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好武夫》佩奇粉嘟嘟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狄青,狄咏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宋好武夫

小说:历史-无金手指

作者:佩奇粉嘟嘟

简介:这大宋朝文风鼎盛,晏殊、柳永、范仲淹、欧阳修、苏轼、苏辙、王安石、司马光……
这大宋朝却又重文轻武,重文抑武,重文防武,我狄咏身为大宋战神狄青之子,岂能看着我爹被人构陷污蔑郁郁而终?岂能受这么一帮文人士大夫的鸟气?
我忍无可忍了,我要造反了!
但是我爹不让……
怎么办?我可能要造反了,我可能真要造反了……

角色:狄青,狄咏

大宋好武夫

《大宋好武夫》第1章 我老爹很凶免费阅读

狄咏穿越了,穿越到了北宋朝另外一个狄咏身上。

狄咏上辈子是军人,戍过边关,上过军校,立过功勋,只是牺牲得有些意外。

这辈子狄咏还是一个军汉,只是年纪不大,堪堪十九,不过已经在军中摸爬滚打了好几年,上阵杀敌的次数也不少,如今在京畿天武军中任营指挥使。

狄咏年纪轻轻就能任营指挥使,一来是因为他在军中作战勇猛,二来是因为他爹名叫狄青。

狄青何许人也?北宋战神一般的人物,北宋第一猛将,年少之时因为与人斗殴获罪充军入伍,从一个小兵开始,屡立战功,步步高升,甚至一度带兵打得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俯首称臣,在军中威望一时无两。

后来经略数州兵马,功勋卓著,刚刚被招入京中,任枢密院副使,也就是大宋朝廷军事机关二把手。

今年是皇佑四年,狄青入京也就是今年的事情,身为狄青三子的狄咏也就随之入京,到得禁军之中天武军任职营指挥使。

只是事情有时候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好,自从入了汴京城,狄青的脸上就一直愁容满面。

这大宋朝什么都好,这汴京城也什么都好,一百多万人口的城市,繁盛之景,哪怕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也不过记录了这座城池的一角而已。

独独不好的是这大宋朝对军汉不友好,特别是这首都汴京城,对军人有一种莫名的偏见,特别是狄青这种出身低微,脸上还带有囚犯刺字的军汉,更是处处都不受人待见。

大宋朝重文轻武,甚至已经到了重文防武的地步,这与大宋朝的出身有关系,大宋开国皇帝赵匡胤就是武将造反篡国,自然也就要防着其他人效仿。

越是功勋卓著的将领,自然越得防着,狄青显然就是被防范的对象。

狄青这个枢密院副使看起来是高官厚禄,其实也是变相的让狄青离开军队,离开军权。

而在枢密院内,也轮不到狄青来做主,那都是朝廷文人大佬们做主的地方,狄青这个枢密院副使反倒更像是一个荣誉头衔而已,没有丝毫的实权。

所以狄咏这个营指挥使其实也是个虚职,也没有实际的营曲人马,也不必去军中上值,其实也就是无所事事。

穿越而来的狄咏,对这个时代也算得上熟悉,因为这个时代的人实在太有名了,宋仁宗一朝,当真名人辈出。

什么柳永、范仲淹、晏殊、夏竦、富弼、韩琦、文彦博,还有后世被人称为包青天的包拯,亦还有欧阳修、王安石、司马光、苏轼、苏辙、曾巩、晏几道……

一个文人璀璨的年代,就这么一个年代,几乎占据了后世语文书的半壁江山。

却也是一个武将卑微悲哀的年代。

身为将门虎子,在这么一个文风鼎盛的汴京城内,狄咏多少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今天是狄咏跟着战神老爹狄青入宫面圣的日子。

父子两人大清早就从家中出发,坐上车驾往皇城而去。

对于这个父亲,两世为军人的狄咏自然是敬重有加,但是心中却有点疑惑,开口问道:“父亲,为何今日官家偏偏要召我这么一个小小的营指挥使去见?”

