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青青,李冉《默默等到你》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默默等到你

小说:现言甜宠

作者:扑棱蛾子

角色:杨青青,李冉

简介:杨青青一个不知道梦想为何物的女生,天天就只想着怎么快乐的苟活着,进入高中后总有些意料之外的事发生,还好都顺利度过,步入大学。她不知道的是,所有的闯关成功,都离不开王兆文的默默守护。本想着像影子一样,存在着杨青青身边,但心里的这份悸动无法继续隐瞒。还好你也喜欢我。

默默等到你

《默默等到你》免费阅读

8月8号高中开学的日子,这日子定的倒是很吉利,可天空不做美啊。乌云压顶,预示着马上会下一场大雨。

可杨青青没带伞,正抬头望着天,祈祷千万别下。

妈妈看她没有跟上来,大声叫到,“杨青青,你能不能快点,去完寝室还要去报到,一会儿迟到了,就知道墨迹。”

“哦,来了,来了。”

一到寝室大楼门口就遇见了三个初中同学,几个人开心的很,跟宿舍阿姨商量了一下,把四人分到了一个寝室,就不必有那种新人相见满是尴尬的场面,寝室就在二楼把头第一间,里面还有一张床已经有人住了,宿管阿姨说是高三的学姐,人不在寝室,应该是上课去了。

妈妈把行李往地上一放,“自己收拾吧,我歇会。”

第一次住寝还不知道该从何收拾,杨青青就简单的铺了一下床,能睡觉就行,想着剩下的等报到完再回来收拾吧。

妈妈歇的差不多了,对杨青青叮嘱道,“我先回去了,跟同学好好相处啊,有事打电话,周末早点回家。”真是风一样的女子,走的这么潇洒。

杨青青还没来得及反应,妈妈已经出寝室门了,就这么走了,杨青青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这时李冉的哥哥打破了杨青青的落寞,“你们一会儿报到分完班到校门口,我请你们吃饭。”

哇塞,有饭吃,杨青青瞬间开心了起来。

都收拾的差不多了,四个人背起书包走向教学楼,还没走到就下起雨来,起初雨点还小,大家加快脚步赶紧往前冲,等到了教学楼门口,豆大的雨就倾盆而下,杨青青心想,还好跑的快没怎么淋到。

进入教学楼首先看到的是墙上的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几个大字,下面摆着四盆大叶子绿植,看着油光锃亮的。一旁的教导主任领着几个老师坐在课桌后面给报到的学生核对姓名告知班级,李冉和赵婷婷是7班的,他们的教室在一楼楼梯口的左边,杨青青和冯墨是十班的,俩人就一起走向了一楼右边的走廊。

走廊的第二间教室就是她们的十班,教室门口老师正在给报到的学生登记,问了两人的名字后让她们进了教室,座位先按照报到的先后顺序分配。

杨青青是10号,冯墨是11号,可惜熟人不能坐到一起了。

杨青青走进教室,数着座位,看到了9号坐在靠窗的第二排,他正目视前方端正的坐着,好似专注的看着什么,明明对面就一台饮水机。

杨青青一入座,就开始用眼角的余光观察他,坐着比她高了一头,长的文里文气的。还没等她看完,突然他动了一下,杨青青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收回偷窥的余光,不会发现自己在偷偷观察他吧,瞬间觉得自己像小偷被抓了现行一样。

杨青青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赶忙慌张的翻着书包,她想把记事本找到,好记一下一会老师说的话,可书包里各种东西一大堆,翻腾了半天才拿出笔袋和记事本,没啥可写的就把自己的名字写上了,接着就是一顿乱涂乱画。

靠窗的这位同学感觉到了有目光盯着他,让他有些不自在,故意动了一下,想让对方识趣的停止这令人不快的余光扫射,可对方紧接着又开始稀里哗啦的掏东西,让他烦上加烦,刚想让她安静一下,却看到了笔记本上的名字,再看向她,半是震惊半是高兴,杨青青,是你,好久不见。

他的目光开始温柔了下来。相比之前,杨青青没有太大的变化,头发长了很多,扎着高高的马尾,粉色卡通短袖加浅蓝牛仔裤,模样就是小时候的放大版,稚气里带着倔强。

刚想打招呼。

老师敲了敲黑板,嘈杂的教室渐渐的安静了下来,他的话已经到了嘴边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就被打断了,只得再咽回去。

