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黄庭飞升传小说阅读

小说:黄庭飞升传

小说:玄幻

作者:尘潮

角色:[db:角色]

简介:【凡人流】+【无系统】千年以前,莫可名状的邪异入侵修真界,地面世界全部沦陷,修真界炼气士带领凡人在地底开辟三域苟延残喘,地下世界虚假的繁荣下,凡人诸国林立,仙师高高在上,这种世道下主角易诚悄然降世,看主角怎样凭借凡身打破桎梏,步步登仙,搅动世间。

黄庭飞升传

《黄庭飞升传》免费阅读

‘笃、笃、笃…’

随着一串略带节奏的闷响,易诚挥舞着鹤嘴锄熟练的挖开了面前的岩壁,几块鸡蛋大小的特殊石块立时显露了出来。

这几块嵌在岩壁上的小石头非常显眼,哪怕是在矿洞中难辨五指的昏暗油灯下,也难掩其上独特的幽兰色泽。

“挺不错,有4块,今天的量就够了。”

易诚嘴角微弯,随手擦过额角的汗珠后,拿起身边的另一把短锄,飞快的将这几块幽兰石块刨了出来,扔进一旁的矿篓。

“呼~”

喘了一口气,易诚收起工具,顺手将一旁近半人高的藤篓提过来,背上肩,再拿起一边的油灯,快步向外走去,昏暗的矿坑以及崎岖的路面似乎对他没多少影响。

转出巷道,易诚将身上的工具放好,一把拉下简易的口罩,就着冰冷的洞壁就靠坐了下来。

昏暗的油灯下,显露出易诚那略显稚嫩的脸。

随着易诚气息的逐渐平复,他心中的念头开始浮起。

‘还有10天,上半年的矿役就结束了,黑石山这里还好,处于城内,没什么大的危险,但是3个月后的下半年矿役可是要去城外的黑雾大峡谷…’

每年两次矿役,是黑石山城以及黑雾大峡谷附近另外几座城市的特点。

申国规定,凡是生活在黑雾大峡谷周边几个郡的居民,除了王族和官员,无论城里还是城外的村堡,每户都要按人头数交矿税,没钱交则强制服矿役抵扣。

因此,这里的居民要么交钱,要么就去参与矿役。

易诚所居住的黑石山城有些特殊,它是依着黑雾大峡谷外黑石山建立的一座县城。

城里的黑石山也有矿脉,所以黑石山城的矿役场所就分为两处,城里的、峡谷的,不过,黑石山城的矿役规定,凡是参与矿役每年必须下一次黑雾峡谷矿区,除非有钱抵扣。

‘不能这样下去,挖矿太辛苦了,峡谷矿区更是危险重重,自从去年大地震后那里余震不断,里面每天都要死人,我可不想来这个世界没多久,就莫名的死在哪个矿洞里!’

‘必须要改变身份、地位了!’

昏暗的光线中,易诚的表情逐渐坚定起来。

陈叔名陈昭,算是易诚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在易诚的记忆里,关于此身父母的记忆早已模糊不清,是陈昭一手将其拉扯大。

陈昭本是易诚父亲的仆人,在易诚父母过世后,就肩负起培养易诚的责任,不过易诚从未将其看做仆人。

易诚和陈昭在这座黑石山城里相依为命,如果不是这里每年两次的独特矿役,凭着陈昭还算精巧的木工手艺,他们的生活还能勉强无忧。

然而,改变发生在去年。

在去年下半年的黑雾峡谷矿役中,峡谷中突然地气爆发,引发了矿区塌方,陈昭在逃离矿区时,不幸被坑道坠石砸断了右腿。

彼时易诚刚穿越而来没多久,这具身躯才刚过14岁,身体单薄,而且因为之前的大病一场,加之刚穿越过来的精神和身体还在协调中,生活仅勉强能自理,要不是最后陈昭拿出家中多年的积蓄抵了剩下的矿税,那段日子还真不知怎么过。

‘滴、滴、滴…’

独特的哨声在矿道中响了起来,这是下工的提示哨,一到下工哨响,矿工必须在一炷香的时间内返回,不然矿洞封闭,人就会被关在里面。

下工哨声异常清晰,复杂深邃的矿道以及周围‘叮叮’不绝的挖矿声似乎对它完全没有影响。

易诚听到哨响立刻起身收拾好身边的一切,提着油灯就向外走去,路上,各个矿坑里的采矿人也陆续转了出来。

走入主坑道没多久,易诚眼神一动,立刻向左前方一位个子敦实的汉子靠了过去。

“张伯,这趟收货怎么样?”

