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全文阅读,《商海潮涌:一体两面》最新章节

小说:商海潮涌:一体两面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蝉不语

角色:[db:角色]

简介:丁川放弃金饭碗,投身商界,十万,百万,千万……,从草根起步,和众兄弟姐妹带着憧憬和梦想,体验人性的善与恶,社会的黑与白,生意场上的沉与浮……做贸易,搞房产,玩科技……终将在商界中的一方霸主。

商海潮涌:一体两面

《商海潮涌:一体两面》免费阅读

丁川木然坐在椅子上,脑子里一团乱麻。

一个声音始终在脑海中呐喊:

“走出去!”

“你不是要自己开公司吗?”

“你不是要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吗?”

“不走出这一步,你怎么实现?”

“有个女孩不是在等你吗?”

“你就忍心让它蜗居在60平米的房子里?

“空口白牙吗?”

“房子,车子?”

“你有钱吗?”

“没有钱,你又能干什么?”

“你不是自恃很能耐吗?”

……

一连串的问号,在大脑中盘旋萦绕。

这个声音又在大声咆哮:

“走出去!”

“走出去!”

……

终于,丁川大声说道:

“爸,我要辞职!”

这一句话如同一声炸雷,炸翻了平静的小屋。

地球新历193年的春节,才过去二个多星期。

虽说春天来了,攸南省的天气依旧湿冷。

丁川的妈妈坐在被子里,边打毛衣边看电视,听到儿子的这句话,毛线针一抖,扎在手指上。

丁川旳爸爸,正全神贯注地看着电视上的新闻。

听到儿子突然冒出这么一句,他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头转向丁川问道:“嗯?你刚才说什么?”

丁川提高音量,又一字一句重复了一遍:“我决定要辞职!自己开公司。”

“什么?!辞职?开公司?”情况很意外,爸爸哪还有看电视的心情,马上把电视机关掉。

“你在单位上不是干的好好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爸爸满带疑惑的神情问道。

丁川直了直腰,语态平缓:“单位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是我自己决定的,我要下海经商做公司。”

“下海”,这是五星国90年代初期比较流行的词汇。

“下海?”爸爸不解道,“你不是已经下海了吗?当初你从省财经大学毕业后,只做了一年会计,然后就要求去业务部门做业务。”

“我们怎么劝你都不行,你说要顺应潮流下海经商,后来不是依了你吗?”

丁川望了望满脸狐疑的爸爸,说道:“那不是真正意义的下海!”

“那你就好好解释解释什么是真正的下海?"丁川的爸爸还真的理解不了。

他就有些奇怪了,儿子在单位跑业务,难道不算是下海,不知道儿子还要下哪门子海。

对于辞职这件事,丁川已经想了很久很久,一直没有勇气说出口。

毕竟爸爸妈妈在他毕业后,为他的工作托关系走后门,才终于帮他联系到了效益比较好的星川市棉麻土产公司。

除了妹妹丁湘还没有大学毕业,也总算一家人生活日趋稳定。

房子虽小,住得其所,

钱钞虽少,有花就好。

如今,儿子演了这么一出,居然提出要辞职,这不是所花的功夫全部白费了。

既然话题谈开,已经说到了这一根,丁川也豁出去了,继续说道:“爸妈,您们看看,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工厂,和国有企业倒闭,多少人下岗待业?”

“我的很多同学本来进的都是比较好的单位,自以为拿了铁饭碗,可是突然间,有的单位连工资都发不出。”

丁川的爸爸打断儿子的讲话:“别的单位我不管,你们单位不是很好的吗?每个季度有季度奖,年终有年终奖,还有各种福利发。”

“这么好的单位,你居然要放弃,你图个啥?你的脑子是不是烧坏了?身在福中不知福。”

事实也如此,本系统中论效益,丁川所在的公司确实数一数二。

“爸,您只是看到了当下。”丁川不管不顾,继续说道,“我们单位现在效益好,是因为棉花还是国家统购统销物资,享受国家的政策。”

“现在,麻类产品不是已经放开了吗?棉花迟早有一天也会放开。"

“以我们单位现在的状态,和经营素质,等将来一旦放开,连各个县的棉麻土产公司都干不过,说不定也会和别的企业一样的结果。”

丁川的爸爸沉思片许,说道:“现在的情况是,你们单位过的很好,比很多单位都过的要好。”

“况且你还是国家干部指标,我和你妈费了多大的劲,才帮你搞到这个指标,你说放弃就放弃了?”