老师在黑板上写了张丽两个大字。

“这是我的名字,我以后就是你们的班主任,我是历史老师,所以我希望我们班级未来的历史平均分是全年级最高的。”最后一句话还故意加大音量,声音也变得尖锐。

同学们一脸愕然,一幅幅完蛋了的表情。

班主任翘着兰花指推了一下眼镜,“接下来开始报一下自己的名字,和这次中考的成绩排名。”她指了指靠窗的第一排同学,“从你开始吧。”

这不是被拉出来公开处刑吗,这个万恶世界,怎么就逃脱不了成绩排名,看来这个老师也是用成绩看人的。(唉~)

“我叫高畅,中考第59名。”

“我叫许嫣,中考第495名。”

大家正报着名次,杨青青开始有点不安起来,自己的名次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张口啊。

老师也是,怎么一见面就报成绩,也不给大家留点面子。

正想着呢,杨青青同桌站了起来,“我叫王兆文,中考第1名。”虽然他说这话的声音很低沉,也没任何表情。

可全班同学开始躁动起来,个个惊叹全市状元竟然在自己班里。(哇塞!)

我去,全市第一是我同桌,杨青青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瞬间她感觉同桌身上是泛着金光的。

老师敲了敲讲桌,“行了,行了,安静。”一脸的得意模样儿。(哼!)

伸手指了指杨青青,“同桌别光顾着发愣,到你了。”

“哦。”杨青青收回自己快要掉到地上的下巴,赶紧站起来,红着脸,“我叫杨青青,中考,中考第250名。”

说完赶紧坐下,恨不得脑袋缩进肩膀里,她已经预想到接下来的场景。

顿时班级从刚刚听到第一的惊叹变成大笑,哈哈250,有的同学还专门重复一遍。

班主任有点怒了,“你们能不能严肃点,有什么好笑的,下一个。”她本想让大家报下成绩好清楚自己现在的位置,可这些人还是这么没心没肺。

成绩报完了,发现这个班,有全校第一也有全校倒数第一,真是戏剧性的相遇,看来班主任想历史平均分全年级第一的愿望是破灭喽。

老师交代了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安排,明天开始军训,军训过后高一新生要参加合唱和集体舞的表演,还有入学典礼,都结束后就开始正常上课。

安排讲完了班主任一脸严肃,“所有人安分点,高中不同于小学初中,它决定了你们的未来,不能再吊儿郎当不思进取了,你们自己心里有点数。”

“行了,下课,下午一点半来教室领军训装备,严禁迟到。”说完还一脸威严的扫视了一下全班同学,想警告大家,谁敢迟到个试试。

杨青青就喜欢听下课两个字,一上午虽然光坐着了,但是也饿的不行,再说还有顿饭等着自己,老师话音刚落,杨青青就如离弦的箭,窜了出去,比班主任还先一步的出了教室,班主任都一愣,哪个同学这么神速。

本来王兆文想跟杨青青说两句话,可她跑的实在太快,也罢,她都没认出自己,那就从头认识吧,毕竟来日方长。

出来时天空已放晴,雨后对于杨青青来说有一股那种刚切开西瓜的清新味儿,深深吸上一口,肺都好像被清洗了一遍。

四个人到校门口集合后跟着李冉的哥哥去了一家小饭馆,他给大家点了菜,上菜之前他哥开始给四人上思想教育课,告诉她们高中的重要性,杨青青是一句没听进去,只听到了自己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声。

“菜齐了,你们吃吧。”这句话倒是被杨青青听进去了,杨青青虽然饿得不行,但还是控制了自己的吃饭速度,毕竟人家请客,不能太放肆,可她还是吃了两大碗米饭。

后来听李冉说才知道,他哥也是这个学校的传奇人物,成绩好的很,考取了北京的重点大学,可杨青青却从她的脸上看不到她对于哥哥是名牌大学生的骄傲。

李冉坦言因为她哥过于优秀,全家都拿他哥来打压她,让她也像她哥一样,她说自己过于平庸,再怎么努力也没法跟她哥比,也永远达不到她哥那么优秀。

这让杨青青想起初中时,李冉因为听够了她妈妈的教育之词,顶嘴后被打的鼻青脸肿不想回家,在她家待到很晚才回去。

杨青青看到李冉满脸,满身的伤,第一次被震撼到,原来妈妈也会下这么重的手打自己的孩子,更可气的是他哥冷眼旁观着一切的发生,任由她妈妈对自己的妹妹拳打脚踢,足足打了半个多小时,还是她妈打累了才停下来。杨青青当时被震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静静的陪着她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外面的太阳明明那么暖,可李冉的身体却一直在发抖。

