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升成扫把星,我被派去克死前夫最新章节,颜鸢,于正全文阅读

小说:飞升成扫把星,我被派去克死前夫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三千月

角色:颜鸢,于正

简介:【双洁+沙雕爆笑+甜宠无虐+男主靠脑补自我攻略+情牵两世】颜鸢穿成了东冥国那位一心修仙的新婚皇后,一睁眼便荣登仙界。可谁知不仅被分了个扫把星的差事,还被要求下凡,去克死她那位明明阳寿已尽,却仍旧活得好端端的短命“前夫”南宫衍。据说,南宫衍对她厌恶非常,极不待见。为了给对方多添点晦气,颜鸢使劲浑身解数,奇招频出,拼命往对方面前凑,但是奈何对方命太硬,根本克不死。无奈之下,颜鸢只能扮演深情舔狗,还自导自演了一场以命相救的大戏,终于等到了南宫衍心甘情愿的咽了气。结果刚回天庭,领了赏赐,一扭头就看到了那位连天帝老儿都要忍让几分的帝君……颜鸢:“你你你……你是南宫衍?”南宫衍:“是我,对本君骗身骗心很好玩吗?”他活了几万年,天庭孤寂,心血来潮下了个凡,没想到栽在了眼前人身上。颜鸢:“别瞎说,谁骗身了!”南宫衍:“那在皇宫的时候,是谁天天惦记着扒本君衣服来着?”一众看热闹的仙家:“……”这瓜,保熟不!沙雕搞笑满嘴跑火车的扫把星女主vs实力强大还能靠脸出圈的下凡帝君

飞升成扫把星,我被派去克死前夫

《飞升成扫把星,我被派去克死前夫》免费阅读

东冥国,皇宫,栖凤殿。

在一群宫女太监假模假样的哭泣声中,颜鸢……一把掀翻了自己的棺材板!

当了神仙倒也真有好处,力气明显大了不少。

从棺材中起身,看着面前僵住了的太监宫女们,颜鸢一挑眉,下一刻“友好”的对着他们伸出手,“嗨!”

“啊啊啊啊啊!”

“诈尸了,皇后娘娘诈尸了!”

“啊啊啊啊,来人啊,皇后娘娘诈尸了!”

原本还跪的井井有条的众人,顿时乱作一团,尖叫声几乎要充斥整个栖凤殿。

颜鸢轻轻一跃,淡定地坐在了自己的棺材上面。

很吓人吗?她也不想的。

作为熬夜加班猝死的社畜,十分钟前,她穿成了和自己同名的这位东冥国修仙皇后,一睁眼就荣登仙界。

只不过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莫名被安了个扫把星的官职,而且还被派下凡来克死正主的生前的那位夫君——东冥国皇帝南宫衍。

而且……还是完不成任务要遭雷劈的那种!

听着依旧不断的尖叫声,新任扫把星颜鸢轻轻叹了口气。

就在她正准备为了自己的耳朵制止众人时,却看到了殿外走过来的一抹明黄色的身影。

为了堵住朝臣和后宫众人的嘴,南宫衍终于放下了还未处理完的政务,想着来这栖凤殿看一眼,可还未进门,便听到了这动静。

“胡闹什么!”

皱着眉踏进来,一眼便瞧见了正吊儿郎当地坐在棺材上,看着众人的女子。

“颜鸢,你……”

南宫衍一愣,对方一身白衣,肌肤胜雪,可是……哪里有半点死人该有的模样?

颜鸢同样也看着眼前人,虽然脑海之中有原主大婚当天,举行典礼时的记忆,知道南宫衍模样生的不错,可是现在亲眼看到,还是忍不住惊艳了一把。

五官已然是占尽上天偏爱,无可挑剔,如松如玉,俊美无双。

可比起五官,更难得的是这周身的气质。

冷傲孤沉,霜雪松竹。

像是一块绝世的美玉,高高在上,凛然不可侵。

只不过……美男这命着实不太好。

颜鸢想起了自己被推下凡前,那仙界老头说的话。

根据天命,南宫皇室气数已尽,南宫衍的帝王命格只能延续到二十岁。二十岁后,帝王命陨,改朝换代。

可是如今,南宫衍已经二十二岁了,却依旧还活的好好的,而且帝王之气还有日益强盛之势。这与仙界定下的命数不符,未免之后引起大乱子,甚至祸及黎民百姓,必须要进行干预。

但南宫衍毕竟是人间的帝王,就算是仙人也不能随意出手伤他性命,于是他们便瞄上了自己,想要靠自己扫把星的霉运克死他。

所以显然,自己被安上这扫把星的身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还美其名曰,飞升第一天就有官职的,在仙界可不多见,当真是幸运……

