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共生邪灵小说阅读

小说:共生邪灵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可明

角色:[db:角色]

简介:【邪灵的进攻从我身体内开始。】末世再过一段时间就要来临。敌人进攻的第一道防线竟然是我的身体。不知道能不能顶住。因为我倒下了。极有可能。人民群众会更加安全。因为敌人的首领就在我的体内。对我虎视眈眈。没办法。我还年轻。还没结婚。所以我还不能死。人类仇视我,邪灵也想搞我。似乎怎么选都是死。那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共生邪灵

《共生邪灵》免费阅读

“呲——”

一辆急速行驶的面包车刹停,刺耳的刹车声让原本不多的路人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

几盏路灯交织的光影下,是一辆几乎报废的面包车。

“哐当”

面包车后座车门被暴力拉开,一个双目猩红的蒙面汉子将脚下的麻袋狠狠踹出。

麻袋在这一脚之下滚出一米远,撞上路灯柱子后停下,袋口被紧紧的扎住,染透着暗红的液体。

面包车驾驶员无意和张希言对视了一眼,竟然双目空洞没有眼球,犹如深不见底的深渊。

一脚油门狠狠踩下,面包车车门还未完全关闭,便风驰电掣的离开,逐渐消失在城市边缘。

这个驾驶员娘希比的好像哪见过!

虽然仓促一瞥,但张希言却十分肯定。

刚想查看一下麻袋内的东西,却突然想到了什么。

不行,自己还有绝密任务。

如果被有心人注意到难免功亏一篑。

张希言立刻悄悄消失在街头。

这条路口剩下的几位零星的路人被这一幕吸引,苍蝇一般围了上来。

相互对望了一眼,目光汇聚在了神秘的麻袋之上。

离麻袋最近的纹身青年嘴里叼着烟,黄绿的头发夹杂着缭绕的烟雾让人看不清面容。

只见他从兜里掏出一把弹簧刀,边甩刀边将带着火星的烟屁股弹在了麻袋上。

纹身青年看着毫无动静的麻袋,熟能生巧的架好刀。

“刺啦”一声。

纤细的胳膊滑落出来,上面的腐肉夹杂着血液干涸的痕迹,无数虫子在肉里肉外不停穿梭噬咬。

一股强烈的腐烂臭味夹杂着若隐若现的血腥瞬间染透了清冷的寒气。

纹身青年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后退大半步,拿着刀的手不住的颤抖。

强烈的恶心感让他扶着旁边的墙大口大口吐了起来,睁大的双眼无神的凝望着地面。

直到连胆汁也吐尽,才想起什么般将目光瞄向四周,看到大家都在,才缓缓的拍了拍胸口。

其中一名较为胆大的中年男子走上前来,盯着胳膊的眼神一紧,惊慌的指着虫子说道:“我的天,竟然是……是……”

“是什么?”

奇怪的动作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

“蟑螂幼虫!”

中年男子说完在哆哆嗦嗦中打开了手机,摁下了“110”。

直到警察将他带走配合调查,才逐渐停止了颤抖。

几条警戒带和闪烁着红蓝光芒的警灯将这处包裹得水泄不通。

老警员魏汉冬将带着余温的警用大衣递给了身后一位被恶心得面色发青的小跟班。

凶手已经第2次在闹市抛尸了,上一次是我们的线人,这一次又是谁……

老警员戴上小跟班递上来的医用手套,缓缓打开麻袋,一具一丝不挂的女尸臀背露出。

腰部两侧开放式的伤口还夹杂着干涸的血渍,看着背上“小心点”三个歪歪扭扭的纹身。

看着在镊子上摇摆的蟑螂幼虫,紧皱着眉头,双眼不禁微眯,这是威胁么……

示意法医抬走之后,他凝视面包车离去方向的路灯,沧桑的身影仿佛暴风雨中沉沦的渔夫,突然想到什么,转身问道:

“围观的人都在了吗?”

“除了一人走了,其他都带局里了。”助理赶紧翻阅着案情记录本回答道。

“谁?”

“张希言,从监控里看应该是一个穷学生,不过资料显示,他的父亲是我们市的首富。”

“明天无论如何请他来一趟,不能放过任何可疑线索。”

“是。”

“那辆面包车车牌查到了吗?”

“查到了,不过……”

“说!”老警员一直不太喜欢这个助理话说一半的毛病,是给我增加悬念吗?

“从监控上看当时开这辆车的驾驶员已经死了一年了。”

“可恶!”魏汉冬攥紧青筋凸起的拳头,狠狠锤在了警车车门上:

“知更鸟集团,别让老子找到证据!”

整整一夜的调查,张希言却睡得很香,甚至还梦见了自己和面包车驾驶员飙车的场景。

直到差点摔落桥梁,才猛然惊醒。

迷迷糊糊看了看闹钟……

艹,要迟到了。

紧赶慢赶,终于踏着晨光,来到人流熙攘的兴华学府。

此刻正大大咧咧的走进教室,疲惫的他眼皮半耷着。

偌大的教室三五成群的坐着正在听课的学生。

偏安一隅的他只好旁若无人朝着一处空座走过去。

这行云流水的动作几乎都在潜意识的支配下完成。

张希言并没有发现。

一个杀手。

正打扮成修理工的模样。

鸭舌帽压得很低,黑色口罩下似乎空荡荡的,穿着遍布尘土的工装。

此刻正直勾勾盯着张希言,微乎其微的存在感让人没有察觉。

而同学们的目光都被突然进入教室的张希言吸引,不少女生甚至偷偷瞄了几眼。

眉飞色舞照本宣科的年轻男老师发现同学们都在看向门口,转过头看着罪魁祸首丝竟然毫不理会自己,“砰”的一声将课本摁在了讲桌上,对着张希言质问:

“你不会打报告?”

男老师此刻太阳穴处青筋跳动着,看着张希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压抑的怒火让拳头紧紧握住,直接吼道:

“滚出去!”

张希言没有丝毫反应,径直朝着一处座位走去,最终在全班诧异的目光中坐在了左右无人的地方。

“我让你滚出去,听不懂人话吗?”男老师看到其他人关注的目光,顿时脸上感到火辣辣的疼。

“怎么会,我只听得懂人话。”张希言背倚在身后的长桌上,后脑勺差点碰到坐在后排整理额前青丝的女生。

女生双脚缩回搭在一起,只是小声的提醒道:

“这个人他父亲是学校董事之一,你赶紧道个歉,之前不少没给他送礼的老实学生都被他给挂科留级了。”

男老师似乎看到女生提醒,嘴角弯过一丝弧度,扶了扶金丝眼镜,戏谑的看着这一幕,期待着张希言求饶的样子。

“你说他爸是学校董事?”张希言声音不大,整个教室却听得清清楚楚。

女生赶忙埋下头,不敢再过多言语。

张希言长长打了个哈欠,他想明白了,一味的忍让只会让人当成软柿子捏:“那又怎么样?”

男老师双手已经微微颤抖:“信不信我开除你!”

“哦。”

“你!男老师一把将书本砸在地上:“给我等着”,说完头也不回走出教室,教室的门被他故意“通”的一声摔在了墙上。

全班哗然,议论声一片。

而教室之外,已经观察了片刻的修理工见到机会出现,快步走入教室,布片鞋底竟无丝毫脚步声,右手紧握藏在工具箱内的匕首。

目标正是张希言。

此刻的张希言正在微眯打盹,根本没注意到这名男子的出现,其他同学看见修理工,也没有过多理会,学校里日常修理太多了。

张希言绝对想不到会有人在教室内刺杀他,刺杀一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学生。

                           

原创文章,作者:可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5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