时期的学长,是她首个动心的男孩子,温柔而富有内涵,令她仰慕而敬佩。

而就在两人快捅破那层薄弱的玻璃纸时,季衍风直接将苏问姽的情书换成了挑战书,里面的内容也被改头换面,于是两人也就无疾而终了。

苏问姽对此一直记恨在心,就等着哪天能亲手了结了季衍风,拿他的死来祭奠她死去的爱情。

苏问姽瞪着他,撂下一句狠话:“你就给我等着死吧。”直接转身走了。

季衍风垂眸,他能看到那波澜起伏的红裙底下白到刺眼的脚踝,细而漂亮,薄薄的皮肤上能窥见涌动着鲜红血液的青色血管。

“彼此彼此。”

苏问姽为了特意膈应季衍风,专门坐在了季衍风对面。

其实她并不喜欢吃大排档,但只要能挤兑到季衍风,这种不喜欢根本算不了什么。

她饶有兴致地看着正坐在左上角那一桌的女孩子,也就是刚才找季衍风要微信的女孩子。

这个女孩子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长发黑亮柔顺,温柔而文静,是季衍风喜欢的类型,和自己完全截然不同。

突然想抽根烟。

苏问姽唇角一勾,涂搽着透明指甲油的手指随意往包里一掏,一指熟稔地撩开烟盒,两指轻夹住细长的烟身,微张开嘴,一叼。

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妩媚又帅气得让隔壁那一桌高中生的眼睛都看直了。

季衍风面色不善地看向苏问姽。

他半睁着眼看了一会儿,忽然单手插兜起身,慢悠悠地走到了苏问姽面前。

苏问姽疑惑地抬眸,眼尾似有绯红一抹,艳丽勾人。

“你……”刚开口,苏问姽就看见季衍风弯下身子伸出手,将她嘴里的烟夹住,强硬地抽了出来。

然后叼进了自己嘴里。

这一套动作把苏问姽给气笑了,“你有病?连我抽过的烟都要抢?”

季衍风叼着那根烟,舌尖在苏问姽刚刚含住的烟身处舔了舔,那里愈加湿润。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苏问姽,“一根烟而已,你抢了我多少东西你心里没点b数?”

然后将手摊开,伸到苏问姽面前。

“给我。”语气不容置喙。

苏问姽皱眉,“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野菩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1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