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野!黑莲花徒弟想犯上》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野!黑莲花徒弟想犯上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苏溪不是苏溪

角色:[db:角色]

简介:【重生+被迫时刻护犊子 信奉武力值至上的师尊女主】【前期小白花+后期一心扑倒师尊的黑化男主】陈珏上辈子为了救师尊和小师妹亲手剖腹取丹,结果发现二十多年的好,不过是图她的灵皇境内丹。重来一次,陈珏:复仇!复仇!复仇!共生契约:周承有危险,你得去救!陈珏:不去怎么样?共生契约:会死。一心复仇的陈珏,每天忙碌在救她同情心泛滥,在死亡边缘不断徘徊的徒弟。真想…一鞭子抽死他。陈珏致力于让周承活的久一点,第一步就是让她黑化。做好事打!发善心打!不听话打!好不容易把徒弟熬黑化了。从她这里学到的手法,不用来保命,却一一还给了她!!暗室内,满天红账。捆仙锁束着她的双手,面前,她一向乖觉的徒弟,手持她的炽火鞭。步步逼近,原本澄澈的眼神,现在满是偏执。“告诉本尊,本尊这个徒弟,如今你认还是不认。”陈珏…灵力尽失,双手被缚,她有得选??

野!黑莲花徒弟想犯上

《野!黑莲花徒弟想犯上》免费阅读

“师尊~”

“睁开眼,看我一眼,就一眼好不好,求你。”

“我保证,以后都会乖乖的听师尊的话。”

低沉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来,陈珏听的不真切,不过这声音低沉,沙哑中还透着入骨的克制。

像一根羽毛一样,轻轻撩拨着她的心尖,勾的她对声音的主人,心有点痒痒。

原本在桌边呆着的陈珏,当即决定飘到红罗帐的顶端去瞅瞅。

陈珏也不晓得,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谁能拒绝喂进嘴巴里的瓜呢。

放眼望去,房间里是漫天的红,床单是红的,帷幔是红的,连床上躺着那人,身上穿着的衣服也是红色的。

可惜,床上的女子是侧躺的姿势,如墨的青丝 ,遮住了半边脸颊。

陈珏从飘着的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女人莹润白皙的下巴,嗯,陈珏用手撑着下巴,满脸赞叹,美人自然是与普通人不同。

单单是一个下巴,就征服了她,她愿意赌一文钱,这下巴的主人,必定是个天仙一样的可人儿。

然而,最让陈珏惊艳的,却是女子旁边的人,准确说是男人。

一个让人,让人见之忘俗,十分好看的男人。

他的手捧着 女子的脸,拇指在她的唇角反复摩挲,低垂的脑袋,陈珏看不到表情,但这小心翼翼,仿佛对待绝世珍宝的动作。

啧……可真深情,

“师尊,我的耐心已经快耗尽了,师尊别逼我。”充满磁性的声音里,满满的克制。

陈珏眼睁睁的看着男子骨节分明的手,撩起女人脸上散落的发,轻轻的放到耳后……终于体会了一把,什么是说最横的话,干最怂的事。

陈珏也终于如愿看到了女人的脸,和想象中的一样绝美。

竟和她的脸,分毫不差!

还等陈珏从震惊中回过神,男子带有侵略性的吻,就朝着床上红衣女人的脸落了下来,辗转反侧……

“不不不!!停!”

看着男子放在女人腰间的那只愈发放肆的手,陈珏觉得全身血液瞬间向头上涌去,噌的一下起身,朝着男子冲了过去。

吃瓜是一回事,吃到自己身上,是另一回事。

她自己洗澡都不舍得多摸两把的身体,这个男人竟然敢肖想,他怎么敢!

然而,陈珏还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骨节分明的手,撩开了衣袍,把手放到了女人温软白皙的皮肉上。

陈珏已经顾不上生气了,她怒视着自己曾经一击断山的手,如今竟冲着男子击去,男子的头发丝都没动一下。

而她竟直直穿过了男子的身体!!