吃过饭后四人在操场上转了一圈,打算消消食儿。杨青青和另外两个女生商量了一下决定这顿饭钱还是平分的好,李冉推着不要,杨青青说你自己留下当生活费也好,你哥的钱也不是自己赚的,也是你爸妈给的,还是收下吧。李冉看大家坚决的样子,最后不再推脱,收下了钱。

雨后的风很是凉爽,杨青青抬头一看彩虹出来了,真好看,传说彩虹是座桥,桥的另一端连着另一个世界,是个怎样的世界呢?杨青青想不到,但有机会她一定要去看看。

一进班级就看到讲台上堆得跟山一样的军训服装。

杨青青的视线从这堆军绿色的衣服堆转向自己的课桌,那位全年级第一已经坐在位置上了,又盯着那个饮水机看,饮水机那么好看吗?杨青青满心疑惑的看看饮水机再看盯着饮水机的王兆文。

正午的阳光照在他身上,使得天蓝色的衬衫显得有些耀眼,皮肤略微黝黑,脸的轮廓分明,小子睫毛还挺长,浓眉大眼的一身正气样儿,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着全校第一的名头加持,他身上好像闪着七彩的智慧光芒,很是晃眼啊,在这智慧光芒的照耀下,自己的成绩是不是也会提高一些。(哈哈)

他突然的转身吓了杨青青一跳,四目对视,他好像笑了一下,那是一瞬的事,随即他就把目光又望向饮水机,一切好像只是自己的错觉。

王兆文又感觉到了那目光,他等着杨青青呢,所以早早的来到教室,结果因为回来的早被老师叫去和其他来的早的同学一起搬军训服装,衣服都搬完了杨青青才出现,还是喜欢卡点进教室。

“都赶紧回到座位上,抓紧时间,从靠窗第一排的同学开始挨个上台领军训服,领回去试一下,不合适过来换。”老师催促到。

“王兆文,高畅你俩来发军训服,我还有个会,你俩维持一下秩序,我一会儿回来。”说完老师就走了。

他俩开始发着军训服。

到杨青青时,王兆文俯下身温柔的问她,“杨青青,你鞋子衣服什么码?”

他盯着杨青青问,可杨青青却只望着那堆衣服山,迫不及待的想把衣服拿到手。

“鞋37码,衣服M码。”

王兆文给她找出了衣服鞋子,帽子腰带也都给她配好了,叮嘱她,“杨青青,你拿好,不合适回来换。”

“嗯,谢谢!”

“不客气。”王兆文又目送着杨青青回座位。两个人的第一次对话就这么结束了。

杨青青对于军训服充满了新鲜感,一套都试了一下,很合身,不错,很是期待接下来的军训啊。

为期半个月的军训真是让杨青青累到怀疑人生,为啥开学要军训,顶着30℃的大热天,天天齐步走,站军姿,再来套军体拳。

站军姿最折磨人,拍个蚊子都要喊报告,等教官批准了,蚊子都撑死了,这半个月像是半年一样漫长,更神奇的是,军训期间没下过一次雨,连个偷懒的机会都没有。

但也有一点点的开心时刻,休息时女生都手拉着手去买矿泉水,冰棍,然后找个阴凉的地方坐下边吃边聊天。

而杨青青则喜欢去坐操场边上的秋千,李冉自告奋勇的要在后面推她。

杨青青兴奋的大喊,“高点,高点,再高点。”

“还要再高点,杨青青再高你就上天了。”李冉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还是用力的在后面推,跟着杨青青一起傻乐。

杨青青就喜欢这种上天的感觉,耳边的风吹走了夏天的燥热,她仰着头看着被树冠挡住一半的天空,是那么干净的淡蓝色,每次荡到最高点,真的像自己在天空中飞,伸出手就可以摸到翠绿的树枝,就是喜欢这个心惊肉跳的感觉。

