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全文阅读,《七分糖酥饼》最新章节

小说:七分糖酥饼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跌叔

角色:[db:角色]

简介:【青春言情 1v1 救赎 白切黑】 纯情校草和浪女校花的甜虐组合,七分糖的爱情甜而不腻。  故事的开始浪女爱上高冷学霸男神惨遭厌弃,故事的结局是执子之手爱你到老。  看似风光的富二代毕酥却是从来都不被爱的联姻工具。  唯利是图的父亲,疯癫厌恶她的母亲,冷漠的哥哥。  “林并,我这辈子做得最错的就是向你这种冷漠的人寻求爱……”  “毕酥,是你先缠上我的,我不允许你放手……”  “酥姐,听说你为了一个穷小子浪子回头?”  ……  “新鲜感,玩玩而已。”  别问酥姐生日,问就是大情种。 偷偷摸摸说一句(男主有马甲 ,能御寒的那种✌︎( ᐛ )✌︎)  小虐怡情,大虐伤身。  (这个作者不干人事。)

七分糖酥饼

《七分糖酥饼》免费阅读

广高2米高的围墙外,一个清瘦的身影,熟练地踩着弯曲的老树干,一跃而上,稳稳地落在上面。

“毕酥,腿脚功夫又见长了。”

热干面的老板笑呵呵的冲她打招呼。

“多谢大爷,明天热干面记得给我留两份。”毕酥笑嘻嘻地朝老板比了个二。

“那位翻墙的同学,你给我站住!”

毕酥跳下围墙的时候不小心崴了一下,幸好下面铺有用毛线织成的猫咪形状外套的软垫。

感谢她可爱的师娘,每天都风雨无阻地为她准备爱心软垫。

毕酥将手上的两份肠粉,挂在一辆老旧自行车上。

按了减速键一般的苏帅,也正从百米处的老榕树下‘跑’来。

也真是难为他每天都要假装来抓她。

实则带软垫来给她在老地方铺着,防止她从两米高墙上跳下来时摔到脚。

可喜的是,苏帅抓了她那么多天,跑步姿势也日渐标准。

将碎发别到耳边,她慢悠悠地开口:“苏大皮老师,麻烦下次小声点,我差点就崴脚了。”

“崴脚了?快和我去医务室。”

“今天起晚了,只有鸡蛋馅的,凑合着吃哈。”

“吃什么吃,先去校医室看看脚。”

这时苏帅也不再装老头子,步伐矫健地朝毕酥快步走了过来。

“苏大皮老师,高三(18)班的柳妖妖先去上课了哦。”

毕酥例行公事般,随便扯了个不存在的人的名字,撒腿就跑,苏大帅在后面说了些什么也没有再管。

毕酥没有立刻去教室,而是在学校里面转了一圈。

回到教室时刚好第一节课下课,毕酥也完美地和语文老师错过。

“酥姐,牛皮啊,每天都是老巫婆的课不上。”

前桌罗页转身朝毕酥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怎么,你也想和我一样?”

“想啊,但我怕我爸打死我。”

想到自家凶悍的老父亲抽出七匹狼,往他身上抽的模样,罗页就忍不住发抖。

“酥姐,你知道自己的语文成绩多少吗?”

罗页突然神神秘秘地问,搓了搓酥姐桌子上反着放的考卷。

“90。”

“神啊,酥姐你怎么猜到的?”

罗页睁大了眼睛,震惊程度是双眼皮都快被挤了出来。

“第六感。“

“我苦学玄学那么久,竟然才能和你的第六感持平。”小页子有点想哭。

昨晚他整整捣鼓了一个小时,才得出酥姐90分的语文分数,果然女人第六感才是世界上最神奇的存在。

从今晚开始他要丢掉《如何成为风水大师》的全套书籍,改钻研《男人如何拥有女人的第六感》。

不日以后,他定会成为叱咤风云的玄学大师。

“你点解牟古古我奇他科多休分啊?”

“啊,酥姐,你这就很过分了。”

谁不知道酥姐除了语文以外,其他科目都是将近满分的存在。

“如果不是真的菜……”

“边个钟意做舔狗啊?”

罗页的同桌也转头过来,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

“罗页,你英语考多少分啊?整天就知道秀你那两句粤语,就不知道跟着毕酥和何英学点好的。”

说话的是他们的英语老师,因为脾气很冲,高一(1)班人送’灭绝师太‘的外号。

罗页被飞过来的粉笔头砸得晕了两秒。

发现酥姐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英语书,在预习着上课的内容。

他的同桌兼英语课代表何英,也拿着英语书在‘埋头苦读’。

罗页:……这两个伙计是真滴某港义气。

酥姐学起习来是忘我的,忘我到什么地步呢?

