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秋语,冉云小说全文阅读,《女配?那你们也高攀不起》最新章节

小说:女配?那你们也高攀不起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奶茶两杯

角色:尹秋语,冉云

简介:[全员恶人+爆爽虐渣+女主最恶]尹秋语死后,才发现自己只是一本古言文中的配角,女主是她嫉妒了半辈子的云冉。尹秋语只是一个用来衬托女主的史诗级炮灰,只是让女主越变越强,越变越被人喜欢的磨刀石,最后死相极惨。重活一世,尹秋语势必要将仇人通通踩在脚下,就算是女配,她也要做让人高攀不起的女配!

女配?那你们也高攀不起

《女配?那你们也高攀不起》免费阅读

尹秋语从混沌中清醒了过来。

她艰难的挣扎着坐起,扶着疼痛欲裂的额头,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在一片郁郁葱葱的密林中。

晌午过后,太阳高挂正空,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投下斑驳的光影,很多树木因太阳散发的热源都呈现出了萎靡的状态。

在尹秋语前方不远处,倒着一名少女,她绯红的小脸,黄发垂髫,淡粉色的襦裙,竟然是自己嫉恨得牙痒痒的妹妹–云冉!

“云冉怎么会在这儿?”尹秋语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这才使他混沌的脑子彻底清醒,“不对,我怎么在这儿?”

她明明…明明已经死了!

死在了她视为亲生父亲的义父的剑下!

冰冷的寒意刺透她的胸膛,那一刻她觉得她的四肢百骸都像是覆上了冰霜。自己无力的倒下,血液从伤口汩汩流出,在身下汇聚成一汪殷红,倒映着表哥不忍的双眼,义父无情的神色。

而她恨了一辈子的小师妹,睁着无辜的双眸,瑟瑟发抖地依偎在谢星渊怀中。

呵,原来这就是家人啊!

到头来二十几年的情谊,只是她一厢情愿罢了。

不管她为他们做过什么事,他们从来都不会放在心上。他们所在意的,只有妹妹云冉一人。

只要云冉在,她尹秋语就永远都是陪衬。

武功是陪衬,长相是陪衬,就连她的全部人生,也都是陪衬。

死后的世界,尹秋语甚至记得清清楚楚。那些光怪陆离,繁华无比,拥有宽阔整洁的柏油道路。

她的灵魂在空中游荡,是不是还要躲避一种类似于铁皮盒子一样在路上飞驰而过的东西。后来她飘进了一栋高楼里,那是一家书肆,虽然文字和她所学不太一样,但仔细辨认的话,还是能读懂其中的意思。

她漫无目的的游逛着,好巧不巧,一本书掉落在她的脚边,她看见了那本书的名字叫做《团宠:云冉传》。

风适时的吹起书页,尹秋语看见了自己的名字,还有许许多多熟悉的内容。

她赶紧蹲下,用意念翻动书页,认真的看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看完了整本书的内容。

双手无法抑制的颤抖,捂住双眼,嚎啕大哭。

可惜她已经死了,哭的再声嘶力竭,也无法掉落一滴眼泪。

原来,她只是《团宠:云冉传》中最无足轻重的角色,啊,不,也不能这么说,至少她还拥有了一个正经的名字,比那些张三,李四的要好很多了。

但她也只是一个在女主云冉初期,处处与她针锋相对的配角。

她的武功不如云冉,长相不如云冉,心性更不似云冉那样的讨喜可爱,她出现在书中的作用,就只是为了卖蠢从而凸显女主的善良、天真。

怪不得,她再怎么努力练武,还是赶不上云冉;怪不得,她谨言慎行,还是无法让义父和表哥喜欢。

原来一切都已经注定了。

云冉注定是主角,是天之娇女,她尹秋语注定是个不入流的配角!

云冉害的她父母双亡,害她清白被毁,害她武功消散,害她容貌尽毁,到头来,连恨云冉都不允许吗?

想到临死前,尹秋语视为亲人的义父给了他一剑,表哥的无动于衷,她蹲在地上无声呜咽。

念头刚刚升起,尹秋语的灵魂便忽然遁入一片虚空。虚空中无数流星划过黑暗,尹秋语尝试伸手,却好像摸到了一本玉简。

玉简触碰到她的掌心,瞬间隐没不见。再睁眼,便身处密林,前方还躺着晕倒的云冉。

这场景…怎的如此的熟悉?可惜她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尹秋语眨了眨眼,难道,上天怜悯她上辈子过于悲惨,给了她报仇的机会?

仇人可就在眼前!

