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妃逆袭,王爷偏要独宠她一人最新章节,小说阅读

小说:弃妃逆袭,王爷偏要独宠她一人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檐下听雪

角色:[db:角色]

简介:22世纪国家秘密培养的女子特工,因遭意外魂穿异世。醒来后,竟成了当朝战神王爷的痴傻王妃,还不受宠?甚至还有白莲花携手绿茶婊三番五次谋害于她?侍女:“我们还是忍忍吧!”她:“婶可忍,叔不能忍!”且看她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场阴谋之战颠覆这王朝历史!听闻这战神王爷生的妖般魅颜,莲华容姿,为人孤冷高傲,不近女色…等等!谁说这货不近女色?虽然外表看着人畜无害,但内里分明就是闷骚的一批!

弃妃逆袭,王爷偏要独宠她一人

《弃妃逆袭,王爷偏要独宠她一人》免费阅读

盛京四十七年,凛冬。

寒王府

又是一年冬,天空中飘起了鹅毛般的大雪,丝毫不留情面的随着狂风席卷着大地。

风声交杂间,隐隐约约可听到偏远处有一女子极为悲痛的哭声,断断续续,幽而深长,令人内心感到极为的悲凉…

“小姐…小姐…你快醒醒啊…”

一女子跪倒在床边,身子不断地抽泣抖动着,许是哭的久了,她的声音都有些嘶哑。

只瞧床上静静躺着一个人儿,发丝浸湿,垂下的几缕上还滴着水珠,精致的小脸此刻却是面容惨白,嘴唇发紫,若是细细看下,便会发现床上的人儿早已没了生息…

但下一刻,床上的人儿忽的睁开眼睛,猛然坐起身来,惊魂未定,眼神中还存着一丝杀意…

她压低了声音,尽是怒气道“他妈的!竟然敢背叛老子!”

床上的人儿突然醒来,吓了青云一跳,她的身子猛地顿了一下,哭声戛然而止,惊吓过后,是喜。

丫鬟青云呆愣了两秒后,连忙往前凑了凑,将被子给她往上拽了拽..带有哭腔的声音急切担忧的开口道“小姐,小姐,你醒了,你怎么样?”

这一拽,将月长卿的神思也拽了回来,看着眼前垂着带有补丁粗布帘子的破旧木床,房间内的摆设极简,不远处的茶几上放有一些带有豁口的茶碗,窗户也止不住的呼呼透着冷风…

再看自己身上,穿着一件泛黄的白色长衫,也不知道这衣服穿了多久了,都有一股子霉味了..

她抬眸看向眼前正为她裹被子的女子,疑惑的眸子上下打量她一眼,开口问道“你是谁?”

听言,青云为她裹被子的手一顿,抬眸看向她道“小姐…你怎么了?我是青云啊。”

青云?

月长卿凑近睨了一眼她,又凑近仔细瞧了瞧…确定不认识。

摇了摇头又问道“这是哪啊?”

“小姐,这是王爷府啊…”

青云看到眼前的痴傻小姐竟然正常的在跟她对话,有些不敢置信,难道这次落水,治好了小姐的痴傻之症吗?

这样想着,她总觉得是梦,下手掐了一下自己,感觉到痛意,青云心下一喜。

“小姐,你的病好了…”

闻言,月长卿更是懵了神,好笑着看向她问道“王爷府?我的病?你在说什么呢?你们拍戏呢吧?”

她明明在雨林中执行任务时被自己的同伙背叛,一枪击中心脏,临了还被那家伙给补了几脚后死去了啊。

怎么现在又活了过来?

难道是苍天知道她不认输?

死的太冤枉?

给个机会重生报仇?

这样看来,老天爷对她还是挺好的嘛!

“小姐…什么拍戏啊?”青云不解的看向她,疲惫的小脸上皆是欣喜…

瞧她还是不肯承认是拍戏,月长卿的内心很是无奈,这姑娘也太敬业了!都这个时候了还不跟她说实话。

而后,她轻声开口无奈的再次问道“小姐姐,你们这是在哪里拍戏?”

“小姐,青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青云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抬手抚上她的额头…“没有发烧啊。”

瞧着她好似真的听不懂拍戏两字,月长卿内心一惊,瞳孔猛地睁大,语气有些慌乱的道“哦买噶!我的老天爷啊!不会他妈的赶潮流穿越了吧!”

意识到这点,某女愣了好大一会,反应过后,急忙站起身来裹着被子朝着门的方向走去..

“小姐…”青云见状,忙站起身跟了上去..

月长卿打开那即将倒下的木门,随着一阵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看到门外这被厚厚积雪覆盖的古色古香的破败庭院,还有这下的漫天的鹅毛大雪,月长卿内心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老天爷当真是眷顾她啊!舍不得她死,竟然让她穿越到了这么一个落魄的王爷府!

