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沈公子的书童生活小说阅读

小说:沈公子的书童生活

小说:历史

作者:亥竹

角色:[db:角色]

简介:你相信平行世界吗?沈从闻死之前也是不信的,没想到光速打脸来得猝不及防。所以……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你且来看。

沈公子的书童生活

《沈公子的书童生活》免费阅读

微风轻拂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湖中错落的小岛上芦苇也随着摇摆。一艘篷船随着水波荡漾在湖面的芦苇丛间。

“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

沈从闻百无聊赖的坐在船头,一只脚伸入水中,嘴里叼着一根青涩的芦苇杆,哼哼唧唧的唱着莫名的曲调。

“小蚊子,你这个调子挺别致的~也是你家乡的小调?”

篷船内传出一道略带嘶哑的老人声音。

“嗯……算是吧!”

沈从闻头也没回的回应道,只不过思绪却是回到了那仿佛不算久远的时光之中。

23岁大学毕业的沈从闻,几经波折好不容易应聘到一家国内百强的公司。兢兢业业的干了五年,从最底层爬到了中层干部的位置。每年的年薪也算是拿得出手,正打算今年过后就将年迈的爷爷奶奶接到自己的城市好好享福的,没成想一个公司的女员工跳楼自杀的事件才让沈从闻深刻的认知到这个世界的现实是多么的操淡。而整个事件的内幕,他虽然不是全部都知道,但最关键的起因却非常清楚。

在几经天人交战的深度思考下,一向奉公守法的沈从闻自然是选择向公检组织揭发这令人不齿的行径。

然后,就真的没有然后了……

沈从闻在某日回家的路上偶遇抢劫,身中数刀,抢救无效。

“伦叔,明天去城里市集吧。”沈从闻将思绪收回,眼中的那抹凄凉也渐渐隐没。吐掉口中的芦苇杆,随后转头看向篷船内,咧开嘴又补了一句:“你喝的药又快没了。”

对于沈从闻故意转移话题的行径,篷船内的老人未曾多说什么,只是应下了沈从闻要去城中的要求,还有轻轻传出的一声叹息。

…………

这个世界对于沈从闻是陌生且新鲜的,从他在这个世界睁眼后看到的人物民风,最开始还以为是古代的的某一个朝代,然而又从救他一命的伦叔口中零零散散的叙述中得知这根本就不是他认知中的某一个古朝。

因为这个朝代的国号叫做华汉,皇帝姓氏为秦姓。本朝开国至今已历经了五位皇帝,当朝天子正值壮年,国力也正是强盛之际。治国方略在历代几任皇帝中都是首屈一指,民间自然也是好评一片,被誉为一代明君。

沈从闻此时提着伦叔所需要的中药,默默的走在人潮不算拥挤的建业城中,不断的打量着街道两边的店铺和零售小摊。吆喝声四起,人潮如织,虽然没有前世的灯光霓虹,短裙白腿,咳咳……但从一个城市的民生便可知整个朝代的兴盛和衰落,所谓窥一斑而知全豹。

前世的沈从闻是做营销企划的,所以用他的眼光来看,这个朝代的营销方式也算是别具一格,虽然相较于前世落后但也不失为这个时代特点,毕竟时代不同不是?

慢慢的随着人流向前,一路而来的见闻倒也让沈从闻更深层次的了解到这个朝代的具体情况。虽然前面也是由他代劳来城里买药,不过那个时候的他还真没有心思去全方位了解这些市井生活的点点滴滴。

“快走,快走。建业河上面的诗会开始啦!”

还未待沈从闻详细打量手中的这幅山水墨宝,身边便响起一声声惊呼。随之人群里衣着打扮得有些文雅气质的公子小姐们,便纷纷向着街道的另一边快步赶去。

“这是一年一度的建业诗会,由总督大人的公子,小姐创办的建业诗社牵头举办的,至今已经举办了五年了。”

看着自己摊位前的带着一脸疑惑的小哥,贩卖字画的摊主倒是主动的开口解释。

“这才是第一日,整个诗会呀一般都是持续三日的,白日都是以联对为主。到了晚间,才是赋诗环节。”

听到解释,沈从闻也才是恍然明白过来。不过建业有这般风气也能解释得通,就算在前世,江南也是多出士子,文风昌盛倒也能理解。

“老叔,您卖这些个字画能支撑得了摊位的租金吗?”沈从闻对诗会也没多大兴趣,见摊主一脸和善便开口问道。

“小老儿今年尚知天命,小哥你可莫把我叫大了。”摊主听到沈从闻对他的称呼,反而哈哈一笑。

“整个建业城的小摊租金都不贵,卖些字画除了支付租金以外,还有些盈余。这还是托了咱们总督大人的福,比上一任在位时的税收都少了一半,咱们总督大人是真的来造福一方百姓的。”

沈从闻点了点头,不置可否。随后又详细的问了一些关于店铺,租赁方面的问题。摊主也是不厌其烦的为其解答,性格就跟他面容和善一般无二。

告别了摊主,百无聊赖的沈从闻也打算到举办诗会的地方去凑一凑热闹。多点儿见闻也好实施自己的计划,总不能一直要伦叔照料自己吧。

宽广的建业河上,一艘艘画舫错落,迎着微荡的波浪轻轻起伏着。画舫多为二至三层的楼船,雕梁画栋倒也算是豪华。

此时画舫的船板上,一位位衣冠楚楚的士子秀才皆扶栏而立,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那艘最为雄壮的画舫方向。

“咦~你这人怎如此粗鲁?”