“易小子啊,看来你这次的收获应该还不错~”张姓汉子回过头,朝易诚点点头,原本淡漠的脸上转而挂上一丝笑容。

易诚赶紧快走两步,来到张姓汉子身旁,面带笑容的点点头:“我这次还不错,都是张伯您教的好,回头还要跟您多学学…”

张姓汉子名张通,是易诚家附近的铁匠,水平有限,只能处理一些矿具、家用铁器什么的,一家4口就住在易诚同一条街,南锣巷里。

年初,易诚和陈昭经历去年的苦难,生活越发拮据,在一次陪陈昭去张通那里修理木匠工具时,易诚用前世的思维,帮张通的铁匠铺设计了一具简易风箱,因而获得了在张通铺子学徒的机会。

靠着做事主动以及思维灵活,易诚很受张通看重。

收到易诚的吹捧,张通矜持的点点头:“我只是教了你分辨矿石,找矿还是靠你小子的运气。”

“哪里、哪里,要不是张伯您…”易诚微笑着摇摇头。

易诚当然知道,他找矿的本事跟张通无关,不过为了掩饰自己的特异,他只能将自己的找矿本事往运气和张通身上扯。

真正的原因,易诚怀疑,这跟他眉心脑海里那枚时不时闪烁光辉的‘金阙玉书’有关,只要矿洞里哪边给他的感觉好点,那里必然能很快挖出点好矿石。

‘这是个有些特别的世界!’

想到‘金阙玉书’,和背篓里幽兰的矿石,易诚眼底闪过一丝神采,‘金阙玉书’大概率跟他穿越有关,他在前身的记忆里可没发现‘金阙玉书’的记忆。

自从感应到脑中的‘金阙玉书’,易诚做过包括有限自残在内的各种测试,不过,遗憾的是,他没法撼动玉书分毫。

之前仅有的发现就是,在穿越后他不仅身体恢复出奇的快,体质增长也明显有异。

在饮食条件没有多少改善的情况下,每天做做俯卧撑和波比跳,半年不到的时间里,易诚就比原来高了一个头还多,身材发育甚至比有的成年人还来得好,这效果简直不要太夸张。

易诚想来想去也没搞明白原因,最后只能怀疑是脑中的‘金阙玉书’起了神秘作用。

能存在脑中的‘金阙玉书’无疑是个宝贝,而这个世界同样不简单。

之前某一天夜里,起夜撒尿的易诚偶然窥见了本地的帮派斗争,斗争中,双方头领那堪比前世武侠剧的夸张表现,让他当时就决定不会跟任何人暴露‘金阙玉书’的存在,包括陈昭。

返回地面的路上,易诚跟张通有一搭没一搭的小声聊着打铁的事,周围或背着矿篓、或拖着矿篮的人逐渐增多,很快他们俩就到了矿洞大门附近。

这时,一位比易诚矮点的小伙子,从后面大声招呼着,呼哧呼哧的小跑了过来。

“呼~,诚哥儿,张叔,等等我,我罗财啊~”

罗财,比易诚大一岁,性子比较活跃,喜欢东拉西扯聊天,也是南锣巷的居民,他们家平时跟易诚家关系一般。

罗财的父母是贩草席的,家庭条件上比不了易诚他们家招灾前,而且家里还有弟妹两人,因此年长的他也需要出来服矿役。

“张叔、诚哥儿,你们今天收获怎么样,我今天运气不好,虽然挖到一块脚面大的蓝石,但是蓝石的颜色有点淡,恐怕品质不好…”

罗财颠了颠身后的矿篓,嘴角难掩得色。

“嗯,今天还行~”易诚微微点头,他身旁的张通则是又变成了没有情绪的扑克脸。

“还行,那就是又挖到精品级的矿石咯,连续几天都挖到好矿石,你的运气可真好,你的矿税不是能提前完成了?”看着身边的易诚,罗财眼中露出明显的艳羡。

对于罗财的羡慕,易诚没有回话,他不想在这方面多说什么,这里人多,说多了必然引来更多人的好奇和关注。

“诚哥儿,你上次说找矿的本事是跟张叔学徒来的,早知道这样,我也去求我老爹送我来张叔你这当学徒!”

见易诚没回话,罗财略微尴尬的看了看周围,接着又看向一旁的张通,想将话题扯过去,然而,张通依然面无表情,根本就不想搭理罗财。

连讨没趣,罗财干咳了两下,转头指着通道右侧的地下河道说道:“张叔,诚哥儿,你们要洗洗吗?等出去了就没那么脏。”

通道右侧的地下河只有2、3米宽,水流清澈,有些急,但河道并不深,不少矿工都选择在出洞前在这洗洗脸。

易诚看了眼身边的张通,见他微微点头,于是也朝罗财点点头:“嗯~”

见易诚和张通不再冷漠,罗财脸上立刻挂上笑容,抢先两步来到河道边洗起脸来,一边洗

“对了,诚哥儿你知道吗,昨天我们黑石城来了大人物哦,连城门主街道都被县尊安排人封锁了。”

“大人物?街道封锁?”易诚眼底闪过异色,随后捧水洗起脸来。

‘希望是位影响力大的老爷!’

                           

原创文章,作者:尘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7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