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马甲大佬的贴身保镖》完整版阅读

小说:马甲大佬的贴身保镖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立玉绿

角色:[db:角色]

简介:(现言宠文+双马甲大佬)军功起势的新贵宋家出了个奇葩,好好的继承人不当,爱跑去一线找刺激。满京都都等着看他笑话。谁知,他凭高超武力和超高智商声名鹊起,扬名全军,成为三北军中灵魂人物,见人都要被称一声“珏爷”。宋西珏最得意的却不是荣耀加身和外界的赞誉,而是得到了让他魂牵梦萦念念不忘的那双凤眸的主人,成功闯进她的生活,成为她身边的男人。“听说你惦记我两年之久?”“不,也许是十五年……”阿月,想做什么就放心大胆的去做,有我在,没人敢伤害你。

马甲大佬的贴身保镖

《马甲大佬的贴身保镖》免费阅读

血……到处都是血迹,尖叫不绝于耳,混杂着远处‘哒哒哒哒’的螺旋桨声。

整个花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令人闻之欲呕。

盛夏,艳阳高照,本是炎热闷燥的天气,刺眼的阳光倾泄在身上,无端让人升起阵阵颤栗。

在场的达官贵妇名媛阔少,被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有一个算一个,无不冷汗涔涔,惊恐的看着黄色御伞下,全场唯一坐着的少女。

“你养父被杀,难道要我们无辜的人陪葬吗?你确定要得罪我们所有人?”中年男人努力端着气势,仗着相识一场,妄图阻拦这场杀戮。

被质问的少女很年轻,约莫十八九岁,穿一身极简单的青色病号服,身形瘦削,有气无力的倚靠在徽印御椅里。

姿颜姝丽,肤色苍白,浓密的长发后梳,发尾听话的披在肩上,厚实微卷的刘海掩盖了眸中的冷漠凉薄。

她脸色极差,病态一览无遗。

在场的没多少人见过她,只通过她的状态隐隐猜测她的来历。经中年男人一提醒,有些人立刻笃定了女孩的身份。

竟然是那个病秧子!

“呵,无辜?”女孩呢喃自语,无视场内窃窃议论,乖张讽笑。

毫无温度的冷眸扫视一周,在场的哪有真正无辜的人?

死不足惜。

没人搭理中年男人,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随行护士战战兢兢的蹲跪在一边,努力控制自己拔针的手不要发抖。

少女身后的女管家皱眉看着护士,担心她笨手笨脚扎疼了殿下,恨不得亲身上阵。

轻轻瞥了一眼场内面色各异的宾客,管家轻笑,愚蠢的人啊,能被她们公主殿下堵在花园里,就是掌握了确切证据的帮凶,还敢站出来指手画脚!

谁给你的勇气?

枪声骤停,从远处走来一群肤色各异,身穿黑色迷彩服的魁梧壮汉,肩上夸张造型的徽章让在场的不少人脸色大变。

那是太阳徽章!

少女是什么背景?为什么能率领国际雇佣军入境?还一路顺畅的杀到霍莲娜公主的府邸!

走在前面的人押解着一个衣着华丽黑裙的女孩,她不过二十岁左右,正是这场追思会的主持者,蓝尔斯亲王失散多年的亲生女儿,霍莲娜。

“阿蒂娅!”她一声惊诧点破少女的身份。

御伞御椅,管家随侍,护卫列队。

连皇室贵妃外出都没有这些排场,眼前的病弱少女却唾手可得,可见她有多受宠。

霍莲娜看着主位上阴沉的少女,满心嫉妒,触及她冰冷仿若看死人的眼神,心中惊疑不定。

少女不是别人,正是霍莲娜和其母黛丽丝寻遍整个丁加卢州都不见踪迹,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霍莲娜亲生父亲蓝尔斯亲王的养女,泛马来亚国王亲封的外裔‘公主’。

阿蒂娅.宾蒂.蓝尔斯。

她的惊呼,令人群一片哗然!

一亮相就开枪杀光反抗的私人保镖和王室守卫,造成堆尸如山的血腥暴力场景震慑众人。

这么恐怖狠辣的手段竟然是传闻中孱弱低调,与人为善的阿蒂娅公主?!

蓝尔斯亲王尸骨未寒,她就擅闯霍莲娜公主府,挟持逼迫养父的亲生女儿……

这叫孱弱?

这叫善良?

这他妈谁散布这么荒谬的谣言!

