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岳芷柔,林瑞庭《锦上宠》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锦上宠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青柠不酸

角色:岳芷柔,林瑞庭

简介:林否否穿越了,前世孤寂的她这一世有了父母、兄长、朋友,她格外珍惜,她只想守着这份安宁过一辈子,可她遇到一个人,乱了心,是阴谋欺骗还是命中注定,这颗异世孤独的心能否找到最终归宿。反差萌林否否VS宠妻狂魔夜锦澜

锦上宠

《锦上宠》免费阅读

天啟年间,坊间传言得“天玦”者得天下。

天玦为何物?有言先国主遗留的玉玺,亦有言是富可敌国的宝藏,天玦便是开启宝藏的钥匙,还有言天玦是一味药,可起死回生,传言不计其数。

一场以争夺“天玦”的混战拉开帷幕,战火纷飞,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整片大陆血流成河,天地被映照的一片瑰丽。

一时间整个大陆小国四起,自此天啟分崩离析。

经百年混战后,仅余东赤耀,西青钺,南泠月,北夜冥,中垚漠五国瓜分领土分庭而治,自此百姓得繁衍生息,百姓称这一年啟元年,意为新生。

啟元240年,泠月国大将军林弘大破赤耀国得胜归朝,次年,夫人岳芷柔产下一女,因生而不言,取名为林否否。

啟元251年,泠月国都城—月城

寒冬腊月,鹅毛般的大雪漫天飞舞着,整个月城披上了白色的外衣。光秃的柳树挂满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银条儿;冬夏常青的松树和柏树,堆满了蓬松松、沉甸甸的雪球。

雪停了,随处可见银装素裹的建筑与街道。

气势恢宏的将军府里积雪覆盖,奴仆丫鬟正清扫着积雪,扫帚划过地面与脚踩雪上的“吱吱”声不绝于耳。

假山下池水结着厚厚的冰层,透过晶莹剔透的冰面,有巴掌大的鱼儿在缓缓游动着。

穿过院门,幽幽暗香扑鼻而来,枝头上的梅花不畏严寒肆意的绽放,树旁雕花木窗里正坐着一个容颜绝丽的女子,女子三十左右,身着银白素缎冷蓝镶滚白绫棉裙,精致的发髻上仅簪一支翠绿色玉簪,瓷白的肌肤宛如二八少女,此女子便是将军夫人岳芷柔。

岳芷柔嘴角含笑拿着针线在喜庆的袄裙上密密的缝制着。

“夫人,歇会儿吧!莫伤了眼。”贴身婢女蔷薇心疼地劝道。

岳芷柔剪断线头,摸着衣服道:“否否呢?这个时辰该用膳了。”

蔷薇斟了杯茶水放在岳芷柔手上,笑着道:“夫人不必担心,许又是哪儿冒出来的小动物,小姐玩的一时忘了时辰,方才来时还见了红袖,这会儿应是寻着人了。”

枝头有雪落了下来。

梳着双丫髻的红袖穿着青色袄裙抱着银狐裘披风小跑过来:“小姐,这要是受了风寒,夫人可真真要恼了的。”

林否否年仅十岁,浓眉大眼,粉雕玉琢,梳着丱(音同关)发,齐眉流海,发髻两边各夹着一只粉玉扇冰花流苏飘带,穿着粉梅色雪狐棉衣,腰间坠着一支约三四寸长白玉短笛,脚踩锦缎兰花绣鞋,出落得亭亭玉立,披上银色披风,整个人如同天宫的仙女遗落凡间。

此刻林否否蹲在走廊边积雪上逗弄着一只白狐。

“呀!哪儿来的白狐?可真真是好看呢!”

白狐听到人声忙转头隐入雪中。

“哎呀!怎一见我就跑?这些小家伙可真会挑人!”红袖惊讶道。

林否否朝白狐挥了挥手,望着红袖眉眼弯弯。

林否否眯着眼打手势:“先前外面遇见的,不知怎的跑了进来。”

红袖将林否否的小手握在手心,肉肉的,暖暖的。

看着这么精致可爱又善良乖巧的小姐却不能说话,红袖心里一阵生疼:“小姐,我刚见着蔷薇姐姐,说夫人在房里等小姐用膳呢!”

