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98年,老婆女儿亡故前一天》小说最新章节,左思巍,刘茹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98年,老婆女儿亡故前一天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老雪糕

角色:左思巍,刘茹

简介:【年代文+奶爸+浪子回头+妻女控+出人头地】1998年9月21日。那天,大雨倾盆。左思巍从妻子手中夺走家里最后的五块钱,出门买酒。漏雨的屋檐下,妻女喝下了农药。———重生之后,回到了那一年,那一天的左思巍,心如刀绞,跪在门外……(本书有真实原型,不过妻女离世后他就疯了。前几年回老家的时候经常会见到他,嘴里一直重复妻女的名字。)

重生98年,老婆女儿亡故前一天

《重生98年,老婆女儿亡故前一天》免费阅读

京都盛和医院。

顶楼ICU病房中,鲜花瓜果无数。

政商两界的大佬悉数到场,虔诚的围在病床前。

病床上,躺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左思巍。

他所创立的商业王国,改变了整个世界的经商规则。

他所获得的财富,至今仍是一个谜。

单单是公益项目的贡献,就以千亿计。

然而就是这么一位商业枭雄,在生命弥留之际,却没有一位亲人到场。

满满一病房的都是有身份,却无血缘的人。

老人耳边除了医疗仪器的滴答声,什么也听不到了,眼睛只能睁开一条缝,视线朦胧。

隐约间,他感觉到有无数双手抓着他的手臂。

心脏上,隐约又传来了除颤器的压迫感。

但最终,一代商业枭雄,在无数人的惋惜中仍是陨落。

而这时候,左思巍的视线反而明亮了。

眼前是一个破旧的小房子,青灯如豆,风雨之下摇摇欲坠,一个知性美丽的女子和一个可爱娇小的小娃娃围在一个小木桌前吃着一盘煮黄豆。

“小茹,悦悦,对不起,我来迟了……”

他这一生除了妻女,再无遗憾。

可因为妻女,她这一生也从未从愧疚中挣脱出来。

然而,就在他觉得一切尘埃落定,将要魂归故里的时候。

风雨越发明显。

冷的他瑟瑟发抖。

“这?”

他不由得疑惑一声,而声音,也变成了年轻时模样。

猛地低头,发现自己穿着条纹衬衫和一条帆布裤子,。

手臂孔武有力,完全是年轻时的模样。

手中,还有一张被撕烂的五块钱。

“这怎么可能?”

他心跳骤然加快,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接着,伸出拳头猛地砸向墙面。

拳面上的疼痛感直入骨髓,是那么的真实。

“我……我……”

左思巍难以置信的看着拳头上的殷红和破皮,眼眶中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他又回来了,回到了妻女还在世的岁月!

不对!

左思巍目光盯着屋里的黄历,看着上面的日期,浑身害怕的发抖!

1998年9月21日。

九月二十一!

今天晚上,就是今天晚上!

左思巍清晰的记得这一天。

这一天不但是刘茹的生日,同样也是妻女服毒自杀的日子。

“不要,不要!”

左思巍盯着木桌上的水煮黄豆,看着老婆刘茹脸上的泪痕,彻底慌乱了。

这黄豆,可能就是下了敌敌畏的黄豆!

“别吃,老婆,女儿,我回来了,求求你们别离开我!”

他两步冲进屋子,一把将盘子扫下了木桌。

水煮黄豆撒了一地。

“左思巍,你要做什么!”刘茹看着突然闯进来的左思巍,泪水难以克制的喷涌而出。

“呜呜呜。”女儿左悦也吓得呜咽了起来。

女儿才三岁,但在女儿的记忆里,粑粑和麻麻好像每一天都在吵架。

而她除了哭,无能为力。

“悦悦不哭,不哭。”刘茹抱着女儿,蹲在地上一粒一粒的捡着黄豆,哽咽道:“你去喝酒,你去打牌,随便你,你还回这个家做什么?”

“老婆,我不喝酒,我也不打牌了,我们去医院,我们去医院好吗,别吃黄豆了,求求你别吃……”

左思巍拉着刘茹的手,不由她拒绝,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另一只手摸了摸悦悦的脑袋:“悦悦乖,趴爸爸背上,抓紧爸爸。”

悦悦听话的趴在他宽广的背上,紧紧的抓着他的衣领:“悦悦抓住粑粑了,粑粑不要打麻麻好不好?”

