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鸣,林若颖《我,被鸿钧老祖贬下凡》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我,被鸿钧老祖贬下凡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凌晨爱洗澡

角色:滕鸣,林若颖

简介:【都市+鬼怪+西幻】滕鸣是鸿钧老祖的第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一个弟子。在鸿钧老祖一次讲道的时候不小心打了嗑睡,被贬下凡。临行前老祖告诫滕鸣道:“徒儿,你且听好!此次你下入凡间鬼物横行,危机重重!为师赐予你的两件法宝可助你排忧解难!望你早日断却凡根!谨记谨记!”

我,被鸿钧老祖贬下凡

《我,被鸿钧老祖贬下凡》免费阅读

龙国 天南市

市区十字街道

时间 夜晚七点十五分

白天热闹的大街上此时空无一人,周边商铺小区大门都紧闭着。

一副乡下才有的萧条景象!

此时,漆黑的夜色中时不时传来一声声叫声,似婴儿哭泣声又似野兽的咆哮声。

对于这种声音,城市里的人已经习以为常,只盼望着夜晚早些过去。

与此同时,一旁昏暗的路灯下。

滕鸣正百无聊奈地靠在灯柱旁,正一脸郁闷着。

原本还在一天前,他还在紫霄宫听道。

可是不知何原因,他竟然在听道的时候睡着了!于是,他师父鸿钧老祖说他凡根未断,需要下凡渡一番磨难,并赐予他收鬼法宝九玄宝葫和斩鬼法宝紫虹七星宝剑。临别之时告诫于他:

徒儿,你且听好!此次你下入凡间鬼物横行,危机重重!为师赐予你的两件法宝可助你排忧解难!望你早日断却凡根!谨记谨记!

就这样,滕鸣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这个充满鬼怪的世界!

“啊!师父,徒儿不想来此捉鬼啊!”,滕鸣只得无奈地仰天长叹。但是,于事无补。

与此同时,路灯旁边的窄胡同里,一具披头散发,脸色惨白,行走间地上还不停地滴着黑血的白裙女鬼,正朝着他缓慢走来。

白裙女鬼空洞的眼睛透出一股阴厉,举着森白见骨的手朝着滕鸣脖子一步步掐来。

感受到一股危险,滕鸣突然转身,

入眼一看,原来是一只低阶怨鬼。

抬起手,照着那白裙女鬼就是一大嘴巴

白裙女鬼被一巴掌拍的原地打转,脑袋都要掉了。

“哪来的小鬼!竟敢来偷袭我。”

滕鸣一身浩然正气,看着眼前的白裙女鬼。

白裙女鬼被他的浩然正气逼得连连后退,被扇的脑袋此时还晕乎乎的。

这是什么情况?

这家伙的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让我无法靠近?

眼看着眼前美味的“食物”唾手可得,它怎么会这么放弃?

于是,白裙女鬼摆正了随时要掉的脑袋,嘴中不断的怪叫着。

显然,她生气了!

一股浓郁的浊气从她口中喷出,如气枪一般,直射几米远。

滕鸣一个没注意,直接被喷在了脸上。

顿时一股恶臭传来,比那腐烂的臭鸡蛋还臭。

滕鸣捂着鼻子,强忍着周围的恶臭味,抬手,祭出了一张道符,

“驱鬼符,去!”

散发着金光的道符飞出。

不一会,恶臭气味尽数被驱散。

那白衣女鬼也被道符法力所伤,整个身子一个倒飞了出去,脑袋和身体是彻底分家了。

滕鸣收回法力走了过去查探了一番,女鬼的双腿岔开形成六十度立在墙面上,背部着地,支棱着整个身体。

滕鸣面带尴尬地转过去了眼睛。

说实话,那个姿势非常不雅!

白裙女鬼此时觉得机会难得,嘴里还时不时地发出嘤嘤嘤的娇喘声。

好似在勾引人犯罪一般。

可滕鸣是何人?他岂会被这鬼物迷惑,抬腿便把她踹出了几米远,看了一眼后,

骂道,

“邪魔歪道。”。

白裙女鬼身体颤颤巍巍地趴着,摸到了自己浮肿的跟个球似的脑袋想要装回去,然而试了半天怎么也装不上去,最后只能瘫坐在地上,无力呻吟。

苍天啊,大地啊

这踏马我是人还是他是鬼?

本鬼好歹生前也是位气质女神啊!

就算是变成了鬼,也是位美女鬼啊

这世间怎么会有人抵挡的住本美女鬼的色诱啊。

白裙女鬼依旧郁闷着。

滕鸣要是知道此时女鬼心中的诉苦,一定会将她立刻打的魂飞魄散。

随后,滕鸣看了看一眼女鬼的惨状道,

“算了,今天是我第一天来到这里,也不想大开杀戒,你就到这九玄宝葫里来,七天之后渡你往生!”

