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汉朝,我是刘如意》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重生汉朝,我是刘如意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我不是佩奇

角色:[db:角色]

简介:传统历史文,无系统非签到,文风偏老白,偏硬核重逻辑,喜欢看战神、龙王之类的小白爽,千万不要点进来!穿越到了汉朝的惠帝元年,重生成汉高祖刘邦的第三子刘如意,年仅十一岁!开局就身陷绝境,被吕后派来的人强行灌鸩酒,要将我毒死!难道刚穿越重生过来,我就要挂逼狗带吗?虽然我身体幼小,但我有强大的心灵和坚韧的意志!且看我如何摆脱吕后的毒手,在绝境之中求生存,一步一个脚印,登上权力的巅峰!

重生汉朝,我是刘如意

《重生汉朝,我是刘如意》免费阅读

“大郎,该喝药了!”

刘意在睡梦之中,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陋室之中的病床上。

床前站着一位妙龄少妇,虽身穿粗布衣服,却长相清纯美丽,她正用颤抖的双手端着一碗温热的汤药往自己的嘴里送。

这个场景怎么如此熟悉!

不正是电视剧《水浒传》中,武大郎被潘金莲喂药毒杀前的一幕么?

卧了个大槽啊!

自己在梦中成了武大郎,而且马上就要被自己的出轨老婆给毒死了!

刘意心中大惊,大喊一声:“我不喝!”

同时,猛然伸手打翻那少妇手中的药碗。

‘哐啷’一声,刘意也随即从梦中惊醒了。

刘意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眼前的一切都变了!

自己原来是一名士官,由军人转业成为了刑警队的警员,在一次警队追捕一伙悍匪的行动中被悍匪用枪击中了要害。

在陷入昏迷之前,自己被送入了医院抢救。

之后,自己便陷入了昏迷之中,不省人事,直到被这个噩梦给惊醒。

自己不应该躺在医院抢救室里的病床之上么?

但眼前的一切,却让刘意吃惊不已!

首先,他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古代帝王寝宫内的床榻之上。

看寝宫的装饰风格,像是汉代帝王的寝宫。

而在自己的身前,却是是一个宫装妇女。

她正从一把壶中向一个陶碗中倒着泛着酒气和怪味的液体,像是药酒。

闻着这气味,像是有毒!

刘意看这宫装妇女面相凶恶,分明是一个悍妇。

梦里喂药的是妙龄美少妇,醒来却是凶恶的悍妇。

梦里梦外,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这宫装妇女虽然面相凶恶,却十分有耐心、温柔和气地对刘意言道:

“大王,该喝药了!”

“大王乖啊,太后知道你从赵国来长安的途中受了风寒,一个多月未好,特命奴婢送药来喂你,大王,你看太后对你多好啊!”

“还有喝了药,治好了疾病,才能早起和你的皇帝兄长一起去射猎呀!上林苑中有好多的麋鹿呀、野兔呀!”

尽管她言语中一片和蔼关切,但刘意听得出来,这是在哄骗自己。

刘意抬起头,看向了床榻之前,宫装妇女的脚下。

只见她脚下的木制地板上,有一个破碎的陶碗,正是自己刚才从梦中惊醒,一把打翻的那个。

而陶碗里溅洒出来的液体,正在木制的地板上拱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大气泡。

这是毒酒!

闻到那股怪味,刘意就怀疑有毒,现在看到地板上拱起的气泡,刘意立即就断定了出来。

这应该是宫斗剧中嫔妃们必备的杀人利器,而且应该还是排名第一的毒药——鸩酒!

饮之,片刻就会七窍流血,极度痛苦而死!

幸好,刚才梦到自己成了武大郎,被潘金莲灌药时,自己一把打翻了药碗。

要不然在梦里就要狗带了。

但是,刘意庆幸未已,就发现情况更加糟糕了。

首先是自己的四肢不便动弹了,其次是自己的身体变得矮小稚嫩了,好像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

刘意扫视了一下自己的四周,发现自己的手脚已经被四个穿着绛色深衣的男子给按住了。

这四个男子年纪不小,嘴巴上没有胡须,正手忙脚乱地按着自己的手脚,看上去十分吃力,试图控制住自己,并用尖锐的嗓音、喘着气说道:

“赵王,听话,别乱动,你要好好喝药,不然你的疾病是好不了的!”

