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三十年》小说阅读

小说:星际三十年

小说:科幻

作者:九门虫生

角色:[db:角色]

简介:子龙,绰号草龙,身体里却隐藏着……惊天的秘密。  远古魔龙血脉、外星科技、汇集在一起,如此怪异独特基因融合进化一一龙神。  穹星科技,奇特魔幻般的武功,颠簸的命运重叠,一段离奇坎坷的身世。   一路风雨,一路血火,一路梦魇时空,一路帝国风云。  疾风密雨袭,光怪陆离诡生,梦幻、温情、冷酷、霸气打造了不一样的战神。

星际三十年

《星际三十年》免费阅读

沧海桑田,人世浮沉。有时死亡并不是最可怕,而可怕的是你茫然无知,活着比死了更恐惧,将你带入一个无限陌生的世界。

意识徘徊,灵魂空间,时光无痕,隐藏世间。

叹!人生百味,千年沧桑,万般生命,无垠宇宙,诸天穹星,流逝至无。

回眸转瞬空,步步入幽幻。

七彩斑斓,迷幻缭绕,属于他,不一样的星球世界,苍穹星空闪烁,隐藏一个属于自己帝国的星球。

曼陀山。

夏国最神秘的西南方位,神秘的纬度线从她身上横竖雕刻,阳光风雨、岁月弥漫,遗落下数不清的未解之谜。

一个个神秘隐藏…人类无法进入的山谷,藏着丛山恶岭之中,无人知道原始地。

一条奔腾的南江,潺潺流水……源源流出,从西北奔向东南,不经意间摆尾晃动着头流入南海。

夕阳西下,天色逐渐的变的昏暗。

忽东忽西……飘渺的铺天盖地将它淹没,或许是昏暗的无声呼唤!

南江两岸的岸边护栏,顺江湾弯曲人行路、高大青白色的灯杆不约而同地亮起,五颜六色的霓虹灯。

依靠在南江护栏,不远处可见这座城的地标建筑物,缓慢旋转的圆形塔楼,南江风光尽现。

习习晚风飘逸着南江的水气…温柔湿润,仿佛堤岸在树荫掩饰下一段长长的堤路。

路边那一长溜的灯柱上的灯,也在同一时间散发出,并不刺眼的橘黄色的光芒。

将这一片夜空点亮,迷人炫目。

此刻,南江的夜景,岸边涌动着川流不息的人群,许多俊男靓女三两成对的倚在岸边护栏之上,亲切交谈,或是观赏着这秀丽的景色。

南江上那数几艘充满了迷幻色彩灯光的游轮,沿着江水缓缓的前行。

无论是徜徉在南江数艘观光的游轮,或是岸边川流涌动的人群,都构成了一幅美轮美奂的画卷。

风起了,就像一直渴望着从不堪回首的时光,或是满脸的风霜,或许是满目的失意的愁帐和潮湿的泪。

又好似是心地间压抑不住的魔鬼,在天地之间悲痛啸叫。

忽尔天空电光闪烁,粗大的雨点便狂暴的砸在了南江两岸,天变的黑沉沉压塌下来。

雷鸣电闪,厉风骤雨,仿佛要撕裂这世界。

猛然一声可怕的霹雳响起,黑幔般的天空似如被一道闪光照亮。

前一刻,还是美轮美奂的夜晚,喧嚣热闹的人群。

这一刻,风云变幻,电闪雷鸣,乌云遮天盖地。自然界如此的变化,不过那么一瞬间,人世间的社会也是如此。

霎那间,岸边椅栏、岸边的长堤的路,原来热闹川流不息的人群,片刻之间,跑的一个人都不剩。

忽尔…却在岸边护栏之上蓦地多了一个人。

这个人毫无顾忌这风雨闪电,又出现得鬼魅般的倏忽神秘……他是怎样来到的此处,一动不动呆呆的伫立南江岸边。

没有人知晓他的来处?

步履艰辛,满面灰垢,风与雨,惆怅、失落,无情流逝的岁月……刻满了那张脸。

南江岸边,一个声音响起……诡异荡来飘去……穿透了乌黑云雨。

六十年……

整整一个花甲。

一座近五十年历史破旧的老楼房里,风吹过来,刮的窗户哗啦啦的响。

一个人佝偻的身体躺在床上,猛然醒了过来,迷瞪的双眼……揉了揉,露出那昏暗的眸光。打量着四周,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唉!怎么又是这个梦?

梦!梦里梦外,虚幻的都是梦!

这个梦重复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来到他的床前,虽然头发有些灰白,清秀的脸庞,头发利索高高的挽起。

一身打扮得体整洁,能看出来,她当年,年轻时一定是个美人儿。

见子龙坐床上皱着眉,垂着头怔怔的发呆。

老头子怎么了?又做噩梦了?

