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福囡掌中娇沈老太,李氏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团宠福囡掌中娇

小说:古言脑洞

作者:江浸月pol

角色:沈老太,李氏

简介:现代顶级私人女医生竟穿越到了农家五岁小萌宝身上,沈颜开表示很惆怅。不过,好像也还不错?奶奶把她当成心肝宝,哥哥把她宠的没边,还有泼辣的大伯母护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怎么还救了个小正太回来?专属好感值系统又是什么鬼?不过这小正太怎么越来越粘自己了……某正太:“为什么一直躲着我。”沈颜开:“哪敢躲着你,命都给你。”(//QAQ//)

团宠福囡掌中娇

《团宠福囡掌中娇》免费阅读

“囡囡,你要是醒不过来阿奶该怎么活啊,老天爷不长眼!你说你怎么好好的就摔下山崖了呢?囡囡啊,我的心肝肉——”沈老太鼻涕一把泪一把,干瘦的老脸由于痛苦皱成了一朵菊花。

“我就说这丫头没救了,你们就是不信,我看你们还是尽早准备后事吧。”王麻子抹了抹袖子,不咸不淡的说道。

“求求你了,王大夫你再想想办法吧!只要你能救活我们囡囡,我老婆子就是把棺材本给你掏出来都心甘情愿。”沈老太守寡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向谁低过头,但为了自己的小孙女,沈老太还是低声下气的求着王麻子。

王麻子的眼珠转了转,摆出一副为难的姿态。心里的算盘却打的劈啪作响。本来以为借这个小丫头的病压榨了沈家这么久,应该也拿不出什么钱了,没想到这老太婆还给自己留着棺材本呢。既然这样,有钱不赚王八蛋,当然是能捞一笔是一笔。

“这样吧,我这还有一包压箱底的药,是到万不得以不能用的,本来是想给我自己留着,不过看您老这么大岁数为了孙女也实在可怜,我就勉为其难的卖给你吧,不过我丑话可说在前头,你孙女的伤太严重了,就算这药再好,救不救的回来我也不敢保证。”

“只要还有一点希望,我老太婆都不会放弃的,不然就是死了都闭不上眼睛。”沈老太颤巍巍的从衣服里襟里掏出一小包银子,足足有五两,递到了王麻子手上。

“喏,用热水泡了给她喝下去吧。”王麻子掏出了一包不知名药末,递给了沈老太。

沈老太很快就将其冲泡好,往孙女嘴里喂。

“咳咳……”沈颜开迷迷糊糊中就感受到有人在往自己嘴里灌着东西,苦涩腥臭,还带着一股浓浓的霉味。沈颜开费力的睁开眼睛,眼前陌生的场景让记忆如潮水般的涌入脑海,连带着这具小身体之前的记忆和感情,一下子压得沈颜开喘不过气来,过了好一会儿,沈颜开才认清了自己已经穿越了的事实。想自己年纪轻轻,好不容易爬上了金牌主治医生的位置,还没来得及享受人生的大好时光呢,就到了这个鬼地方。

“哎呀!我的心肝,你终于醒了,你担心死阿奶了,好孩子,你要是醒不过来,阿奶也活不成了。”沈老太见沈颜开醒了过来,脸上的愁云一下子就消散了。“王大夫,看来这药真有效果。”

“呵呵……”王麻子尴尬的笑了笑,“人救回来了就行,也不浪费我这神药。”

“这算哪门子神药啊?就是兑了点破香灰,还都发霉了。”前世作为金牌主治医师的沈颜开最厌恶的就是有人打着行医的幌子招摇撞骗,立马戳穿了他。

周围的空气仿佛一瞬间凝固了,沈老太望着孙女,说话怎么这么顺溜了,记得以前说话总是磕磕绊绊的,没少被村子里的皮孩子嘲笑是小结巴。

“你这小孩怎么乱说话!是我把你从鬼门关里救回来的,你不把我当恩人就算了,还往我身上泼脏水,真是白眼狼。”王麻子在村子里招摇撞骗这么多年,一直都以为自己的手段高明,现在竟然被一个五岁的奶娃娃揭穿了,脸上登时就有些挂不住。