重心不稳,陈珏一个跟头摔过去,眼前陡然一黑。

“你就祈祷吧,千万别犯本尊手里,不然定要弄死你。”陈珏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

想她陈珏,云阳门百年才出一个的天才,云野大陆最年轻步入灵皇境的人,也有如此让她窝火的时候。

就算做鬼,她也应该是最强横的那个,现在弱鸡一样,让人窝火。

如果让她重来一次,她定要把那些试图左右她命运的人,逐一除之。

第一个就是眼前这个不知分寸的狗男人!

————

云阳派后山禁地———唯谷。

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这一方天地,洞府里满是耸立的钟乳石,地宝之一的石髓,从倒挂的钟乳石上滴落。

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的积累,汇聚成一潭。

一个女子在水潭里沉沉的睡去。

吼!

巨大的嘶吼声传来,女子被吵醒,随之传来的是人的喘息声,女子手臂张开倚着地面,背靠在潭水边缘。

陈珏缓缓的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双澄澈的大眼睛。

不知羞耻的狗男人,竟然还敢送到她面前!

啪!

陈珏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巴掌已经甩到了男人,不……准确的说是少年的脸上。

感受着自己震的发痛的手掌,陈珏对这巴掌使出的力气感到十分满意。

“唔……”

看见水中的女子睁开眼睛,受惊的少年,猛然后撤,还没来得及撤,一个巴掌朝他扇过来,双手没撑住,摔了一个屁墩儿。

少年有些懵,更多的是委屈,脸和屁股都火辣辣的痛。

陈珏看着怔愣在地上,一边脸颊肿的跟猪头一样的少年,发散的意识,逐渐回归。

打错人了!

不是他!

梦里的狗男人,高贵冷艳,少说也得二十多岁,眼前这个,衣衫褴褛,青涩稚嫩的小鬼头,至多不多十三四岁。

两人的气质,一个阴如暗夜,一个明如初升的朝阳。

陈珏有些懵,她怎么这里泡澡,她应该在做梦……还是春梦。

春梦之前呢?

封魔塔,对封魔塔,神魂被她亲爱的师尊生生抽离,关在封魔塔百年,日日被魔物侵蚀,她都险些忘记了自己是谁。

进封魔塔之前呢?

想起来了,她是云阳派天赋最好的弟子,二十五岁跨入灵皇三阶,即将达到传说中真仙境界时,她视若至亲的云阳掌门,以及她自小守护的师妹林玉儿被魔族掳走。

不忍师尊受辱,不忍师妹痛苦,她应魔族要求,亲手剖出了修士视若生命的元丹。

没了元丹,灵力无法运转,她如同一滩烂泥被丢到地上的时候,她敬重有加的师尊,当着她的面,让女儿林玉儿融合了她的元丹。

所谓的魔族,也不过是云阳大长老莫凛假扮。

呵,好大一盘棋,五岁进云阳,二十年的时间跟她打感情牌,就是为了骗取她灵皇境的元丹。

疼,浸入骨髓的疼,眼泪却半滴也流不出。

在她不可置信目光中,师尊亲手从她残破的身体中,抽出她的神魂,封在封魔塔中。

生不得,死不能,只能日日受魔物侵蚀,痛不欲生,若神魂在,灵丹便更好的与新主人融合。

呵!还真是把她利用了个彻底。

随着新魔物的进来,她得知了事情的全部真相。

她消失的第一年,云阳派称她在冲击灵皇境,雷劫中陨落。

她消失的第二年,天资不过中上的林玉儿突然开窍,冲击灵皇境。

她消失的第十年,林玉儿登上他们梦寐以求的仙途。

呵……看来青阳掌门挖空心思图谋她的元丹,心血终究没算白费。

白白浪费的只有她被愚弄的一生。

疯狂的恨意如同实质般涌出,狰狞的有些骇人,少年跌坐在地上的身体,无意识的往后移了移。

眼前的女子,面若天仙,气质却如蛇蝎,感受着脸颊上的刺痛……惹不起!惹不起!

吼!

山外传来一声巨大的兽鸣,距离之近,如在耳畔。

少年打了个激灵,总算想起了正事,脸上瞬间失了血色,顾不得害怕,朝陈珏求救。

“妖兽,有妖兽追我。”

                           

原创文章,作者:苏溪不是苏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1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