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猛惊醒,重回老婆女儿意外时》完整版阅读

小说:猛惊醒,重回老婆女儿意外时

小说:都市

作者:遥望碧空晴海

角色:[db:角色]

简介:【重生80+无系统+渣男悔过自新+宠妻+奶爸+种田+狗粮+单女主+事业暴富】  孟海生重生了,重生回到老婆,女儿出意外时。  上辈子的遗憾,就在眼前。  孟海生冲出家门。  重活一世,谁也别想从他身边把老婆女儿夺走。

猛惊醒,重回老婆女儿意外时

《猛惊醒,重回老婆女儿意外时》免费阅读

2016年 夏 海川市

孟海生躺在病床上,他周围站一圈人。

却没有一个跟他有血缘关系的。

律师拿着他的遗嘱正在宣读。

他所有的遗产,包括他的遗体全部捐出去。

孟海生微微闭着眼,安静的等待死神降临的那一刻。

突然,嘭的一声巨响。

病房的房门被人用力撞开。

“孟海生你个卑鄙小人,就连死都偷偷摸摸的。”

早已经病入膏肓的孟海生,听到孟长岳的声音很想大笑。

可惜此刻他已经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

孟海生艰难的睁开眼,微微扯了扯唇角。

“孟长岳,你跟我斗了一辈子,终究还是要输给我了。”

“我现在就去见慕澄再续前缘。”

“你可要好好活着。”

孟海生的声音非常小,但孟长岳却听得明明白白。

他眼目赤红,想上前,被孟海生的保镖挡下。

“孟海生,你不要得意,就算重来一世,你也不是我孟长岳的对手。”

面对孟长岳的竭斯底里。

孟海生心满意足的看向孟长岳,他已经看不清眼前人。

两人为了已经去世的林慕澄争斗一辈子,甚至就算是死,也要争一争。

孟海生心中轻笑,他赢了,他死在孟长岳前面。

意识逐渐模糊,很快他连孟长岳的大吼声都听不清楚。

孟海生再次闭上眼睛。

短暂的一生快速在他脑海中划过。

孩童时的纯真,年少时的叛逆,成年后的沉稳。

曾经为了一口饭他去工地搬过砖。

发达后坐着私人飞满世界飞,也不知道吃过多少美味佳肴。

但吃的再好,也没曾经家里一碗玉米糊糊香。

孟海生的一生很精彩,同时也有很多遗憾。

林慕澄的身影出现在他脑海中。

妻子林慕澄和女儿茉茉,还有那未出生的孩子是他人生中最大的遗憾。

恍惚中孟海生好似又回到过去。

林慕澄紧紧抱着茉茉蜷缩在泥土里。

他想把茉茉抱出来。

林慕澄僵硬的手,却死死抱着茉茉不松手。

时隔多年,这一幕犹如烙印一般刻在孟海生的脑海中。

突然胸口传来一阵剧痛。

孟海生紧紧攥着被子的一角。

如果,如果可以重来。

他一定不再那么混。

一定好好护着妻女。

一定!!!!!!

1984年 夏 下山村

躺在凉席上的孟海生,猛然惊醒。

他热得浑身上下全是汗,犹如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孟海生坐起身来。

身上一件已经洗的松散,略有些灰白背心。

一条军绿色短裤,还是用长裤改的。

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破旧屋子。

让他有些恍惚。

当他的目光看到炕边挂着的日历时。

孟海生的心脏猛的一疼。

他永远都忘不了1984年7月6号这一天。

这是林慕澄和茉茉意外去世的日子。

孟海生来不及多想,哪怕这是一个梦,他也要去救林慕澄和茉茉。

屋外天刚蒙蒙亮,昨夜下过一场大雨,孟海生跑出门的时,脚下一滑。

咚的一声重重摔在泥水里。

他顾不上自己这一身的脏。

脑海里全是林慕澄和茉茉的模样。

上辈子他昨天晚上出去打了一通宵的扑克。

把家里仅有的十块钱全给输光了。

今天一早他本应该去地里摘黄瓜,拿集市去卖的,却因为太困不想起。

林慕澄来叫他,还被他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

她出门的时候,是哭着走的。

孟海生抹了一把混着眼泪的泥水。

只感觉自己难受的连呼吸都不会了。

他毫不犹豫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他以前怎么就这么混,林慕澄肚子里可怀着他的孩子。