轻声细语钻进了子龙的耳朵,窗帘被拉开,明亮卧室,太阳早已升起,阳光透过窗户洒落在他的身上,一张关切的脸盯着他。

他迟疑眼珠转动看向了她,仿佛从梦里清醒过来。怔怔看了一眼老伴,叹了一口气道:

真是一条奇怪的河,好像在哪里见过?又是漫天的风雨和雷电闪烁。

京京看着老伴一副苦恼的样子。叹气道:

要不你出去一趟,开开车散散心。跟老张他们一块儿走吧。

子龙闻言抬头看了看京京。

要不?你也去。

不了,我闻不惯汽油味儿,每次去一闻到那个味道,就晕车,回来好像大病一场。

说着……转了一下眼珠,笑嘻嘻对子龙说。

要不让楠楠陪你去?听见楠楠这个名字,子龙心里一阵子的发怵,连忙摇头道:

不了。

京京抿嘴笑了,瞧你的样子,你这么害怕她,她现在也是一个人,正好一块儿陪你出去散散心。

不不………子龙头摇的跟布郎鼓似的。

那老丫头太能粘人了,见了她我心里就发毛。

逗得京京一阵子畅快的大笑。

这女人,不论老少都有一个通病,你越是想去做的事,她反而不乐意,你不想去做的事,他反而放心的纵容你去。

也许,在男人心里只有一个标准,而在女人心里,只有她自己的标准。

子龙与京京住在一楼,虽然房子有点旧,但他家好在有个小后院子,四五十平方,被他收拾起来,做了一个车库和他的临时的工作台。

子龙聪明能干,在单位是以工代干,开始是工人,靠勤学多干,学了不少的本事。

是个多面手,技术骨干,凭自己的努力,一直干到设计室图纸设计校正员。从此岗位光荣退休。

第二天上午,后院的小门半掩着,阳光洒落在小院里,子龙正在小院里收拾一辆半新半旧的上京牌吉普。

车旁摆放一堆的工具和零部件。

汽车的引擎盖被高高的架起,子龙一头钻在里头,不停地摆弄的,汗水从他的额头流下。

他时不时的抓起搭在他脖颈上的毛巾,擦了一下汗,又埋头的干起来。

吱的一声,半掩的小门被推开,一个人走了进来,一见子龙,便大声的嚷嚷开来。

草龙,正忙呢?

哦!是秃老张,明天的汽车旅行活动,你去不去。

怎么不去呢!对了,等下午你帮我检查一下车的状况。

子龙停下了手中的活,顺便拿起车头边上的抹布擦了擦手。瞅了秃老张一眼。说道:

你自己不会检修。

秃老张一听,双手一摆。

我哪有你那个本事,硬是将这个旧车弄的比新车还好使。

行!下午帮你看看。

秃老张一听,咧开嘴笑了。又伸出头来,朝屋里瞧了瞧。

我说草龙,老嫂子去不去。

她呀!想去也去不成,她晕车。

哦!也是,去不成。太可惜了。

秃老张说完,又挤眉弄眼的凑他跟前小声说。

那个……你妻妹楠楠跟不跟你去。

不去。

对了,你千万别给她讲。带他去。太多的麻烦事,我不想这么麻烦。

我知道。

秃老张刚说完,又挑起了大拇指。

你呀!你是男人的男人。我秃老张就佩服你这一点,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

老嫂子有福哦!

怎么成了有情有义的好男人,子龙思维觉得很正常,反而觉得他们有点儿不正常。

他抛开这些念头,又开始忙碌起来……

谁知这一去,却成了他和京京时空的永隔,梦成了现实。

次日,天刚刚放亮,一行十几辆的车队,整装待发,目标2000多公里外的南方。

这是一支独特的驾车自由行的车队,除了少数年轻人外,大部分都是中老年人。

第一辆汽车开始启动,第二辆,第三辆,第四辆……

依次的十几辆汽车都启动起来,大部队朝东向南的方向浩浩荡荡奔驰而去。

谁曾想这一走……世事难料,两个天地,时光变幻。

车队里的年轻人,怀揣着一个个美丽的梦而踏上路程,说不定还能有些许的意外收获。

而大多数的中老年人则现实的多了。只不过是想趁能走动的时候再看一眼,这大好河山。

不管是年轻人,或者是中老人。时光与那美丽的梦,永远纠结的他们一生悲欢离合。

想与不想,或是一天,老埃变年少,是梦中的时光,还是世间之中的梦。

孰是孰非!

世界?空间!时间!会是什么样子……虚拟的几维空间。

每一个人手里心中都有一个自己都难述的世界,有人说:

敞开你的胸怀,放远你的眼界,这是我们的家国情怀。

也许你没有那样的胸襟,蹉跎时光逝去,不可重返,扼腕而叹!

浩瀚星河永恒……这世上有永恒的世界吗?

理想……现实,每一刻都在冲击着你的神经。

韩愈之说,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

往往而知,理想输于现实,而且输的很惨。

人一生,岂能笔下所述那样丰满,骨感?

而飘渺魂魄,何有描述的那么真实透彻。

心灵之魂是隔着镜子看影子,而视茫茫,除了影子还是影子。

哪来的意识附着的灵与魂呢?权当熟睡东枕梦,恍然不醒。

有时不醒的好,就当是个长长的梦,将这个梦写在任意想象的永恒的世界里!

诠释一个心灵上的叙说,虚幻与现实之间飘荡。

                           

原创文章,作者:九门虫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8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