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鸾》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娇鸾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超牛掰的笑笑吖

角色:[db:角色]

简介:白切黑小戏精隐形团宠小公主林华月vs深谙权势攻略的装模作样指挥使陈晏礼敛起锋芒十七年,换来的却是国破家亡。既然此路不通那就换条路走:一把匕首千万亡魂,一曲旖旎动人心魂;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能挡百万师。亡国公主复仇大业风生水起,表面是个小甜妹,实则背后捅把刀。乖巧娇嗔的外表下,藏着凉薄的内心。没办法,谁叫这种娇弱的样子显得人畜无害呢。本以为伪装的天衣无缝,不曾想陈晏礼早就识破了她的心思。但识破就识破吧,反正这人啥也不会。不曾想指挥使一朝身披战袍,与她并肩作战,说好的不会武功需要保护呢?!说好的只会耍官威没有一点脑子呢?!小公主复仇之路凶险异常,总有人为她披荆斩棘,护她一生周全。…乱世之下,每一步都在铤而走险。比的就是谁更能演。【小虐怡情,大甜伤身,本文前期较虐,后期甜到起飞,女主渐渐牛逼到爆炸,请大家耐心等待,和小公主一起报灭国之仇!】

娇鸾

《娇鸾》免费阅读

燕国建恒二十一年。

初春细雨,如沙蚕锦缎,似卷帘遮幕,自门牖倾泻而下。

一个身形娇小的女孩身着唐菖蒲红的软烟罗,上有银丝织就的星辰云纹,一席裘皮大氅裹住全身,遮住粉嫩的小脸。

她小跑进了茶庄,大氅上被春雨淋湿了几片,映着银光微闪,平添出花朵般模样。

门口的侍女替她将大氅解下,小丫头这才露出了真实模样。

雪白的肌肤上晕着一层淡淡的粉色,齿白唇红的模样娇艳如花,她眼神清亮,蛾眉曼睩,一颦一笑间流露出骄矜的神态。

头上梳着两个小犄角,坠着的铃铛轻灵作响,好一个可爱的小人。

这正是当今燕国最受宠的二公主,段华月。年仅十岁,却当得起这凤目半弯藏琥珀,朱唇一惑点樱桃。

段华月眼睛滴溜溜的转,见大家都纷纷到齐了,不免有些脸红。

“大家好久不见呀,听宥哥说今天有一场春日诗会,我便偷偷溜了出来。”段华月吐了吐舌头,坐到了空余的位子上。

对坐的男孩是燕国李监察使之子李宥希,和段华月差不多大。普通的棉麻布料,眉目清秀,他朝段华月笑道:“小四来的太晚了些,一会儿可要多吟几首。”

段华月甜甜应着,“宥哥说的是,我先以茶代酒敬大家一杯。”

小公主爽快举杯,便听堂内有人调侃道:“都说李宥希是二公主内定的驸马,看这两人交谈的模样不像是瞎说啊。”

身边一人团扇一展,“这两个小屁孩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孟兄不会才知道吧。”

段华月见状小脸一红,“哥哥姐姐们,你们就不要拿我寻乐子了。”

众人一听都爽朗大笑,紧接着诗会正式开始。

来参加诗会的都是一些对诗词歌赋感兴趣的青年才俊,小到像段华月这般的幼学之龄,大到舞象之年,少男少女相聚一堂,不问身世门第家族背景,只为吟诗作赋,相互学习,消遣时光。

诗会到了中期,便不再是个人单独吟诗了,而是各自围聚在一起,三两交谈着近日所得。

段华月本想去对面找李宥希说会儿话,不巧李宥希好像有什么事临时走了。

段华月便百无聊赖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铺纸执笔,沉吟片刻,在宣纸上画出了今日盛景:酥雨之下杨柳依,茶庄室内佳人聚。

桌上的朱砂用完了,段华月本来想再要一些的,但也只差几笔,见邻桌一个少年也在作画,便向他借了一些。

小公主画得认真,垂眸的姿态富贵娇小,可就是,这画画得……一言难尽。

这时一旁的陈晏礼也画完了,他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丹青,想起刚刚边上的段华月找自己借朱砂,便侧过身去瞧瞧她画的什么。

结果……简直是污了眼……

陈晏礼一脸黑线,刚准备好的赞美之词怎么都说不出口,不是都说这个燕国二公主能文能武,聪慧异常,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吗?

哦,对,好像这里面没有包括作画。

长得也挺好看一小姑娘,怎么画的画这么丑。

段华月也发现有人凑了过来,连忙趴到了桌子上,用身子盖住了宣纸。

段华月自知自己画的丑,于是瞪了眼凑近的陈晏礼,来的时候没发现,这个人倒是眼生的很。

只见陈晏礼一身槿紫瑞锦,上有银灰挑花而成的独鹿模样,束发高盘,眼睛微挑,眸中似是纳住了星辰大海,钟天地之灵秀,清澈而深邃。

十岁少年,面容稚嫩,却能给人一种高贵清冷的感觉。

“你干嘛偷看我的丹青?”段华月有些懊恼,早知道就该在寝宫里偷偷画的,这下好了,丢人丢到宫外头了。

陈晏礼有些疑惑,“你又没藏着掖着,我这才不算偷看。”陈晏礼语调一转,嫌弃道,“再说了,你这最多叫画画,我这种才叫做丹青好吧?”

