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这宿主没法处,总撩完就跑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小说:快穿:这宿主没法处,总撩完就跑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姬榕

角色:[db:角色]

简介:【甜宠+苏爽甜+虐渣+疯批宿主+1V1】  资深任务者宁安宜接到了新任务,收集散落在各个小世界的上古大巫灵魂碎片。  系统七宝:【宁宁,目标内心都是有着痛苦记忆的,你要用温暖感化目标脆弱的心灵。】  宁安宜:【他们这么好看,我只想撩完就跑。】  万万没想到,撩着撩着就没跑成。  小叔叔松开衬衣扣子,手指轻抚她的脸颊:“宁宁,我给你做一条金链子扣在手上好不好?”  斯文教授摘下眼镜,炙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耳畔:“宁宁,这辈子都不许离开我半步。”  清冷禁欲魔教首领双目赤红,眼神凶狠:“宁仙子与我一起堕落,可好?”  宁安宜眼波流转,眸光潋滟,勾勾手指。  “乖,等你修复成功,我只撩你一个。”

快穿:这宿主没法处,总撩完就跑

《快穿:这宿主没法处,总撩完就跑》免费阅读

时空管理局,时空桥。

【宁宁,新任务已经发布,这次的任务目标是上古大巫,为救助遭遇天罚的渡劫心上人,被天道镇压。

因为被镇压时间太久,灵魂不稳,化为碎片,分散进入各个小世界,需要你去收集他的灵魂碎片进行修复。】

胖娃娃系统七宝迈着小短腿跑过来,气喘吁吁地说道。

【上古大巫?】

星光下的身影有些朦胧,可是那双清凉如水的眸子,波光流转间,竟有能吸人魂魄的潋滟。

【有意思。】

一声轻笑似是银铃作响,桥上那抹纤细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宁安宜,明天你立刻召开记者发布会告诉他们我们已经退婚,是你不愿意公开才隐瞒至今。”

“就凭你,不要妄想进我齐家大门!”

宁安宜睁开眼,就看见身材高大,容貌俊朗的男人一只手紧紧搂着一个小腹微凸的女子,一只手指着她的鼻子痛骂。

她正坐在酒店套房客厅的地毯上,手臂似乎是被人掐过,还隐隐有些发疼。

【接收记忆吧。】

没有记忆,不好名正言顺反击。

面前的男人齐远,是原主宁安宜过世的母亲定下的娃娃亲未婚夫。

而那个小腹微凸的女人,正是宁安宜同父异母的妹妹宁洛。

齐远和宁洛在一次亲密拥吻共同进入酒店之后,被媒体拍到。

齐家和宁家都是H市有头有脸的人家,宁洛还是当红主播,一下引起巨大轰动。

两家婚约被扒出来,宁洛的直播事业遭受巨大的滑铁卢。

宁洛甚至还被爆出已经未婚先孕,去医院妇产科做检查的照片。

网上骂声一片,都在说她做小三,怀了私生子。

所以今天,齐远便是要宁安宜在媒体前公开承认他们早已退婚,还要她背下所有流言。

“我的孩子,不可能是个没有身份的私生子。”

宁安宜活动了一下自己疼痛的手臂。

她抬头看着那根手指,觉得极为碍眼。

他哪来这么大的勇气敢指着他宁祖宗?

她没有丝毫犹豫,伸手握住,用力向反方向一扭。

“啊——”

齐远一声痛呼,俊朗的五官瞬间变得狰狞。

“齐远哥哥,你没事吧?”

一边的宁洛眼眶中瞬间蓄满了泪水,声音颤抖柔弱。

宁安宜垂下眼眸,浅勾唇角。

【目标是谁?】

系统七宝将一张照片放在系统面板上。

【齐远的小叔叔,齐君墨,是齐家老爷子流落在外的私生子。】

宁安宜看着照片上神色淡漠,五官却精致的如同精怪一般男人,眼底闪过一丝玩味。

【质量不错,有点想撩。】

七宝呆若木鸡。

他的宿主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想要撩一个男人!

宁洛却被宁安宜的浅笑刺激到,双眼赤红,恨不能将宁安宜撕碎。

她一定是在嘲笑她!

