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仙路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小说:鸣仙路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浮沉道人

角色:[db:角色]

简介:(不圣母、无系统、腹黑)天道震动,大量残羹断瓦仙殿从天而降,落入玄灵界,一时间大能者趋之如骛,却死伤惨重。今各方势力暗流涌动,一首可歌可泣的葬歌开启了序幕。故事从桐屿宗杂役弟子雷平意外得到可以强化丹药的小碗出发,身处纷争漩涡,无法挣扎而出,只能拼命,妖兽、阴尸、魔人、诸天生灵,一个个的拦路虎,他皆斩之。 人物介绍:有女主、灵宠,有情义,不是六亲不认。 男主主要性格介绍:腹黑,杀伐果断,能给你一剑绝不给你一拳,毁尸灭迹乃是家常便饭。

鸣仙路

《鸣仙路》免费阅读

序:天道震动,大量残羹断瓦仙殿从天而降,落入玄灵界,一时间大能者趋之如骛,却死伤惨重。

今各方势力暗流涌动,一首可歌可泣的葬歌开启了序幕。

……

……

黑夜已落,早阳如约而至!

延绵几十里的桐屿山郁郁葱葱,浓厚云雾漂浮不定,透露着一种朦胧不真实意境。

剥开云雾,宛如龙脊蜿蜒的山岭引入眼帘,一座灰白色大殿坐落山顶,半山腰阁楼林立,不时的能看到几个踩着长剑、极速掠过的缥缈身影。

后山山脚下则是一片片如鱼鳞般排布的百丈大院,行色匆匆的人们络绎不绝。

这里是修仙宗门桐屿宗,两百年前,一位飞天遁地的修仙者占此地,广招门徒。

无论老少,只要被测出有灵根,全部收入门下,一时间人们如过江之鲫涌入桐屿山。

短短两百年,桐屿宗就初具规模,八大亲传,上百内门,近千外门,以及过万之巨的杂役,千里之内,桐屿宗的大名家喻户晓。

山脚大院是桐屿宗杂役大院,杂役弟子居所。

因为是清晨,乌压压的杂役弟子走出大院,开始了一整天的忙碌。

身穿黄衫的杂役弟子们形色各异,有的迷茫、有的兴奋,但更多的是疲倦。

一步履蹒跚的十四五岁少年赶路方向和众人正好相反,低拉着头,不安的搓着小手往院内走去。

皮肤黝黑、身子瘦弱的少年身穿黄衫也是杂役弟子,可他身上、脸上全都是黑色渣子,一股腥臭味弥漫四周,不像其他杂役,至少还梳洗打扮一番。

其他人看到他就远远避开,捂着鼻子,眼神中满是鄙夷,还有的人言语狠毒的唾弃一两声。

少年神色没有丝毫变化,来到大院边,远离道路,斜靠在墙壁上,低声嘀咕。

“报道一次,就得被恶心好几天!”

一直等到路上行人消失,他才动身,来到一处大院门口,露出个头,小心谨慎的打探着。

大院中,一壮汉正惬意的躺着,微闭着眼,悠然的哼着小曲。

少年缩回来,深吸口气,咬了咬牙,慢慢走了进去。

随着少年显露,壮汉小曲一停,嘴角一丝怪异的笑容。

“雷平,任务又没完成,你还有脸回来?”

少年定了定晃晃悠悠的身子,无奈的说道。

“吴管事,药渣太多,我一个人根本清不完。”

壮汉坏笑着起身来到少年身边,丝毫不在意他身上的臭味,直接抓住他的小手,一脸的淫邪。

“嘿嘿,知道你完不成,只要从了我,你什么都不用干,在床上一躺,什么都不是问题。”

说完还挤了下眼,一副你懂的表情。

少年打了个寒颤,满是恶心的把手抽回来,一连后退到门口才停下。

壮汉咂了咂嘴,眯着眼睛盯着他,仿佛在看一件感兴趣的物件。

“呦……,都累成这样了,还这么有性格。

嘿嘿,大爷我就喜欢这种烈马,有劲。”

“吴管事,我一定能完成宗门的任务。”少年稳了稳身子,咬着牙沉声说道。

“好,有魄力,我在这里等你服软,小家伙。”

中年人嘿嘿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名册,在雷平两字下面又加了一道。

细细数了一下,整整十八道,心里有些惊讶。

一年半了,这小子很能扛啊……!

正想开口戏弄一下他,却只看到少年仓惶跑出门外的背影。

“药渣每月都在增加,给你一百年也清不完,嘿嘿。”嘀咕了一声,心里幻想着他来求自己时,用什么法子折磨他。

皮鞭!

油蜡!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好办法,嘿嘿笑着坐在躺椅上,脸上露出难以理解的兴奋。

杂役弟子每天要完成繁重任务,开垦良田、修建阁楼、蓄养牲畜,为了那一丝修仙的可能,即使累死也是心甘情愿。

晌午时分的后山,太阳高照,周边满是快速升起的水雾。

雷平正在往一条十多丈宽的河里倾倒着黑乎乎的药渣粉末。

脸上汗水不停地散落,身形看着疲惫,但眼睛却暗藏精光。

河边不远处,几十丈高的药渣比比皆是,最高的一处紧挨着峭壁,足足有两三百丈高,都快赶上峭壁了。

桐屿宗杂役弟子过万,每人每月都可以领取三枚淬体丹,一个月就是三万之巨,炼丹产生的药渣多的吓人。

炼丹的药渣不能再次利用,还有毒,这才倾倒在这里,只是日积月累下,药渣堆成一个个小山。

望着药渣在湍急的河水中翻滚几下,就没了踪影,雷平眼神变冷。

吴玉章,你个臭阴阳人,日后一定让你尝尝躺在下面的滋味!