“靠。”这节课是自习课,教室里面突兀地响起了一道受到惊吓的声音。

看到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

酥姐淡定地笑了笑:“抱歉,刚才有一只巴掌大的蟑螂在我桌子上,吓了一跳,大家继续,继续学习。”

酥姐摆摆手,招呼大家继续学习。

虽然只是高一,但广高的学业竞争很大,这一个小插曲,很快就被大家抛到了脑后。

教室里很快又只剩下翻页声和写字声。

先别说广东有巴掌大的蟑螂是谣言,罗页也不相信毕酥会被蟑螂吓到。

一个来自罗页同学的纸条丢到了酥姐的桌上。

内容为“酥姐,咋啦,咋啦,让罗小页同学知道究竟是什么吓到您,下次好准备多点。”

“……滚,我什么时候有同桌了?”

“就刚才英语课下课,苏帅领着他来的,是转校生,不是吧,这么大个人你竟然现在才发现?”

“对了,苏帅还给你拿了一瓶跌打酒,我爸每次工作碰伤都会用,效果挺好的,你……”

罗页连着丢了两张纸条,第二张写了满满的用药步骤,他也是真的不嫌麻烦。

毕酥这时才发现,她和她同桌桌子的接连处,摆了一瓶没开封的跌打酒。

跌打酒白色的边缘,碰到了她同桌的手臂,瘦但肌肉线条流畅,不是经常干活就是经常运动。

往上看去喉结很明显也很漂亮。

毕酥喜欢坐在窗边,窗帘拉不严实。

有一丝阳光透了进来,恰好落在同桌的头发上,头发很浓密,是很多男同学都喜欢剪的四六分碎盖。

同桌的脸也很漂亮,下颚线分明,薄唇紧抿着,下嘴唇偏厚,鼻梁高挺。

最好看的还是他琥珀色的眼睛,眼睛很大,双眼皮分明,特别是看着人的时候,有些冷冷的。

“叮叮叮嗯叮叮……”下课铃声响起,同桌什么都没有说起身离开了座位。

“呵呵……”

“酥姐,你笑什么呢?”

罗页转过头,莫名其妙地看着趴在桌子上,笑个不停的酥姐。

“就很好看。”

特别是看着她时清清冷冷的模样,就很想让他眼睛里往后,都盛满对她暴烈的爱意。

罗页撇撇了嘴没有说什么,他当然不会觉得酥姐口中的好看是在说自己。

心里默默为转学的好看的新同学点了支蜡。

“毕酥,有人找。”

门外不知谁喊了一嗓子。

“去上体育课吗?”

找毕酥的是她的发小易思予,长相帅气的他一下就吸引了路过高一(1)班的女同学的注意力。

高一(1)班的几个女同学也‘不经意’地抬了几次头。

“走了,别勾搭我班里的小姑娘。”酥姐撞了一下易思予。

“嘻,哪敢啊,倒是你一个星期一个换得挺勤,听说你昨晚是住在那个林霖的家里?”

“你在他那住了几天?”

“六天。”

“找好下一家了吗?”

“你管我。”被以这种语气质问,毕酥也有些恼了。

“如果找不到,你……你可以去我那,我搬出来了,我妈不知道。”

“不用,林霖那里挺好。”

“好什么好,你不是真的喜欢上那个娘娘腔似的穷小子了吧?”

“易思予,你他妈在朝谁嚷嚷呢,你喜欢我啊?”

“不是,我他妈眼又不瞎。”易思予回答得很干脆。

“那不得了,我爸妈都不管我怎么鬼混,你管那么多干嘛。”

两人的声音不小,但鉴于两人在学校的风评不好。

路过的学生,独自走的恨不得将自己缩起来,几人一起走的则相互拉着跑开了。

“闹屁呢,让人看笑话。”

易思予用力在酥姐的头上揉了一把。

“得了,我去还些东西,你先下去等我。”

酥姐进去的时候,她的新同桌也在办公室里。

正在和他们的班主任苏大皮在讲着些什么。

“毕酥,你来干嘛?”

