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道升仙》小说阅读

小说:得道升仙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一点点.

角色:[db:角色]

简介:【道士】、【神通】、【玄幻】在生命末途的刘向东在后山挖坑准备自埋,却不想来到一个修炼盛世。世家,朝堂,诸子百家,无上教派。地煞七十二变!天罡三十六法!错综复杂的迷途,在这人如草芥的时代超脱而出,成就古往今来第一仙!

得道升仙

《得道升仙》免费阅读

清晨,阳光透过树林,稀稀疏疏的光斑印在地上,好似一朵朵形态各异的花儿。

刘向东身着青色道袍,肩上扛着把锄头,走在山道上,一米八的高个却很消瘦,面上少有血色,气喘吁吁,好似能被风吹倒。

刘向东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驻着锄头,狠狠的呼了口气:“终于到了。”

眼前是一片坡底,有座新坟,旁边还有个坟坑。新坟里是刘向东前些天亲手立的,是他去世没多久的爷爷。至于旁边的坑,则是他给自己准备的。

刘向东今年十八周岁,前些天正巧过生日,却赶上爷爷的离世,喜到悲的过程痛彻心扉。

他自5岁以来便跟着爷爷生活,因出生以来身体有异,医生诊断活不过成年,且每年需药物维持,花销甚大,平凡的家庭坚持几年后分崩离析,父母离异,爷爷就带着刘向东入山生活,自此老死不相往来。

山名桐山,因山中梧桐得名。山中有一道观,名梧桐观。爷爷自老伴走后便入观修道,当了闲散道士。

刘向东入了道观后每天随着爷爷做早课,练吐纳之术。心慢慢沉静下来,也有了一股道士的清明之质。

道医不分家,得亏爷爷一手精湛医术,衣食无忧,只得累的爷爷时常进山采药以补刘向东身体之需。

日子一天天过去,直到前些时候爷爷预感大限将至。刘向东痛惜不已,生老病死,天道轮回,可真正来临的那刻,才彻骨铭心。

爷爷显得的自乐,言道,我已经八十有六了,无病无灾,寿终正寝已,当是乐事,有甚悲哀?只可怜我的孙儿无人照拂了。

当夜便安静离去。

刘向东生辰之日在道观后山坡上挖起了坟。三天后,送爷爷入土为安,找了块墓碑,刻上:静虚道长之墓。

刘向东休息了一会,对着爷爷墓碑道:“爷爷,你说的没错,天道有情,人在死前真的有感。”

刘向东摸了摸心口,若不是心脏有缺,我这一生会不会是另外一番模样?

刘向东站起身,慢慢的挥动锄头,继续挖坑大业。

刘向东干一会儿,休息一会儿,断断续续的,时间来到中午。

这时,山道传来异动,一个精壮中年汉子腰挎柴刀疾步而来。路过刘向东时诧异道:“快好了?”

刘向东转过头道:“是啊,好几天,终于快好了。”汉子是山下的居民,没事上山砍柴,采药,捕猎,经常能遇到。

“嗯,要帮忙吗?”

刘向东谢道:“谢谢,马上就好了。”

汉子点点头,准备离去。

刘向东突然道:“那个,这几天麻烦你多上山,哪天坑里的棺材合上了,帮忙把土填下。”刘向东指了指新坟里半开的棺材。

汉子盯着刘向东看了看,慎重的点点头:“好,放心。”

刘向东笑道:“谢谢。”最后的担忧也没了,真好,刘向东如负重释。

汉子转身离去,刘向东继续。

太阳下山之际,刘向东回到了道观,躺在床上,劳作了一天的他明显的感觉到心脏传来的呼哧声在耳边轰鸣作响,眼前的景物也开始模糊不清起来。

第二日清晨,刘向东醒来,感觉眼前的整个世界缤纷多彩,屋内陈旧的门窗,木凳,房梁,都带有一种别样的生机。

刘向东一如既往的去做早课,给三清天尊上香,盘坐在蒲团之上,看着供香燃烧的青烟盘旋而上,深吸一口气,刘向东好似看到缕缕青烟从鼻腔吸入,顿时神清气爽,眼神微微泛光。

微微闭眼,心中默念道家经义,心神合一,一股微凉气息从口到腹,再到全身,周身运转,再随之吐出,周而复始。

这往日的吐纳之术今日格外不同,刘向东能感觉到道观外吹来的风,阳光是那样的温和。

早课做完,供香已燃尽。刘向东拿起了他的锄头,走出道观。

新坟已成,刘向东把刻好的墓碑立起,上书:东阳道士之墓。

东阳,是爷爷给他取的道号,意欲东方初生的太阳,光芒万丈,给人带来希望。

刘向东对着爷爷的墓道:“爷爷,今日得老天眷顾,在这末法时代练出了气,古人云,朝闻道,夕可死矣,诚不欺我。”

“可能这是老天的眷恋,天道有情却无情,可惜,我已至弥留之际了。”

