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苏浅雪,秦征《武碎苍冥》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武碎苍冥

小说:传统玄幻

作者:笑我痴狂

角色:苏浅雪,秦征

简介:是因果?是宿命?澄清三魂,觉醒轮回!靠着神秘的珠子,秦征窥视他人记忆,复制他人功法,在不正经的修炼中,飞速变强。然,人到终极便是祸,仙凡禁破灭,妖魔降临,仙神乱世。大厦将倾,秦征分三魂,一作妖、一化魔、一为仙,武碎苍冥,念镇诸天!.

武碎苍冥

《武碎苍冥》免费阅读

夜,寂无声息的飘着鹅毛大雪,整个流云峰,银妆素裹,衬着天穹若隐若现的弯月,仿佛画中。

峰顶,一位妙龄女子迎风而立,一边仰头大口大口的灌着烈酒,一边眼神迷离的望向茫茫夜空,仔细看去,女子的脚边已然横七竖八的散落着七八只空酒坛。

夜半、风雪、独饮!

是落寞?

是伤怀?

簌、簌、簌……

积雪被踩踏的声音悄然响起,女子似有惊觉,蹙着眉回头,眼帘内,一道熟悉的身影正一步一步向着她走来。

“秦征!”

“你怎么来了?天这么冷,你刚重伤苏醒,可别再染了风寒。”

女子的语气透出一丝关心,秦征可是她已故师姐的唯一亲传弟子,只可惜,秦征资质不高,再加上秉性懦弱、忠厚、老实,因此在武道一途上终难有所成就。

不过这样也好,如果不是他的性格懂得退缩、忍让,只怕上次就会被雷阳峰的弟子给活活揍死。

“秦征见过峰主师叔!”秦征拱手,眼中闪过浓浓的惊艳。

秀眉凤目,琼鼻玉齿,唇若流丹,肤如凝脂,一头及腰黑发在脑后恣意倾泻飘舞,再配着盈盈一握的纤腰,笔直修长的双腿,以及充满了仙气的轻纱白裙,便是前世洛神赋中的洛神也不过如此。

“秦征,深夜来此,你找师叔有事?”

“弟子……”

秦征收敛心神,语气踌躇。

苏浅雪顿时脸色一沉,秦征的犹犹豫豫让她颇为不喜,“男子汉大丈夫,有便直说,吞吞吐吐算怎么回事?你这性子难怪修炼一途不得精进,长此以往,怎能不被欺辱?”

“那……好!”秦征眉头一挑,闪亮的双眸紧紧盯着苏浅雪的俏脸,“敢问师叔,牺牲自己就真的能够保住流云峰吗?就真的能让流云峰为数不多的弟子们好好的活下去么?”

咔嚓!

破裂声陡然响起,苏浅雪手里的酒坛被苏浅雪下意识的一把捏碎,紧跟着苏浅雪整个人释放出无比冰寒的气息,一双眸子更是如同利剑一般逼视着秦征。

“放肆!秦征,你在胡说什么?看在我那已故师姐的份上,下去!”

“哼,只怕弟子下去之后,师叔会真的万劫不复!”

一贯老实懦弱的‘秦征’此刻却毫不畏惧的与苏浅雪对视,嘴角更是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而且,弟子真的在胡说么?那么,青木峰呢?青木峰的峰主,吴昊呢?半月之约呢?”

一连几句反问让苏浅雪顿时僵立当场,白玉般的面庞上更是褪去了最后一丝血色,整个娇躯都在微微颤抖,显然内心激动至极,而苏浅雪的眼中,不安、无助、痛苦,也再无掩饰。

毫无疑问,秦征没有信口开河,并且一下子戳到了苏浅雪的痛处。

没人知道,不久前同为苍华宗麾下七峰之一的青木峰峰主吴昊私下找到了苏浅雪,放言要苏浅雪暗中做他的情人,否则便会仗着青木峰的实力更强,在宗规规则之内,一个接一个将流云峰的弟子全都打死打残,直到流云峰只剩苏浅雪一个!

苏浅雪当然不愿受此屈辱,抛开本身情感不提,吴昊的年纪都比她大了整整一辈。但出于流云峰目前的境况,以及对流云峰众弟子的维护,苏浅雪最后还是做出了妥协。

两人约定,半月之后春风一度,从此再无纠葛。

只是这种事情一旦有了开始,真能轻易结束吗?更何况苏浅雪还是那般的美?

还有七天,便是约定的日子!

也是随着时间的临近,苏浅雪心中越发苦闷,这才独自在这风雪交加的深夜,来这山巅放纵痛饮,渴求一醉解千愁,却不想重伤初愈的秦征居然会过来,并且一语道破!

但毕竟是一峰之主,惊慌之后,苏浅雪很快又控制着自己平静下来,脸色更是变得有些漠然,“秦征,师叔不管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师叔也不想否认,但师叔希望你能忘了这些…….”

“弟子能帮师叔!”

秦征打断了苏浅雪的话,接着在苏浅雪错愕质疑的眼神中缓缓开口,“弟子能让师叔在短短几个时辰内从先天八重突破到先天九重,一月左右跨入气动层次!那样师叔何惧青木峰一脉?” (修炼境界:后天、先天、气动、化海、真丹、婴变、炼魂、三花、九劫……每一境又细分为九重天)。

一席话落地,就连风雪飘落的声音都仿佛变小了许多,直到几分钟后,苏浅雪才重重一甩衣袖,“简直荒谬!”

“不,这是真的!”

秦征反驳,语气很认真,很冷静,一双眸子也没有任何的躲闪和迟疑。

苏浅雪到嘴的质问慢慢吞了回去,坐上峰主之位数年,苏浅雪早已学会从一个人的眼神去分辨对方有没有说谎。

从秦征的眸子里,苏浅雪能看到的只有清澈和自信!

但,几个时辰突破到先天九重,一月左右跨入气动境,却又深深颠覆了苏浅雪固有的认知,这真的可能吗?并且还是从一个素来胆小老实,修炼至今也不过后天三重境的弟子嘴中说出来?

真的可以,为何他自己的修为却这么低?

“反正师叔也没有任何损失,何不试试?”

又一句话,直接打消了苏浅雪最后的顾忌。是啊,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大不了就当是一场胡闹。

“随我来!”

苏浅雪转身,秀发飞舞,衣袂飘扬。

秦征悄然吐出一口浊气,特么的,全都说中了,脑袋里的墨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原创文章,作者:笑我痴狂,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3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