少女才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被人点出名字,她才恍惚记起来,自己好像是叫这个名字。

阿蒂娅。

少女很少听到这个称呼。义父在她幼年为她起了这个名字,却很少这么叫她,日常都称呼她小名。

七月。

少女想笑,之前受伤不曾细想过这些细节,此时回忆起来,忍不住眼眶发热。

情绪来的猛烈,她只好闭着眼缓和突然涌出的强烈泪意。

七月。

栖月。

云、栖、月。

原来是这样……

竟然是这样……

在战乱中失去双亲,孤苦伶仃流落公益组织的孤儿,被外出做慈善的蓝尔斯亲王发现,看她长的漂亮可爱,大眼睛忽闪忽闪,像堕入人间的天使宝宝。心生好感,遂收养于膝下,尽心教育以圆天伦之乐。

蓝尔斯亲王费尽心机为她编辑来历,伙同管家,联合孤儿院为她织就了一场梦。

她被骗的好苦,却生不出一丝怨怼。

如今真相大白,该知道的,她都知道了……

她姓云,

名栖月。

云栖月。

中夏国籍,京都贵女。

知道了真相又如何,她永远失去了养育她长大,培养她成才的长辈……

如果不是她年轻气盛,坚持深入狼窝虎穴追踪毒源,一走就是半年,音讯全无,义父怎么会轻易被人暗杀。

义父早查到了她的身世,只等她成年就告诉她,为什么她不能多等一等?

呵,她当初,为什么不直接询问义父?为什么等不及解释,非要自己去查个明白?

她为什么这么混账!

眨眼之间,物是人非。

从小到大,她第一次体会到后悔这种情绪,可是,她又能如何呢?

逝者已矣,悔之无用。

目前最重要的,是保住曼妮莎阿姨和义父的血脉!

“你把人交出来,我放他们走。”她寒凉的声音不带丝毫情绪,揉了揉手背的绷带指向瑟缩着蹲在一起的宾客。

霍莲娜闻言一慌,之前让妈妈把那个隐患赶快处理掉,她偏偏不听。如今讨厌鬼亲自上门,竟然拿人命威胁自己!

“阿蒂娅,父亲受伤你不在,下葬你不在,一现身就在我的宫殿里杀人,今天父亲的追思会都被你破坏了,你到底要任性到什么时候?”霍莲娜表现出被不懂事的妹妹拖累的样子,心里巴不得她继续疯批下去。

这些宾客可都是泛马来亚的贵族豪门!就让他们看看外族肮脏血统的贱民就算被封为公主又怎么样?

还不是疯狗一样到处咬人!

嘴上柔声细语,实际霍莲娜恨不得划花贱人的脸!

视线愤恨的盯着少女,她嫉妒的要死!御伞御座,这些仪仗都应该属于自己这个正牌公主!

贱人算什么东西!癫狂无耻,弱不禁风,一无是处!

父亲凭什么给她荣耀,给她豪宅遗产,给她定下又帅又有钱还有望继承王位的未婚夫!

霍莲娜不配合,少女只能等手下去搜查。

阿蒂娅知道,嫉妒能使人面目全非。霍莲娜的本性如何,她现在根本不在乎。

情绪翻涌,刺激的她胸前腹部的枪伤隐隐作疼,少女皱着眉头,不欲跟霍莲娜交流。

女管家沐菱看殿下神色不耐烦,知道她的耐心告罄,及时接话:“我们想要什么,公主您是知道的,早点把人交出来我们早离开,您也有时间告慰亲王在天之灵,保佑您和您母亲,万事大吉呀。”

沐菱笑眯眯的,作为日不落国皇室管家学院优秀的毕业生,她是专业的,态度温和,行为知礼。

只是说出的话却不那么友好,阴阳怪气的。

一个佣人也敢跟她叫板了,霍莲娜的伪装都要维持不住:“你们杀的人不止我继父的保镖,还有王室守卫,恐怕走不出这片海岸。”

“能不能走出去不劳霍莲娜公主费心,自会有人给予我们方便。”

她说的太笃定,话里的意思再次让众人绝望。谁有那么大权利给境外武装势力方便?

皇室都没能插手的军政体系,她为什么会有这种特权?

自然有聪明人想的到,没有深厚的背景,官方不会允许直升机在高空自由飞行,甚至大批持枪佣兵堂而皇之入境。

可是,有些人就是蠢,不仅没见识,说话还不过脑子。

“你一个血统肮脏的贱民,不会跟哪个议员睡了吧,是谁……”

“砰!”

“啊!”霍莲娜的叫嚣被枪声打断,吓得惊声尖叫,腿一软,跪在地上。

子弹擦着她的踝骨没入脚后的草坪,差一点就打在她脚腕上。

霍莲娜毫不怀疑,那颗子弹本来是想打在她身上的!

这个贱人怎么敢冲她开枪,一个生身不详,来历不明的野种,缠绵病榻多年,怎么还不去死!

