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逃离渣男前夫和极品婆婆,真香小说阅读

小说:逃离渣男前夫和极品婆婆,真香

小说:现言日常

作者:乌秋一一

角色:[db:角色]

简介:仅凭一句谎言,她心甘情愿自带嫁妆,嫁到早已破落的坐地户梁家。惨遭傲娇的婆婆的嫌弃,“三年不下蛋,你给我儿子提鞋都不配。”渣男丈夫找了一堆桃花,外边生下私生子,带回家让她养……委屈、羞恼让她揭竿而起,却发现早已入了闺蜜的圈套。离婚,放过渣男和极品婆婆?她可不愿意做“莲花圣母”,伙同“阎王白少”,一起抄家伙,连本带利讨回来……莫清歌不易怀孕,哄骗她养自己的私生子。

逃离渣男前夫和极品婆婆,真香

《逃离渣男前夫和极品婆婆,真香》免费阅读

咚咚咚!

屋外突然传来了震耳欲聋的敲门声,犹如耳边响起的炸雷。

瞬间惊醒屋里,悠闲自在飞花轻似梦般的莫清歌。

只见她两眼眼睛眯起,转头看向暗红色的大门,两道细细的柳叶眉,不断往中间挤压成“川”字,放在这张玉貌花容张的脸上,显得特别突兀。

秀美的薄唇紧紧抿起,手里的书被她重重合上,躬身放在桌子上。纤纤玉脚刚要寻找地板上的拖鞋。

“哐当”

暗红色的门被用大力推了开,门受不住力碰在墙上弹了回去。

“哎呦”传来女人杀猪般的嚎叫声。

自从老公出差后,将近一个半月的时间,她已经是第N次不间断,重复听到这般令人厌恶的声音。

这时,只见门口被一位身穿碎花过膝裙,头戴编织帽,塌塌鼻上架着一副墨镜,腰围有水桶粗的老女人,堵在门口,隔绝了室内与室外的空气流通。

“你耳朵聋了,敲门你没听见咋滴,下次要不要拿个扩音器放在你耳边。”

她抬头就见朱红唇起,两颗流光闪烁的大金牙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婆婆已走到自己的身旁

“在家躲着干嘛!不知道帮我开个门?”婆婆说话太用力,以至于唾沫星子,喷了莫清歌一脸。

婆婆(李慧)并不觉得这样靠近,会让别人反感。

婆婆转身自顾自地在一楼房间走了一圈,摘下眼镜,用她那杏圆小眼往楼上撇了撇,往后退了几步坐在了沙发上。

这是婆婆惯常的巡视,好像她在屋子里藏汉子一样,就想有一天能抓住可疑的把柄。

其实,不怪李慧多心,儿子把这么漂亮的一个儿媳妇放在家里,实在不放心。

李慧也不想来讨人厌,但盯着儿媳妇是她的职责。

在外人面前使劲夸儿媳妇,逢人便说:“谁说儿媳妇不能当闺女看,我就把儿媳妇当作亲生闺女看。”

在家里就是另一张面孔,见不得儿媳妇好,心里怨恨儿媳妇抢走了宝贝儿子。

莫清歌没有理会,看见婆婆坐在沙发上,继续拿起书来看。

“我说话你是没听见是吧,把书放下,你是在讽刺我大字不识一个嘛!”

一种被忽略的感觉,上头了。嘴角不断下拉,眉头皱成了八字,满脸写着四个大字,“我很不爽”。

“莫清歌,别在这跟我装清高,我不吃你那一套……”

婆婆朝着坐在沙发上看书的莫清歌说:“我儿子不在家,我看你真是不拿我当回事啊?从进门,到现在…….”

“妈,我没有。”莫清歌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婆婆愣了三秒。

“你竟然还敢顶嘴,这是你父母的家教吗?真怀疑,难道你不知道尊重老人吗?”

杏圆眼睛,睁大了,紧紧盯着莫清歌白如凝脂的脸。

李慧的嘴巴不停地上下蠕动,长达3分钟的训斥,在莫清歌的沉默中偃旗息鼓。

最后来了一句,“我渴了,你给我倒杯水。”

“我肚子有些不舒服,不方便起身,桌子上有白开水。”莫清歌差点笑了,这婆婆是猴子请来逗她的吗?

“白开水,我不喝,谁知道你放置了几天?”

“早上,刚烧好的。”

从不愿意与婆婆计较的莫清歌,此时的脸上刻着不高兴,眸子里暗含一丝冷意。

如果对方不是自己的婆婆,哪有她在这指手划脚的份。

“我要喝开水,烧水去,你是要渴死我老太婆是吧?那好吧,我这就给我儿子打电话,说这个儿媳妇想活活渴死婆婆。”

盯着书看的清歌,顿时无语,婆婆这无赖的性格,练就的越发炉火纯青。

她要是不满足,估计亲朋好友都知道,儿媳妇如何虐待婆婆,各种版本儿媳妇与婆婆的大战,开始上演,被婆婆虚构的有鼻子有眼。

她只好,放下书,去给婆婆烧热水。

以前,她曾经向老公抱怨过婆婆无理取闹,老公不理会,以躲避的姿态静等矛盾自然消失。

或者夸她贤惠,善解人意,“亲爱的,别跟咱妈一般见识,你要多包容她,多理解她,她一个人把我和姐姐拉扯得不容易…..”