颜鸢默默在心里面结束了回忆。

而那些惊慌失措的宫人们,见到南宫衍前来,也终于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的跪在地上吓得直发抖,大气都不敢出。

就在南宫衍也从惊讶中回过神,看着颜鸢,皱紧眉头正准备开口之时,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大殿内,却突然又响起了一阵叫喊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一次,是颜鸢。

只见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然冲向南宫衍,然后一下子跳到了对方的身上。

“皇上,他们说诈尸了,臣妾好害怕呀!”嗯,凑近点,克死他!

下意识将人接住的南宫衍:“……”

在场的一众宫女太监:“……”

皇后娘娘……

突然诈尸的那个……

明明就是您自己啊!

虽然被颜鸢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一时有些反应不及,可是南宫衍也彻底确定了,对方呼吸温热,心跳有力,根本没死。

“颜鸢,放开朕!”南宫衍冷着脸想要拉开颜鸢。

颜鸢双手紧紧地勾住了南宫衍的脖子,“不要,皇上,臣妾害怕。”

霉运啊霉运,赶紧都给我往南宫衍身上跑。

明明轻的仿佛没什么重量,可是想要将人拉开的南宫衍却失败了。心底有些诧异颜鸢力气之大,但更多的是满满的恼火。

“颜鸢,朕再说最后一次,松开。”

嗖嗖的冷冽之气传来,颜鸢打了个寒颤,下意识松开了南宫衍。

看着那张黑的仿佛刚从墨汁里面捞出来的俊脸,颜鸢心头暗暗挑眉。

南宫衍当真就这么讨厌这个皇后?

正主这个皇后,是先皇多年前就定下的,加上正主的父亲颜震手握兵权,曾立下过赫赫战功,被封为国公,所以南宫衍那边自然也不好推脱这桩婚事。

可是,据说虽不知是什么原因,但南宫衍对原主很不待见,而且有传闻称已然到了厌恶的地步。至于正主,她一心修仙,就算入宫后,整日里面除了静坐修练,还是静坐修练,也根本不理其它。

所以虽然二人大婚已经两个月了,但自大婚后就未曾再见过,就连南宫衍住的龙渊阁和这栖凤殿也是一东一西,相隔甚远。

按照这见面节奏,现在不抓紧机会,只怕在克死南宫衍前,自己早就被天雷劈成渣渣了。

想到这儿,颜鸢又凑近了南宫衍一些,“皇上,臣妾……”

可还不待颜鸢把话说完,南宫衍就已经皱眉抢先后退了一步,“离朕远点。”

脸上的厌恶之色再清楚不过了。

颜鸢嘴角一抽,讨厌成这样,正主是刨他家祖坟了吗?

而南宫衍看着颜鸢,虽然清楚地看到了对方诧异又疑惑的神色,可是颜鸢如何想的,他根本懒的理会。更何况,最近灾害频发,他还有许多政务需要处理,根本没时间在这儿耽误。

“既然没死,就好好修你的仙。”

说完,南宫衍不愿再浪费丝毫时间,不待颜鸢再开口,直接拂袖而去。

颜鸢:“……”

走这么快,真的不再给点接触的机会了吗?

而此时,跪地的宫女中,一个眉眼秀气的宫女看着颜鸢,又紧张又激动的开口。

“娘娘,您真的活过来了吗?”

颜鸢看着对方,想起了她是正主的贴身侍女染云。

点了点头,“是,活过来了。”

只不过……之后还能不能活,就不一定了。

看着南宫衍已经彻底消失的身影,感受到滚滚天雷威胁的颜鸢,深吸了一口气。

既然对方不给接触的机会,那她就只能自己创造了。

“染云,收拾一下,咱们搬家!”

                           

原创文章,作者:三千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6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