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沦陷一百次小说阅读

小说:沦陷一百次

小说:现言甜宠

作者:优燃

角色:[db:角色]

简介:艺术生小仙女×冷淡邪肆学神「双向救赎×破镜重圆」时绵撩拨了一个人。少年一张帅脸冷淡矜贵,剑眉下却是狭长又多情的眸子。人人都说时绵玩不过沈清池,时绵只是笑笑。一场变故让时绵及时止损抽身离开。那个被评价说透着点儿坏的高岭之花却死死攥着时绵手腕,眼底一片腥红。“时绵,你当我是什么?”……再见时,曾经干干净净的少年嘴里叼着烟,被一群人围在中央,懒洋洋撩起的狭长眼眸里一片凉薄散漫。沈清池将时绵压在角落,嘴角挂着时绵陌生的痞笑。下巴被捏得生疼,少年薄唇抵在时绵耳边厮磨,像极了他们曾经无数次亲昵的过去,然而沈清池嗓音冰冷刺骨,让时绵猛然惊醒:“时绵,我好玩吗,沈清池好玩吗?!”沈清池是被人捧着的天之骄子。唯一的跟头摔在了时绵身上。A大繁星点点,沈清池抬眸,低冷声线干涩暗哑。“绵绵,你找到新的月亮了吗?”时绵勾人时,说沈清池是她唯一的月亮

沦陷一百次

《沦陷一百次》免费阅读

曾经枝桠茂密的长排树一片空荡,树枝根根错节,冷霜被枯枝落叶层层堆砌遮盖,云市冬天的傍晚宁静又安谧,带着小城的安宁,又不缺乏都市的繁华。

“绵绵,走吧,我换好币了。”

陈枝玥手里端着装币的盒子,转身挽住时绵的手朝电玩城里走。

时绵和陈枝玥都是学美术的艺术生,前几天艺考成绩出来了,

两人都考得很不错,尤其是时绵,国内的大学应该是随便挑了。

毕竟时绵文化成绩本就不错,更别说艺术生的分数线本就低了。

现在正值放假,电玩城里人挺多的,还能看见不少学生模样、举止亲密的少年少女。

放眼望去,时绵没一个会玩的,和周围悠闲自得颇为熟练的同龄人相比,对一切都感到陌生新奇的时绵像个异类。

时绵却并不觉得有什么,睁着一双干净澄澈的眸子认真乖巧的站在一旁看着陈枝玥玩。

一路上时绵几乎都在一旁看着,除了实在一看就会的抓娃娃,她上手玩了几个币。

可惜小少女今天运气不算太好,也没有领会到抓娃娃的诀窍,白白给机器送了些钱。

傍晚出门时尤其冷,时绵穿得很暖,米白色的牛角扣外套将时绵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乌黑又柔顺的长发随意散着。

由于电玩城里开着空调,少女雪白清纯的小脸被热得微红,像是染着点儿喝醉的微熏。

时绵玩抓娃娃有些入迷,等转过身来时,陈枝玥已经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正四处张望想着要不要给陈枝玥打个电话,眼前便走过来一个人。

男生长相阳光帅气,身形修长,浑身都洋溢着青春的少年感。

他应该是第一次搭讪,有些不太自然。

“你好,可以给个联系方式吗,我刚刚在那边看你在这里抓了很久的娃娃,我…知道秘诀,以后可以教你。”

少女模样清纯脱俗,气质带着现代人少有的恬静淡雅,盛着水光的眸子随着张合的机器爪子起起落落而忽闪着,漂亮得不行。

他只是不经意间扫过一眼,便移不开了。

陈枝玥等男生离开,才朝时绵扑了过去。

“绵绵,你又在散发你该死的魅力了。”

时绵被陈枝玥夸张的语气逗笑,卷翘的羽睫像是展翅的蝶翼,嘴角荡起浅浅弧度。

陈枝玥看得又是一次晃神。

“哎,绵绵你就是太乖了。”

老天给了绵绵这样一张脸,却没能给绵绵一点儿恋爱的心。

颇为羡慕的陈枝玥无奈又遗憾的摇了摇头。

她要是长绵绵这样,她现在很忙的好吗!

和她表白都得先拿号码牌!

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欢呼,人群朝那边聚集。

陈枝玥也不在乎遗不憾遗憾了,立刻提起精神冲了过去,还不忘拉上时绵。

凭着十几年凑热闹的经验,陈枝玥成功的拉着时绵挤到人群前排,终于明白了大家在欢呼什么。

赛车游戏前的座位上坐了个人,屏幕上反着的银光落到男生精致立挺的五官上,勾勒出那完美冷冽的线条。

少年面色淡漠,独独一双狭长的眸子,看向屏幕上正冲刺的赛车时,溢出些少年意气和让人沉沦的邪气。

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在方向盘上懒洋洋的转动,漆黑长睫下眼瞳冰冷,和周围围着的激动人群形成鲜明的对比。

屏幕上,只见之前落后一截的车已经追了上来,周围人屏住呼吸,目光一瞬不离,计算着后面那辆紧紧跟上来的车是否能够反超。

只见黑衣黑裤,露出一截漂亮脖颈的少年修长手指一抬,不疾不徐的朝座位前的加速键一拍。

刚刚还紧紧贴着的两车,其中一辆猛地飞了出去。

接着便是一个极其干净利落的漂移,车子没有停顿,直接冲到终点处。

人群里有人夸了句漂亮。

旁边坐着的张渡朝方向盘上狠狠一拍,低声骂了一句艹。

而刚刚赢了比赛的人却眸光淡淡,甚至还带着一丝不苟的矜贵。

“沈清池,你故意的是吧,你他妈这叫不会玩?”

被追责的少年开了瓶刚刚放在旁边的矿泉水,仰头喝水时喉结滚动的线条清晰又性感。

“刚刚不是看你打了两局?”

过过水的嗓音低冷干净,这样一句称得上有些欠的话,沈清池却说得平静冷淡,因为这就是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张渡气得咬牙,却无话可说,毕竟沈清池一向如此,从小到大各个方面碾压他,若是别人说这样的话,张渡可能觉得对方在装逼,但是沈清池说的,张渡只觉得憋屈。

张渡不打算来这里找罪受了,他一个老手,却被沈清池一个新手各方面打击,他是来放松的,不是来受摧残的。

还没等他们抬腿,一个女生便站到了沈清池眼前,明显是来要联系方式的。

只见沈清池颇为自然又冷淡的抬手婉拒,一副我很忙,没时间和你情情爱爱的模样。

明明沈清池拒绝得神色冷漠,但那双多情狭长的眸子却让他看上去只是没看上人,不愿多浪费时间,像极了游戏人间的浪子。

时绵还站在原地,耳边传来陈枝玥络绎不绝的说话声。

“绵绵,那不是高三的沈清池吗,他刚刚好牛啊,还有那张脸,真的极品,可惜了,听说他外面风评不太好,虽然他没有女朋友吧,但大家都说他挺会玩的……”

沈清池……

时绵知道这个名字,不过也仅仅限于知道了,毕竟艺术生和沈清池那种被老师当个金疙瘩的文化生都不在一栋楼,也就只有升旗时,时绵偶尔会从广播里听见沈清池念稿子的声音。

人群之中,少年走远的背影修长清瘦,旁边跟着的张渡还在说着什么,神色颇为不爽。

第一次见到沈清池,时绵什么也没想,只觉得这男生可真是高傲又冷淡,却没想过这样冷淡的一个人,今后会被她逼得几次眼眶泛红。

                           

原创文章,作者:优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7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