不远处的王兆文看过相似的情景,当时他是在后面推秋千的人,她也是一样的大喊大叫,“高点,高点,再高点”。他就在后面使出吃奶的劲推着。

秋千的高度都超过了院子的围栏,出门办事的老师看到杨青青一会露出的半个身子,一会又消失,吓得她边跑边大喊,“杨青青,杨青青,快给我下来!”杨青青只顾着高兴,一点也没注意到着急的老师,老师跑过来后一把抱住正疯得忘形的杨青青。

接下来可想而知就是一顿训,“青青,你还小,怎么能荡的那么高,万一掉下来怎么办,吓得老师心脏病都要犯了,下次可不行这么玩了,你下次要是还荡的那么高,我就禁止你坐秋千。”

王兆文怯怯的在办公室门外看着挨训的杨青青,以为她会哭,可杨青青撅着嘴昂着头一点都没觉得自己错了,貌似还是被老师絮叨的烦了,才敷衍了一句,“我知道了。”

老师无奈的让她先出去玩吧,她高兴的屁颠屁颠跑出办公室,拽着王兆文跑到操场,到他耳边小声说,“下次推我时看看老师在不在,老师不在还要推的很高,很高。”

王兆文觉得此时的杨青青好厉害,在他心中杨青青的形象又增高了许多,对于她的指令,王兆文顺从的点点头。

本以为军训完能喘口气,接下来就开始了高一新生每年入学必备项目,合唱和集体舞。

遗憾的是相比较轻松的大合唱,自己班没被选上,选拔时因为他们班整体唱得不在调上,就被发配去跳集体舞了,集体舞分两部分,前半部现代舞青春年华,后半部扇子舞百花齐放。

先学的是现代舞,年轻且富有活力的舞蹈老师给他们讲解着舞蹈动作,这么舞,那么舞,最后男女同学面对面微笑,手搭手转圈圈。

什么,要和旁边的男同学手搭手转圈圈,自打幼儿班老师让手拉手唱儿歌之后杨青青还没摸过哪个异性的手,好别扭啊。

杨青青满是不安的侧头看向身边那个虽然同班但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同学,个子跟杨青青差不多,脸比自己还白,长的跟小学生似的,杨青青瞬间在心里给他起了个外号“旺仔小馒头”。

舞蹈老师倒是示范的很有激情,并未发现这群孩子的尴尬。女生们都很不情愿,自然也有为此兴奋的男同学,因为可以公开拉女同学的手,最明显的就是后排的那几个男同学,一脸的窃喜,他们旁边的女生却翻着白眼,一脸厌烦。

接下来就是分动作练习,又蹦又跳的,体力逐渐耗尽,喉咙发干,动作越来越不齐。

老师边跳边喊,“同学们,打起精神来,你们可是早上八点钟的太阳,要有朝气,要尽显青春活力。”

杨青青对比了一下此刻的同学和老师,感觉老师更能配得上“早上八点钟的太阳”这个称号,而同学们更像术后复健的病人,伸不开胳膊迈不开腿,动作越来越乱套。

老师终于看出了同学们的疲惫,对着话筒讲,“先休息15分钟,大家去下厕所,喝点水补充下体力,一会接着练。”

此话一出杨青青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地上,厕所是不用去了,身体的水分都随着汗水蒸发掉了。

杨青青前面的顾馨走过来一把把坐在地上的她拎了起来,“走,买瓶水喝。”顾馨比杨青青高,也比杨青青壮实,一头的自然卷,声音却很甜美,因为排队总是在杨青青附近,俩人一来二去就认识了,杨青青很喜欢她豪爽的性格,顾馨也觉得杨青青呆呆的样子很可爱,两人说话都是直来直去,相处的很愉快。

杨青青并不想反抗顾馨的绑架式邀请,正好自己的嗓子已经干的冒烟儿了,被她架着走还挺省力气的,到了商店,她们直奔冷冻柜,“老板来两瓶矿泉水,要带冰碴的,没冰不要。”顾馨又补充一句,“老板要娃哈哈的矿泉水。”

