毂国悲歌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小说:毂国悲歌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陌子骞

角色:[db:角色]

简介:穿越的小铁匠,以铁铧犁为主,犁出了一片天下,为毂国这个蛋丸小国被楚国吞并前,写就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悲歌。

毂国悲歌

《毂国悲歌》免费阅读

傍晚,暮霭正一点一点吞噬着宁静得出奇的庄园……

……

……

榖国故都。

公元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某夏天。

一个阴霾重重的日子,十几个敞着胸襟透着阴鸷之气的男人,着琵琶扣的白色布衣,手里拿着长矛、木棍、鱼叉和大刀等简易兵器,疾行在黑狐峪地带——土岭方向,往隔河岩大踏步慷慨扑去。

走在前面的中年大汉,他是敢死队队长,名叫司马粟骥。只见他微敞的衣襟里露出发达而结实的胸肌,脸色严峻,眼光犀利,随着急行军的速度,浑身散发着腾腾热气。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他们的脚步踏出有节奏的声响;但此时他的内心并不平静,深邃的眼眸紧盯着一河浑水,陷入沉思之中。

眼前浮起离开家的那一刻:他举起双手,似乎看到只有几个月大,但却长着浓眉大眼的胖孙子在朝他笑;他低头摸摸自己的裤子,上面还有斑斑的童子尿。

这孙子才可爱了;她母亲——因穷人家结不起媳妇,好多人跟土匪抢,导致儿媳妇跳进美人谭后被他爹救起来才有了他。

这支队伍里还有自己两个儿子,一定要回来,家里一大家子人等着他这个顶梁柱。

……

突然临近隔河岩时,路上跳出一个黑衣黑裤的人来……“司马队长,这是要去干一票?”

此人鼠目猴脸,手持歪棍,蛮横地站在路中央。

司马粟骥最恨土匪挡道,于是拍着腰里佩戴的大刀霸气而鄙视地说:“此票非彼票!还不给老子让开!”

那人识趣滚到路旁,当看到后面千米之外跟着同样装束的大约千儿八百人腾腾而来,不禁咂舌竖指:“气派!”

隔河岩有一个土匪关卡,可能也听说逐阳城要举大事,不敢阻拦。

后面由嵇康带领,将要和逐阳城的一万多乡野村民和梅夏汇合参加逐阳城的一次作战行动,为了一个神圣的目的:赶走兵匪,抢回权益,为自由而战!

远远地看到嵇康,其身形挺拔伟岸,不停地用他那长长的手臂挥舞,像一块磁铁那样紧紧地将队员们吸住,跟着他愤愤地往前冲。

汾水哗哗和着山林树木以及队员们呼呼地行军声,在这个宁静的早上奏响了一曲悲壮的赞歌。

队伍行至韩家卡时,大家把身上湿透的衣服脱下拧干;司马粟骥趁这机会将这些光背汉聚成一圈跟大家说:“我们的口号是:‘攻打小南门,活捉敌匪军!’”。大家和着他的声音齐声喊到,并把武器狠狠杵在地上,发出响亮的碰撞声。

他看大家士气十足就放心了,但转而皱起两道浓眉,用胳膊搭在瘦而精明的三儿子司马悟和胖而懵懂的四儿子司马庆肩上,两个儿子惶恐不安地望着威严的父亲,好像在说我们能行吗?

“好男儿战斗在沙场,虽死犹荣!”两个儿子听到父亲的回答立即信心满满举起拳头,“誓死夺取逐阳城,绝不给父亲丢脸!”

司马粟骥带队是有丰富战斗经验的;前几日取得了砂砾滩和石子花两次战斗的胜利,他这次是怀着必胜的信心带两个儿子来锻炼的。

当队伍走到韩家卡时,他做了一个手势,大家都围拢起来,只听他说:“攻城结束后……”

“大家听懂了没?”

十几个人很有信心的响亮回答:“听懂了!”