林否否提着裙摆小步跑着去了岳芷柔院里,小绣鞋一迈入,岳芷柔的声音便响起:“小调皮,可算来了!”

林否否撞进母亲怀里撒娇,笑得一脸幸福:娘亲,娘亲

岳芷柔将她头上粉玉扇冰花流苏飘带缕了缕,柔声道:“已经是大姑娘了,怎还这么爱撒娇!”

林否否搂着母亲抬头眯着眼无声笑着,岳芷柔点了点她的小鼻子,望着她的眉眼道:“待会用完膳随娘亲去明卫营看望你兄长。”

林否否乖巧的点点头。

朴素无华的马车缓缓行驶着,天气严寒,街道行人拢着袖子穿梭着。店铺林立,新年的气氛渲染着,入目皆是红艳。

泠月国皇族开设暗三十六卫与明七十二卫,暗卫护皇族安危,明卫护山河无恙。

泠月分六城,各城均分十二明卫,一明卫掌管三千兵卫,林瑞庭自六岁起入明卫,排行第七,号明七将军。

明卫营驻河扎营,府中马车缓缓停下,营门守卫厉声喝道:“此乃明卫营,闲杂人等不可逗留。”

轿帘掀开,蔷薇跳下马车福身道:“麻烦通报明七将军,林府夫人在营外等候。”

林府?守卫看了眼马车恭敬道:“请稍候!”

片刻,林否否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林瑞庭的声音响起:“母亲今日怎出府了?”

下一秒眼前明亮开来,林瑞庭掀开轿帘钻了进来,见到林否否,惊喜道:“否否也来了,今日刮的什么风?”

林瑞庭今年十六,身高约五尺,身姿挺拔,剑眉星目,面容与父亲十分相似,未穿甲胄,只着藏青色窄袖兵服,脚踩黑靴,上面沾满泥土。

林否否见到兄长满脸汗水,忙掏出手帕替兄长擦了擦鬓角。

岳芷柔嗔道:“不管什么风,饭总得好好吃!”说着取出食盒,一打开,香气扑鼻,精致的菜肴映入眼帘。

“母亲怎知我饿了?”林瑞庭说着便抓起一旁的竹筷狼吞虎咽的吃开了。

岳芷柔见他一口接一口显然饿得不轻,心疼道:“营中吃不饱吗,怎饿成这样?”说着理了理他鬓边的碎发。

“不是,”说着咽下口中食物继续道:“最近任务重,没来得及呢?”林否否见兄长又忙着吃,又忙着说话,忙递了杯水。

林瑞庭接过也不嫌烫一饮而尽,几日不见,林否否又长高了些,脸也长张开了些,软萌的样子甚是招人喜爱。

林瑞庭自幼便稀罕的不行,吃完忙擦净用手捏着妹妹婴儿肥的小脸,质问:“否否近日可有想念兄长?”

林否否被扯着脸,一脸委屈地打手势:“自然”

林瑞庭满意的点点头:“今日较前几日暖和些,否否你之前不是嚷嚷着要骑马吗?兄长今日得空,我这就载你去骑上一段。”说着便掀帘而下去营中牵马。

岳芷柔无奈摇头:“你兄长总这么风风火火的,日后也不知哪家姑娘能受得了这脾性!”

林否否听了菀尔。

“否否”轿外传来林瑞庭的声音。

林否否掀帘而出,抬眸,林瑞庭骑在高头大马上眼神宠溺地伸手,林否否望着兄长,伸手,手刚被握紧,下一秒林否否眼前一花,凌空而上落在马背,被拥入林瑞庭怀中,接着耳边传来兄长的声音:“抓紧了!驾!”

瞬间林否否觉得自己化作一根离弦之箭射了出去……

                           

原创文章,作者:青柠不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3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