“那多谢大仙了。”,白裙女鬼闻言,惊喜万分,连忙谢过。

她本是一介孤魂野鬼,地府又不收,便在这世间浑浑噩噩地游荡了十几年,如今终于可以灵魂超脱了,她自然高兴不已。

滕鸣取出腰间的九玄宝葫芦,葫芦口对着女鬼念起往生咒语。随后,九玄宝葫金光一闪便将女怨鬼收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后,怕还有其他鬼物前来打扰,滕鸣便开启金光护体,接着躺在路灯旁睡了过去。

次日,

清晨

云间第一缕阳光照射了下来。

由于鬼气降临导致城市越来越多鬼怪的缘故,人们一天工作的时间只有八个小时,为了不浪费宝贵的时间,天刚一亮,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立刻就多了起来。

就在这时,

“喂,小哥醒醒,你怎么睡大马路上了,快醒醒!”

正在做梦跟太上老君下棋,还赢了不少仙丹的滕鸣被吵醒了。

滕鸣揉了揉眼睛,一脸懵逼道。

“诶,我的九转仙丹呢?我的七返火丹呢?”。

“小哥,你莫不是昨晚被鬼气入体,脑子糊涂了吧,快快,我送你去医院。”

闻声,滕鸣脑袋才醒转了过来,当下抬头看向说话的人。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立马惊呆了。

眼前这女孩实在是太美了。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形容的就是她。

宛如仙女一般。

滕鸣一时看的入神,脸上竟不停地傻笑。

林若颖看在眼里,俏脸却是一阵担忧。

不难想象,昨晚他独自睡在这里到底是经历了怎样恐怖景象,恐怕已经不是简单地鬼气入体了。

“小哥,走,我带你去医院,你这状况不能再拖了!”

说着便拉着滕鸣起来要去医院。

滕鸣望着林若颖,心中暗自欣赏道,

“看来这姑娘不仅人长的宛如仙女,内心还这么善良。”

眼下便拉住她解释道,“姑娘我没事,只不过刚刚睡醒,脑袋还有点迷糊,过会就好了。”

林若颖可不信,还是要拉着他去医院。

滕鸣一阵解释,虽然不再拉他去医院了,但还是把他带到了自己家里观察下情况。

新中小区

在林若颖一路地劝说下,滕鸣跟随她来到了她家里。

当滕鸣一进她家里的时候,脸上一阵皱眉。

林若颖家住在六楼,楼层靠近最后一排,整栋楼有充足的阳光照射。

但是,本应是温暖无比的楼层,滕鸣却感受到一股阴寒之气,尤其是在进入房子后。

凭他的经验,此房内一定不简单。

也就是说,这个屋子里有脏东西!

不过滕鸣不会去明说出来,那样的话又会被房主当成有精神问题的病人。

林若颖倒了一杯水,递给滕鸣道,

“随便坐坐,喝口水。”。

“谢谢!”

滕鸣谢过,然后接过林若颖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接着观察起了房子来。

林若颖家布置的比较简单,客厅里只有一张沙发,一台电视和一张客桌。

然后靠窗子的一侧,是个阳台,有洗衣机和冰箱等。

客厅旁边是房子唯一的走廊,在走廊的两侧有两间卧室,右边的卧室探查过去没有发现异常,但当查探到左边的卧室时,一股阴寒气却不断袭来。

滕鸣放下水杯,若有所思,

“林美女,那走廊左边的房间住的是哪位呀?”

林若颖闻言身体一怔,随即脸色难看道,

“哦,那里边住的是我弟弟,不过他现在情况很不好。”。

滕鸣一听来兴趣了,问道,

“你弟弟怎么了?能跟我讲讲吗?”

林若颖似被牵起了不好的回忆,脸上很是痛苦地说道,

“以前我弟弟还是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可自从那次起就彻底不一样了!”

滕鸣追问道,“发生了什么?”

林若颖接着说起道。

原来在那年夏天她的弟弟刚放暑假,她的爸妈便开车带着他弟弟去度假。

可是在度假回来的那晚,一辆大货车的司机由于疲劳驾驶,便将她父母的车子给撞了。

当时警察赶到的时候发现车子被撞的残破不堪,她的爸妈都死了,就只剩弟弟还有生命迹象,经过救治后也慢慢恢复了健康。

但是,从那次以后,她弟弟就再也不愿出门,性格也变的很孤僻,每到晚上的时候他总是会自言自语,找遍了心理医生也没有办法治好。

“可能是爸妈的死让他心里受了刺激,呜呜…”

林若颖说完,眼泪径直地掉了下来。

                           

原创文章,作者:凌晨爱洗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3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