回想起丈夫的话,她心里苦涩极了,就像牙齿断了,只能往肚子里咽。

作为小辈,婆婆的怪异行为是可以理解的,但作为长辈的婆婆,何时能理解她?

“你听见了吗?还愣在那里做什么?”

婆婆的大嗓门,吓了莫清歌一跳,手里拿着的杯子差点掉地上。

她长长吁一口气,不想了,谁让她爱上了人家的儿子呢?

突然小腹传来痛感,今天起来身体有些不舒服,没想到这会严重了。

客厅

看莫清歌妥协了,脱掉草帽,露出一脸肥肉的李慧,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

心里嘀咕着:“小样还收拾不了你。”这一刻,胜利的姿态,让她的自信心再一次升高一个度。

水烧好了,给婆婆倒了一杯,准备端给婆婆。

快到婆婆面前时,腹部又狠狠疼了一下,她一缩身子,脚下一顿,没站稳,水直接泼了出去。

杯子落在桌子上,热水刚好溅到婆婆的腿上。

时间就像静止一般,莫清歌的手停在半空。

“啊!烫死我了!”

婆婆直接蹦了起来,那速度,绝对不是一个胖子能做到的。

“贱蹄子,你诚心的是不,打击报复我。”

“妈,我不是故意的,这,这有纸巾。”

“你不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的,看你魂不守舍的样子,就知道你没做好事,在这等着我呢?”

李慧一边擦着腿上的水,一边埋头数落莫清歌。

“我儿子怎么娶了你这个不下蛋的母鸡,整天在家里除了买买买,花我儿子的钱,别不知道羞耻,整天带着一张苦瓜脸,你哭丧呢?

实话告诉你,这种日子快过去了。再等些日子,老娘我就用不着,再看你这张讨厌的脸。我儿子已经决定了和你离婚了。”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已经决定和我离婚。”

腹部的疼痛越来越厉害,莫清歌顾不得了,她听到了婆婆口中的关键字“离婚”,还有不用自己生孩子。

“你怕了吧,实话告诉你吧,我儿子现在都不用你为他生孩子了,他对你的肚子失望透顶了,你没有资格给他生孩子,他已经找到别人为他生孩子,孩子马上就要……”

“什么时候生孩子,你把话说清楚。”

还没有等李慧把话说完,莫清歌捂着腹部上前一步,揪住婆婆的领子,眼睛好似喷火,就像被惹怒的小狮子,脸贴近婆婆,泪水不争气的流下来。

“你放手。”

李慧大力甩开莫清歌,“你个疯女人,哭什么哭,活该。”

猛地用力,莫清歌的手被婆婆甩开,身体支撑不住,向后倒去,头重重地磕到桌角上,倒在地上。

她的眼睛开始模糊,耳朵像是被棉花堵上棉花,清净了。脑子里乱了。

她这么爱他,为了他和家里闹翻,为了他舍弃自己热爱的事业,为了他忍受恶毒的婆婆。

“他为什么会和我离婚?”

声音从莫清歌的嘴巴里说出来了,很小很小,李慧没有听到。

看见莫清歌的样子,李慧吓坏了,“她不会是死了吧?可不关我的事情,都是她自找的。”

李慧艰难俯下身,仔细瞅,见到莫清歌微微起伏的胸脯。

她慌乱了,忙拿起帽子,眼镜,拽起包包,抬腿就走,嘴里叨叨着,“清歌别怪我,别来找我,不是我的错。

如果你死了,我会给你烧香的,你没死也不要找我,反正我们也快做不成婆媳了。”

脑袋昏昏沉沉的莫清歌,还是被腹部的疼痛惊醒,感受到腿部有一股热乎乎的液体流出来。

她想喊婆婆帮忙,张了张嘴,声音似乎卡在喉咙里出不来。

她耳边传来稀稀梭梭的声音,脚步声远离的声音,碰地一声,门被重重地关上了。

这时李慧从儿子家里快速跑出来,顾不得躺在地上的莫清歌,她可不想等着被儿子斥责。

不过,她心里害怕极了,儿子交代自己的事情,就这样脱口而出,儿子知道一定会埋怨自己。

要知道,儿子的计划是想把莫清歌的财产与嫁妆转移到他的名下,然后让莫清歌滚出去。

结果,她自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

她离开的时候,回头瞥了一眼,莫清歌脑袋低下流血了。

害怕了,快步走出大门,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颤抖的手按着熟悉的按键,焦急地等着电话那头的人接电话。

莫清歌被一阵惊痛疼醒,但脑袋还是昏昏沉沉,身体不自觉地蜷缩起来,冷汗从她的额头滑下。

清秀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双手抱起了头,迷糊中她不知道到底是哪里传来的痛,是头部还是腹部?

手碰到了头发上黏糊糊的东西,她费了很大力气把手移到眼前,一抹刺眼的红色。

心里苦笑了一声,这都是报应吧。

                           

原创文章,作者:乌秋一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5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