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怒斥女帝,我想死想疯了》小说阅读

小说:开局怒斥女帝,我想死想疯了

小说:玄幻

作者:清明点火

角色:[db:角色]

简介:女帝+历史+搞笑+轻松+美女觉醒奇葩系统:【死一次,就无敌】陈惊蛰觉得死有何难?于是迈上了漫长的作死之路。女帝:陈卿家乃我国栋梁之才,倾国之力也必保你性命!反派:此人浑身破绽却无所畏惧,定有所依仗,今日不宜死磕,扯呼!仙门:惊蛰先生忠肝义胆保我宗门,今有圣药一株,可延寿命千年,金铁不入!陈惊蛰:抬望眼,举世皆敌啊!“求求你们了,让我死吧!”

开局怒斥女帝,我想死想疯了

《开局怒斥女帝,我想死想疯了》免费阅读

如何去死,这是个问题。

……

…………

穿越来的第三天,陈惊蛰已经想死想疯了!

这一切,都因为他穿越来的那天,觉醒了一个系统。

系统无名,却有一句极为简洁的提示——

【死一次,就无敌!】

天下无敌!

没人可以拒绝这四个字。

但是想要达到,却难如登天。

陈惊蛰好运气,只需要死上一次,眼睛一闭,一睁,嘿,老子天下无敌了!

本来事情是应该这样发展的。

毕竟自杀的办法千千万万,想要一死有什么难的?

——它难就难在,系统提示的后面,有几条限制。

一、不能自杀!

二、不能主动寻死——也就是不能找到个人跟他说:嗨,你把我杀了吧,我不怪你……

三、死亡的达成条件要有因果关系——也就是说,自己的死亡,需要有前因,为什么死,然后才有后果,如何死的。换句话说,死亡需要自己被动承受,死亡的前因却需要自己主动创造。

简而言之,就是要自己主动作死。

…………

……

“唉!”

朝堂之上,陈惊蛰重重叹了口气,深感无力。

“人生在世,已经够苦够累了,为什么想死还这么难?”

想到送死大业难成,陈惊蛰就忍不住一阵走神。

“陈员外郎!”

有人叫了一声。

见到陈惊蛰在出神,并无回应。

叫的那人就伸手扯一下陈惊蛰的衣袖,压低声音道:“陈员外郎,陛下喊你呢!”

陈惊蛰看向那人,眨眨眼,愣神片刻,才反应过来这个逼是叫的自己。

对了,自己魂穿过来,所占据的这具身体的身份,记得好像是武国的户部员外郎,正五品的官儿,主管武国户籍登记与财政支出,放到现在,那大小也是一个……咳咳,不可说。

“陈员外郎,速速出列!陛下等着呢!”

陈惊蛰于是往右迈出几步,出列。

躬身一拜,深深垂首,以颇为洪亮的声音道:“臣在!”

“上前来。”

一个温润的声音响起。

听上去应该是个男声。

陈惊蛰于是垂着头,叠着手,弓着腰,迈着轻柔的小碎步,从朝堂约莫最末的位置,到了最前的位置。

站定后,上方的声音传来。

“朕问你,西郊豹房开工已两月有余,按寻常进度来,大概昨日就早已建成,可是你猜怎么着,非但没建成,除了豹房外围的院墙,里面竟见不到只瓦片瓴。”

“陈……卿家,你且同朕说说,这是为何啊?”

这你问得着我吗?有事儿你找施工队去啊!

陈惊蛰腹诽。

还翻了个白眼儿。

心里老大不情愿,仍还要强颜欢笑,看着自己脚面,随口说着:“回禀陛下,臣估摸着许是工人们怠懒,延误了工期。”

上方声音来了,带着些许笑意。

“朕也是这么认为的,于是昨日亲自前去问责,跟陈卿家说的一样,工人怠懒,延误工期,个个儿都躺石头上晒太阳呢!”

“然后你猜怎么着?朕大怒,问责于主事之人,那人告知朕,说是什么修建豹房的银两卡在了户部,他搬出朕的名头来,仍是要不到银子,于是工期只好一拖再拖!”

????

陈惊蛰听完,登时满头问号。

“朕想了一晚上,怎么都想不通,户部是我武国的户部,朕是武国的皇帝,那这户部该是朕的户部吧?”

“陛下说的对啊!”陈惊蛰冷汗下来了。

“那这户部管控的银两,也该是朕的银子吧?”

“那必须是啊!”陈惊蛰心乱了。

他算是听明白了。

龙椅上那小皇帝是来找自己问责的啊!

谁啊?!哪个天杀的啊!

人家皇帝自己的钱,想怎么用就怎么用,你给人家卡住干什么啊!

等等!

户部大小官员数十位呢,干嘛非要找自己?

上面还有两位侍郎跟一位正二品的尚书呢!

陈惊蛰:………………

握草!

他心里大骂一声,偏头看向左侧第四列。

两位户部侍郎手拉着手——尼玛的这时候你俩竟然在互看手相?!

这么恩爱拜托去开个房间好吗!!

他又看向左侧第二列。

户部尚书韩敦儒正同吏部尚书交头接耳,两根食指比划一下,看口型大概说着“有这么长”。

什么啊?!什么东西有这么长啊!!

到现在,陈惊蛰终于明白了。

卡住豹房银两的的确是户部。

但不是他陈惊蛰!!

他就是被推出来挡刀的!

记忆中的武国皇帝幼年登基,直到小皇帝及第为止,武国政事一直内有马太后垂帘听政,外有左相严灏亭辅佐。

小皇帝又不思进取,成年之后疏于政事,整天就知道寻欢作乐。

修建豹房就是为了养些奇珍异兽,供他每日观赏。

简而言之,如今的武国皇帝,那就是一个妥妥的昏君啊!

一个昏君的银子,被自己臣子截住。

那这名臣子的后果,不言而喻!

陈惊蛰欲哭无泪。

不要啊不要啊!这关我什么事啊!

我才穿越过来三天啊!

我还不想死啊!

我还没享受重生后的乐趣呢!

我真的真的不想…………唉?

等一下,我好像拿错剧本了。

陈惊蛰愣住了。

刚才脑子乱掉了。

自我代入太严重,以至于一时竟忘了,自己现在想死想疯了啊!

他紧攥双拳,激动地面色发红。

这可真是……

天助我也!!!

…………

小心审视一眼小皇帝愈加难看的脸色。

文武百官尽皆摇头。

这位年纪轻轻的员外郎怕是不好过了。

以小皇帝的习性来说,一百大板是免不了的,说不得还得扒去身上那层官服。

一时间,幸灾乐祸的有之,委婉叹息的有之。

“马上求饶还有的救。”有人小声说着。

“命至少保得住。”

………………

陈惊蛰呼一口气,安定下心绪。

头一回装逼,还多少有些不太习惯。

他忽然抬起头来,双目炯炯,直视金梯之上的皇帝。

“禀陛下,修建豹房的银两,的确是微臣刻意卡住的!”

话音一落,满堂俱静!

满朝文武,上至三公,下至朝记官,尽皆悚然!

                           

原创文章,作者:清明点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2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