他怎么就放心让她带着只有两岁的茉茉,去菜地摘黄瓜。

当年林慕澄和茉茉惨死,除了意外,很大原因在他身上。

他们家菜地在大土坡上,昨晚刚下过暴雨,土坡上的泥土略有些松动。

茉茉玩心重,趁着林慕澄摘黄瓜的时候,她跑到土坡边上玩,一不小心就滑下去了。

林慕澄去救茉茉的时候,本来抓住一截树根是掉不下去的。

可在村里人来救她的时候,她突然松了手。

林慕澄紧紧抱着茉茉滚落到山坡下,引起了塌方。

等孟海生赶来的时候,母女两人已经没了呼吸。

失去妻子和女儿的痛,终于唤醒了好吃懒做的孟海生。

在林慕澄和茉茉的葬礼上,孟海生当着村里的人的面断了左手小指。

他对着两座新坟发誓,此生会为了他造的孽赎罪。

此后的人生,孟海生凭着一双手打下一个商业帝国,到他死的那一日,他不知道拯救了多少个家庭。

可他散了的家,却再也救不回来了。

回想起曾经的一幕幕,孟海生又给了自己一巴掌。

当初林慕澄松手放弃活下去的希望时,她得多绝望啊。

孟海生拼死往村外跑。

湿热的风从他耳旁呼啸而过。

好不容易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他绝对不会重蹈覆辙。

孟海生平日里游手好闲,又不爱下地干活,身体素质比前世不知道要差多少。

只不过跑了一刻钟,他因为用力过猛,心脏一阵一阵的抽疼。

村子离着他家黄瓜地,最少还有十几分钟脚程。

他只依靠两条腿,肯定要耽误事。

孟海生焦急的浑身微微颤抖。

他一边跑,一边快速想着办法,如果救不了林慕澄和茉茉,他回来又有什么意义。

就在孟海生焦灼的时候。

村书记孟建国开着村里唯一的拖拉机,往他这边驶过来。

“海生,你这是怎么搞的,一身的泥。”

孟海生看到孟建国开的拖拉机,眼前一亮。

“建国叔,借你拖拉机我用一下。”

孟建国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孟海生就冲上拖拉机,一个用力把他挤下拖拉机。

“孟海生你是不是疯了,这可是村里的拖拉机,你给弄坏了,你拿什么赔?”

孟海生一个油门踩下去,拖拉机突突突的往前冲。

“叔,我就用一下,一会给你送回来。”

“你个小王八犊子。”

孟海生根本就听不见孟建国的吼声,满心都是林慕澄和茉茉的安危。

被推下车的孟建国,看着拖拉机冲出去愣了一下。

村里会开拖拉机的也就三五个人,孟海生是什么时候学会开拖拉机的?

“孟海生你个小王八犊子,赶紧给我停下来,这拖拉机能是你碰的吗?”

孟建国一路狂奔,去追孟海生。

下山村只听名字就知道,周边全是丘陵山地。

孟海生开着拖拉机,走在崎岖的土路上,由于速度太快。

他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要颠碎了。

可这会儿他哪里顾得上这些。

先去找林慕澄和茉茉才是要紧事。

孟海生这一路上,简直度日如年。

当他远远看到自己家那片黄瓜地头,蹲着的小小身影时。

孟海生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这口气还没呼出来,只见茉茉突然站起身来,朝着黄瓜地里面走去。

“茉茉。”

孟海生一声大吼,恨不得立马冲到茉茉身边。

等他跑到地边,丢下没有熄火的拖拉机,冲进黄瓜地,已经看不到茉茉。

黄瓜架有一米多高,孟海生看不到茉茉,整个人都要疯了。

他一边往土坡跑,一边焦急的喊。

“茉茉?”

“孟海生,这边?”

林慕澄略有些颤抖的声音,从黄瓜地里面传过来。

孟海生心里咯噔一声,心想坏了。

他悬着一颗心狂奔过去,一眼就看到茉茉站在土坡边沿上,一只脚已经陷在黄泥里。

林慕澄被吓的六神无主,正想上前去抱茉茉。

“慕澄,你别过去,让我来。”

土坡边沿土壤很松,林慕澄一个大人过去,肯定会踩塌的。

孟海生扫了一眼,见旁边有不少荆条,他一边拽着荆条,一边慢慢靠近把手伸向茉茉。

“茉茉,爸爸拉你过来好不好。”

两岁的茉茉,瘦瘦小小的。

她的脚陷在泥里怎么也拔不出来。

很是害怕的茉茉眼里含着泪,都快要急哭了。

当她看到孟海生朝她伸出手时,脸上露出一丝胆怯。

刚才还在眼睛里打转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

“爸爸,茉茉乖,茉茉不哭。”

小小的茉茉带着哭腔,用力想要把脚从泥里拔出来。

可陷的太深了,她又没力气,哪里能拔出来。

“茉茉不着急,你把手给爸爸,爸爸拉你过来。”

孟海生看到茉茉又挣扎起来,瞬间屏住呼吸。

此刻他的心已经麻木了,整个后背全都是汗。

这大夏天里,他只感觉通体冰凉。

身子也忍不住微微颤抖。

一旁的林慕澄比孟海生好不到哪里。

“茉茉,你别怕,妈妈在这里呢。”

“爸爸要拉你过来,你把手给爸爸好不好。”

林慕澄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这会如果她乱了阵脚,茉茉可就危险了。

随着林慕澄话音落下,孟海生又往前探了探身子。

“妈妈,我怕。”

茉茉是真的吓坏了,以往孟海生没少朝她大吼大叫,在她心中是极为惧怕孟海生的。

“妈妈在这里呢,茉茉快伸手,让爸爸拉你过来。”

“茉茉你不是想吃糖吗?一会摘好黄瓜,爸爸去集市给你买糖吃好不好。”

一听有糖吃,茉茉的注意力一下就被转移了。

她慢慢伸出满是泥巴的小手。

孟海生粗糙的大手在握住茉茉温热小手的那一瞬间,心中好似有什么东西猛然炸开。

“茉茉,慢点走。”

孟海生害怕吓着茉茉,继续温声安慰她。

                           

原创文章,作者:遥望碧空晴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3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