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霸爱成囚之盛家在逃小娇妻小说阅读

小说:霸爱成囚之盛家在逃小娇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柠檬下午茶

角色:[db:角色]

简介:【简介:本书三条线,三对cp,线一,追妻火葬场,“灰姑娘”与“伪”病秧子豪门总裁斗智斗勇;线二乒乓球运动员,负责励志,男强女强,双向奔赴;线二,先婚后爱,代嫁,娱乐圈女明星与占有欲强的霸总之间的爱情故事。】盛维筠:“夕拾,还要带着我的孩子往哪里跑?” 郁夕拾:“我才没有跑。”郁夕拾心虚地看着他,心里慌乱,四周都是他的人,大概今天是跑不了了!下次在试试!世界大赛领奖台上,主持人问:楚卿,这就是你的答案吗?楚卿:是!全场观众一片沸腾。一起携手同行的十年,终于有了结果!

霸爱成囚之盛家在逃小娇妻

《霸爱成囚之盛家在逃小娇妻》免费阅读

海城,一座有着千年历史古韵的大都市,同时又是国际化大都市,国际金融中心,华国第一中心大都市。

正如其名,东靠大海,冬暖夏凉。

此时,正是炎热夏季,这天,阳光高照,沥青马路冒着热气,夹杂着些许塑料味。

路上车来车往,行人络绎不绝。

此时,一辆黑色高档的劳斯莱斯缓慢行走在树荫之下。

郁夕拾呆呆地看着坐在身旁的陌生而又熟悉的男子,只见他骨节分明,纤细白嫩的手指敲打着键盘,投入工作中。

她扫了扫四周,发现自己此时正在一辆设备齐全,宽敞的车内,好奇地打量着他。

由于前面被隔板挡住,她看不到前方,这个空间此时只有他们俩人。

她的脑袋还有些晕乎乎的,她怎么会跟她在一起?她记得昨晚自己是跟着顾轻莎参加聚会来着,怎么也想不起怎么又跟他搞在一起了!

此刻,她好想装什么啊!

她跟他第一次见面,场景有些糟糕!反正稀里糊涂和他做了!!!

而且体验很差,面前这个人徒有其表,简直是禽兽,太狠了!

外界说他身体虚弱,是个“病秧子”,当然这是传闻。实际上,他确实做过心脏移植手术,不过这些年恢复得差不多了。

不过身体确实比不上一般人,但也不是如外界所说的那么夸张。

当然,其中有一部分是他故意散播的,也是为了防止别有用心的人,同时,他并不想去应付那些个投怀送抱的女人,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一整晚反复折腾她,都怪她当时有些不清醒,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坑她!还把她送到了他的包间,阴差阳错,他以为是别人送的礼物,就勉为其难享受了。

那一晚真的记忆深刻!想想,她此刻头皮依旧发麻。

后来,她想去找监控,弄清楚谁把她送过去的,可是酒店管理人员告诉她,那个时段监控坏掉了!

她发誓,她一定要找到这个人,让他付出代价,让他伏法!好歹自己也是个小有名气的记者,哪个不长眼的胆子这么大!

他发了狠撞她。

“醒了?”盛维筠停下手中的动作,偏头看着她。

“我怎么在你车上?你该不会又对我做什么了吧?”郁夕拾拉紧了衣服,又检查了一下身体,似乎没其他异常,没有感到不适,除了脑袋有些晕,眼睛有些看不清。

难道他这次真的没对她做些什么?

“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郁夕拾没听到他的回答,十分没有底气的问出这句话。

“喜欢你?你是不是脑袋发烧了。不过,你的身体尝起来确实不错,下次有机会,我们可以再试试!我相信你,也会很舒服。”

盛维筠扬起嘴角,似笑非笑看着她。

“你,你……。你个滚蛋,禽兽!”郁夕拾慌不择言,此刻内心是崩溃的,好想跳车。太窒息了。

“我滚蛋?要不是我,你昨晚死定了,恐怕今天不知道又是躺谁床上,我救了你,还不知感恩!没良心。”盛维筠看着她脸红透了,手紧紧抓着裤子,估计是害怕了。

于是,缓了缓语气,“昨晚我是偶然路过,见你在聚会上不停喝酒,身边都是男人,为了安全起见,才带你一起走的。”

“不必担心,我对一个醉鬼没有兴趣,昨晚什么都没发生,你睡得跟猪一样。”盛维筠笑道。

她昨晚确实睡得沉,一整晚就这么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他想要搬她到床上,她死活不肯上床,一个劲咒骂他!

“真的?”郁夕拾眼里恢复了神色,直愣愣看着他,渴望他给个肯定的回答。

“真的。”盛维筠叹气,跟个醉鬼说这么多干嘛。

“那为什么第一次我都醉了,你还对我做那些事?我当时不也是醉了?”郁夕拾想起,咬紧了牙关。

虽说她也不是很吃亏,毕竟他长得真的很好看,戴着金丝框眼镜,脸部线条流畅分明,长得白净,甚至比女孩子好看,戴上眼镜简直是她的理想型男友,斯文禁欲系帅哥!

和这样的人睡了,真算不上吃亏,而且他很有钱,不知道怎么形容有钱的程度,反正是她所不能想象的!反倒是她赚了。

“送上门的礼物我为何不要?别人的好意我总不能不领情。”盛维筠笑着说。

他也不知道是谁把他送进去的,估计是他的合作对象,当时刚吃完晚饭,合作方便跟他说,给他准备了一份大礼,他会喜欢的,让他好好享受。

进了房间,看见郁夕拾穿着一件粉色小礼服,头发柔顺的散落在肩头,脸蛋粉粉嫩嫩的,似乎还带着些许笑意,乖巧地躺在大床上,呼吸声浅浅的,似乎是睡着了。

他看到她的第一眼,势在必得,他要得她,他也照做,得到了她!

谁知第二天醒来,她便跑了!

其实稍加打听便可以知道她,后续有些事耽搁,他便没再去想她,他深信,他们还会再见!便命人时刻注意她的动态,关注着她,当然也是方便监视她,她他的所有物不许别人染指。

昨天是时隔一个月再看到她,看着她一个人在聚会边喝酒,心里的欲望燃起。

“哼,别为你的下半身找借口了。”郁夕拾说不过他,便主动闭嘴了。心里快被他气死了。

空间陷入了安静,他继续处理他的工作,剩她一个人胡思乱想,东张西望。

这时,一阵电话声响起,郁夕拾拿起来一看,是轻莎的电话。

“喂,轻莎。”

“夕拾姐姐,你现在在哪里?昨晚你后面跑去哪儿了?”顾轻莎和楚卿几个人在酒店餐厅吃饭,今天还有个采访,是由夕拾负责的。快到时间了,人却没有出现。

“我昨晚出去找朋友玩了,你们等我啊,我在来的路上了,马上就到,实在不好意思啊!”郁夕拾不好意思地说。

郁夕拾5岁之前,也是大富人家的孩子,可是5岁那年,奶奶生了大病,许久不见好,家里请了大师过来。那大师说,郁夕拾八字与那个家犯冲,于是爸爸妈妈将她抛弃,扔给了了一个远房亲戚,真多年不管不顾,不闻不问。

幸好,寄养家庭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对她也还不错。

可惜,好人不长久,爷爷奶奶接连病逝,爸爸也在不久前去世,只剩妈妈和妹妹了。

                           

原创文章,作者:柠檬下午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9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