左思巍听到女儿的话,内疚的点了点头:“爸爸一定不会再和妈妈吵架了,我们去医院,去医院,你们坚持住。”

左思巍抱着妻子,背着女儿,冲到了屋外,往村头的诊所跑去。

大雨瓢泼,一家三口就这么狼狈的穿行在雨幕中。

“左思巍你干嘛?你疯了?”刘茹脸颊贴在左思巍胸口,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棱角分明,帅气,不羁。一如当年她初见他的时候。

但此时她却在他的眼中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像是责任。

但她很快摇了摇头,打消了自己的胡思乱想。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和左思巍结婚了三年,这个男人从来没有一天会为这个家考虑一下。

又怎么会改变呢?

左思巍一边在泥泞路上狂奔,一路叮嘱着:“小茹,悦悦,你们千万不能睡着,知道吗,千万不能。”

“粑粑,你在说什么呀,悦悦不困。”

刘茹也一脸不解,捶打着左思巍的胸口:“左思巍,你疯了吗?这么大的雨你要干什么啊?”

大雨路滑,匆匆赶路的左思巍一不留神,直接踩上一个泥坑。

摇摇欲坠。

尽管他使尽浑身解数来维持平衡。

但这泥路,实在是太滑了。

“啊!粑粑不要栽倒!”

刘茹也花容失色,拍打着左思巍的胸口:“别砸着闺女!”

左思巍像黄河滩上的芦苇,摇摆了两下。

最终还是栽倒了。

身体弯曲成一个拱形。

脑袋在泥地里直接砸出一个水坑。

刘茹看着泥泞的道路,和被鲜血染红的水坑,以及自己那酒气熏天的丈夫……

他脚滑的时候,一只手搂着她,一只手抓着女儿。

宁愿用脑袋撑地,也没有松过手。

这一瞬,让她有些恍惚。

若是往常,这个从未顾过家的男人,应该早就把她们妻女抛到一边了才对。

左思巍生怕梦醒之后再见不到妻女,那几十年未来得及说的话,这时候全部倾诉了出来:“老婆,别离开我好吗,我不再气你了……我愧疚了六十年,我想你们想了六十年……”

“你为什么要喝农药呢……”

“为什么那么傻,为了我这个人渣,不值……”

刘茹满身泥水,皱眉看着左思巍:“你快别说话了,真是喝酒喝傻了,我干嘛喝农药?”

说着,她把口袋里的那包药粉,偷偷扔到旁边的小麦地里。

左思巍露出一抹愧疚的笑容。

接着,轰的一声砸在泥浆里。

悦悦从泥土里爬起来,小手捂着左思巍额头冒血的伤口,吓得痛哭流涕:“呜呜呜,麻麻,粑粑怎么了?”

刘茹茫然的看着自己的丈夫,脑海中还不断回想着他说的话。

“谁知道你爸爸又发什么酒疯。”

在女儿的提醒下,她赶紧站起来,艰难的把这个一百三十多斤的男人拖在背上。

“悦悦,来,拉着妈妈的手,赶紧把爸爸送诊所。”

……

不知道过了多久,左思巍感觉到脑袋的疼痛,睁开了眼睛。

目光所致,是破旧的木瓦房顶。

鼻子里隐约还能嗅到米粥的味道。

耳边是女儿在院子里欢声笑语。

几十年,几十年的荣华富贵万人敬仰,都不及今天。

哪怕再穷困潦倒,只要妻女在,就是幸福。

左思巍余光看了一眼墙上的日历。

1998年9月23日。

过去了。

左思巍松了一口气,心中的一个大石头,终于落地。

上一世,他靠着花言巧语,连哄带骗的让刘茹嫁给了自己。

同年就怀上了悦悦。

但他从来没有把这个家放在心上,没日没夜的酗酒。

一回到家就趁着酒意和刘茹大吵大闹,三年无一日安宁。

刘茹在棉织厂一分一厘赚的钱,还要被他抢走买酒喝。

在女儿的饥饿和哭声中,刘茹终于坚持不下去,做了傻事。

而如今,上天给他机会重活一次,他绝对不会再愧对这两个对自己最重要的人了。

                           

原创文章,作者:老雪糕,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