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潇,杨雪《重生1998大时代之全球首富》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重生1998大时代之全球首富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天涯浊酒

角色:梁潇,杨雪

简介:【年代+都市+恋爱+重生+日常+商战致富改命】【日常文,恋爱文。无系统不装逼不无脑】【前二十多章铺垫世界观只得慢热,三十章后开始精彩纷呈。】重生之后,只有天天辛苦上班搞企业,才能发家一条路?我·不·要!“我要泡妞pk吃喝玩乐投机中,成全球首富!”上世纪未到本世纪一零年代繁花似锦大时代的追忆溯梦之旅。

重生1998大时代之全球首富

《重生1998大时代之全球首富》免费阅读

意识像从大海的深处浮起。

梁潇只觉头痛欲裂,眼皮极为沉重。几乎费尽了全力,他睁开了眼睛。

入目是一个只有三十来平的小客厅,简陋的木沙发。

沙发对面木桌子上放着一台20来寸的老式电视机。

全屋几乎没有任何装修。

自己正坐在熟悉又陌生的老式沙发上。

空气中弥漫着炎热的感觉。窗外飘来一阵阵,既熟知又陌生的歌曲:

“来吧来吧相约九八

来吧来吧相约九八

相约在银色的月光下

相约在温暖的情意中。

来吧来吧相约九八

来吧来吧相约一九九八

相约在甜美的春风里

相约那永远的青春年华”

斜对着老式客厅沙发的是两个挨着的卧室门。

紧邻左边卧室的,是一个字形厨房。

里面此刻正传出切菜的声音来。

正对着左边卧室门,是全房屋的大门。大门左侧,则是一个很小的卫生间。

卫生间的右边,有一块较小的地方,放置着一张餐桌。

这场景再普通不过,却使梁潇瞬间大惊,心中惊㤞无比。

“这是9几年的我家?自己不是已经沉入了s市的海底了吗?

那个绝色的女子,不知有没有被自己救起来。”

梁潇心中一动,立刻将双手举起来。

却发现自己这双手,比原来自己的手,幼小了许多。

这是一双少年的小手。

梁潇不敢置信一般的站起身来,快步走到放电视的大方桌上,拿起了一面小方镜,看向了镜子中的自己。

一个15,6的少年的面貌呈现在镜中。

神情惊诧,正是少年时的自己。

梁潇呆呆地立了半晌,脑海中各种记忆纷至沓来。片刻间前后世的记忆融合在了一起。

倏忽之间,一股狂喜涌向梁潇的少年心中。

“我重生到了10来岁,那我不就可以通过自己,挽救住妹妹乐儿的生命,挽救住妈妈的生命,拯救住整个家庭吗!”

“只是不知道现在究竟是哪一年呢?”

这时,梁潇听到厨房的切菜的声音。

走过去一看,妈妈胡云正在厨台案板上忙活着。

她身边不远处的高压锅,正冒出“咝咝”的热气来。

“妈!今天是什么日子?”

胡云正边切菜边思考着自己的心事。听到刚刚儿子的语气中颇为激动,心中并没有注意。

“今天就是8月6号啊。”

“妈,那么今年是哪一年呢?妺妺和爸爸去哪里了?”

“今天是98年啊,潇儿,你怎么今天怪怪的?”

妈妈胡云转过身来,有点疑惑的看向了儿子梁潇。儿子的脸庞依旧那么稚嫩,眼神中却多了些自己从未见过的深沉。

“潇儿,你是不是还在担心着你妹妹?”

妈妈默然片刻后说:“潇儿,你别瞎想。乐儿一定会好起来的。你爸爸带着她,去了医院复查,顺便买些药带回家。”

梁潇一听到现在是1998年,立刻心中大震。

这正是妹妹患上急性心肌炎的那一年。

在这一年,自己刚刚初三毕业不久。从7月下旬开始,妹妹经常性的发烧和腹泻。

吃了几天药,但是没有好转迹象。万般无奈中拖了几天,爸爸梁鼎决定带着妹妹去C市最好的一医院,给妹妹看看病。

专家会诊之后一致确定是急性心肌炎,妹妹的情况很是不好,需要立即住院治疗才行。

可是就在几个月前,家中的钱刚被爸妈以前的一个同事骗走。这几个月时间来,岁数已大的爸妈到处艰难的找些零工打,维持着整个家庭的生计。

可以借到钱的亲友早已借过。哪里还能找到钱让妺妺顺利入院治疗?