因近日高温,连续下雨,脚下的河水浑浊夹带着泥沙滔滔不绝向汉水奔涌。

这支先行的敢死队走在前面,后面的主力正有序快速地跟进。

来到南门后,四周静悄悄的,当司马粟骥望着西门的烟火信号后就一声“冲啊……”抱起木头撞开了小南门,两个儿子紧跟其后,敢死队一拥而上冲了上去;而后砂砾滩一千多主力队员在嵇康的带领下一鼓作气冲进城门,展开了小南门敌碉堡攻灭战。

司马粟骥英勇杀敌,手中大刀左劈右斩,只见敌人的头颅在地上乱滚——可谓是杀敌无数;两个儿子也不示弱,围住一个敌人从两侧用红缨枪手刃敌人胸膛。

千余自卫队员在街头巷尾和敌人搏斗,不一会街道上躺满了敌人的尸体、地上血浆横流、头颅遍地;尸体像堆小山一样,血腥弥漫着,乌云密布。

空气里游走着凝重粘稠的浊气,一阵阵拼杀声点燃了愤怒的泥腿子们高昂的斗志,战斗在持续,危险也在孕育中。一个苍白脸颊、身材单薄,名叫莫厝的教会头目,一边秘密地在和一个喽罗授予某事,一边慌慌张张往外逃窜。

城内其它的人也在梅夏组织下,近一万多主力队员从四个城门犹如铁桶一般往城内纵深滚去,紧接着四个大门均被攻破。

梅夏英姿飒爽,红衣服在黑色的敌营阵地上像一团火焰跳跃翻飞,激励着自卫队员们奋勇杀敌。

万人群情振奋;逐阳城上空火光闪闪,“杀”声震天,各条道路上都是硝烟弥漫,人声鼎沸。到处都奔跑着个逐阳城的自卫队员们勇猛善战的身影,他们在城内各个街道进行着激烈巷战搏斗。

终于自卫队员们势如破竹,很快攻破西关、城内、肖家营、菜市口、小南门,攻城计划圆满完成。这次战斗一举全歼守城士兵,烧了炮楼和驻军营房,战斗取得初步胜利。

这时已到凌晨三、四点钟,自卫队员们正在休整。

此时,司马粟骥和梅夏、嵇康已经汇合,并商议下一步军事行动,万万没有料想到,逐阳驻军卫越与河子口的岳五军阀勾结一个旅兵力,再加上教会头目莫厝叛变调转了枪口,内外夹击自卫队员们,司马粟骥等都来不及反应,遭遇了惨重的反戈,伤亡很大。

这些刽子手们对手无寸铁的逐阳城乡野村民进行报复式袭杀,见房就烧,见人就砍,炮火猛烈轰击城墙和往外突围的自卫队员。

数以万计乡野村民被围攻,司马粟骥接到战斗总指挥梅夏紧急通知,自卫队员往汾水突围。

这时候忽然雷声大作,暴雨倾澎,水势暴涨。

一边是躲不及的乱枪,一边是暴雨倾盆;自卫队员们没有选择跳入河中。而敌匪军早在河边多处架起了机关枪,突突突!机枪疯狂扫射。

司马粟骥这时身受重伤,但他还在指挥人们:“潜入水底!”

会水的都潜入水底,捡了条性命,而不会水的就只能浮在水面成了他们的靶子。

子弹和着雨点向自卫队员的身上砸去,他们在水里痛苦地挣扎着,一会儿鲜血染红了这条河流,霎那间河水里满是漂浮的尸体……

司马粟骥手摸着自己的胯骨,感觉裤腿内灌满了鲜血,已经没有力气了,身子慢慢往下沉。而两个儿子死死拖住不放,“爹地!你坚持住……”老三司马悟凄厉地呼喊着。

子弹不断地从他们耳边穿过。司马粟骥反而脸色沉静,很镇定跟两个儿子说:“快丢下我!你们赶紧潜水!不然都会死在河里。记住我说过的话!”

两个儿子不忍放手,而他们的爹执意挣脱坠入河底。俩弟兄慌了潜入水中摸索,可是水下是无数同胞还带着温度的尸体,三儿恐怖极了,拼命往河对岸游去。上了岸还不住地回头,河面异常安静,风停了,雨住了,这时再也看不到爹地高大的身影。

浑浊的河水洗刷着江堤,吞噬着勇士们的尸体;血雨腥风,浊浪翻滚,冤魂遍野。

英灵岂能瞑目?信念岂能熄灭!自耕农为权益而战的斗争永远都没有停息过。这一幕惊动了化羽成仙四处游历的圣人周一,他蜻蜓点水来到汾河上空,只见清烟缭绕,一道白禅划过,无数个英灵化着一篓青烟凝聚在圣人手里丝丝白禅里。

