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问,脸为何物?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小说:敢问,脸为何物?

小说:都市

作者:江橙子啊

角色:[db:角色]

简介:【都市+异能+搞笑+斩神+克苏鲁+老六+不要碧莲】秦阳本以为自己的系统是全天下最废的,直到有一天,系统升级了,秦阳开始逐渐接触这个世界的真相。诡秘降临大地,古老神话中的神明苏醒,但他们的脸上却挂着恶心的蛆虫。人类开始觉醒异能,隐世的修行者也横空出世,踏上了对抗诡秘的征程,但他们热血厮杀,而秦阳,却是个老六。

敢问,脸为何物?

《敢问,脸为何物?》免费阅读

“吧嗒!”

一只粉笔头不偏不倚的击中了秦阳的脑袋。

“秦阳,给我认真听课!”

讲师江韵微微怒道。

秦阳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缓缓的抬起头,讲台上的江韵穿着一件碎花连衣裙,黄昏的夕阳照在她的身上。

“江老师,您这手法是越来越娴熟了!”

江韵瞪了秦阳一眼,道:“还不都是被你气的,你自己看看,全班同学就你在睡觉。”

秦阳一脸无奈,“江老师,您就别管我了成吗?我睡觉又没打扰到大家。”

“那怎么行?你看看你同桌李月和你的后桌侯里谢,人家哪个家境哪个不比你好的多,人家没有后顾之忧都有那么大的上进心,你一个孤儿不好好学习以后怎么办?”

江韵顿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不该把秦阳的家境直接暴露在同学们耳中。

秦阳倒是不在意,因为同学们都知道自己是个孤儿。

江韵顿了一会,话锋一转道:“而且,你也要为咱们班想想啊,你考试总考不好,是会拉低咱们班整体成绩的。”

秦阳懒散的道:“是是是,我承认,我就是咱们班搅屎的棍子成了吧!”

同学们都愣住了。

一个左眼睛站岗,右眼睛放哨的男生低声道:

“这秦阳也太没尊严了,竟然把自己比作一根棍子。”

他的同桌恶狠狠的看着他,“你特么傻吧,他是棍子,那咱们是什么?”

“咱们当然是……卧槽!”

全班同学都向秦阳投去了带着阵阵杀气的目光。

【叮,恭喜宿主收获情绪波动值40.】

秦阳不以为意,此时他最关心的,是自己的房贷何时能还上。

他时常会想,如果哥哥不跟他玩失踪,他也不至于这样。

秦阳从小与哥哥相依为命,学习很刻苦,虽然一上课就犯困,但这么多年也都坚持下来了,成绩不算太好,但也不是很差,只能说对得起哥哥的一番培养,哥哥秦帝为了供他上学甚至放弃了学业,秦阳也不得不奋发读书,争取以后能考个好点的大学。

秦帝的工作越来越顺利,赚了一些钱,首付给自己家添了一套房子,直到有一天,秦帝忽然失踪了,只给秦阳留下了一个手机号,让秦阳想他了就打给他。

从此秦帝杳无音信,留给秦阳的电话号码多数时候也都是占线状态,很少能打通。

这一走不要紧,直接把秦阳的经济来源给断了,自己不光要生活,还要面对巨额的房贷,压的秦阳喘不过气来。

现在,秦阳只盼着赶快混个毕业证早点走入社会,然后找个工作,先把房贷的窟窿堵上。

天气闷热,江韵还在上面气喘吁吁,秦阳在下面却毫无心情。

他把头转向了同桌李月。

“李月,我给你讲个笑话。”

“什么笑话?”

李月正在听课,被秦阳突然打断。

“你知道历史上最便宜的妓女是谁吗?”

李月思考了一会,低声问道:“谁啊?”

“依山尽。”

李月极其聪明,只是愣了一会,顿时恍然大悟,脸蛋一时间泛起潮红,娇羞的锤了秦阳一下。

“讨厌!你怎么这么烦人!”

“还有吗?”

“当然有!”秦阳嘿嘿一笑,“请问,历史上最抠门的嫖客是谁?”

“谁啊?”

“衡水。”秦阳道。

“为什么是衡水?”

李月李月陷入思考中,这次怎么也想不出答案了。

秦阳凑近了一些,贴近李月的耳朵,“你喝老白干吗?。”

“我不喝啊,但是我爸爱喝老白干。”

“你爸最爱喝什么牌子的老白干。”

李月脑子里回想了一番,顿时,觉得有什么不对,脸上立马泛起一片潮红。

李月捂着嘴,捂着通红的脸蛋,娇羞的笑了起来。

“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啊!”

【叮,恭喜宿主获得20点情绪波动值,现有60点,请问是否换取等额金钱。】

系统传来了甜美的女声。

‘是’

手机响了一下。

【你的借记卡账户秦阳,于7月6日收入华夏币60元,交易后余额79元。】

秦阳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要这系统有何用?

这就是系统唯一的功能,可以用正面情绪波动或者负面情绪波动值换取金钱,最离谱的是每天限额100,只够日常花销,根本不够拿来还房贷的。

为了换取这点情绪波动值,秦阳是每天不重样的给同桌李月讲笑话,她一开心,自己就有入账。

一开始,听到点不堪入耳的笑话时,这小丫头还一脸羞涩,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但时间一久,她也逐被同化了,从最初的矜持,到现在一天不听都浑身刺挠。

放学铃声响起,后桌的候礼谢走了过来,挤出了一个自以为很洒脱的笑容,对李月道:“月月,我送你回家吧,东街新开了一家米麒麟三星餐厅,我请你。”

李月背起书包,礼貌的说道:“谢谢,不用了,我吃不习惯,那个,你以后能不能别管我叫月月了,我听着不舒服。”

侯礼谢义正言辞道:“那怎么行,你称呼我都用叠词了,礼尚往来,我也得用叠词称呼你。”

李月一愣,疑惑道:“我什么时候用叠词称呼你了?”

“你刚才说,谢谢啊!”

一旁的秦阳都听不下去了,这候礼谢不要脸的程度完全不亚于自己啊,要不是现在制度好,他真想就上去给他一点炮。本来都跟李月说好了,放学跟自己一起去吃寿司的,没想到这小子上来横插一杠。

他跟李月去吃大餐,自己的晚饭谁来请?

                           

原创文章,作者:江橙子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7041.html