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珞,姜晏小说《就是你了!侯爷和他的小夫人》全文阅读

小说:就是你了!侯爷和他的小夫人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乐许文

角色:姜珞,姜晏

简介:她是皇上最疼爱的公主,奈何天妒红颜早早去了;她是姜府里不受宠的小姐,性格懦弱人人可欺,就连娘亲拿命换来的亲事都被姐姐抢走了。一朝醒来,哇,小姐的身子公主的魂,可怜公主只能窝在小姐身体里暗戳戳的帮原主出气。抢了我的亲事?没关系,不就一个废物世子嘛,给你便给你,本公主,啊不,本小姐不稀罕,才貌双全如我会嫁个更好的!“夫人,你说的更好的可是本侯啊?”

就是你了!侯爷和他的小夫人

《就是你了!侯爷和他的小夫人》免费阅读

夕阳西下,玉芙宫正殿里走出一位公公,只听他高喊:“五公主薨了!五公主薨了!”

这位皇上最疼爱的五公主终究是没能熬过去,十七岁花样的年纪就去了。

说起来五公主病的也是奇怪,白日里还好好的,夜间突然浑身滚烫,太医院里一众太医什么方法都用尽了,公主仍旧高热不退,熬了两日终于是去了。

皇上悲痛难忍,众位大臣恨不能替皇上把这痛苦担了,朝堂上下一片哀怵。

京城柳树胡同姜府一处偏僻院落里。

床上人惊坐而起,床边小丫鬟大喜:“小姐,你终于醒了,我都要吓死了!文兰,文兰,快去报给夫人一声小姐醒了!”

床上人一怔:“你叫我什么?”

“小姐啊!我的小姐,你莫不是烧傻了?这可怎么是好啊!”小丫鬟泪眼朦胧的看着她。

床上人这才发现这个床榻不是她的,这个房间她从未来过陈设极其简单不像是宫里,面前这个小丫头她不认识,穿的也不是宫女的衣服。她刚要细问一下头却痛的厉害她又晕了过去。

这天“五公主”正坐在镜前看着镜中人沉思。她再醒来时接受自己变成了这位小姐的事实,据丫鬟说她已经高烧了两天,药石无用,只怕是这位小姐已然归西,机缘巧合之下自己的魂魄进入了这个身体。

她看向镜中人,十五岁的年纪,一张小巧的瓜子脸,肌肤胜雪,一双秀目或因之前日日啼哭的原因清澈无比,容貌甚美。她暗叹虽然不知为何会如此,但我既然占了你的身体,就会替你好好活下去,也不枉我们同样行五的缘分。

她弄清楚了侍奉她的两个丫鬟中脸大的那个叫文兰,生性活泼好动,爱说爱笑;小脸的那个叫竹兰,温和稳重,做事不急不躁,是个领头的好苗子。两人都是自小就跟着她,如今这个合欢斋里也只剩她俩了。

她借高烧头脑昏胀不清让文兰给她捋捋府里关系,又按照脑海中破碎的记忆拼凑起来,这才得知这具身体的主人是这姜府里的五小姐名叫姜珞,爹爹是这姜府的二老爷姜海,任从五品鸿胪少卿,幼年丧母,母亲来历不明,是父亲外任时直接带回来的。

亲爹丧妻一年后娶了詹事府少詹事胡从年之妹胡从青为继室,生下六小姐姜藜。

府里的大老爷姜渊任东昌知府正四品,娶的是都察院左副都御史之女,两人青梅竹马,夫人原是领着一双儿女住在府里西院,就是是大少爷姜庭和大小姐姜瑶,如今大小姐已出嫁,大姑爷是永安伯嫡次子,靠着老伯爷谋了个都察院佥事的职位,如今在大小姐外祖手下当差。

府里还有两位妾室,柳姨娘,生了她爹唯一的儿子二少爷姜廉和三小姐姜棠,夏姨娘生了四小姐姜晏。大少爷和二少爷如今都在城外向山书院读书,平时吃住都在书院里,只逢年过节回来。

府里地位最高的是老夫人,老太爷姜寒官至从二品布政指挥同知,五年前病逝,从那以后老夫人就不大出门了。

姜珞发现说到府里六小姐的时候文兰的语气明显重了几分,有些好奇:“我这位六妹妹有何特别之处吗?”