尹秋语眼瞅着四下无人,将缠在腰间的乌钩鞭拿出。

她凝视着昏迷不醒的云冉,握紧长鞭,眼中隐忍热泪: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尹秋语催动内力,正欲挥鞭,心口处却传来钻心得疼痛,痛的她眼前发黑,整个人像被剥皮抽筋一般,瘫倒在地。

阵痛一阵阵蔓延至全身,痛感强烈又熟悉。

尹秋语额头汇聚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啪嗒”滴在手背上,如火灼烧。

她的心跳漏了半拍,脸色倏然苍白。

——终于想起来了。

这个地方如此的熟悉,是因为经历过!

当年举办皇家狩猎,她才十四刚刚学会轻功,便要进林猎杀白狐。

林中危险,原本她不至于如此莽撞,自己几斤几两她一直看得清楚,可表哥封清冠礼将近,云冉为其准备的及冠礼是乌云盖雪的大氅。她不想被云冉比下去,便想活捉一只白狐,将白狐的整张皮完整的剥下,做成纯白狐裘送给封清。

白狐珍贵,白狐裘更是温暖,这样一来,云冉的大氅便上不得台面了。

仗着年轻气盛,尹秋语提着乌钩鞭孤身进入猎场。

途中还碰到了云冉。

云冉问她去哪里,她自是不会说的。可让尹秋语没想到的是,云冉立刻将此事告诉了封清。封清怕尹秋语在猎场中一个人遇到危险,便叫上了表弟封流一起寻找。

云冉好奇,便偷偷的跟上尹秋语。

尹秋语早就在沿路出现白狐的地方设下陷阱,就等着白狐上钩,却被突然闯入的云冉破坏了陷阱。

尹秋语甚至觉得她就是故意的,她布置了一路的陷阱,云冉就破坏了一路的陷阱,要说不小心踩中一个两个也情有可原,可十几个陷阱啊,云冉一个不漏的全都给踩了,想要捕捉白狐是不可能了。

偏偏云冉一脸的无辜,还笑嘻嘻的递给了尹秋语果子,说是特意从路上在树上摘的,自己自顾自的吃了起来,还让尹秋语吃,尹秋语气极,量云冉也没脑子给她下毒,便把果子当做是云冉愤愤的咬了一口。

谁知云冉没脑子是真的,但果子却是有毒的,两人双双中毒。

这果子的毒甚是奇怪,发作极快。

尹秋语记得,当初自己和云冉同时中毒。封流和表哥发现了她们,表哥犹豫了一会儿,抱起云冉,而她则被五大三粗的封流禁锢在怀里。

这个果子的毒来势迅猛,但毒性并不大,不至于会立刻就被毒死,只不过根本没有给人思考的时间。

接下来的事,是尹秋语最痛苦不堪的回忆。

封流给她喂了解毒丸,趁她虚弱趁虚而入,这让她对云冉的痛恨到达了极点。

如果不是云冉,她早已猎到白狐满载而归;如果不是云冉,她怎么会去吃那劳什子的果子。

就算没捕到白狐也无所谓,就算她直接被这个果子毒死也没什么大不了,而不是…而不是被封流给…

四人双双消失了两天。

两天后,皇家狩猎也结束了,大家回到丞相府里都默契的不再提起此事,当做没有发生过。可封流这个王八蛋,人如其名,家里的莺莺燕燕吃够了,就来找尹秋语,用此事要挟她,逼迫她。

天下没有不通风的墙,义父察觉事情不对,找到云冉,云冉扭捏了一下,便把事情一股脑儿的全都说了出来,当时义父身边还有不少的下人。顿时,整个丞相府炸开了锅,丞相府里的所有人都在议论尹秋语和封流。

没过多久这件事便传了出去,大街小巷无人不知前宰相之女是个不要脸的女人。

封流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喝醉酒后更是在酒馆大肆宣扬,说什么前宰相的女儿又如何,还不是跟了他云云。

屈辱感、恨意、痛苦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尹秋语不敢出府,可即便不出府,遇到丞相府中的下人,都在她的背后指指点点,说她不自重,说她不检点,说她不要脸…这些都还算好听的。尹秋语甚至都不知道她是如何渡过那段时光的。

她的人生从此痛苦不堪,在《团宠:云冉传》中,只是轻描淡写了一句:尹秋语平时总是欺负善良的云冉,没想到反而有被欺负的一天,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恶?

她有什么恶呢?

好在,如今所有的一切都不同了,封流和封清还没有出现,她还有机会改变一切。

尹秋语抬起手,狠狠的抹掉眼泪。

“都说我是恶人…从今往后,我就让你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恶!”

就算是配角,她尹秋语也会让你们这些人高攀不起!

                           

原创文章,作者:奶茶两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8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