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锈蚀王》小说最新章节,云明,许昭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锈蚀王

小说:都市

作者:牵着蜗牛看海

角色:云明,许昭

简介:抬头会看到什么?星球壁垒相互挤压吞噬,挣扎融合,生灵彼此在重合空间里竞争求生,争取机会。抬头会看到绝望,或者不放弃希望!

锈蚀王

《锈蚀王》免费阅读

“抬头会看到什么?”

“天空还是星河?”

云明目光呆滞,盯着布满黄渍的天花板,一遍遍回想着父亲生前最后问他的这个问题。

狭小的储物间里只有一扇木门,臃肿膨胀的麻袋密密靠墙堆积,占满了地面,云明躺在麻袋上方一块微微倾斜的木板上,空气中能够感受到自己呼出气体的温热。

右手边是一个黑色矮胖的罐子,贴着封条,旁边还放着一封信,白色的纸张从信封中露出一角,皱皱巴巴。

“你们干什么?”

“他还是个孩子!给他点时间!”

门外低低的挣扎怒吼声响起。

很快木门就被拉开,凉爽的空气立刻涌入,云明的发梢轻轻拂过额头。

来人明显一愣,似乎没想到房间里会是这幅场景,很快又恢复正常:

“云明,你父亲的死我们很痛心,今天来找你是想交换你的名额。”

“你父亲是英雄,按照第一战时法令,他的名额由你继承,但是你的年纪和实力确实承担不起这份责任。”

“转赠给我们周氏吧,换取一个重回轻松生活的机会!”

说话的中年人信心满满,不经意的表情中流露出傲气和施舍。

“云明?云明?”

短暂沉默后,中年人的声音明显开始不耐烦。

身后的老者微微叹口气:

“周先生,请回吧,给他点时间,有消息了我联系您。”

中年人冷哼一声,眼里满是厌恶:

“云明,那就给你一天时间考虑,希望你能看清现实,做出正确的决定。”

几人脚步声远去。

很快,脚步声又传了回来,木门被轻轻拉开,返回的老者一屁股坐在麻袋上,絮絮叨叨:

“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谁能想到老云这样的研究员说没就没了,郑叔我也难以接受。”

“现在这世道已经乱了,你父亲的东西又都是机密,只给你留了个名额,你…今后还要继续生活…”

良久的沉默。

又是一声叹息,老者拖着有些佝偻的背影消失在门口。

云明微微回了回神儿,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一幕幕闪过脑海。

父亲毅然决然去重合空间,几天后云明被告知父亲死亡,接着就被赶出研究员小区,走马灯一样轮转的说客粉墨登场,话里话外为了名额,威逼利诱。

那些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只把他当成一个被父亲溺爱庇护的脆弱少年。

木板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云明收拾好物品,颀长的身影走出木门,后背上是父亲的骨灰。

他要离开这里,去父亲心心念念的重合空间里看看,名额是他的,哪怕浪费了,也是他自己的事情。

贫民窟的街道上阴暗潮湿,两侧紧闭的门窗上钉满了木条和铁链,坑洼路面上的积水映照着神色匆匆的行人,每个人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个脑袋,扫视前方。

在呛人的气味里,云明敏捷的穿过一个个低矮的通道,快速甩开粘在身上的那些侵略冰冷的目光,这些人在能被看见的地方兼职做乞丐,在不被人注意的黑暗里就会化身成恶魔。

拔地而起的建筑群深深刺入大地,一座座破败的高楼大厦从中间被密密麻麻的钢索贯穿勾连,人为隔断出了一片“空中陆地”,营造了云明熟悉的那个高高在上的世界。

几天前他还在那个世界里俯视下面的生活。

“呜…嘟…呜…嘟”

摇摇晃晃的轨道车缓缓停靠在钢铁站台旁,人流倾泻而出,又鱼贯而入,塞得满满当当。

云明抱着圆滚滚的包裹,背对着人群微弓身躯,形成一个狭小的空间,然后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

狭窄密闭的车厢里各种味道混杂,他的终点还很远,身体需要主动适应环境中的味道,每周都有在车厢里晕倒的人,他们唯一的结局就是窒息死亡,尽管如此,乘客还是从四面八方涌来。

作为贫民窟里仅存的免费出行工具,轨道车曾经是帝国运输裁撤的目标,由于所有人都做好了用生命捍卫这一权利的准备,这个计划最后不了了之。

窗外不断闪过粗大的钢架,红褐色的表面满是锈蚀,忽闪忽闪的路灯连成一条橘黄色的线,映照着水泥墙上不断重复张贴的巨型海报:

“冰皇许昭,重合空间第一人!”

“传奇武僧,怒撼夔牛!”

“帝国王牌尖刃,连斩三兽,他究竟是谁?”