小丫鬟有些愤慨地说:“确实有,脸皮特别厚!”

听到这姜珞不由自主的笑了,文兰却更愤怒了:“小姐你还笑!那亲事本就是您的,如今被她硬抢去了若夫人泉下有知不知要多伤心呢!”

文兰说到先夫人时姜珞的心不由自主的疼了一下,她抬起手覆上心脏的位置暗道:你是想母亲了是吗?你也不想让她伤心对吗?

那我来帮你,你的遗憾我都会替你弥补回来!

姜珞抬起头问道:“文兰,你可知这门亲事的细节?”

文兰一时之间被姜珞眼中流露出的郑重之色震住了,忽而又想到这毕竟是关乎一生幸福的大事,小姐郑重也很正常。于是开始跟小姐说这门亲事。

姜珞还是公主的时候只知道陆安伯世子有一门娃娃亲,这才知道原来这门亲事可以说是原主娘亲拿命换来的。

当年她娘亲去城外拜佛的时候巧遇了当时的陆安伯世子夫人,世子夫人赏花时不慎落入深潭,丫鬟仆妇们慌张的求救。她娘亲正巧路过毫不犹豫的下水把人救了上来。她娘亲回府后就大病了一场,世子夫人请了太医来都无法,说是娘亲身体生产时留下了暗疾,此次水凉激发了,暗疾来势汹汹药石无医了。

娘亲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她这个幼女,临终之时请求世子夫人照料她一二。

后来世子夫人成了伯爵夫人,特为五岁的新世子聘年仅两岁的她为世子夫人,待及笈之后行礼。

亲事被抢说来也怪原主不争气,虽然请了先生教,但琴棋书画诗书礼乐女红针织甚至厨艺没一样能拿的出手的,更别说管家处理内务了,整日里只会泪眼朦胧哀叹身世可怜。

别人还说不得,一说就哭哭啼啼,一点没有大家小姐的风范气度。

纵然这其中有继母胡氏放养的错,更大的原因还在于原主自己。

这样的女子如何堪配世子,如何掌管一个伯爵府呢?胡氏打着为她好也为姜家好的幌子同她爹爹商量将这门亲事给了她的六妹妹,老太爷同意了,对外只道世子聘了姜家嫡女,姜藜也是姜家嫡女。

陆安伯夫人在坚持入府看过之后也同意了这个决定,毕竟她首先是伯爵夫人。但她提了一个条件,以后姜珞的亲事需得由她看过才能定。

这门亲事就这样给了她的六妹妹,没人还记得她可怜的娘亲。原主听到这个消息后立时晕了过去,连日高烧不退。

姜珞看着文兰愤愤不平的样子,低头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这涩口的感觉最是让人醒脑了,浅笑着说:“文兰,你可知笑到最后的人笑的才最好。别说现在两家尚未交换庚帖,只要是未成礼这亲事都不能算是定了。既然他们觉得我不堪为良配,那就让他们看看到底谁才是世子夫人之选!”

文兰看着面前这个人,明明是自己朝夕相处了十多年的小姐,但是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小姐就这样静静的坐在那里,一举一动都透露出一股安定,但是浑身却散发出一种迫人的气场,尤其是那双眼睛微眯的时候自然散发出一种上位者的威压,她甚至都不敢抬头看。她心想,这次高烧也算是件好事,小姐终于不再是病怏怏的样子了,真该庆幸啊!

原主:呜呜,庆幸你个头啊,你小姐我都一命呜呼了,你还庆幸……

                           

原创文章,作者:乐许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7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