“老板,冰越多越好。”杨青青有气无力的倚在顾馨身上说着。

“好嘞,一共两块。”老板挑了两瓶冰最多的矿泉水递给她俩。这冰绝对够多,冰坨已经占据了矿泉水瓶的三分之二。

“你对娃哈哈还真是执着。”自从她俩认识以来,顾馨只喝哇哈哈的矿泉水,也强迫她必须喝这个牌子的。

“代言人长的帅啊。”顾馨开心的看着商标上的明星,小心翼翼的把商标撕下来放进兜里,顺便让杨青青也把商标给她。

杨青青给了她一个白眼,顾馨哪里都好就是爱犯花痴。

杨青青把没了商标的矿泉水直接贴在脸上,好凉快啊,瞬间觉得自己的魂又回到了身上。

俩人找了个位置坐下,两眼发直,机械的喝着手里的水。随着冰凉的矿泉水灌进肚子里,杨青青感觉自己离满血复活又近了万分之一步。

杨青青看了一眼表,“我们得走了,还有两分钟休息就结束了。”话是说了,可脚依然没动。

“啊?怎么这么快!”顾馨抓着杨青青的手看着表,确定了休息还剩两分钟的事实。

“那还不快走。”顾馨拽着杨青青就往外跑。

杨青青就像塑料袋一样被顾馨拖着跑,因为顾馨跑的太快,好几次杨青青差点没摔倒,但顾馨力气大,也没给她摔倒的机会。一个神龙摆尾,顾馨就把杨青青甩到了位置上。

还好,赶上了。

杨青青觉得自己白休息了,跑了一路,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弯着腰直干呕,嗓子眼都是血腥味。

还没等缓过来,充满活力的舞蹈老师就出现了,“来,来,来,我的小太阳们,我们把刚刚学的舞蹈动作复习一遍然后再开始练后面的动作。”

杨青青以为自己会把前面学的动作都忘记了,结果音乐响起时还是能跟着跳起来,真是神奇,看来肌肉有它自己的记忆。

前面的复习完了,舞蹈老师叫了另一个老师过来,给大家展示手搭手,转圈圈的部分。

被叫来的体育老师积极的配合着,舞蹈老师喊着,“大家看清楚了,左手背在身后,右手举起来,转身,面向搭档,微笑,各自向前一步走,手掌与搭档的手掌搭上,然后转圈,然后男同学单膝跪地,双手拖住下巴,微笑,这时的女同学双手背后,绕着男同学转圈,转到一开始的位置,男同学起身,保持微笑,这组动作就结束了。”随后就让体育老师退下了,体育老师还一脸的留恋不舍得走。

“现在大家跟着音乐过一遍。”

音乐响起,杨青青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那份别扭,因为累得她已经没什么男女有别的想法了。心里只想着今天的训练啥时候结束,我要回去躺尸。

老师伴随着音乐喊着口号,“转身。”

杨青青转身面向搭档,嗯?怎么是王兆文,我旁边不是那个旺仔小馒头吗?难道我累的记忆错乱了?杨青青满脸疑问的看向王兆文。

王兆文很是听老师的口令,面带着微笑向杨青青迈了一步,因为杨青青比自己矮太多,他右手调到和杨青青右手一样的高度,搭了上去,王兆文对于这个动作有着莫名的期待和不安,开始前还专门用手帕擦了擦手上的汗,所以他是收着力的,整个手臂有些微微的颤抖。

王兆文全程保持着灿烂的微笑,有意无意的瞥一眼杨青青,而杨青青却一直在思考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怎么就大变活人了。

当然杨青青并没有累到记忆错乱,而是王兆文趁着杨青青买水的功夫,去找了“旺仔小馒头”,问他可不可以跟自己换一下位置,心里编了半天的理由还没等说出口,“旺仔小馒头”看到高大的全年级第一站在自己面前,让自己帮忙,想都没多想就答应了,还在为能帮到全年级第一而高兴。

杨青青虽然想不明白怎么大变的活人,可身体都要累瘫痪了,也不想再去累自己的脑子了。

苦着脸的杨青青被老师点了名,“第六排的那位女同学你能开心点吗?年纪轻轻的那么苦情干什么,微笑,要时刻保持微笑。”

“倒数第二排的男同学让你微笑不是让你咧嘴大笑,别让我看见你的大牙,稍微收敛点。”

杨青青被老师的这句话逗笑了,王兆文看着她的微笑,和搭着的手,想到幼儿班时老师带着大家去街对面的医院做体检。

为了小朋友不走散,让两人一组,手牵着手前后排队跟着走。王兆文当时牵的就是杨青青的手。

轮到抽血时,真是一片修罗场,哭的哭喊的喊,老师跟抓小猪仔一样,抱着被吓哭的小朋友。杨青青很勇敢,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医生的针,看着自己被抽走的血,最后到了一个小管管里。