这些话题是人们枯燥生活里为数不多的乐趣,底层的贫民窟是这样,中层的人们同样如此。

远离阳光久了,人们就习惯了沉默和昏暗,在轨道车走走停停中,云明终于挤出了车厢,积满油渍的站牌上隐约还能看到站名:

“九号站”

站台外,两侧联排的建筑一模一样,街道岔路口四通八达。

云明紧了紧身上的包裹,不经意间扫视一圈,闪身走进一个小巷。

金属在黑暗的通道里隐去光泽,星星点点的阳光斜斜照亮两端,他站在中间的黑暗中静静等待。

“去哪里?”

冷漠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低沉有力。

“鼠仓!”

在帝国中,帝国银行是当之无愧的巨无霸,但是人们更愿意将财物放到地下的鼠仓里。

在那里,任何人都可以购买一个仓房,存放任何物品,不记名,没有检查,鼠仓组织也用强大的实力一次次证明了它的安全可靠。

老鼠在黑暗里能视物,这个组织的人是否也可以?

疑惑中,云明感觉头上被套了一个布袋,一股毛发的味道传入鼻尖,接着就被人拉着向前,几十步之后,耳边开始出现滴答的水声,变得潮湿的布袋垮垮压在头上,脖子很不舒服。

走上一段台阶后站定,身体随着一阵机械咬合的喀嚓声缓缓下降,最终站在了坚实的地面上,云明感觉手上一松,耳边传来一个苍老沉稳的声音:

“摘下来吧!”

拿掉头套后,一名头发打理的整整齐齐的老者站在一张实木桌子后面,西装笔挺,胸口位置是一个金线勾勒的老鼠,灯光下闪闪发亮。

“位置,名称,数字。”

老者简单直接。

云明有些不好意思,扭头看了看,两侧和身后的通道中都没有人,快速转身拉开了后背的衣服。

老者微微错愕,然后就看到了云明后背上一块巴掌大小的蓝色图案。

云明也很无奈,所有的信息都是他父亲画上去的,这个地方他也只是听父亲交代过,这是第一次来。

老者转身找出一把钥匙,递给云明,然后就一言不发。

云明有些尴尬:

“我…应该去哪个位置?”

他确实不知道,后背上的图案只以为是未雨绸缪而已,从未看过。

老者沉默了下道:

“从我们的口中,不能出现任何客户的信息,所以……”

看到云明不知所措的表情后又补充道:

“但是你可以看!”

说着,就随手将刚才摘抄的纸条递了过来。

“甲106,鼠仓7380,0613”

云明走过一排排高度仅有一米的门洞,终于在狭窄通道尽头找到了甲106号。

输入数字,听着传来的咔咔声音,眼泪一下子涌出来,这里是父亲给他准备的地下安身之所,可是他的心已经无处安放了。

十几平米的长条形仓房里,门口两侧码放着一箱箱包装肉食和饮用水,接着是两个木架,挂着成套的衣服,都是常见的类型,角落里是一张单人床,干净整洁,床头柜上有一些叠放的资料,还有一个烟灰缸,对面则是工作台,墙上挂满了各种器具,整个空间中还有一张木制躺椅,增添了一丝生活气息。

云明轻轻放下父亲的骨灰,床头柜上一张敞开的报纸引起了他的注意:

“两个世界的挤压和融合分析”

纸张很普通,只是这份报纸通篇都是手写,是父亲的笔迹,正反两面只有这一篇文章,云明确定自己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内容。

躺椅上,云明拿着报纸,越看越心惊,通读一遍之后,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父亲竟然在文章的结论中,给融合结束时处于弱势的星球判了死刑!

“寻找答案吗?”

云明喃喃道,内心里隐隐有些理解父亲为什么要坚持进入重合空间了,他的心开始变得火热,那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让所有人挤破脑袋想要进入。

熟悉了鼠仓之后,云明又回到了地面,按照父亲留下的指引,找到了一座带有阁楼的房屋,鼠仓虽然安全,却不适合长期生活。

房屋里依旧是简单的家具陈设,似乎已经很长时间无人打扫。

云明躺在阁楼上,遥望着城市中心那片壮观的空中陆地,有一种逃离的解脱。

没有遮挡和束缚,从这里才能看到完整的天空,只是,现在的天空已经不再完整。

另一个星球缓缓转动,巨大的透明壁垒挤压进这个星球的表面,彼此之间的粒子流在天空中碰撞出绚丽的残影。

磅礴的弧面从半空中凸起,延伸而下,回转进大地深处。

透过布满细小裂缝的结界,两个星球共有的空间里,高高升起一片平坦的陆地。

那里就是重合空间!

“抬头会看到什么?”

会看到两个星球的壁垒,相互挣扎吞噬,会看到绝望,或者不放弃希望。

或许这才是需要云明知道的答案。

                           

原创文章,作者:牵着蜗牛看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4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