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枭,廖清清小说《首席枭宠:爷,我重生了!》全文阅读

小说:首席枭宠:爷,我重生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库.落

角色:余枭,廖清清

简介:张扬霸道小魔女vs腹黑大总裁上一世,身为佣兵的犹凊被自己最亲近的人催眠,亲手将刀捅进了爱人的胸膛,为了能跟爱人共赴黄泉,她也选择了自杀,大概是上天垂怜,给了她重生的机会,也重新遇到了自己的爱人。她本想将爱人护在身后,为他踏平前路,却在实施计划时发现,那狗男人竟也是重生归来的!“好啊,回来不找我,要干什么也不告诉我,你当我是什么!”“是我老婆。”男人笑的含蓄。-女强男强的双向奔赴双洁。

首席枭宠:爷,我重生了!

《首席枭宠:爷,我重生了!》免费阅读

爱情从来都不是一物降一物,而是我甘拜下风的对你臣服。

–余枭

被绑在十字架上的男人遍体鳞伤,胸口处正插着一把刀,那刀捅入了心脏…

犹凊大脑逐渐恢复清明,面前的景象由模糊变为清晰。

“余枭…”女人不可置信,失踪了三天的男人,她疯狂寻找了三天的男人,本应在s国出差的男人,正被绑在她面前,脸上没有一块好皮。

甚至…心口处,还插着一把刀…

而手握着刀刃的人…正是自己!

她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脑海里浮现出朦胧的画面,她被催眠了,被他们最信任的人…

“余枭…”犹凊眼中带泪,双手脱离刀把儿,颤抖的手抚上男人的脸颊。

“乖…不哭…”男人抬眸,昔日好看的双眼,此时已经布满了红血丝。

犹凊低头,看着那刀锋处渗出的鲜血,水果刀直入心脏,没救了,她知道,余枭坚持不了多久了。

这是她家里的水果刀,曾经,她还拿着它给他削过苹果,而现在,它被插在他身体里,用她的手!

泪水湿润了犹凊的眼睑,划过脸庞,混着余枭的鲜血滴入了地面,无声无息,透明的仿佛没有存在过。

“哈哈哈,嫂子。”身后传来一阵笑声。

犹凊抹了下眼泪,回头,见季也双手抱胸看着自己。

“呵,”犹凊略带自嘲,她怎么都没想到,想杀他们的人那么多,最后竟是这个十年间和余枭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动的手…

她记得,就在十分钟前,季也跑过来说,找到余枭了,而她在喝了廖清清递过来的一口水后,就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再记起来的记忆,就是面前晃动的表和捅进余枭胸口的刀…

“嫂子,枭哥能死在你手上,他肯定死而无憾的。”季也笑的猖狂,看着余枭的样子,示意犹凊回头。

看着季也的表情,犹凊回头看去,果然,那个刚刚还在安慰他的男人,此刻已经断了气,头耷拉着,眼已经合上。

犹凊心如刀割,她伸手,想要再次触碰他时,却被人拉下,按在了一旁。

“你混蛋!”她尽己所能挣扎着,却用不上什么太大的力气。

“我?嫂子,我只不过是把枭哥绑起来,鞭打了几日,杀他的人,可是你啊。”季也一副无辜的模样。

闻此,犹凊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可那把刀插入余枭身体的画面却越来越清晰…

是她杀了他…

季也的身影笼罩着她,随后他蹲了下来,与她对视。

“嫂子,别费力气了,没用的。”季也一副好心劝告的模样,看着犹凊挣扎的手腕。

身为佣兵出身的犹凊此刻也明白了过来,恐怕,这一切早就被安排好了。

两个男人死死的按着犹凊,季也挑起犹凊的下巴,“告诉我,暗影军令是什么。”话罢,他的手捏上犹凊的脸颊。

犹凊吃痛,看了眼余枭的方向,男人至死也没说出的东西,她又怎会开口呢?

“你可真该死。”犹凊此刻心如死灰,看着季也越发狰狞的面庞,为他们之前的看走眼而感到不值。

暗影,余枭当年培养的一批佣兵,身手极好,外界传言,得暗影者得天下,却没人知道这批佣兵在哪儿。

暗影军令,能够召集暗影,动用暗影,除了余枭和犹凊,没人知道那是什么。

显然,余枭也和她一样,从来没怀疑过季也,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可季也此时明显被刺激到了,捏住犹凊的那只手不由自主的加大了力气,“我该死?凭什么是我!胜者为王,败者寇!”

说着,他站了起来,“现在!我是王!该死的是他!”

“你知道吗,除了暗影,他的一切,现在都姓季!”

季也接着说,“嫂子,你就告诉我吧,这样,我答应你,让你们葬在一起,怎么样?”

此时的季也如同一个疯子,一会儿猖獗,一会儿温柔。

犹凊垂了垂眸,“放开我,我带你去找暗影。”

“真的吗?”季也大喜,蹲下来,看着犹凊,“还是嫂子识时务。”

而后笑着对按着犹凊的两个男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松开。

就在两人松手的那一刹那,犹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了其中一人腰上的枪,在地上翻滚了下,与季也等人拉开了距离。

随后将枪对准了季也。

卡。

子弹没能如犹凊所愿射向季也,这把枪里根本没有子弹!

发出的声音不过是空枪打出而已。

“哈哈哈。”季也笑着走向犹凊,“嫂子,你可真有趣。”一副看戏的模样。

呵,季也怎么会那么轻易相信她呢,她真傻。犹凊看了眼手中的枪,又看了看了面前的几人,冰团培养了二十年的人,到最后,连这群乌合之众都打不过…

这个笑话,可太好听了…

想到这儿,犹凊也笑了笑,她朝季也的方向扔了枪,走到余枭面前,抬起男人的脸,看着这熟悉的面孔。

保镖上前准备拉下犹凊,季也伸手,示意他们停下,这里都是他的人,冰团佣兵又怎样,他倒要看看,她还能玩儿什么花样。

犹凊吻上了余枭的唇,明明正是盛夏,嘴边的触感却无比冰凉,她伸手拔下了余枭胸口处的刀,毫不犹豫的捅向了自己。

鲜血涌入口腔,从嘴角滴落,混着胸口处涌出的血液流在地面,和余枭的血混合着,犹如他们的这一生,难舍难分。

“不!你这个婊子!”季也变了脸色,这突如其来的一刺打乱了他的计划,他冲向前,掐住了犹凊的脖子,“你们都这样!死了都不肯告诉我!”

犹凊看着季也丧心病狂的样子,笑了,她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在逐渐衰竭,就连眼皮都越来越沉…

恍惚间,她好像看见廖清清冲了过来,拉开了季也,“季也,你干什么,不是说好不杀犹凊的吗?”

说好了不杀她吗?

可,那药不正是她喂给她的吗…

算了,无所谓了…

余枭…我来陪你了…

如果有来世…我一定要…要…

……

月明星稀,躺在床上的女人突然睁开了眼睛,犹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窒息的死亡感仿佛还萦绕在身旁。

呼,原来是个噩梦。

女人坐了起来,回想着那个噩梦,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完好无损。

随后低身搂向旁边,原本睡着余枭的位置此刻却是空的。

犹凊恍惚了下,确认自己现在不是做梦,她环顾四周,这里并不是他们的别墅,而是她的小区!

                           

原创文章,作者:库.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6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