可王兆文被抽血的针吓到了,怎么都不肯伸出手臂,杨青青见状,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给了医生,告诉他,“不怕,我挡住你的眼睛,你就看不到了,扎针一点都不疼,还没我掐你的疼。”

听杨青青这么说,他也没再反抗,杨青青伸出小肉手挡住了王兆文的眼睛,抽完血,杨青青松了手,“好了,疼吗?”她好奇的问王兆文。

“确实没你掐的疼。”王兆文奶声奶气的回答道。凡事一比较就会分出高低,杨青青掐人稳准狠,一掐一个紫点,王兆文惹她生气时,杨青青总能抓准时机,一把掐上去,还狠狠的瞪着他,疼得王兆文眼里含泪又不敢大声哭。

这番对话可把医生和老师笑的不轻,医生说,“这俩孩子太逗了。”

老师说,“他俩呀,一个班级大姐大,一个小跟班,天天形影不离。”

不知不觉太阳已经开始西下了,天空布满了火烧云,染红了大片的天空,周围的一切都像被橙色的纱幔罩住了似的,暖暖的。

杨青青的笑脸也被照的暖暖的,微风吹起了她的碎发,伴着一股淡淡的花香味儿,随风一起拂过王兆文的脸,这一瞬间令王兆文心跳加快,身体麻麻的,自己这是怎么了,一愣神动作也做错了。

“第六排的男同学专心点,再坚持一会今天就结束了,明天开始练扇子舞。”

听到这话大家更泄气了,明天还有新的舞蹈要学,苍天啊,大地啊,哪位好心路过的神仙救救我们吧。

第二天依然是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

“顾馨,你说老天咋就这么不开眼呢,就施舍我们一场雨不行吗?”杨青青望向已经吃了三个包子的顾馨。

顾馨却插刀道,“天气预报我看了,未来几天都是晴天,还一天比一天热。”说完一口闷了手中的豆浆。

“行吧,我认命。”杨青青无奈的低下头,吃着还剩一口的鸡蛋饼。

集合时间到,杨青青拖着浑身酸痛的身体走向操场。

王兆文已经在昨天的位置站好了,就等杨青青的出现,看来杨青青又要卡点才会到。

自从昨天傍晚的那一幕,王兆文满脑子都是杨青青红着脸对他微笑的样子,还伴着花香的错觉。

我这是魔怔了。

正想着呢,本尊就出现了,并带着昨天的特效登场,王兆文掐了自己一下,让自己克制一点,心不要跳的那么快,嘴角不要咧的那么大,可杨青青走的越近,他的心跳声就越大声,这咚咚声自己都觉得震耳,这样下去不会要跳出来吧。

“好了大家赶紧过来,把扇子领回去,马上就开始训练了。”舞蹈老师的话拯救了僵直的王兆文。

领完扇子,舞蹈老师给同学们展示了今天要学的扇子舞,看着挺简单的,就开了关,关了开,抖一抖,蹲下起来转圈圈。

待扇子舞学完,老师让大家把青春年华也复习了几遍,三天过后就是开学典礼,马上就要结束这入学必备的苦差事了,有了盼头,大家的舞步也轻快了不少,浑身充满了力量。舞蹈老师也感受到了大家的活力,喊口号的声音也跟着响亮起来。

开学典礼当天,学校四周插满了彩旗和欢迎新生的红色标语。初秋的早晨有些微凉,空中还飘着薄薄的露水,同学们身穿昨天刚发的蓝白校服,脚上齐刷刷的穿着白色运动鞋,青春年少的他们,好像一颗颗薄荷糖,甜甜的又微凉。跃跃欲试的同学们在校门口排着队,在等教导主任发话,进入校园。

吉时已到,教导主任大喊,“入场!”