苏大皮推了推他那两边都已经泛黄的老花镜,抬起头看着毕酥时,额头上的皮都挤在了一起。

“呐,来还跌打酒。”

酥姐故意将跌打酒放在了离同桌比较近的地方,眼睛也肆无忌惮地盯着人家看。

“林并你先回去。”

毕酥私生活乱的事,广高没有人不知道。

她眼睛往哪个小年轻身上一搁,苏大皮就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

“咳咳,苏帅,跌打酒我就放这里了,下节体育课,我先下去了。”

见同桌走了,毕酥也不想再呆,苏帅的办公桌离老巫婆的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回来。

“还什么还,就你这天天爬墙法,迟早有一天能用到。”

说到爬墙时,苏帅的声音明显降了一个度。

“没事,有师娘的爱心垫子护着呢,不过我鞋底不脏一个就够用了,让师娘不用做那么多,这玩意伤眼睛。”

“你师娘乐意着呢,还整天念叨着你。”

“哈哈,我也是很想师娘的,改天我一定去蹭饭。“

“唉……”

“苏帅,还有两分钟就要上课了,我先走了。”

苏帅叹气准没好事,酥姐想溜。

“走什么走,待会你就说是在我这,小李不会为难你的,我俩来唠唠。”

“哈哈,李老师知道你才比他大五岁就叫他小李吗?”

“别给我打哈哈,站直些,我还不是被你们这些小兔崽子气得头发都白了,秃了也是被你愁的。”

“苏帅就算是秃头也是帅的。”

躲不掉毕酥直接将旁边的一把椅子拖过来坐下。

“毕酥啊,我接手高一(1)班也有一年了,虽然那些外人对你的评价不好,但我知道你是好孩子,你只是走错了路,你的人生还有很长,你要相信未来可期,你师娘和我都已经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没有父母愿意看见自己的孩子走上不归路……”

苏帅后来还说了些什么,毕酥听得不仔细。

用力抹了一下眼角,再捧起一捧水冲了冲脸,眼泪鼻涕能擦掉。

心里郁着的一股气却怎么也排解不出:“去他爹的未来可期。”

她这种烂人能有什么未来?又在厕所里骂骂咧咧了几分钟,整理好心情,才走了出去。

“你摔哪了?”

易思予从篮球场上走了过来,他在看见毕酥拿跌打酒去办公室里的时候就想问了。

“你们在和我们班打球赛?”

酥姐在易思予走过来的那一堆人中,看见了林并,还有高一(1)的几个男生,看着高高冷冷的,交际能力还挺强。

“对啊,球场不够,只能两个班一起玩了。”

1班和易思予所在的4班的体育课是一起的。

易思予在广高很少有人敢惹他,没有球场什么的简直是屁话。

看了一眼在人群中闪闪发光的林并,酥姐心中了然。

易思予这小子不喜欢出现比他好看的男生。

“那个是转校生?以前没见过。”

易思予拿矿水瓶尾指了指林并,一米八五的高个子加上一身的冷白皮。

是丢在人群中能一眼就发现的存在。

“嗯,我同桌。”

“啧,你竟然也有同桌了,把你的水给我喝一口。”

易思予一口将自己手中的矿泉水喝完,就去抢酥姐手上的。

酥姐将水换到了另一只手,易思予抢空,继续将手绕到酥姐后面去够。

“易思予,别和酥姐调情了,球赛要开始了。”

说话的是4班的叶子渝,酥姐和易思予常呆的小团体的一员。

“叶子渝去你妈的调情。”

酥姐直接将矿泉水向叶子渝的方向丢去,距离太远丢了个空,落在一处空地。

“同桌,请你喝水。”

酥姐将砸在地上凹了一块的矿泉水捡了起来,走到林并面前递给了他。

有眼睛的人都能看见这瓶水,是刚才易思予想要抢的。

虽然两人都没有承认过,但那个团体里的都觉得两人有一腿。

即使矿泉水被砸在地下过,现在被酥姐转手送给这个转校生,不是在打易思予的脸吗?

林并则是奇怪地看着眼前笑靥如花的女生。

她的脸上早就没有了刚才在隔壁女厕里,骂骂咧咧的痕迹。

虽然听不清骂的是什么,但听声音应该是很难过才对。

“喂,小子,一直盯着女生看不是很礼貌吧。”

易思予的声音将林并的思绪拉了回来。

“抱歉。”

林并朝毕酥点了点头,却没有接过她手上的水。

林并和易思予都没有喝那瓶水,它最后进入了补考一千米的罗页的肚子里。

什么都不知道的小页子,在将一瓶水灌完后,才后知后觉地看着凹下去的瓶身,猜疑是不是被酥姐踩着玩过。

放学时,林霖的电话打了过来。

“酥姐,你今晚还来我家吗?”

“怎么了?”

酥姐能听出,电话那头的林霖,语气听起来有些欲言又止。

“就是我的姑姑今天会过来,她可能会住在我家。”

林霖的意思是,今晚没有房间能让毕酥住。

“先挂了。”

毕酥烦躁地挂了电话,虽然她今天心情不好也不想去林霖家,但不想去和没有得去是两回事。

                           

原创文章,作者:跌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5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