“姐姐,你不要这样,我跟齐远哥哥真的是情不自禁,我不是有意要破坏你们之间感情的。”

“你要是恨,就恨我,就打我,不要伤害齐远哥哥好吗,我求你了。”

宁洛说着说着,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向前跪行了几步。

“姐姐。”

声音哀切婉转,眸中泪水欲落未落。

【宁宁,原主在宁家过得不好,宁洛与原主年龄只差了三个月,并且,原主的母亲是因为车祸去世。

车祸并不是很严重,只是伤到了腿,可是最后,她去世了,只留下原主在白芳芳和宁志高手里艰难生活,他们整天给原主灌输她干什么什么不行的想法,让原主每天都郁郁寡欢。

原主在最后,被宁家人逼着与齐远退婚,嫁给了一个年过五旬的人,原主不从,跳楼了。】

宁安宜静静地听着,在宁洛即将靠近她的时候,缓缓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

纤细的手指轻轻抚过宁洛的侧脸,宁洛只觉得脸上像是被毒蛇爬过,突然就从心底涌上一股恐惧。

“啧啧啧,真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呢。”

她在那片滑腻的肌肤上轻轻摩挲一下,手上微微用力,让她转头朝着身侧的男人看过去。

“呶,对我哭没用,快对你的好情郎多掉几滴。”

宁洛只觉得自己的头似乎是被什么机器固定住一般,若是她不随着摆头,脖子就会断掉。

身体最脆弱的部位掌握在别人手中,让宁洛不安颤抖。

“齐远哥哥……”

她泪水终于簌簌流下,委屈地咬得下唇发白。

“宁安宜,你别欺负洛洛,她怀孕了!”

齐远强忍住疼痛,面色依旧狰狞地上前几步,将宁洛紧紧抱住。

“第一,孩子不是我的,关我屁事。”

“第二,她主动跪下的,关你屁事。”

“第三。”

宁安宜站起身,俯视着蹲跪在地上的两人。

“谁不退婚,谁是王八。”

齐远在听到“王八”这两个字,表情有一瞬间的错愕。

但是怀里女人的轻颤让他很快收回心思。

“傻子,为什么要为了我,去求这么个不知好歹的蠢笨女人呢?”

“多想想肚子里的孩子啊。”

宁安宜一声嗤笑,没有停留,继续向外走去。

【齐君墨正在往楼下走,大概在五分钟之后离开。

他的母亲被齐家老爷子欺骗,怀了他之后才知道齐家老爷子有妻儿,生下他就一直有严重的抑郁症,对他除了不闻不问,就是拳打脚踢。

最后更是在齐君墨面前自杀。

然而齐老爷子的儿子前几年死在了女人的肚皮上,他没有办法,就把刚刚丧母的齐君墨找回来,让他管理公司,给他孙子齐远铺路。

而在跟齐远说起来这些的时候,又被齐君墨听到。

他心中的恨意积压过多,最终形成了分裂型人格障碍。

齐家人也因为他不喜欢有人在附近的这个特质,动手下药,毁掉了他的双眼和神智,被关押在精神病医院度过了剩余的五年。

现在是齐君墨已经有人格障碍前兆的时期。

而你的任务有两个。

一是让齐君墨心中阴影尽消,平安喜乐过完下半辈子。

二是查明原主母亲去世的真相,帮原主报仇。】

【原主的母亲?】

宁安宜眼前闪过宁洛那张楚楚可怜的脸。

【知道了。】

她脚步未停,三分钟之后,赶到了大厅。

此时,专用电梯门打开。

五官俊朗似明月,却又在无形之中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男人大步从里面走出来。

黑色西装衬得他的脸有些苍白。

灯光微黄,映得男人漆黑的眸底似是有一团化不开的浓墨。

【这么优质的男人,得了那么个下场,当真可惜。】

【既然要救他,怎么也是要收点利息吧。】

七宝张大了嘴巴,看起来跟个小傻子差不多。

宁安宜撇撇嘴,瞬间有点嫌弃。

【行了,要是没有紧急情况,我不叫你你不要随便出来。】

再一转眸,眸底尽是纯稚。

“小叔叔。”

                           

原创文章,作者:姬榕,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5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