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扮仙君夫人,被拆穿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小说:假扮仙君夫人,被拆穿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莜面余余

角色:[db:角色]

简介:他知道她是假的 她知道他知道她是假的孤魂野鬼穿成了一位仙君的夫人只一个月,她就被拆穿了预想中被那位杀神捏死的场面没有到来却无奈开启了漫长的打工生涯最开始,萧衍,能干活就成/式微微,打工人打工魂后来,萧衍,干的还不错/式微微,打工人打工魂再后来,萧衍,……/式微微,打工人打工魂

假扮仙君夫人,被拆穿了

《假扮仙君夫人,被拆穿了》免费阅读

才穿来三个月她就被她的神仙夫君拆穿了伪装。

式微微以为萧衍拆穿她的身份为了将她终身圈禁在王府之中,没想到那句,‘做好镜海王府夫人’的意思,竟然就是真的让她扮演好一位当家夫人。

之后,她被郝福和郝运两位管家架着,学习起了镜海王府的内务。之前的内务一直是掌握在远道真人手中,但是远道真人还要负责镜海城的事务,本来就是勉强接下来的,这下正好一股脑儿全都丢给她了。

她也说不出这是种什么心情,大抵就是萧衍看上了她干活的能力,留她一条小命罢了。就像是店里的东家和掌柜,只要她干的好,萧衍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杀她。只是如此一来,她就必须要让萧衍这个杀神看到她的价值。

郝福给式微微介绍他手底下所负责的项目,以及他手下的四位管事妈妈。

她打量着站在她面前的妈妈们,她们的穿着打扮要比寻常人家的富太太还要阔气。特别是站在她左手边的第一位,吊梢眼,颧骨很高,五十出头。但皮肤保养得十分紧致,看着只像高门大户中的家中的娘子一般。

郝福在一旁恭敬地介绍说,“这位是卢妈妈,管咱们府上所有的采购。”

卢妈妈上前半步给式微微行礼,纵使她礼数周全,式微微也敏锐地察觉到这位妈妈对她这位新上任的管家夫人可不太友好,眼神骗不了人。

卢妈妈原是镜海王萧衍母亲之前的房里人,在王府中本就有两份面子。对于式微微这位镜海王府夫人,卢妈妈最是头疼。她原是最期盼着王府中能有夫人,好帮衬王爷,没想到式微微进了府后竟然是这幅模样,管家管不了,天天只在院中当个花瓶摆设。

虽不知道为什么式微微如今又开始管家了,但是在她看来以这位夫人的能力,估计也就是走走过场,没过几天这管家的权力还是要被萧衍收回去,面上也就不那么热情。

式微微当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郝福这时已经为她介绍起了第二位妈妈。钱妈妈脸儿圆,面颊上还有两个红蛋子。一脸讨好的看着式微微,“这位妈妈是管咱们府上所有的吃食的。包括大厨房,小厨房,咱们夫人吃的点心茶都是他们负责。“

式微微立刻朝她真心地笑笑,民以食为天,这个府里除了萧衍一个人不吃东西外,他们所有人可都是要吃的。

今日只是初见,式微微也不想立什么威严,人家之前原本就各有规矩,何必去做个讨嫌的人。只说自己年轻,原来没管过家,以后就靠各位妈妈了。

也拒绝了郝福和郝运像填鸭一样的给她数不清的信息,决定跟着他们先看几天,先看看他们是怎么处理事物的。

贸然瞎弄,底下的人不服她,之后的麻烦更多。

也不过就才短短一天,她就打了自己的脸,“慢着!”

式微微制止了众人的行动,转头看向郝福,有些疑惑得问,“这四个女孩子都要打板子?”

郝福上前为她解释道,“依据咱们王府里往日的规矩是这样的,一般偷窃的话,不明确谁是窃贼就都一同打板子,打到说为止。”

式微微皱着眉头,这算是哪门子判罚。

无辜之人,岂不是纯纯遭殃。

今日卢妈妈丢了一件金镯子,镯子最后是在这四个小丫鬟住的房间里面发现的。可是四个人都矢口否认,只说不是自己。

看着地上跪着这四个女孩子吓到止不住的抽泣,这几个丫头年纪都还小,二十板子下去,屁股准开花。

想了想,面色肃然对着几个小丫头严声说道,“一会儿我让嬷嬷们单独审理,你若供出是谁我只罚那人,免你的罪。你若是被别人供出,那就只罚你免她的罪。听明白了吗?”

然后就让嬷嬷们将四个小丫头分别带了下去。

没一会儿,蝶舞跑到她耳边,低声对她说了两句,然后一个小丫鬟就被进来。

式微微只淡淡地说了一句,“还不认罪吗?”

小丫头浑身颤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此时在场众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位就是那个偷窃的贼儿了。

郝福大开眼界只三言两语就抓住了窃贼,一脸不耻问,“夫人是如何知道这里头有同伙的。”

房间里面的几位妈妈们也分别转头看向式微微的方向,都在期待她的答案。

式微微勾起一侧唇角,“这有什么不好猜的,假设是你偷窃的东西,你会把它放在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还是愿意把它放在一个大家居住的公共空间里。起码来说在这一间寝室当中,你是觉得安全的,那么就表示说,这间寝室里面有人知道你偷了东西,也会帮你隐瞒。”

“不然若是我,”她低声笑起来,“我就把这镯子藏在咱们王府随便哪个角角落落,王府里有些房屋数十年都是空的,不好藏东西吗?”

这一桩桩一件件下来,就王府的各项管理,式微微就都了然于心。卢妈妈冷眼旁观了这几日,见这位夫人是真心的要管理内务了,说什么也认真的学,对式微微也和气了一些。

只是式微微就感觉身心疲惫,王府是寅时就要起来坐着理事,她真心怀疑萧衍不杀她可能是想累死她。她又不是远道真人那个境界,打个坐就能恢复,如今虽然体力比普通人强些,那也是做不到天天起的比鸡早,睡的比鸡晚。

                           

原创文章,作者:莜面余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5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