丁川当然理解爸妈的心思,供他读大学,就他们那几百块钱工资,每年要花好几大千。

还有妹妹读书,也要供。

买个菜,为了能省几分钱,都要和别人扯很久。

一件新衣服新鞋子都舍不得买,省吃俭用,总算把儿子供出来了,工作也稳定了。

下一步就是筹划自己的婚姻大事,两个大人也就基本上遂成心愿,功德圆满。

如今,儿子却突然想要辞职,还要自己开公司。

他们不知道的是,丁川一直以来的一个梦想,就是想拥有一家自己的公司,而且要在自己的手上发展壮大。

丁川觉得自己已经没有时间等下去了。

现在是193年,自己已经快25了,还不行动,按部就班地生活,梦想终究不得实现,他曾经对一个女孩子的承诺都将成为虚言。

丁川捋了捋乌黑的头发,清朗俊逸的脸上充满着期待,期待着爸爸能够答应自己的要求。

他望着已显沧桑的爸爸说道:“爸,看看现在的形势,很多在国家机关工作十几年的国家干部,都能放弃了自己的单位,下海做企业,我这么年轻,您就让我去闯一闯吧。”

爸爸是个知识分子,平常说话温文尔雅。

此时却怒道:“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才做业务两年,就自以为自以为是,你就不怕被海水淹死!”

丁川倔脾气上来了,说道:“淹不淹死我不知道,就是淹死了,最起码我尝试过。”

“那好,你说你怎么去搞?”丁川爸爸知道儿子脾气犟的很,想到这个臭小子,要资金没资金,要人脉没人脉,一穷二白,去做生意也只是个笑话。

无知者无畏,脑子一发烧,自以为世界都是他的。

“我和云峰一起搞,他已经成立了个贸易公司。”丁川早就和表弟商讨过这个问题。

云峰,也就是丁川的表弟穆云峰。

丁川爸爸听到丁川提起穆云峰,差点气笑了,他太了解这个亲侄子了:“就他?没听你舅舅说他,初中就把家里的粮票偷偷拿出去换钱,高中就把你舅舅收藏了十几年的邮票拿出去卖,高二没多久就辍学。

“没办法,你舅舅让他学了开车,花两万块钱给他买来部货车,他然后就把人家的房子撞了,还好没撞到人,搞得你舅舅还要赔钱,简直就是丧门星!”

“你跟他混,能混出什么好来?”

丁川这下语塞了,这个表弟确实做了很多不靠谱的事情,虽然人很精明,却也胆大包天,连舅舅都称呼他为“混世魔王”。

丁川替穆云峰辩解道:“那时他年纪小,现在长大了,懂事了不少。”

丁川爸爸见怎么说都没有用,嘴巴蠕动几下,终究气得说不出话来,要是丁川小时候,早就棍棒侍候了。

现在儿子长大了,不好再用武力去征服。

此时,丁川腰间的BB机发出滴滴的响声,丁川拿起看了一眼上面是穆云峰的信息。

丁川觉得对话再谈下去肯会崩,便对爸爸说道:“爸,我同事喊我出去有点事,我说的事请您认真考虑一下。”

丁川爸爸的手“呯”的一声拍在床边的写字台上,静静躺在上面的茶杯盖翻了个个,他怒道:“要好好考虑的是你,想辞职,门都没有!”

丁川心里一激灵,连忙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拿件外套便出了门。

丁川走到家属院单车棚,长舒一口气。

今天目标没达成,总算把自己多年来的想法和爸妈说了。

要想一次说动思想传统的爸妈比较困难,这回就算提前给爸妈打了预防针,免得自己以后真正行动的时候,让他们心里无法承受。

丁川骑上加重的永久牌单车,穿行在昏暗的大街上,凉风一吹,感觉轻松了很多。

                           

原创文章,作者:蝉不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6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