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穆少,夫人问,你可知错了?》完整版阅读

小说:穆少,夫人问,你可知错了?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香梨笑心

角色:[db:角色]

简介:【被偷走的十年里,我依旧爱你。】十五岁那年,俞梓汐喜欢上了一个男孩。男孩是叶城穆家的继承人穆寒殇。那天她被街角的混混围殴,是他不顾一切将她死死护在身后,满脸温柔地安抚她说,“别害怕,有我在他们不敢动你,以后也没人再敢欺负你。”他是她生命里第一束阳光,也是她生命里唯一一个给过她温暖的人。可后来她无意间得知男孩救她不过是因为她的眼睛长得像颜雨诗。十年后,俞家逼迫她用计爬上了他的床,他厌她嫌她,说她人尽可夫,放荡不堪,为逃避自己对她的爱更是亲手杀死了他们的孩子,还将她的眼睛移植给了颜雨诗,她的光不见了,他的光也认错了,原来不是她像颜雨诗,而是颜雨诗像她。他恨,他悔,他想要重新抓紧她,可却不知在他陪护颜雨诗的那段时间里,顾浩辰为了俞梓汐主动将自己的眼睛移植给了她。俞梓汐偷偷喜欢了穆寒殇不止十年,却不知那小孩也偷偷爱了她不止十年,而穆寒殇,错了又何止十年……

穆少,夫人问,你可知错了?

《穆少,夫人问,你可知错了?》免费阅读

清晨,穆寒殇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水珠沿着发尾缓缓落下,眼里似有一团雾气笼罩,他的眸光不带半点起伏,冷漠俊朗的五官如雕刻般硬朗,骨子里透出的寒劲让人忍不住退避三舍。

那健硕性感的身姿,绝美妖孽的脸庞在沐浴之后更显诱人。

“说吧,想要什么?”

他弯腰将地上凌乱的衣物捡起,粗鲁地丢到了俞梓汐的面前,随即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白色衬衫套在了身上。

“都说俞家大小姐人尽可夫,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看来果真如此,为爬上我的床还真是辛苦你了。”男人不慌不忙地系着胸前的领扣,转身看向了床上的女人,满脸冷漠地嘲讽着。

语气里充满了嫌弃和鄙视。

看她,

犹如在看一件脏物。

“你就这么喜欢我吗?”穆寒殇穿戴好衣物后缓缓向床沿靠近,目光焦灼地注视着她的神情冷冷开口,“为了能得到我,竟连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做得出来?”

“……”俞梓汐安静的听着他对自己的羞辱和讽刺。

心口处就像被烈火灼烧般疼痛难忍。

她低下头扯了扯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想以此来遮盖皮肤上的痕迹和淤青。

脸上的红晕明显还未褪去。

为避免自己情绪失控,她努力让自己保持着清醒,尽量不让眼前的男人瞧出端倪。

“俞梓汐。”男人俯身低头而下,用力托起了他的下巴,深邃的双眸之下藏着一抹别人看不透的情愫,他说,“你还真是犯贱,就这么喜欢用身体取悦男人吗?”

“……”

“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对我下手?还是说你饥渴难耐,想以这种方式让我满足你?”

“……”

“不说话是默认了吗?默认你也觉得自己现在很贱?”

看着她沉默不语的神情,穆寒殇满脸嫌弃地松开了她的下巴,快速从兜里掏出了一张没有密码的银行卡。

像扔垃圾一样……

重重地扔到了她的脸上,“这张卡里有五百万,就当是我打赏给你的。”

比起说他的行为像扔垃圾,不如说此时的她在这个男人眼里就是“垃圾。”。

而他给自己的卡就像是给她的“嫖资”

他把她侮辱成了“娼。”

一个通过贩卖自己,不择手段也要和他发生关系的“小姐。”

“怎么,嫌少了?”

“……”听着他轻蔑嘲讽的语气,俞梓汐心口猛然抽痛,整张脸瞬间惨白,所有的尊严在这一刻瞬间崩塌。

就连最后仅有的那点自尊也都被他狠狠地踩在了脚下。

而她却无法反驳,只能任由他的践踏。

因为……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滚。”

看着眼前女人这副略有委屈的面容,穆寒殇微微皱眉,极其不满地朝着她冷冷命令道,“拿着卡赶紧给我滚,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因为……我嫌脏。”

他毫不掩饰对她的反感和厌恶。

那三个字犹如锋利的剑刃刺穿了她的心口,又在她无力还击之时随即抬高了音量,给了她致命的一击。

穆寒殇说,“像你这种肮脏不堪的女人,拿着卡赶紧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别再来碍我眼。”

话音落下。

男人转身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就往门外的方向走去。

仿若和她待在一起,连周围的空气都是臭的。

【对不起。】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俞梓汐死死地拽紧了手中的拳头,指甲陷进肉里也感受不到丝毫疼痛。

整个大脑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穆寒殇。”她忍着内心的酸涩和崩溃,满眼悲痛地看向了他的方向,声音极其哽咽沙哑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男人停下了步伐。

突然之间仿若意识到了什么。

他在迟疑了几秒之后,直接回头看向了坐在床上的女人,满脸疑惑地开口质问道,“俞梓汐,你还想耍什么手段?”

“……”

“五百万已经是我对你最后的底线。”他说,“我给你的钱远超外面的价位,你应该很清楚得罪我会有什么下场。”

“穆寒殇。”

“俞梓汐。”穆寒殇打断了她,满脸冷漠地说道,“我警告你,别再得寸进尺,否则,后果自负。”

俞梓汐心口微征。

她满眼悲凉地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

静静地注视着他深邃冰冷的双眸,故作镇定地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你说得对,我可能就是不满足所以才想得寸进尺。”

“你说什么?”

“我说,这五百万太少了,比起穆太太的身份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穆太太?”

穆寒殇拽紧了手中的拳头,带着审视的意味死死地盯着女人的眼睛,下意识地微微抿唇,“什么穆太太?你到底还做了什么?”

两人四目相对了许久,谁也不知道彼此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直到俞梓汐缓缓开口,她说,“穆寒殇,你给的不够,我之所以选择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嫁给你,然后成为你的妻子,成为你的……穆太太。”

                           

原创文章,作者:香梨笑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4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