沈颜开倒也不恼,只是端起那碗没喝完的“药”,递到了沈老太面前。沈老太捻起一点没化的粉末放到了嘴里。“呸呸呸!还真是发了霉的香灰,这是能给人喝的东西吗?”王老太先前只顾忧心孙女,就没细探究药,只是觉得这东西难闻的紧。想到自己刚刚竟把这鬼东西喂给了孙女,心里顿时一阵发紧,直接冲着王麻子破口大骂:“该天杀的王麻子,你还敢骗老娘,真当我们沈家都是吃素的。”

大儿媳王凤英听了自家婆婆的话,也是气不打一出来,前前后后给了王麻子这么多的银子可真是把自己心疼的紧,直接撸起了袖子站在了沈老太身边,只等沈老太一声令下,便直接开撕。

“不管怎么说……人我是给你治好了,治病给钱,你们还应当谢我呢。”王麻子仍旧是死鸭子嘴硬,不过头上已经心虚的冒出了细汗。

“我呸!那是我家囡囡自己有福气,你还敢给老娘提这一遭,今天要是让你好好的出了我老沈家的大门,老娘就把自己肩膀头子上顶的这玩意儿给卸了。老大家的,还不上!”

沈老太一声令下,大儿媳王凤英就直接拿起屋角里一根足有婴儿手臂般粗的烧火棍子结结实实的往王麻子身上招呼。

“哎呦!……哎呦!”王麻子疼的连连叫唤。

沈子言见状,乘机将王麻子那个破旧的药箱里的钱全部翻了出来,除了自家奶奶给的五两银子,还有王麻子从别人那里坑蒙拐骗的七两银子,沈子言将钱全交到了沈老太手上。

沈老太掂量着手里的银子,暗夸孙子机敏。

最后,王麻子被王凤英用扫把“请”离了沈家,不过就算是鞋都被王凤英打掉了一只,他还是没忘记放狠话:“你们给老子等着!”

“我呸!狗崽子还敢跟老娘满嘴喷粪,老娘没报官让你蹲大牢就已经是大发慈悲了……”沈老太的嘴和噼里啪啦的连珠炮一般利索,把王麻子的祖宗十八代都拉出来鞭了遍尸。

“开开,二哥这里有糖,二哥这就剥给你吃。”眼前一个七八岁大小的小男孩这睁着黑亮的眼睛看着沈颜开,一脸认真的样子再配上俊俏的眉眼格外可爱,沈子言献宝似的掏出了口袋里的两颗被体温暖的有些粘腻的糖果,剥开其中一颗的糖纸送到了妹妹的嘴边。另一颗则塞进了妹妹的口袋。

说实话,沈颜开作为一个吃惯了现代各种新奇零食的成年人对这种古代的劣质糖果根本不感兴趣,但架不住小小少年希冀的目光,还是让他把糖塞进了嘴里。

“真好吃,谢谢二哥!”沈颜开对着沈子言露出了甜甜的笑容,“二哥也要和开开一起吃。”说罢就将另一颗糖塞进了沈子言的嘴里。

小小少年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甜蜜开心的眯起了眼睛,看着妹妹圆圆的的小脸蛋觉得自家妹妹比嘴里的糖还要甜。

唉,想到自己一个二十五岁的现代女青年还得在七八岁的小正太面前卖萌,沈颜开心里不禁感到羞耻。

“来,颜开丫头,鸡蛋羹来了,我来喂你。”王菊英舀起一勺蛋羹放到嘴边吹了吹就喂给了沈颜开。

蛋羹炖的很老,只放了简单的粗盐调味,不仅一滴油花都没有,还透着一股浓浓的腥味。沈颜开只吃了两口就吃不下去了。但是趴在床沿边的小萝卜头却一边吮着手指一边流着口水。一双晶亮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沈颜开。

根据原主的记忆,这个孩子应该是原主的表弟,小名虎子。沈老太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沈德福忠厚老实,二儿子沈德明也就是原主的便宜爹爹,本来是沈老太最中意的儿子,不仅一表人才,还在军队里面立过功,可惜在一场战役中身亡,而原主的娘亲当时已怀有身孕,在听到消息后悲痛欲绝,在生下原主不久后也撒手人寰,留下原主和沈子言两个可怜的孩子。所以沈老太对自己这个一出生就没娘的孙女格外疼爱。至于老三沈德财,则是好吃懒做,偷奸耍滑之辈,最为沈老太看不上,连带着也不大喜欢三房的两个孩子。