眼见陈晏礼在自己面前展开了他的画作,同样是今日盛景,说实话,他的才真称得上“酥雨之下杨柳依,茶庄室内佳人聚”。

段华月撇了撇嘴,将头扭到一边。

陈晏礼觉得好笑,画的丑就算了,脾气还挺大。

正当他要回到自己座位时,只见一个年龄稍长些的少女惊奇地看向了这里,她欣慰地笑了笑,表扬道:“刚刚还说陈公子初来燕国,人生地不熟的该和谁组搭档呢,没想到陈公子自己已经找好了,正巧二公主的小驸马走了,那今日你们二人便组搭档吧。”

什么!?

段华月和陈晏礼二人齐齐抬头,再看向对方,随即同时朝那位姐姐摇了摇头,发出求救的眼神。

段华月:别这样啊,这个人一看就很事多,到时候又该嫌弃这嫌弃那的。

陈晏礼:她看起来好蠢,我拒绝。

然而那少女就当没看见一样,进而宣布了规则。

开玩笑好嘛,二公主的画技简直是……不堪入目,不是一般的丑。要说别的方面,大家定然都争着抢着和她搭档,可这作画么,就算了吧。

“各位,我们下面两两一组进行肖像绘制,二人相互临摹,画好后带回家中,也可以留个纪念。正好我父亲前两天刚从南边带来了上好画轴,大家一人一份,也好保存。”

……

众人都欢欢喜喜的相互临摹了,只剩下段华月和陈晏礼对向而坐,手中捧着一卷洁白无瑕的画轴,笔却迟迟不肯落下。

那少女见二人都僵持着不动,唤了一声:“二公主?陈公子?”

二人听后终于下定了决心,同时向少女点了点头,随即笔下生风,面部僵硬。

陈晏礼:不知道她会把我画成什么丑样子,算了,以后再也不参加这种诗会了。

段华月:把他画丑了也挺不好的,毕竟这人长得还挺好看。算了,索性是我自己留着的,不给他看不就行了。

……

诗会结束,搭档们都欢声笑语的点评称赞,三两成群陆续离开。

段华月和陈晏礼相互拿着对方给自己画的画像,沉默不语。

陈晏礼眼皮跳了跳,直接合上画轴,眼不见为净。

段华月倒是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画像:不愧是我,好看极了。

然而——

“这里怎么有个这么大的红痣!”段华月脸一下子就黑了,她生气地指着画像上的一处,粉嫩的右脸颊上一个大大的红痣,显得不伦不类。

陈晏礼扑哧一笑,“我觉得挺好看啊,便给你加上咯。”

段华月生气地将手中画卷扔到陈晏礼怀中,将自己画的陈晏礼也抢了回来,径直向外走去,“讨厌死了。”

陈晏礼见段华月好像真有点生气了,忙上前拉住段华月的袖子,却被她甩了一下。

“嘶。”

段华月见陈晏礼突然不动了,捂着胳膊呲牙咧嘴。

“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没事。”

“用不用去看诊?”

“不用不用。”

陈晏礼习惯性答着,手上的阵痛又让他回过神来,“你左手上什么东西,摔死我了。”

段华月听后了然,得意一笑,“哦——你说这个呀,”她撩开了自己的袖子,露出了左手腕上的双环银镯,“这是我父皇命人给我打制的双环银镯,怎么样,好看吧。”

陈晏礼歪头不解,他不是来欣赏镯子的!这燕二公主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

段华月见陈晏礼也没什么大碍,便抱着画卷转头走了。

身后,陈晏礼的声音传来:“不是,你那镯子拍到我了好不好。”

段华月回头,满脸天真:“可我刚刚也问过你了呀,你说你没事的。”

陈晏礼:!!!

段华月做了个鬼脸,随后蹦蹦跶跶地跑走了。哼,让你嫌我的画丑。

潇洒没维持多久,砰的一下在拐角处撞到了一个跑来人。

段华月刚要抬头生气,却发现撞的人是李宥希,脸色瞬间变好,她上前挽住李宥希的胳膊,娇声道:“刚刚找搭档画画时你干嘛不在,非得让我和什么新来的陈公子组搭档,这下好了,丢死人了。”

李宥希抹了把头上冒出的细汗,听闻诗会已经结束了,也是满脸遗憾:“啊?我突然想起我爹有件事让我办,我就回去了一趟,我以为能赶上的。”

“算了算了,就这一次昂,你以后要走得提前和我说一声,要不我就不理你了。”段华月抽出胳膊,向外走去。

李宥希嬉皮笑脸地跟上,拉住林华月的小手,“公主大人,保证没有下一次!”

“哼,走吧,回宫。”

李宥希拿走侍女递来的油纸伞,撑到二人头上,伞不小,刚刚能遮住两个小孩子。

细雨如帐,看得不真切,只听欢快的笑声自雨中而来。

                           

原创文章,作者:超牛掰的笑笑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8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