鼓乐队打头,同学们按班级顺序依次迈进校门,老师在旁边叮嘱大家跟着鼓点走,别走乱了,杨青青从小学起就没明白什么叫跟着鼓点走,眼睛死死的盯着前面的顾馨,她迈哪只脚,自己就跟着迈哪只,管什么锣鼓震天响,自己的眼里只有顾馨的左脚跟右脚。

旁边的王兆文被杨青青小声说着,“左脚,右脚,左脚,右脚……”的认真样儿逗笑了。

围着操场转了一圈,就开始了合唱和舞蹈表演。大家对于这最后的登台表演十分认真,毕竟之前那么辛苦,怎么也要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舞蹈老师在操场边兴奋的跟着一起跳,自己可是这场青春盛宴的策划者,看着这些小太阳们的笑脸,自己跳的更是忘乎所以。表演结束时还不忘给大家热情的鼓掌,眼里还含着激动的泪光,旁边的体育老师也被舞蹈老师的热情所感染,一起鼓着掌。

表演结束后就是入学典礼的最后环节,高年级学生代表致欢迎词和校领导训话。

演讲台上校长副校长和其他领导看来对高一新生的表演很满意,都面带着微笑频频点头,尽力的鼓着掌。

掌声结束,主持人宣布让高三优秀学生代表上台演讲,高三的优秀学生代表梁晨走上演讲台,欢迎新生的加入,并告诉大家接下来的三年将是各自奔向精彩人生的跳板,这是努力就能看见美好未来的三年。演讲稿颇具文采,校领导们都欣慰的看着这个本校培养出来的,未来可期的栋梁之材。

台上台下根本就是两个温度,台下的同学们有的根本不在乎这位北大清华的苗子在讲什么,典型的就是杨青青这种,歪头发着呆,双手背后,无聊的用鞋尖敲地,白白的运动鞋都被弄脏了。

自然也有被他的发言弄的热血沸腾的,王兆文好似醍醐灌顶一般,站的笔直,攥着拳头记住了这个学长的每句话,估计也就他听懂了演讲词里蕴含的深意,露出一副那种遇见知己又恨晚的样子。

还有一部分就是沉迷于梁晨帅气颜值的人,满眼都是小星星的仰望着这位优秀学生代表,等梁晨演讲结束后,这些小星星也是最卖力鼓掌的,边鼓掌边可惜这么帅的学长只能再看一年了。

校长言简意赅的讲了几句欢迎词就退回了位置,在他眼里,这些学生已经被折腾的够了,就不必让他们站在下面接着遭罪了,最后以副校长的讲话为结尾。

寝室的高三学姐早给杨青青打过预防针,这个副校长讲话是出了名的时间长,讲话从未少过一小时,让她做好心理准备。当时杨青青并没有在意,可当副校长拿着那厚厚一摞演讲稿出现时,杨青青傻眼了,等她念完,食堂的中午饭都该卖没了。

副校长清了清嗓子开始了她的表演,演讲的那个慷慨激昂,仿佛这个演讲台是专门为她搭的,太阳就是她的闪光灯,只照耀她一人。

那一脸陶醉的样子,还时不时加个手上动作,一点都不觉得疲惫,讲到兴奋时还会破音,尖锐的声音好像尺子划过黑板,弄的台下的同学也跟着浑身一抖,杨青青暗自给她起了个外号,“金嗓子喉宝”。

时间好似静止,操场上只剩下“金嗓子喉宝”的演讲声在回荡着,杨青青频繁的看着手表,二十分钟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接下来每次看表都才过了五分,三分。

操场上的同学们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抱怨着怎么还不结束,五十分钟过去了,副校长的稿子还是厚厚的一沓,目测还得一个小时。

突然后边有人大喊,“老师有人晕倒了!”这意外的声音把大家都吸引过去,一时间所有人都向后看去,看不到的还踮起脚尖。

杨青青也跟着回头张望,发现晕倒的人是自己班的于娟娟,那个看似只有七十几斤的女生。

后排的男同学挣着抢着要去帮忙,都想赶紧逃脱这场演讲的酷刑。

老师见状大喊,“行了,用不了那么多人,两个人去就行,其他人回去站好。”被指到的男同学迅速架着于娟娟从操场上消失掉。

经过这次意外,副校长好像失去了演讲的兴趣,合上了演讲稿,整了整自己的套装,对着话筒说,“嗯,今天就先到这里,老师安排下退场。”随后潇洒的转身,杨青青看到后面坐着的校长此时才缓缓睁开眼睛,敷衍的鼓着掌,看来他也累了。

这场意外打破了副校长演讲必过一小时的铁律,这还要感谢于娟娟同学,她简直就是上天派来的天使。

典礼落幕,自此大家的高一生活正式开始了。

                           

原创文章,作者:扑棱蛾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6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