……

……

司马粟骥的灵魂被带到了中世纪,那是东周春秋时期诸侯争霸的年代,“榖国“——西周时华夏第一百四十九个诸侯国。

榖国,早在上古蛮荒时期就有部落存在。因产“五毂“被华夏族黄帝分封”伯爵“称号,并赐”赢“姓,为榖国,建都榖山。

榖与秦是同时分封,与赵是一个部族,都是黄帝的后代。到了周武王时期,榖国愿意归顺周天子,榖国被周武王认可,再次册封为“伯爵“称号。

而司马粟骥重生在铁匠赵鼎子家成了一个小铁匠。小名铁柱,学名赵戈。

那年是谷伯绥孙子榖子在位第二十八年,公元前五百五十九年的秋天。

铁匠赵鼎子和妻子赵孟子正在铁匠铺加班赶任务,而妻子赵孟子生怀六甲,肚子鼓鼓的就要澎出……

赵戈的出世在国际国内的大事记中是何等的有气场……

国际上是鲁襄公十三年,楚共王三十一年。这一年烽火又起,硝烟弥漫,楚共王去世,楚康王继位,在这重要时刻吴国在晋国的授予之下正虎视眈眈、蓄谋、窥觑楚国已久,将有一触即发的架式……

……

……

楚国纪南城,繁华城府的廊柱上一改昔日的奢华到处挂着黑纱曼帐,城府里到处蔓延着悲悲切切的丝丝烟雨,刚继位的楚康王一身素白正在为楚共王吊丧,忽然军卒来报:“吴国大军正朝纪南城快速聚集;情况危急……”

楚康王没有心慌而是无比镇定,吴国选择这个时间来攻城,这不仅是冲撞父王灵魂,更是欺我国中无人理事,一定得给他一个下马威;化楚宫的悲痛为出征的士气,给贼国一点颜色瞧瞧;也可抓些贼匪给父王祭奠,于是下令迎战。

一边是哀歌绵绵,一边是磨刀嚯嚯;楚将养由基亲驾战车,令尹子庚跟随上前抵御,一时间大地上战马飞腾,战车上楚军将士刀光闪闪,将士脸上同仇敌忾,他们在庸浦(今安微无为南)三处伏兵,然后直奔吴军。

在庸浦吴楚战鼓声中两军对垒,“杀”声震天,斧钺弓戈齐上阵,战况甚烈……

……

……

国内榖国伯爵府内,伯爵夫人一脸惘然和焦虑。之前生了两个女儿时就让伯爵纳妾,妾是纳了都没生育;而这两女儿一个嫁于秦国大夫,一个嫁入晋国大夫。所以想再生一个嫡长子的来继承爵位,如果这一次再生不出儿子,那她在毂宫就再也没有话语权,剩下来就只等垂泪了……

毂伯子在大殿内正焦急地来回踱步……

伯爵府内侍女们忙的团团转,更有一种喜悦和焦虑交织在一起让榖宫人人灼心。

本来生儿生女理应顺其自然,但伯爵府现在就缺一个世子未来作毂国继承人,因此伯爵府的生育更让一群大臣们焦心……

周天子已失控,齐桓公、宋襄公、晋文公、秦穆公、楚庄王已称霸天下,各小诸侯都在寻求大国的保护;而榖国早些年伯隋曾和齐国结盟,伯爵榖子膝下无子,正需要一个男丁来续接香火和担此世子的重任以之抗衡,所以伯爵夫人的生产在榖国就显得格外重要。

大臣们聚集在大殿之上陪着伯爵一起焦心,都满心期待世子的降临……

这时里间伯爵母亲看到伯爵夫人怕再生出女儿而满脸愁云,就朗朗说道:“不要纠结!开心点生产才不会太辛苦;不要太在意,生个女儿好,女儿是个小棉袄。”

伯爵母亲又跟伯爵夫人说笑道:“穆家的姑妈也要生了,好像也是今天;无论哪家生儿生女都成,如不来个亲上加亲。”

伯爵母亲的女儿,穆家楚国大夫穆榕的妻子也在这一天同时生育,老太君希望两家结为亲家。

这一天也是不同寻常,历史上的鲁国大圣人孔子、楚国战争狂伍子胥都是这天隆重地来到世上,镌刻着春秋的历史,甚至影响了中国的文化。

当然还有一个小木匠赵秦——赵戈的玩伴,也是这一天生的哟!

……

……

却说赵戈出生时母亲赵孟子家族的“雾落庄园“也惨遭丢失。

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都是战争不断,烽火燎原,硝烟滚滚,内忧外患蜂拥而至,让人措手不及。正是:

乱世呼唤兮英雄歌,将相和兮兴邦国。

刀剑舞兮同操戈,雪恨天兮仇怨多,

华夏地兮雄风起,富民强国兮民欢喜。

君子气兮惊天地,五洲扫荡兮熊虔急。

                           

原创文章,作者:陌子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2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