想到一个多月后,妺妺乐儿便会因无钱治疗,而永远离开了自己;而在一年多后,妈妈也会因长期抑郁,离开自己。

想到这些,梁潇的面色瞬间煞白,心中犹如刀割一般。

或许是他焦急过度,或许是因刚重生所带来的不适反应,梁潇头部一阵巨痛猛的传来。

他疼得快要昏了过去。

梁潇赶忙走入卧室,躺在了床上,片刻之后,便陷入了昏迷状态。重生之前痛入骨髓的往事,如电影般一幕幕的映过梁潇的脑海。

202X年。

C市。

市中心汇金大厦。

“啪”的一声,一只洁白的秀美玉手将一摞纸,狠狠的摔在了梁潇的巨大办公桌上。

纸张在光滑如镜的桌面上,向前滑行了十几厘米才停下来。

“梁潇,你就不要再逃避了。今天,这离婚协议你必须得给我签了!”

一个脸容百般精致,身材十分惹火,全身名牌打扮的妙龄女子,眼中闪着冷冷的寒光,鄙视的盯着正在弯腰收拾办公桌的梁潇。

梁潇只得停下自己收拾东西的双手,布满了血丝的双眼向着纸张望去。斗大的五个字“离婚协议书”赫然映入眼帘。

他的心仿佛瞬间被针扎一样痛,心中暗叹:“难道这次终于挽回不了?”

梁潇抬头向着杨雪望去,只见她一副鄙视自己的神情。再也不是原来那个自己熟悉的妻子。

看到梁潇向自己望来,杨雪的鼻中微哼了一声,抬眼看了看他。

只见梁潇衣服邋遢,头发像极了一堆乱草。脸上苍白如纸,双眼还布满血色,再也没有了昔日的俊秀英挺之气。

杨雪心里闪过一丝心痛,还有一点怜悯。

但她立刻又联想到了梁潇倒闭的公司,分文不剩的家庭存款,心里对他生出十足的厌恶和痛恨来。

于是杨雪转开了眼睛,仿佛和梁潇对视都对她是一种侮辱。

梁潇的心中在滴血,向着杨雪的身后望去。

大猪头王思成接近300斤的肥大身躯,是如此扎眼,此刻正一脸冷笑的站在办公室门旁,高扬着胖脸,脸上是一副胜利者的表情。

“梁潇,你还不赶快把这协议签了?不要再耽误雪儿了。你早就已经破产,还折腾个什么劲?”

“今天你若识相,就赶快签了离婚协议书,本总裁就不再追究前些天你到我公司总部大闹的事。”

“否则,你该不会不知道本总裁的能量有多大吧?”

梁潇冷冷地看着狂笑中的王思成。他那几圈肥肉的下巴甚至在狂笑下抖动不停,似乎还闪着层层油光。

梁潇叹了一口气,看着眼前两个人的丑陋样子,心中莫名的冒出了一个词:“美女与野兽”。

自从自己的连锁餐饮公司这2年多来,因不可抗的因素,持续打击下已无力开门营业。自己也曾想过各种办法,去推广去转型去挽救,比如说转做起了线上外卖。

然而在吃人的平台提成下,这些也只能是赔钱赚着吆喝。

梁潇把自己名下的一栋别墅,3套市中心房产,在2年中都已陆续或抵押或卖出。

他拼命寻找资金,只希望能保住公司的资金链,保住自己旗下的遍布各省的三十多家餐厅。

然而2年多了,盼望不可抗因素能尽快消失,自己的餐厅能重回往日生意红火的希望,在三个月前彻底绝望。

不可抗因素不但没有消失,今年反而扩散的更剧烈。

梁潇旗下开在魔都的三家店,在前两年的艰难大环境下,依然能够单店月纯利达到十几万。然而不可抗因素的扩散,导致了瞬间的闭店停业。

而每月的房租,员工工资却分文也不会少。

这成为了压垮梁潇苦苦支撑的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去年开始,看到梁潇在卖房卖车四处借款支撑的妻子杨雪,已几次向他提出了离婚请求。

被梁潇苦苦恳求再给自己一些时间而拖延拒绝了。

杨雪见他不同意离婚,干脆就带着女儿梁乐儿,一声不响地离开了家。

没几天便悄悄住进了王思成提供的别墅中。

梁潇数次想要去看女儿,甚至抢回女儿。也曾去王思成的公司大闹,但都被杨雪与王思成百般阻挠,导致没有能够找到女儿。

这些念头在梁潇脑海中一闪即过,女儿梁乐儿的可爱样子从心底里快速浮现上来。

                           

原创文章,作者:天涯浊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2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