“小姐,外面风大,您身子弱,还是回屋吧。”青云瞧着她异常的行为,有些担忧的开口

月长卿如同泄了气的气球般,极为颓废的又躺回到了床上,她呆呆的躺在床上,心想着既来之则安之。

这屋里冷的真是要命,她裹了裹身上硬邦邦不厚且重的被子,将自己的全身上下都包进了被子中,这才感到一丝暖意。

忽地,额头上一股凉意,月长卿抬眸看了一眼顶上,额头不由得爬上三道黑线,她幽怨的 看向青云。

“青云,你刚刚不是说这是王爷府吗?这王爷府就这么破败吗?”

女人无语望着上方丝丝漏雪的破瓦…这王爷府还真是够寒碜的。

“小姐,你是不是忘了,这里确实是王爷府,不过…这是王爷府里的偏苑,我们已经在这里住了一年多了。”青云有些为难的开口…

偏苑?

听到这里,月长卿微微蹙眉,翻身坐了起来,认真的眸子看向青云道“青云,之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你给我好好讲讲吧。”隐隐约约,她总觉得这个身体的主人应该是个窝囊蛋。

青云看着眼前神智恢复正常的女子,眉下满是欢喜,她点了点头,便开口讲述着关于月长卿之前的一切事情。

半个时辰后,青云将之前的事情全部都给她讲述了一遍“就是这些了,小姐。”

听完青云的讲述,月长卿对这具身体的原主充满了惋惜之情…

原来她也叫月长卿,本是尚书府嫡出的大小姐,饱读诗书,富有才情,但性子极为软弱,又不辨是非好坏。

因为母亲早亡,父亲便也不再对她宠爱有加,长大后又一心思慕那个根本不爱她的太子,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继母和她那绿茶婊妹妹更是暗地里不断加害于她,甚至在她大婚出嫁前的一日,给她下了毒,不过幸亏青云发现的早,才救了她一命,不过她却从此痴傻。

嫁入王爷府后,又不断的生惹事端,便被安排到了偏苑,成为了府上一个可有可无,任其自生自灭的人。

前日她被府上一小妾给恶意推进了冰湖中,再捞上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在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已经断了气。

真是一个命运悲惨的孩子啊…

正在感叹人生命运之际,忽的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

真是煞景!

月长卿低眸瞧了一眼肚子,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肚子有点饿了,青云,你去拿点东西来吃吧。”月长卿摸了摸咕咕叫个不停的肚子,安抚着..

青云点了点头,便快速走了出去,再回来时,手中端着两个破碗,一个碗中放着两个干巴到裂口的窝头,另一个碗中是一些不知放置了多久的水煮青菜…

看着这凄惨至极的王妃待遇,月长卿的眼角忍不住扯了扯,欲言又止的嘴迟迟没有合上,她不敢置信的问道“你没逗我吧?平日里就吃这些东西啊?”

“是啊,小姐,您先凑合吃吧,最近雪下的太大了,都没有人来给我们送吃的了,这还是我前两日留下的。”说着,青云将裂口窝头递给月长卿…

罢了,有的吃总比饿死了强,她可不想刚穿到这异世就变成饿死鬼!

她伸手接过硬邦邦的窝头,用力捏了一下,妈的,竟然都捏不出个坑来,这硬的跟砖头一样,咋吃?

不得把牙给咯嘣下来?

这待遇,这吃食,她越想越气,愤而起身,但身子却不争气极了,猛地一阵头晕,差点让她又躺了回去。

稳了稳身子后,她放下手中硬如砖头的窝头,又夺过青云手中的窝头放到了碗中,肃声道“别吃了,带我去厨房。”

话落,她快步走到类似衣柜的木箱前,冻得哆哆嗦嗦的从里面翻出来两件鹅黄色的厚重衣服裹到了身上。

这打扮,远远看去就跟个煎蛋似的。

全副武装后,她便强硬的拽着青云往外走去。

“小姐…府上的厨房离合欢苑很近,奴婢怕陈侧妃对您不利,不如我们还是回去吧。”青云担忧的开口,拽住了月长卿。

“没事,别怕,我保护你哈。快带路,别磨磨唧唧的。”

月长卿推搡着青云快走…因为她的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了。

她在22世纪好歹也是经过秘密培养的女子特工,在那里,她们与世隔绝,接受最严酷的技能培训,精通空手道,柔道,略懂医理,熟悉各国语言。

要不是那次行动被那个挨千刀的死女人背叛打死,也来不到这种鸟不拉屎,惨绝人寰的什么破王爷府。

                           

原创文章,作者:檐下听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8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