雷平十六岁,家远在数千里之外的青越国,山村猎户,读过几年私塾,家庭和谐美满。

不知道怎么回事,十一岁那年,青越国突然发生战乱,父母携全家往桐屿宗方向逃难。

可一路上兵荒马乱,强盗横行的,他和家人失散了,九死一生,一路乞讨来到桐屿宗地盘。

人海茫茫,人生地不熟,晃荡了半年多,不仅连家人一点影子都没找到,好几次差点饿死。

一年半前桐屿宗招收弟子,他也去碰碰运气,还真的测出了灵根,顺利拜入桐屿宗。

只可惜他是灵根最差最差的下品五灵根,只能做个杂役。

本来做个杂役,管吃管住,干点活,他没觉得不好,可不知道怎么的被有特殊癖好的管事吴玉章纠缠上了。

因为雷平不从,刚来两天就被分了个倒药渣的活。可倒药渣只有他一个人,忙活了一年多,也就堪堪清理了十座药渣山。

一想到吴玉章那猥琐模样,雷平心里就泛起一阵阵恶心。

有条不紊的忙活到黑夜,左右瞧了瞧,顿时眼放精光,白天的疲惫消散一空。

身形敏捷的穿过大大小小药渣堆,来到一堆十丈多高的药渣前,满怀期待的扒开一个小洞。

小心翼翼拿出一个巴掌大、黑不溜秋的小碗,看着里面一层浅浅的清水,一脸的激动。

把水倒进嘴里含住,而后把碗放进另一个药渣堆,便躺在药渣堆缝隙里。

“咕咚!”

清水入腹,一股庞大的热流在体内疯狂流窜,身体被撕裂的剧痛瞬间传来,雷平咬紧牙关,蜷缩着身体,没发出一点声音。

剧痛一直持续到半夜才消失,身上出现了一层比药渣堆的味道还浓郁两分的薄薄泥垢。

他并没有着急清洗,而是闭上眼睛,默念起口诀。

“天道有失,万物凋零,今吾念天道怜惜,得灵气,脱凡体,成仙道…………。”

他修炼的是成为杂役弟子时统一传授的通天诀第一层,只要身具灵根都能修炼。

一直修炼到天刚蒙蒙亮,雷平睁眼起身,一脸的兴奋。

“终于可以引灵入体了。”

十天前他还感应不到灵气,现在已经可以炼化灵气入体了,别说他这种下品五灵根,即使桐屿宗亲传弟子都做不到。

小碗是他在河边无意中发现的,当时正愁往筐子里装药渣没工具,这碗正好适用,就顺手捡起来了。

可没日没夜的搬运药渣,实在是太疲倦了,趴在药渣堆上就睡着了。可醒来时,发现碗里面有小半碗清水,连带着没搬完的药渣堆缩小了近半,疑惑之际,鬼使神差的舔了一下。

熟悉的暖流出现,竟然和淬体丹一样的效果。

因为吴玉章的刻意打压,他只得到过三枚淬体丹,还是第一时间就吞了。

只是那三枚淬体丹比他舔一下清水的效果差了太多。

如今已经是第十次喝了,除了第一次身上厚厚一层泥垢,现在只有这薄薄一层了。

看着身旁放置小碗的药渣堆,缩小了近半,咧嘴笑了起来。

他虽然对修仙界的事情毫无所知,这小碗竟能把药渣堆残存药力提取出来,就单凭这一点,就知道小碗绝对是件至宝。

灵气入体,他感觉浑身都是力气,不仅如此,连睡意都没了,心情超级的好。

在河边清洗一遍身子,从岸边的小陷阱里面抓出几条小鱼,熟练的处置了一番,就开始生火,用一块破瓦片熬煮了起来。

望着瓦片里沸腾的鱼鲜,不自觉的嘿嘿笑出声来。

杂役弟子有专门的食堂,可距离他这里较远,往返两趟就要两个时辰。

天天干着体力活,累的要死要活不说,碰到吴玉章还要被恶心一番。

他很少回去,每天以鱼果腹,可吃鱼这么久,已经恶心到难以下咽了,但这几天却感觉格外的香甜。

雷平九岁开始进山打猎,又三年多的乞讨生涯,练就了他坚韧狠厉的心性,被吴玉章欺压,也想过反抗。

可桐屿宗杂役管事对杂役弟子有生杀大权,吴玉章管理着过千杂役,是杂役大院势力最大的管事,下面狗腿子一片一片的。

并且听说吴玉章以前是外门弟子,其他管事根本不敢管他的事。

这些管事上面还有个总管事,但是个只知道修炼的老人,常年闭门不出,根本不管杂役的死活。

这一年多他过得可以说水深火热,很想换到其他管事那里去,可两手空空,没人愿意为一个非亲非故的下品五灵根去惹吴玉章。

自知胳膊拗不过大腿,只能把仇恨埋在心里,默默等待着脱离吴管事魔爪的机会。

修炼了一年多,灵气都感应不到,他几乎陷入了绝望,本就打算离开桐屿宗,继续寻找家人。

如今有了小碗,短短十天就排出身体杂质引气入体了,他有信心半年内,体内孕养出法力晋升外门弟子。

这时他的想法就变了,想着好好修炼,等成为外门弟子后,通过桐屿宗去寻找家人。

他深知怀璧有罪的道理,特别是这种可以化腐朽为神奇的宝贝,一旦被人知晓,绝对会被灭口。

药渣堆在后山深处,又臭气熏天,除了每个月倾倒药渣的杂役弟子,根本就没人来。

可就是这样,他依旧是小心翼翼的,白天睡觉,夜深人静的时候修炼。

喝完鱼汤,怀揣着修仙大梦,雷平又装模作样的开始了一整天的忙碌。

                           

原创文章,作者:浮沉道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9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