官家,是宋朝对皇帝普遍的称呼,郑重一点的时候也称呼陛下,还有什么天子之类的自然也可以。

狄青转过头来看着狄咏,眉头微锁,似乎在沉思,狄青是个帅哥,年轻时候俊朗非常,导致他在打仗的时候为了显得自己凶恶,故意带一个青面獠牙的铜面具,还披头撒发,常常以此打扮亲自冲杀在前。

只是如今的狄青,虽然不过四十多岁,却早已显出老态,西北风沙大,战阵多熬人,白发早已在双鬓,脸上更是沟壑纵横,还有那当年因为斗殴犯罪在脸上刺的字格外醒目,也就再也谈不上什么俊朗了。

狄咏倒是继承了狄青的俊朗,身材高大,虎背熊腰,更是剑眉星目,眉宇之间的俊朗比昔日狄青有过之而无不及。

思索了片刻,狄青才开口答道:“儿啊,许是官家要给你加官进爵吧……”

狄咏倒是不太相信,因为狄咏知道狄青最后的结局,宋朝武将,一旦功高,必然没有好下场,北宋狄青,南宋岳飞,皆是如此。

就像如今,狄青入京之后,看似升官进爵了,其实是虎入牢笼,任人宰割,朝中那些文臣,没有一个看狄青顺眼的,不过来了月余,已经弹劾四起。

而历史上,狄青最后的结局,就是被所有文臣造谣攻讦,从文彦博到欧阳修,一会说狄青要造反,一会说狄青家中藏了黄袍,甚至文彦博说得更直接,在皇帝面前直说狄青就是昔日的太祖赵匡胤。

最后狄青是一贬再贬,惶惶不可终日,入京不过四年之后,又惊又忧之下病死了。

所以狄咏摇着头答道:“如今这局势,父亲已然举步维艰,朝中之人岂还会给我加官进爵?”

狄青咧嘴笑了笑,笑得有些……惨烈,抬手摸了摸狄咏的头,答道:“自是要与你加官进爵的,如若不与你加官进爵,又如何好来整治为父我呢?”

这个道理有些绕,狄咏一时没有听明白,却也转头会意回来了,给儿子升官表示皇恩浩荡,然后来整老爹,也就没有了那么多心理负担,也能堵住军民之口。

想到这里,狄咏再看老爹狄青,心中五味杂陈,更有一种心疼之感。也知道他父亲狄青不是不懂,却好像又有逆来顺受之感,这是为何啊?

这个时代也太畸形了,一个为国抛头颅洒热血的将军,出生入死一辈子了,难道就是这么一个结局?

“父亲,难道你就真的这么逆来顺受?官家也是糊涂……”狄咏如此说道,他虽然如此问,心中却也懂他父亲狄青心中所想。只是气不过,忍不下这口气。

狄青表情忽然严肃起来,语气严厉:“莫要胡说八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为父身为大宋臣子,食君之禄必担君之忧,岂能背后议论圣意?怪之怪为父出身低微,不比朝堂诸公苦读经年进士及第……”

说到这里,狄青脸上忽然泛起了忧伤之色,像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情一般。

狄咏显然知道是什么事情,昔日狄青麾下大将焦用因为一点小事犯错,狄青的上司韩琦要杀焦用,狄青百般求情,不断夸赞焦用作战勇猛之类,说焦用是一个为国效死的好男儿,希望能从轻处罚。

韩琦只回了他冷冰冰的一句话:唯有东华门外唱名者方是好男儿。

这句话什么意思?东华门就是科举放榜的地方,也就是只有读书考进士的人才是好男儿,当兵的不论怎么为国效死,也称不上好男儿。

可见这个时代的人之思想畸形程度。

狄咏也不再多言,只有无奈,这个时代的人,一个人的思想,从来不是几句话就能改变的,天地君亲师早已刻在了骨子里,乃至于出身地位,也是这个时代思想的基因。

但是狄咏心中就是有一口气憋着难受,释怀不了,就是觉得世界不该是这样子的,军人也不该如此地位低下。

                           

原创文章,作者:佩奇粉嘟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