不仅沈颜开感受到了这股热烈的眼神,就连沈老太也感觉到了。她扯起嗓子就朝角落里的妇人骂道:“老三媳妇你是怎么教孩子的,连姐姐生病的吃食也敢惦记,老娘看你也是欠收拾。”

李氏被骂的没有办法,出来重重的拍了虎子一下,但孩子看着虎头虎脑的,并没有因为这一巴掌就嚎啕大哭,只是皱了一下小脸,委屈的低着头。李氏看着孩子的样子气不打一出来,小声嘟囔:

“要怪就怪你没那个命,人家是宝贝金疙瘩,你就只是一颗狗尾巴草,哪有福分去惦记别人的东西。”

“李氏,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老娘什么时候短过孩子的吃穿,你可仔细老娘撕烂你的你这张烂鞋底的破嘴!”

眼看沈老太就要骂的收不住嘴,沈颜开赶紧打断了她,“奶奶,我吃不下了,囡囡现在只想喝水,剩下的就给虎子弟弟吃好不好?”

“哼,还是我囡囡最乖。”说着就把剩下的大半碗鸡蛋羹递给了小萝卜头,还狠狠的剜了李氏一眼,虎子捧着碗刺溜刺溜的吃的头都不抬,半晌,才抬起头结结巴巴的说“谢……谢……姐姐”

小家伙虎头虎脑的样子逗笑了沈颜开,但李氏却有些愤愤的走出了房门,到院子里的时候,还一脚踢翻了沈颜香喂鸡的木盆,沈颜香也不过十岁的年纪,面对在气头上的母亲也不敢多言,只是眼神阴鸷的往了一眼沈颜开所在的屋子。

“你大伯知道你病了,一大清早就上山打猎去了,说不定这次还能猎子兔子回来给你补补身体,皮子也还能给你换几个药钱。还有你大哥,一听说你出事了,学堂也不待了,急匆匆的要赶回来看你,现在估计已经快到家了……”大伯母王氏趁着沈老太打水的功夫,噼里啪啦的跟沈颜开说了一大堆话。

接过水,沈颜开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长相。大大的水杏眼,圆润的脸蛋因失血过多而略显苍白,脑袋上被人用红绳绑了两个整齐的双丫髻,虽然包着一团不算美观的白布,但还是一个活脱脱的小美人坯子,也难怪原装的沈颜开在沈家如此得宠。相对于前世父母早早离异缺少亲人关怀的沈颜开来说,现在这个家除了穷了一点之外,别的还真挑不出毛病。况且她沈颜开可是现代顶级医生,而且还开创过自己的食品公司,到了这里,还不是一样能混的风生水起,带领全家过上好日子。

正当沈颜开在踌躇满志的幻想时,哥哥沈子言看着妹妹青一阵红一阵的小脸还以为妹妹的头有开始疼了,连忙把嘴凑到沈颜开包裹着厚厚白布的脑袋上吹着气,还对她说:“开开,你要是觉得疼了就给二哥说,二哥就让痛痛飞,这样你就不疼了。”

沈颜开暗暗感到这个小家伙顶级妹控的潜质,止不住心头一暖,朝他甜甜的笑道“二哥别担心,开开不疼。二哥最好了。”

沈子言被自家妹妹萌到一脸血,有谁可以抵抗的住这么可爱的妹妹呢,刚才他没听错吧,妹妹说他最好了。为了维持住自己在妹妹心中最好的地位,以后要对妹妹更好才行,沈子言在心中暗下决心。

沈颜开的左手悄悄搭上了自己右手的脉搏,这具小身体失血过多,脉搏也很虚弱。而原主估计也已经死了,不然自己也不会魂穿在原主身上。沈颜开在头脑中搜寻这原主的记忆,其他的记忆都非常清晰,唯有出事的那一段记忆这么也记不清了,一努力回想,脑袋里便如同有人拿钝器猛烈击打一般,痛不欲生。

                           

原创文章,作者:江浸月pol,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4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