自己是赵王?刘意满心的疑惑。

一看这四个男子的面貌穿着,怎么这么像宦官阉人呢?

眼前还有一个宫装妇女!

刘意心中惊疑不已,莫非自己这是穿越了?

这么幼小的身躯怎么能反抗得了这五个宫人给自己强行灌毒酒啊!?

这一开局就是必死之局么?!

自己穿越过来连身份都没有搞清楚就要挂逼了吗?!

“这是鸩酒,我不喝!”

刘意一边拼命挣扎,一边用自己变得稚嫩的嗓音大声喊道。

“乖!赵王,听话,喝药,这是治你疾病的药,不是什么鸩酒!”

那名宫装妇女一边端着陶碗递送到刘意的嘴边,一边耐着性子好言哄骗,试图将这一大碗鸩酒倒入刘意的口中。

看到鸩酒将灌入自己口中,刘意赶紧咬紧牙关,拼命的摇动自己的脑袋,使得这恶妇人无法对自己进行灌药。

“乖,张嘴,赵王,喝了药,你的疾病就会好,天亮了就可以出去外面玩雪!喝了药,奴婢还可以带赵王去见你母亲!”

那面相凶悍的宫装妇人依旧耐着性子,好生哄道,试图让刘意张嘴,喝下碗里的鸩酒。

但刘意始终死死地咬紧牙根、拼命地摇头晃脑,使其无法灌药。

宫装恶妇见始终无法哄骗刘意乖乖就范,也就失去了耐心,面色一沉,脸上肌肉扭曲,恶狠狠地言道:

“赵王不听话,那就休怪奴婢无礼了!”

言罢,宫装恶妇一手掐住刘意的下巴,想要捏开刘意的牙关,再强行将鸩酒灌入刘意口中。

而刘意见那宫装恶妇伸手掐捏自己的下巴,立即一口狠狠地咬住了那宫装恶妇的手指。

“哎哟!你这小畜生!”

宫装恶妇吃痛,连忙用力抽回自己的手,手指上已经出现了一道深深的牙印,痛得她连连大呼。

手指上的痛楚稍退,那宫装恶妇就指着按住刘意腿脚的两个宦者喝道:

“两个没用的东西,一个压住这小畜生的身子,一个帮我把小畜生的嘴给掰开!天快亮了,若是等到皇帝射猎回来,事情就办不成了,我等无命矣!”

那两个宦者得到指令,立即调整,而刘意也趁他们调整之际,双腿挣脱了控制,拼命地用脚踢踹床榻,尽力发出声响。

同时,刘意用自己稚嫩的嗓音,歇斯底里地呼喊道:

“救命啊!救命啊!… … 救命!”

“喊吧!你就喊吧,小畜生!你就是喊破喉咙,也没有人救你了!”

宫装恶妇脸部肌肉极度扭曲,面目十分狰狞地对刘意恶狠狠地言道。

很快,一名宦者用身子压住了刘意的下半身,另一名宦者一手将刘意的头按住,一手将刘意的嘴巴给掰开来了。

刘意挣扎了好一会,很快就感觉到自己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毕竟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变成了一个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娃子。

这么幼小的身躯哪里能顶得住五个成年人的摧残呢?

尽管是四个阉人和一个妇人!

刘意再也挣扎不动了,只能怒目圆睁,瞪着那宫装恶妇,眼睁睁地看着她将鸩酒灌入自己的口中!

而刘意只能拼命地将灌进口中的鸩酒喷吐咳出,但是在自己咳吐之时,亦有不少鸩酒顺着喉咙流进了食道。

那宫装恶妇见碗中大半的鸩酒被刘意喷吐出来,便直接扔掉了陶碗,拿起酒壶,打算直接将剩下的鸩酒全部灌入刘意的口中。

刘意看着宫装恶妇端起酒壶往自己的口中灌来,心中已经绝望了。

看来自己真的是要死定了!

就在刘意绝望之际,“哐当”一声巨响,寝宫门被人一脚踹开,同时,一位穿着甲胄、年纪约十五六的少年奔入,口中大喝道:

“贱婢,尔等干甚!”

                           

原创文章,作者:我不是佩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70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