刘向东叹了口气,从出道观后,刘向东就明白他的大限到了,之前感受的一切只不过是生命最后的升华,贴近自然,得以窥探到古时练气士的风采。

刘向东躺在棺材里,盖好了棺材盖,眼前一片漆黑,一股红木气息混合着泥土气充斥这狭小的空间。

心窍已闭,气血慢慢流失,感受生命的流逝,刘向东不胜唏嘘。

次日,风和日丽,汉子背着包扛着铁秋来到了东阳道士墓前,填坟,不一会儿便一个坟包完成,汉子往上垒了三块石头,然后从包里取出了六根线香点上,分别插在了静虚道长和东阳道士坟前,然后默默鞠了一躬,转身离去。

线香烧的很快,青烟盘旋升腾,似乎想飞上更远的天空,却被不断飘落的梧桐叶打散,落在墓碑之上。

东阳道士之墓。

这几个字好似有了灵性,荧光流转,灼灼生辉。

——————

我这是在哪儿?刘向东眼前一阵模糊,然后清晰起来。

我这是?重生?转世?

强烈的酸痛感,寒冷,饥饿,接踵而至,刺激着刘向东脆弱的精神。

“哒啦,哒啦…”一阵马蹄声由远至近。

“吁~”

“什么事?”一清冷沉静的女声传来。

刘向东感觉脸上传来一阵热气,湿润,迷糊的睁开眼。

这是马?一匹长角类马白色的生物正低头舔舐他的脸颊。视线偏移,马车上坐着头戴毡帽的男子,手持马鞭,应是赶马的车夫。

男子转头对车厢里道:“夫人,路上躺了一小孩,估计快不行了。”

车厢里清冷女声传来:“香霖,去看看。”

随后马车下来一约七八岁,身着古代丫鬟服装的小女孩,小碎步慢跑到刘向东面前。一张脸占满了刘向东的视线,她眨着可爱的大眼睛,歪着头,好奇的盯着刘向东,还伸出小手指戳了戳他。

刘向东吃力的看着眼前身着类似宋风服饰的女孩,看了眼马车,回过了神,我这是重生了?这是古代?

刘向东很疑惑,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发不出声,喉咙干裂的刺痛感席卷而来。想坐起来,身体的虚弱感觉让他无法动弹,他知道,这身体要坚持不住了。

他满眼祈求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他想活下去。

小女孩看着刘向东的目光,眼中也弥漫水雾。她急匆匆的跑到车窗旁道:“小姐,是个小男孩,穿的破破烂烂的,浑身都是骨头,不知道是不是被遗弃了,好可怜的。”

车厢里:“上车,赶路。”

名叫香霖的小女孩满脸犹豫说道:“小姐,能不能把…”

“上车!”。小姐打断了香霖的话。

香霖满脸沮丧:“哦”。拉开车帘上了车。

车夫看了看路边的刘向东,手持马鞭打了个空响:“驾!~”

像宣判了他的死刑,刘向东眼中希翼消散,意识模糊,闭上了眼。

等了一会儿,也没见马车走动,车厢里:“罗管家!”

车夫罗管家急促的驾车,可白马儿像生根似的,不停的嘶吼,打着响鼻,不时的拿脑袋逗弄着刘向东。

“夫人,白龙不肯走。”罗管家急忙道。

“哦?”

车帘被一只洁白如玉的手臂挑开,看了看车前的场景便收了回去。随后传来了香霖的声音:“小姐,白龙好像喜欢他,他好可怜的,这要是到晚上,他怎么活啊”。

小姐默然不语,一会儿叹了口气:“去吧。”

“好嘞~”香霖笑嘻嘻的回道。

“罗叔,来帮忙呗~”

“好好好,小丫头,你别动他,我来,我来。”

“嘻嘻,谢谢罗叔叔。”

“呵呵,你这小胳膊小腿的,要是伤着了谁照顾夫人哦”

“罗叔叔最好了~”

——————

好香,好舒服。

刘向东清醒了过来,入眼是雕刻着花鸟鱼虫的车顶,栩栩如生,不知名的宝石点缀其中,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很亮,却不刺眼,点亮了整个车厢。

身旁摆着一案桌,上面放着水果点心,还有一香炉,冉冉青烟盘旋而上,那些雕刻好像活了过来,似在云中飞舞游玩。

“呀,你醒了啊”。

刘向东视线中闯入了熟悉的脸庞。这是那个叫香霖的小丫头。

刘向东张了张嘴,喉咙的撕裂感好了许多:“水…”。声音沙哑低沉。

“哦,我给你倒啊”。

刘向东打量着四周。车厢很大,也高,比传统的马车大的多,好像一个小房间。

躺在一块木板上,除了案桌,周围还放着很多木箱,车厢中间隔着车帘,这是车厢尾,应该是放杂物的地方。

马蹄带着车轮滚动的声音稀稀疏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4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