她恶毒的心思没人猜的到,或许猜到了也不屑搭理。

少女手法娴熟利落的转着手枪,姿态嚣张霸气。

沐菱警告的瞪了霍莲娜一眼,嘴不干净就得收拾。若不是王妃下落不明,担心亲王会绝后,那一枪应该断霍莲娜一条腿。

不过……殿下身受重伤,这么动武是不是不妥?

少女对霍莲娜愤恨的目光视若无睹,甚至对周围或明或暗的打量也毫无兴趣,她怔怔的看着手背的绷带,告诉自己要忍耐。

看了一会儿,眼睛酸涩难忍,闭着眼等消息。

霍莲娜说她鸠占鹊巢,这话没错。她被义父收养,由义父出面向苏丹请封,给她尊贵的身份,给她最好的资源人脉,教育她成人。

当初,义父孑然一身,因在王室继承斗争中毅然支持亲哥哥,被同父异母的兄弟伤了身体,子嗣有碍。且与前妻离异六年,不知道前妻带球跑路,自己还有个女儿。

一腔父爱都给了捡来的她。

这个宫殿,本来是苏丹对义父的补偿之一,转赐给她虽然不合规矩,可谁让蓝尔斯亲王疼爱养女,坚持要送。

甚至,连亲王府都不修建,父女二人都住在公主府里。

往昔岁月静好。

如果……

如果霍莲娜没这么自私短视,能好好的孝顺义父,她不会舍不得区区一座小宫殿,也不会在乎所谓‘公主’的身份。

可是,没等她回国妥善处理父女三人之间的尴尬关系,异变陡生!

蓝尔斯亲王代表苏丹访问吉蔑王国,返程的时候在国内机场被射杀!

家门口被杀!

何其可笑!

可恨,那个时候她在国外因私事受伤,术后清醒过来才收到消息,等她辗转回到泛马来亚王国,义父竟然都已经火化好几天了!

这么仓促,这么急迫!像是害怕被人察觉异常,急不可耐安排葬礼和追思会!

霍莲娜是义父的亲生女儿,这没错。但是一个吃里扒外的人有什么资格沾手义父的追思会!

看看到场的都是些什么货色!

霍莲娜母女能接触到的皇室边缘家族,还有一些腆着脸巴结霍莲娜豪门继父的无关人员。

与义父过从甚密的人,无一人出席。

举办父亲的追思会,霍莲娜没那脸面!

真可笑。

在义父陪她长大的宫殿里,她的公主府里。

昂,如今已经更名为霍莲娜公主府了。

如果可以,她不想把宫殿还给霍莲娜。早知今日,她当初不会因为看不得义父被霍莲娜缠磨撒泼,主动让出宫殿。

她不常在国内停驻,这个地方,断断续续也住过十二年,有太多回忆。

……不止回忆,哪些地方能藏人,她心里也有数。

“公主殿下既然不配合,我也不会吝惜子弹,一丘之貉,哪有无辜一说。去吧,不必客气。”少女表情阴翳,寒凉的音色里透着疯狂,冷酷下令。

怎么会有一种人,长相并不穷凶极恶,声音并不恐怖狠厉,说出的话却让人灵魂颤抖。

少女盯着霍莲娜的视线轻蔑嘲弄,那神情,就像在看阿猫阿狗。

在媒体上卖惨哭诉博得民众同情又有何用?见证、支持她恢复身份的人,哪个不是王亲贵族,或者有不俗的社会地位?

民众的力量她指望不上,今天过后,又有几个重量人物会趟蓝尔斯亲王府的浑水?

沐菱收到命令,指挥着弟弟带人去收割生命。

枪声又起,求饶声绝望。

沐菱也有些忐忑,这种节骨眼上,她有再多的担忧都只能放在心里。

殿下不是嗜杀的人,她有自己的底线。以她的身份地位来说,她的底线高到堪称善良天真。

但是今天,殿下的情绪不对。

面对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大规模射杀,可是超过殿下底线的绝无仅有的特例。

说到底,不止因为蓝尔斯亲王去的惨烈突然,还有之前行动中经历的精神考验和身体上病痛的折磨。

重重打击之下,殿下的精神状态越来越让人担心…

看了看花园里还在继续堆高的尸山,想到出事到现在,殿下一天不曾停歇,一滴眼泪未掉……

沐菱妥协。

罢了,任凭殿下发泄好了,总不能憋着那口气,憋坏了怎么办?

宫殿内有一个人疾步而来,沐菱心中猛地一跳,不祥的预感强烈。

“Boss,人找到了,不过……”

“我要他们陪葬!”

                           

原创文章,作者:立玉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9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