沈从闻好不容易从岸边的人潮中挤到了前排,面对那些说他粗鲁的人咧着口露出一口白牙,也不反驳,转而望向河里的画舫。

“哼,粗俗。”

面对沈从闻如此行径,除了那些衣着光鲜且挤不过的公子哥低骂上一句粗俗之外,反倒是那些闺中女子对沈从闻报以打量探寻的目光,时不时还和身边的同伴低语几句,而后面色微红,眉目含情。

沈从闻对于女子们的打量倒十分坦然。果然,不管到哪个时代,长得好看总是好事。

沈从闻现在的长相身材都跟前世相仿,178的身高不至于鹤立鸡群,但也算是身材挺拔,五官立体,浓眉明眸,黑且密的长发随意的挽了个发髻,抛开衣着不谈,但也算是翩翩公子。

“快看,快看,陈小姐出对了!”

连连的惊呼声这才将那些大胆女子的目光吸引到了河中的画舫上。

只见那其中最为豪华的画舫上,从顶层的两个仆人手中垂下一幅长条锦帛,上书:“凤落梧桐梧落凤。”

这一幅联对一出,不论是岸边还是河中画舫上的的才子佳人们都开始眉头紧锁,频频低语讨论着画舫主人所出的联对。

“哟呵?有点儿意思。”

沈从闻见此联对一出,倒是颠覆了他对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才子佳人的感观,以为只是些吟风论月的无才之辈。但两世为人的他,还是对此有些兴致索然。不论其他,自古以来文风太盛都不算是太好的事情,宋朝便是很好的例子。

“哼,粗鄙之人也能口出狂言。”

沈从闻话音刚落,身边便有士子发出一声嗤笑。但见扶着河堤栏杆的沈从闻却没有回头应他,这位士子脸皮一红,余光看向隔着沈从闻三人的佳人背影,再次对着沈从闻的背影朗声说道:“黑小子,说你呢?你既然说有点儿意思,想必你应该腹中有稿了吧!?”

沈从闻有些愕然,转过头,指了指自己,双眼微眯,露出一抹凶悍:“黑小子?是说我吗?”

奶奶个腿,哥们儿这是纯纯的健康色,好吧?放到以前可是迷倒失足少女……青春少女无数。

“你……对,就是说你……你有何资格对陈小姐出的联对评头论足?”

沈从闻声音不大,也算洪亮,周围的才子佳人们也纷纷转移视线过来,看着这才子和乡村小伙儿的争执。那世子见到余光中的背影转身过来,目光也是一亮,本来见到沈从闻凶吓的表情有些怯怯然,此时也是鼓足了勇气与之对峙。

我……你才是白小子,你全家都是白小子,沈从闻轻轻呼了口气,再次咧开嘴,笑了笑说道:“我要是说我有对了呢?那你能对上吗?凭公子你衣着风雅,皓齿红唇想必是信手拈来吧?”

“我……”

那怼沈从闻的才子语气一低,但仿佛又瞄到那沉鱼落雁的面容,转而又硬气起来:“我自然胸中有对了,岂能是你可比拟的?”

听得此话,看向那梗着脖子如大鹅一般的才子,沈从闻到也觉得十分有趣,索性拱了拱手,再次说道:“那公子真是高才,在下是有辱斯文了,这便向公子道歉。”

说完便不再理会,转而又扶着栏杆,看向河中画舫的动静。

那位才子见沈从闻也致歉之后,倒是不太好意思再找茬了,只好和身边的同伴一起讨论总督爱女陈小姐所出的联对来,不过声音有些故意放大,说着自己的一些见解,时不时把余光扫向那道撩人的背影。

“小姐,那个黑大个挺有意思叻。那个笨笨的秀才都没听出是在笑话他。”受才子目光注视的女子身边,扎着两个丸子头的丫鬟捂着嘴笑嘻嘻的在自家小姐耳边低语道。

“冬青,不许说人闲话。”女子轻轻回了一句,声如黄鹂,婉转低鸣。说罢,又余光扫了一眼丫鬟口中的黑大哥,嘴角抹过一丝不容察觉的弧度。

这幅联对一出,所有人都在低声谈论,刚才发生在沈从闻和世子间的争论都仿若过眼云烟。那好看的女子此时也凭栏而立,眉头紧锁。

沈从闻也来了兴致,思考半天之后,终于露出一抹微笑,轻拍栏杆一下,一幅胸有成竹的表情跃然脸上。随后再看了一眼河中画舫,转身离去。

刚刚转过街角,沈从闻便听得身后传来一声好听轻喊。

“公子,公子。”

                           

原创文章,作者:亥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4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